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边界: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换肾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7日 转载)
     边界 评论员
    
    边界: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换肾


    内地明年起只准在死囚自愿捐献情况下,才可摘取死囚器官移植。
    
    聂树斌的案子,最近有新进展,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接手复查工作,虽然还不是法定意义的再审程序启动,虽然刚被宣告无罪的呼格吉勒图此前被复查了九年,但各界普遍对这次异地复查抱有期待,也属正常。就在日前,在内地网络流传另一则与聂树斌冤案有关的传闻,读来令人后背发麻。有说法称,当年石家庄法院发现聂树斌案有疑点,主张疑罪从轻,判死缓,但在为当年患尿毒症的外交部高官章含之寻找肾源的过程中发现聂的肾脏与章匹配,为了救章某的命,经高层下令,立即执行。
    
    说起来这不是一则新传言了,一年前就有此类说法在网上流传。到目前为止,尚无官方权威信源对此传闻做否认,事实上也很难做这样的否认。毕竟,对死刑犯摘取器官这码事,内地官方也是在近期才以「从2015年起,只有在自愿捐献的情况下才能对死刑犯身体器官做摘取」这样的显著成绩的角度,间接承认了死刑犯摘取器官的事实,尽管该问题在这些年已经是人所共知。2012年到现在,曾任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的黄洁夫就在不同场合对器官移植主要靠死刑犯的事实一点点透露。
    
    死刑犯器官摘取,理论上讲都是经过自愿捐献程序的,1984年,国家多部门曾联合出台《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对此做规范。但死刑犯在人身自由受限的情况下所做的意思表示,究竟有多少出于自愿,却很难做判断。基于这样的因果链条,死刑犯遗体不交付家属而径自火化也变得目的暧昧而诡异。具体到器官移植的操作程序,即便以死刑犯自愿为前提,究竟是在死刑落判之前就开始了器官匹配的检测,还是在法院宣判之后才做这项工作,由于信息的不对等,外界很难知晓。
    
    在聂树斌冤案与传说中的外交部高官章含之换肾之间,传言究竟是真是假,变得不那么容易被确证,也同样不那么容易证伪。抱着辟谣的心态去看传言的细节,不多的辟谣路径只剩下两条,而且必须是两条同步启动。首先是公布聂树斌执行死刑前后的关押、报备档案,同时公开过去死刑犯器官摘取的情况。其次则是对章含之器官移植、肾源情况做公开,以事实回击外界传言的荒谬。
    
    在公开可查的数据中,章含之做过两次肾移植,在其去世后,女儿洪晃撰文提及母亲的病情,「12年前她做了第一次肾移植,5年前做了第二次肾移植」,章含之于2008年1月26日因呼吸衰竭死于北京朝阳医院,时年72岁,由于病逝于2008年初,所以家人提到的十二年前第一次肾移植,介乎1995与1996之间。章含之自述中,还曾提到自己「不幸在1994年底大病不起」,而聂树斌被执行死刑的时间在1995年。模糊的、以年代为基数的时间链条上,这两件事确实没那么容易撇清关系,而澄清此事事实上也并非不可行,比如公开章含之做肾脏移植的具体时间,以及聂树斌执行死刑的时间点。
    
    一则传言,将一位知名人士与一桩陈年旧案建立了联系,聂树斌和章含之,这本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更加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按照爆料人的说法,「香港高官、海外『爱国』华侨、国内高官和子女,如果需要器官,通常做法是到监狱验血匹配,一旦匹配上,有的轻罪也会判死刑,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样的传闻是需要正面响应的,而响应的最好办法,就是对官方已经承认的死刑犯器官摘取历史做全面、详细、无掩饰的公开。
    
    给死者一个交代,包括聂树斌,又不仅仅聂树斌。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1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边界:「国妖」是怎么炼成的? (图)
·边界:艺人黄海波真的需要道歉吗? (图)
·边界:扎克伯格知道中国市场凶险吗? (图)
·边界:大陆要对国民党败选负责吗? (图)
·边界:如何看待军训穆斯林女生拒绝摘下头巾 (图)
·边界:中国的「正能量」网络场域 (图)
·边界:王垚烽被开除是「咎由自取」吗? (图)
·边界:不尽如人意的《反家暴法》征求意见稿 (图)
·边界:中国媒体人的「政治正确」 (图)
·边界:高仓健与中国「男神」的去革命化 (图)
·边界:断言「粉红经济」来临为时尚早 (图)
·边界:一胎制的罪恶何时清算 (图)
·边界:“大大”、“麻麻”与口欲期人格 (图)
·边界:性侵男性入刑是一大立法进步 (图)
·边界:创办人大秀中文 「脸书」难进中国 (图)
·许建聪:思考的边界
·边界:叶海燕的裸照击伤了谁? (图)
·边界:微博微信之后 百度贴吧的角色扮演 (图)
·边界:海外敌对势力、文革式语言」的再赋能 (图)
·国资委主任张毅:将进一步明确国资监管边界
·中国当局严控边界致藏人流亡者骤减 (图)
·四中全会将从6方面阐述法治 或议公权力边界
·习近平结束访问印度之际中国从中印边界地区撤军
·中国军方敦促美国停止在中国边界附近进行海空侦查 (图)
·中国2020年铁路将抵印度尼泊尔边界
·中国拟2020年把青藏铁路延伸到中印中尼边界
·中国偷渡客闯美墨边界 日益增多 (图)
·俞正声:在政协说话要掌握边界
·基层干部对三中全会说:不知道改革的边界在哪里
·习近平真不简单 一举搞定14国陆路边界问题
·两高发布司法解释 划定网络言论法律边界
·环球时报:表达异见不能越过法律边界
·中朝海上边界不明 渔船被扣被迫承认越界 (图)
·中印联合声明:边界问题解决前维护边境安宁
·印度总理辛格晤李克强:愿与中方管控边界分歧
·外交部称我国九成陆地边界已划定 (图)
·李克强:愿与印度协商解决边界问题
·外交部就中印结束边界对峙、叙局势等答问(实录)
·中越边界划界真相,不得不说的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