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三)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7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三)


    政务微博/微信成为一种舆论占领的模式。
    
    与在报业做减法不同,微博微信这两个主要的社群媒体平台,虽然在2014年没有出现什么新应用,但着重体现做「加法」的思路。与上年相比,政务微博、政务微信的数量激增。进而利用这个作为舆论基础的基础设施,加大对意识形态的宣告与巩固。
    
    建设政务微博与政务微信是作为政治任务、在政府青睐的传播专家的鼓动下出现的。它的潜在含义是:要在新媒体的舆论生态中占据优势,必须加强政府势力的存在感。这也是为了弥补「有阵地的地方没人」或「有人的地方没阵地」的尴尬局面。
    
    政务官号在社群平台上的大面积占位补缺,是作为遏制微博大V的辅助手段推行的,等到大V严重凋零后,政务微博/微信很自然地成为一种舆论占领的模式。从实际传播效果看,政务微博的等级制非常明显,中央强势、地方劣势,这是集权在新媒体上的镜像。
    
    在报业式微,无法供应深度内容之后,政务微博的存在再一次极大地扭转了微博的传播形态。随之而来的,是微博的议程设置能力被当局全面接管。这是一次大规模的传播权力的迁移,网民不再能主导舆论,而是成为舆论的跟随者,因此发生了深刻的分裂。
    
    2014年微博议程设置有一个新变化,那就是异议人士的声音基本被覆盖,即使在开始能有发声,但很快就被掩盖下去。这在浦志强、郭玉闪、徐晓等人的传播遭遇上可见一斑。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网络社会运动受到破拆,在线与线下联动不复完整存在。
    
    对于当局来说,在控制了微博的议程设置权力之后,最大的挑战在于维持它基本的活跃度。纵观2014年全年,有两条线索是在效果上服务于这一规划的:一是中纪委操控下的反腐题材,以政治八卦鼓动人;二是意识形态主动挑起论战,以挑衅的姿态恐吓人。
    
    回顾2014年的传播议题,反腐是一个相当诡异的重要内容。大众媒体在这个方面完全丧失了主动性,成为「枪」,服务于背后的教化势力。从硕果仅存的财新到纷纷党化的市场化报纸,概莫能外。政权以超大规模的掌控能力,掀动了新媒体架构下的反腐传播新局面。
    
    反腐议题的操作,激发了社群媒体用户潜在的嗜好,并将其公开表达。而在公开表达的同时,引发「反腐何处去」的争论——很有意思的是,2014年反腐题材的密集传播,其矛头极少指向体制与执政党,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人们迷失在「大老虎」们的超大型八卦阵里。
    
    但在另外一条线索上,情势没有如此八卦美好,意识形态化的议题被反复操作——与过去单纯地被动反击不同,2014年的意识形态操作的重点不再于「破」,而在于「立」。这一方面与微博的右倾能力衰减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新君逐渐揭示的执政好恶有关。
    
    在此过程中,网信办独立出来,专注于新媒体的意识形态塑造,做了几次议题操纵上的实验。其一是维持反宪政、反普世价值、反美反日等传统议题,其二是培植周小平们红色大V,想要将他们做成新媒体的「标配」,从而让社群媒体在捍卫意识形态上具有更大能量。
    
    周小平与花千芳被选作新媒体文宣的傀儡,固然引发了一系列笑话,暴露了主管部门在社群媒体上进行意识形态营销的缺陷,但相较于2008年前后利用司马南方舟子(「南方系」新解)对南方系的围剿,可以看到意识形态的幕后指挥与前锋都发生了轮替,一个新局在2014年埋下伏笔。
    
    2014年的微博在民间议程设置上毫无作为,这在根本上动摇了用户对它的一贯积极的评价与期待。一个公共性极度衰减的微博是否值得留恋?这样的疑惑变得越来越强烈。从许多人的做法看,是折中主义,那就是在不离开平台的同时,也克制参与度。
    
    与相对暴露在用户视野中的微博不同,微信以它的私密性以及有限的开放度,在2014年继续维持低调的存在。从这一点来说,2014年兴起的各种微信排行榜名单,聊胜于无,因为支撑榜单诱惑力的开放性始终没有成长起来,微信作为私密的社群与扩大的社会,一直有违和。
    
    政务微信及其产能开发,其规模的扩大得益于行政命令,以及自上而下的「舆论及治理阵地」焦虑;但其持久的生命力则受制于商业模式及游移不定的开放性,等到意识形态需求回落、盈利需求上扬时,一旦微信不能响应,2014年所聚集的微信泡沫就会破裂。
    
    2014年的微信公号在曲折中苟活。新闻审查机制非常熟练地延伸到公号,包括石扉客主持的公号遭到删除,也都说明微信在如何看待自身的公共媒体属性上,尚无最后的决心。微信公号的泛娱乐化倾向,在2014年露出强劲势头,它对微信是好是坏,尚无定论。
    
    不过,微信公号所引发的对自媒体的理想主义热情,在2014年终于被泼了一头冷水。这也许是好事,因为至少证伪了两个乐观预期:一是微信公号的兴起可以弥补大众媒体公共性的衰减问题,二是公号可以推动媒体人转型,进而推动媒体改革运动的大发展。
    
    2014年微信与报业所发生的新旧变迁,也有助于认识「作者」与「读者」关系的真相。作者已死,一方面可以指作者对剧烈社会变动的无力参与,一方面也可以指他们的生存遇上了天花板。与「作者已死」相应的是「读者已死」,读者对媒改运动的贡献也乏善可陈。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412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二) (图)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1) (图)
·宋志标:家奴犯上:「他们」不是「我们」 (图)
·宋志标:舞台总在那里,看客总是不缺 (图)
·宋志标:宪法割据,各自取用 (图)
·宋志标:衰退的公共抗议 (图)
·宋志标:不自由,与自己和解? (图)
·宋志标:广州媒体大势已去 (图)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图)
·宋志标:互联网大会的「浮世绘」 (图)
·宋志标:依法治国被「党的领导」执了牛鼻子 (图)
·宋志标:不要温顺地走进黑夜 (图)
·宋志标:中国舆论议程设置大逆转 (图)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宋志标:永续「政治雾霾」 (图)
·宋志标:网站采访权无足轻重 (图)
·宋志标:惧怕的与欢呼的:不对善恶是非做出直接臧否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