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步亮:从聂树斌到呼格吉勒图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6日 转载)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东步亮:从聂树斌到呼格吉勒图


    呼格吉勒图案的真凶冒出并被媒体广泛报道后长达9年,至日前才得到纠正。
    
    本专栏上一篇写了聂树斌案。今天写一写呼格吉勒图案。
    
    对于具体的刑事个案,本来没有必要每个个案都来写一篇评论。问题是,这两个案件的荒唐程度和冤屈程度之高,极其相似,而且都是早已「冒」出真凶,可司法部门就是不作为,重审、再审或复查拖延9年之久都不启动。最近,这两个案件都有了新进展。我们且假定这是「依法治国」方略启动带来的正面效应之一,并由此来透视一下,在「依法治国」之前,不依法治国给这个社会留下的沉痾宿疾有多么深重。
    
    1994年9月,一名女性在河北石家庄西郊的一个玉米地里被强奸杀死。附近一家校办工厂年仅20岁的工人聂树斌被认定为强奸妇女、杀人灭口的凶手,经侦查、审讯和审理之后,于1995年被判处死刑并执行枪决。10年后(2005年),身负多宗命案的真凶王书金落网,他自供玉米地里的女子是被他强奸杀死的,并且大量细节与现场一致。经媒体报道后,经过长达9年申诉,该案最近被最高法院指定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
    
    1996年4月,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街道一个女厕所里发现一具全裸女尸,附近毛纺厂18岁的工人、报案人之一的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强奸杀死女子的凶手。经审讯及司法审判,案发仅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9年后(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就是此案。与聂树斌案一样,该案真凶冒出并被媒体广泛报道后,长达9年,迟迟得不到纠正,司法部门既不启动司法程序,也不启动监督程序。直至一个月前,内蒙古高院宣布启动再审。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向呼格吉勒图的父母送达再审判决书,决定撤销1996年内蒙古高院对呼格吉勒图的二审裁定和呼和浩特中院的一审判决,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
    
    呼格吉勒图案和聂树斌案的高度相似在于,都是非常年轻的无辜生命,都因为某种偶然而与某个刑事案有了关联,并被认定为凶手后「依法」冤死。又因为某种偶然,真凶多年后落网并供认了作案事实,使得此前的冤情浮出;再经过同样多年的申诉和喊冤叫屈,才有了某种转机。这样的跌宕起伏,本应是小说或电影里的情节,甚至是连作家和编剧都想不出的戏剧性故事,可是,在中国这个有「特色」的共产党国家,却一再重复,这难道仅仅只是偶然?
    
    从媒体对两案的报道细节看,冤案的发生似乎是办案水平和技术原因,比如,呼案仅因为呼进了女厕所并第一个报案、仅凭死者指甲缝里的血型和呼格一致,就认定凶手为呼格;聂案既无人证和物证,也无现场证据,更未做DNA鉴定,仅凭口供就定罪,等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社会体制下,限于技术和人类的认识水平等各种原因,错案总会有,但像呼案、聂案这样仅凭常识、基本刑侦技能和法律水平就能作出判断的案件,经过公检法一道道法律程序的审查和把关,仍然走向致命的错误;并且在出现足以推翻以前结论的重大证据之后,仍迟迟不愿纠正,原因何在?
    
    诚如北京一位资深调查记者所说,「相当多的错案,和法律、证据关系不大,而是因为办案人员的有意制造」。这位记者举例说,河南商丘一个强奸抢劫案,几名农民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公安部门已经做了DNA检测,排除了这几个人的作案嫌疑,但是这一重要物证竟然被警察隐匿,导致几人分别被判处死刑、无期。再如今年8月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无罪释放的投毒案「罪犯」念斌案,之所以被冤坐监8年,也是被警方隐匿证据及故意制造假证所致。
    
    公安机关何以会有这样制造假案、冤案的动机和冲动?除了贪腐、以此赚取昧良心钱等经济原因,以及本专栏上一篇提到的警察立功、考核等方面的内部体制原因,不能不提及政治、行政乃至各种外界因素等对案件的介入。
    
    比如聂案、呼案,都在1995、1996年发生,这一时间正是中国继1983年之后的第二次「严打」(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期间。在中国,政治运动一旦发起,被卷入的人就很难逃脱这个漩涡。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不幸而碰上,被草菅人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以此来推断,到底还有多少个呼格吉勒图、聂树斌、念斌、畲祥林,这是我们不敢想象的。即便若干年之后,这恐怕也永远是一个谜。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01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东步亮:不应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寄过高期望 (图)
·东步亮:贪官级别越高越不会死定律 (图)
·东步亮:军队贪腐只露出冰山一角
·东步亮:周永康案是观察依法治国的方向标 (图)
·东步亮:有关网络「翻墙」的几个话题 (图)
·东步亮:「政治明星」朱明国为何下台 (图)
·东步亮:中共应从国民党惨败中看到什么 (图)
·东步亮:女官员通奸就不能公布吗? (图)
·东步亮:一日判罪 终身是敌 (图)
·东步亮:「环评」是一笔断子绝孙的大生意 (图)
·东步亮:「环评」是一场大骗局 (图)
·东步亮:官员自杀正向位高权重者蔓延 (图)
·东步亮:《辽宁日报》的「屎香」逻辑 (图)
·东步亮:小官何以能巨贪 (图)
·东步亮:传统媒体首先死于内部腐败 (图)
·东步亮:私有化是中国高校的出路吗? (图)
·东步亮:法学教授为何面对依法治国束手无策 (图)
·东步亮:群团组织何时成了「第二衙门」 (图)
·东步亮:习近平即将面临的台湾难题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