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庆华:浦志强、夏霖,你们还好吗?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6日 转载)
    
    
     2009年3月底,我的丈夫谭作人踩到了那根飘忽不定的政治红线,锒铛入狱。由此,我认识了浦志强和夏霖——作人的辩护律师、我一生的好朋友。

    
    6月11日,夏霖志强刚刚结束全国著名的湖北邓玉娇案,傍晚风尘仆仆赶到成都。在一家餐馆的二楼,前后交谈不过二十分钟,没吃完饭就扒拉开碗碟,签下为谭作人作无罪辩护的委托书。
    
    “选律师跟选对象一个道理,判断是不是属于一拨的。”这是事后我对当时毫不犹豫拍板给出的解答。
    
    第二天在我打工的公司附近午餐,他俩不容我尽地主之谊,强行买单,还拍下一千元钱,说,就当作人多了两个兄弟。
    
    我后来常常调侃志强:差钱吗?他笑:差呀。我说,活该!
    
    志强到广东讲了一堂课,喜滋滋给我打电话:大姐,我快发财了!一堂课三千,全国有多少学校,是吧!你算算!
    
    过好久,到重庆替任建宇黄成城等打劳教官司,在重庆师大新校区义务开讲座,我去听了。讲毕,我问他,挣多少个三千了?他笑出酒窝:只有上次那一个。
    
    夏霖和志强首次到看守所见作人,临别时作人说:绝不拉稀摆带!夏霖接道:袍哥人家!志强不解。我们用了很多口水向志强解释“拉稀摆带”,他笨,搞不懂。后来夏楠说大概就是“怂”的意思。尽管不尽如人意,也只好将就。哪知志强对四川话发生了兴趣。我们教他“哈儿”、“瓜娃子”、“方脑壳”,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语气可以达到不同的效果。他实验了好多次,常常被我们批得灰头土脸。
    
    志强患糖尿病,一盘黄瓜,一盘西红柿,一碗担担面就把他的一餐解决了。关键是他出差时间长药不带够的事时有发生。一次在上海胰岛素用完了,在网上向粉丝求助。一会儿有人打电话给夏霖:蒲志高吗?我有胰岛素,送到哪?夏霖回答:我不是蒲志高,我是他的战友华子良,你送到······
    
    我九十三岁的老母亲49年前与川东地下党混了很多年,对《红岩》的情节烂熟于心。我向她复述上面的段子,老人家差点笑晕。从此我每次回到重庆,她都会问:蒲志高他们好不好?
    
    志强离不开绿茶。他喜欢“岳西翠兰”。在屡次微博被封后,他曾用“岳西翠兰”作了网名,又被封杀。记得网上他的好友调侃:你以为起个花姑娘的名字就不会被封吗?可惜今年艾晓明送作人的岳西翠兰,我们一等再等也等不到他品尝。
    
    我曾在探监时对作人说,感谢你给我机会,让我认识了张思之老爷子、志强、夏霖、夏楠、李瑾等等一大帮我非常喜欢而且不可多得的朋友。
    
    作人获刑五年后,志强和夏霖向我表示:官司没打赢,等作人出狱后,欢迎你们两口到北京找张老爷子投诉哈。
    
    作人被抓的日子是3月28日,志强每年都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一天是他儿子的生日。他的儿子与我的小女儿小蒙同年。他问,蒙蒙爱读书吗?我说不爱。他说他的儿子也不爱。然后不知为什么我们都一脸轻松地笑。
    
    因为那根随时撞上的红线,我在谭作人被判刑后很担心他俩的安全。志强说,放心吧,不会的。这种口气我熟悉——作人被抓前也用了相同的回答。志强接着解释,主要是我一不懂英语,二不拿境外敌对势力的钱,凭什么抓我?
    
    作人坐牢五年间,志强、夏霖、张老爷子来成都看望我近二十次。今年3月底,作人刑满出狱。5月1日,老爷子、夏霖、夏楠、李瑾到成都与我和作人及一帮好友欢聚,唯独志强出差。当晚我给他发信:
    
    志强,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天律师团及其后台、后援团齐聚,活该哈儿方老壳缺席,让我们有机会投诉。想你!好人和媳妇。
    
    志强回:你们在成都吗?
    
    在成都。你呢?
    
    回:在北京。好好休息,我五月份可能能去。
    
    我们不在成都就在重庆等你
    
    回:好
    
    但是很不好。
    
    五天后,5月5日志强被抓,时隔半年,11月8日,夏霖被抓。
    
    作人刑满出狱了,他的律师们进去了,律师的律师也进去了。我看过志强的辩护律师也是他的外甥女屈振红的微博。自她被捕后由她的丈夫续写,大概每10天一篇。全无悲悲戚戚,却感人至深。
    
    夏霖曾说:不是在看守所,就是在去看守所的路上······
    
    那时是为了他们的当事人,他俩如今已然成为当事人。志强进去后夏霖曾说,哈儿可不是一般的当事人,休想把他当成哈儿来打整!我坚信夏霖自己也如此。
    
    志强说:对于坏的制度,我们不会忍太久!斯伟江说:正义虽然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
    
    我去名山探望作人时,多次提起这两句话。
    
    夏霖曾经赞赏我在媒体采访时说过“谭作人就那一百多斤,红烧凉拌随便!”现在我用这句话给我身陷囹圄的朋友们打气。
    
    他们会面临什么,真的不知道!唯有遥遥叮嘱我亲爱的朋友:寒风凛冽,多多保重,坚信总有春暖花开时!
    
    来源:网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710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这是我近四年来的申诉经历/王庆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 他确实“抗争过”
  •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
  •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陈泱潮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
  • 谢选骏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曾节明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谢选骏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李芳敏144000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 陈泱潮1.《特權論》早在民主墻出現之前5年形成文字三度上書毛澤
  • 谢选骏康德不懂哲学
  • 陈泱潮《特權論》不容抹殺/目錄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四)
  • 陈泱潮中國最適合君主立憲制
  • 徐永海山东访民赵作媛姊妹被抓我们来为她祈祷
  • 胡志伟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牧草地謝松齡:永遠活在上帝的面前
  • 非智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喻潘金莲与武大郎: 蔡英文批低俗 韩国瑜讥人不正常
  • 港警首冲校园 中大校长段崇智中催泪弹
  • 美国施压 韩日军事情报交流合作还续否?
  • 双11网购有人赚翻 有人欠资想跳楼
  • 开枪 惊骇港警指挥官下令直接打头
  • 成本增加 23%的德国在华企业有意撤离中国
  • 李克强国务院打贪新动向:红顶中介
  • 安倍与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讨论南海等问题
  • 堵路第二天交通受阻 特首称免入圈套 拒停课
  • 美国又有议员批香港是"新柏林"
  • 分析:欲夺权的政权中人在乱港
  • 崔永元微妙露面 曾传只能在家看祖国
  • 捍卫多边主义 巴黎第二届和平论坛开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