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二)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5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二)

?001301
    
    压垮报业尊严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已经在风里飘。
    
    尽管财年还剩下半月,但从整体上估计,大陆报业在2014年的经营状况不会离「惨淡」二字太远。对于某些大的报团来说,亏损将数以亿计,压垮报业尊严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已经在风里飘。更关键的是,这种盈亏不是正常的起伏,报业旧有的发展模式接近终结。
    
    2013年南周事件影响贯穿全年,这让当局在捍卫意识形态的领地及不可侵犯属性上始终保持昂扬斗志。对于报纸这个传统的意识形态领域,2014年管制原则的根本一条就是做减法。而且在做减法方面,没有遇到任何对手,连抗议的举动都没有。
    
    一批边缘化的报纸被批准关闭,这说明蹒跚的报业正在越过一个被黑洞吞噬的临界点。但这远远不是唯一的临界点,快速而坚定吞噬报业的其他临界点已经在不远处显现。与此相比的,是报业从业者无以复加的无力感,以及被拉向漩涡时的挣扎。
    
    2014年重新申领记者证,本是一个正常轮换的期限节点,但因为当时正风声鹤唳的网络意识形态化争论乍起,这次换领记者证被认为是该场论争在行政机制上的延伸。尽管从后来的情势看,本次换证的作用被有意渲染及过度想象,但它依旧成功增强了管制对业界的审查力度。
    
    从很大程度上看,新快报案所串联起的刘虎案、刘永洲案,以及从网站蔓延到整个报系的沈颢案及21世纪报案,其影响力堪比去年的南周事件。后者在时政报道上树立了至今有效的红线,前者则被当作财经系列案加以操弄,将处于灰色地带的行业经营手法污名化。
    
    陈永洲案已经宣判,完成了它的「引子」功能。沈颢等21世纪报案依旧在发酵当中,尤其通过后者的央视忏悔模式,延续了打大V时所形成的公开羞辱方式,试图在道德上摧毁专业主义典型及新闻圣徒──这个作业方向不会停,因为当局至今难以放下南方系情结/包袱。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报业在衰退的过程中谨守「内容为王」的逻辑思路,想要以此证明过去支持报业增长与繁荣的策略仍旧管用。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不只是内容在衰退,就连内容的定义也不在报业掌握中。2014年极大地冲击了报业的内容观。
    
    从大的方面来讲,报业对管制当局来说,既重要又不重要:重要的是确保这一块领域不会构成意识形态挑战,不重要的是报业的发展规律被严重漠视,党化与否成为唯一考虑标准。因应后一种思路,有报纸被收编,有报纸被羞辱,有报纸被放弃,有报纸被破拆。
    
    报业发展的荣誉属于个别先锋报纸,但报纸的衰退后果却要由整个报业来承担。在绝大多数地区、绝大多数报纸都要面对停止不前的处境──新媒体融合作为一种「止损处方」被草率地开列出来。但在这个时候,担负转型实验的报纸不再是自由竞争的结果,而是挑选的结果。
    
    澎湃新闻作为上海报业的止损方案之一抛将出来,它提供了在历史相对清白的单一报纸中集中投入资源进行改造的案例──澎湃新闻之所以能够实施的每一个前提条件,都在其他报纸/报业那里构成障碍。很可能,澎湃的侥幸存活是无法复制的,不具有普遍意义。
    
    2014年澎湃新闻转换形态,并没有证实报纸转型或媒介融合有多光彩,反而是强烈地展现出转型之难、以及融合之苛刻。而浙报集团则以集团规模在另一个方向上呈现突围的成果展,搞收购做游戏内容、撇除财新这个政治地雷等,但它的优势同样是别家的短缺。
    
    报业衰落作为一个事实判断,当然是仁智互见。在总体上谈论报纸比从前更差,发展策略不再适用,都不算过分。但比这个更重要的是,那种原本依赖于一个正常报业的内容生产发生了坍塌,有一篇篇好报道所堆积起来的许多东西,在失效,这是新闻生态性的。
    
    2014年有没有什么可观的新闻报道,包括财新的周元根报道不会超过三个。与此同时,调查记者几句减少,新闻监督式样的报道从源头上枯竭了。读者可以不以为意,但不等于这不重要。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01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1) (图)
·宋志标:家奴犯上:「他们」不是「我们」 (图)
·宋志标:舞台总在那里,看客总是不缺 (图)
·宋志标:宪法割据,各自取用 (图)
·宋志标:衰退的公共抗议 (图)
·宋志标:不自由,与自己和解? (图)
·宋志标:广州媒体大势已去 (图)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图)
·宋志标:互联网大会的「浮世绘」 (图)
·宋志标:依法治国被「党的领导」执了牛鼻子 (图)
·宋志标:不要温顺地走进黑夜 (图)
·宋志标:中国舆论议程设置大逆转 (图)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宋志标:永续「政治雾霾」 (图)
·宋志标:网站采访权无足轻重 (图)
·宋志标:惧怕的与欢呼的:不对善恶是非做出直接臧否 (图)
·宋志标: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