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漆:后占中「青年/工作」的狂想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3日 转载)
    
    在雨伞运动开展以后,我一直都留意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高官对于青年及学生参与这个运动的响应。我发现大部份不明白和理解学生想法的人,大多会以经济和建制的角度去看这场运动,从成人的角度来看,这场历时七十五天的占领运动,在金钟已经「软着陆」地落幕,但在青年的眼中可未必。为了探究占中前后官员与社会大众的响应与未来青年工作的发展,我先粗略归类政府官员与社会人士的响应为三个方向,包括谅解、埋怨、同情。并思考在这些论述和发展方向之下,青年工作可以有多超乎现实的狂想。
    

    第一类是对学生参与运动表示理解,大公报引述行政会议成林健锋在9月11日的响应指「学生有理想、有激情、想改变现实是可以理解,但必须彻底认清现实,学懂适应现实情况。」这一类的响应通常以理解开首作为糖衣包装,却配多句「但是」,这才是他们心底里的说话,乍听之下也不禁让人回想他第一句所指的「理解」;是理想与现实的角度问题、还是假理解与真指责的问题,而这些彷佛流于角度问题的言论,就像大家对「真」普选」的讨论一样没完没了。
    
    第二类是埋怨学生「搞出个大头佛」,他们的言论指国家、社会没有亏欠这一代的年青人,反而让他们生活于一个较上一代生活稳定的社会,这次的占中运动不单单破坏了香港的经济,也影响了特区与国家的关系。诚如852邮报引述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于电台的访问批评指「占领行动将香港整体利益摆咗喺最大经济同政治风险,有破坏冇建设:一为年轻人的将来铸下很大的烙印,二对政改有害无益。」再加上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于12月10日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指参与占中的青年「无嘢好输,占中啰、瞓街啰,好可悲」。正正代表作为建制派议员根本未有反思在这个经济至上的制度和香港发展,根本不能满足新一代青年对理想香港的期盼。
    
    第三类是同情,或者尝试理解学生而不加以批判他们行为的言论,虽然在香港社会实在少之又少但却是存在的,例如曾任政府官员的青协总干事王䓪鸣接受信报财经月刊12月号的访问指出「在房屋、就业、教育等方面渠道都塞了,青年人感到处处碰壁,政府没有大力去通渠,最终一次过爆发。年青人不像老人家,向上渠道一塞,感到无路可走,就会走出来反你的。」当然,她没有明言在埸学生的参与主因,但却暗自道出整个香港社会制度的失衡失效。但占领的真正主因,在社会上却鲜有地得到社会人士的「揭露」。苹果日报于11月29日访问社联行政总裁蔡海伟,他指出青年为民主发展而努力「现时青年人是普遍对政府不满,且对政策发展有强烈诉求,并非加强青年工作、增加上流机会就可解决。」不禁让我反思,是否身在政府的高官、议员,都没有这个睿智、这个自由、甚至这个勇气,去道出占领青年「路人皆知」的诉求呢?
    
    虽然三种言论的取向,未必有助大家窥视未来青年工作的发展和方向。不过,自特首梁振英在10月23在东方日报访问时承认政府在回归以后未有做好青年工作,并于11月29日在扶贫委员会会议中提及将计划以专责小组响应青年的诉求。直到最近官员频频放出港英政府式青年工作思维,加强「有活动、无暴动」的果效,以图用鼓励青年跳舞、追韩星甚至坐摩天轮等措施消减青年精力、转移对政府的不满,实在令人心寒。若政府官员对于青年工作的理解,只流于以上活动、甚至加强基本法及爱国教育,实在令人担心。
    
    过去在国民教育一役,甚至近日政府即将改动通识科,以减低香港学生批判思考的能力,可见政府已经对教育张牙舞爪。今次,特首明言要「加强」青年工作,首当其冲的一定是社福界,香港的青年工作一直由政府拨款非政府的社福机构,并由社会福利署监管。近年,不难看到政府「动作多多」把不少资源从社会福利开支转交「推动青年发展」为其中一项使命的民政事务局,且看局长的大名以及过往民政事务局的活动,不难明白所谓青年工作的「战埸」,已经由教育同时发展到社福界,可以预见日后不少「青年工作」的资源,将需要社福机构与民政事务处好好配合。
    
    如果你认为社福机构与社会福利署,在社会福利及社会服务发展仍然有一丝「同声同气」的奢望,那若把申请和审批的方向,交由民政事务局会是未来青年工作发展的挑战,将来的「青年工作」,应该会加强由上而下的青年发展和控制──正如当初香港发展青年工作,就是要处理67暴动后的青年一样,只是过去经历数十载的经营,社福同工都极力争取一丝的空间和平衡,所以「维稳」味道看似减了一点,但背后最大拨款者的政府,「维稳」意味仍然极为浓厚。再加上香港的社福界生态极为倾斜,加上资源「贫乏」,往往需要透过「处心积虑」去寻找、夸大和病态化青年的问题,作为寻求新资源的方法。好像不适时「吓一吓」政府和社会,就未必有资源协助青年,但试问多少「青年问题」的专家,除了发掘青年问题之外,与政府所谓的「青年工作」有多大的分别呢?
    
    答案是没有的,当政府需要意识青年有问题,还要在一轮社会关注下、减低或解决青年问题才会愿意拨款,社福界为了资源,自然「愿意」──容许我为社福界留一点骨气,去满足拨款单位的申请要求,去推行所谓的「青年工作」,相信这个循环一直困扰很多有心的社福同工,强迫自己,用「项目」满足政府的需要。再加上政务司司长李郑月娥于12月10日明言「不会天真得以为(金钟)清场代表事件了结」,作为社福界及青年工作者,对于政府明言加推「政府特色青年工作」又岂能有一丝的松懈呢?占中后的(又或是清场后)的青年工作,除了面对政府的「青年工作」的银弹攻势之外,还很着重同工的心,能否抵御新青年工作的冲击。
    
    为了思考这个占中后青年工作的问题,下午我特意走到已经回复「正常」的金钟,看着曾经很熟悉,以为一出地铁站「几步即到」但已经消失了的夏悫村、自修室。呼呼的车声唤回我到现实,沿着政府总部的行人路,边看看网上的言论,边想着青年工作,转眼来到「公民广场」(又称政府总部前地),我突然多了一点思绪。想起三年前政府硬推德育汞国民教育科一役,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成立,成功把学生和青年的声音都带上香港的政治舞台,最后,他们把政府意图为他们准备的大礼都推倒,成功保住大脑,也洗了不少香港学生和青年的脑袋,自此学生在政策有着不能忽视的影响力。既然,学生可以推倒「国民教育」,那守护香港「青年工作」的责任,也可以不需要倚赖那一小撮强调自己政治中立的社会工作者身上。
    
    如果「自己香港自己救」的话,那「自己的青年工作也可以自己救」。我就和各位看到这里的朋友,分享我对青年工作的狂想。自清场那天开始,香港的青年,可以加紧关注,投入、甚至响应所有抗着「青年」旗号的政策、工作、活动和服务。虽然青年工作在云云众多的政策,比起政改可能微不足道,但作为「青年工作」的服务用户,我相信大家绝对有这个空间,可以全面占据所有与青年相关的活动和政策,包括像国民教育一样,逐步审视相关的政策、内容及文件。除了政改之外,最急切的是与社工筑起社福界的第一道防线,从社福服务开始,关注每一个新增的青年工作服务及项目,并阻止「政府式青年工作」推进。
    
    我这样说看似有点空范。举个例子说,教育局今年向每间学校拨款五十万元,以向同学推动生涯规划教育。或者各位同学都发现新学年学校多了新的老师,却不知道原来是学校为了推动生涯规划而以津贴聘请的。又有可能发现学校增加了生涯规划的活动,但你却未必真正受惠的,需知道这些拨款和政策,很多时候能够直接花在青年和服务用户身上的,有利于大家的都未必很多。追源溯始,大家会开始看到政府所谓「青年工作」及政策的支出,根本未必大部份落到青年身上。这个时候,大家也可以循着很多既定的渠道和方法,表达对资源和拨款使用的关注。再绝一点,青年还可以走到居住地附近的青年服务中心,了解他们的活动和服务。用行动让社福机构重新反省若青年作为服务用户,不单单响应政府的需要,反之应该响应青年的需要。对于那些视青年为问题、解决病态化的服务一一关注,并向机构和中心反映。
    
    除了社福界的「青年工作」之外,大家还可以「占领」香港的政策及其制度,当政府明言会「多听」青少年的声音,让青年走入议会,请记着「谁都不能代表我」的原则,身体力行踢坎那些妄言想代表大家走向建制、拥抱建制的青年声音,青年中当然可以有支持建制的声音,但不能让这一小撮的,都代表大家。若大家难以「幸运地」进入政府的咨询架构之中,那就想办法加强自己的思考和分析能力,不要甘于被学校的教育,你知道有些学校的教育是以爱国闻名的,并再想尽办法挤身青年论坛、青年事务委员会等等的组织,这样的占领,是持续而有策略地为已经「建制已久」的制度换血。不要担心和惧怕建制力量花了大量的资源染指各个制度,简单的可以从学生会、学生代表会中做起,某程度上,我认为在建制学校的同学,要力抗涂毒、要慎思明辨的难度,一点也不比在政策层面的换血简单。
    
    当我看到大部分的留守的学生,都不单单本着改变成人社会的不公义,而是追求民主、自由等等的祟高理想,已经看到香港的教育,是一条不能失去的防线,我们要确保政府所谓的「青年工作」在教育界和社福界,不能发挥维稳的作用,而是要青年影响 青年,提升香港整体青少年对社会、对政策及政治的敏感度。就如二零零二年时任特首的董建华大力推动香港的专上教育,美其名响应智识型经济的挑战,却暗地减低青年的失业和待业率,但同时无心插柳地让更多香港的青少年,可以在教育的领域中,提升对香港理想社会的追求,所以在十多年后,香港储起了一班专上学生和同学,愿意本着自己的能力和信念,挑战不公义的社会,这个力量,其实也是政府所给予的。覆水难收,我相信这些思想会如潮水般散开,只要加深概念和思考的能力,学生的确有机会改变现存已腐化的制度。
    
    当我听到社会有人在指骂学生「食得饱饭多」、「读多啲书」、「香港无欠你,你做咩搞乱香港」的时候,我会想,从来有志向和远见拨乱反正的人,也不会和其他人一般见识。特别是对于一班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和以成人世界「以大欺小」、老而不「义」的成人在他们所建构的所谓「美好」世界中畅泳,我总想播点既有理想又有激情的青年狂想曲打消他们的雅兴。多谢他们打造了稳定的香港,但青年是时候打造属于他们的香港了!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51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金漆:第75天之后,要做的,还多着 (图)
·金漆:思辨求真,明报校记加油
·金漆:社工,是拉着石磨的那只马吗? (图)
·金漆:从「建制工会」骑劫看占中后的社会工作
·金漆:珍惜对话机会?学联与三位政府官员对话之后
·金漆:占钟以前,我们失去什么?
·金漆:撤与不撤之外:社工应做和可做的事
·金漆:别忘掉旺角的战友 (图)
·金漆:如果我连一条黄丝带也捍卫不了、、、、、、 (图)
·金漆:占中夜的乱世佳人 (图)
·金漆:我们的眼界如何,社福界的未来也必如何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阴柔的邪恶
  • 国家主权的逻辑
  •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少数民族是块宝
  •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滕彪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谢选骏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陈泱潮11.10.中國必須把樹立上帝信仰-拯救世道人心放在第一位
  • 谢选骏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北京周末诗会中国当代文化杂志出版说明及第一期目录
  • 谢选骏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人生拾遗小杂谈——火山🌋爆发,可怜了游客
  • 陈泱潮11.9.中國傳統文化非常缺乏民主憲政的人文基礎
  • 台湾小小妮沒人選死共匪就是萬惡的舊社會!!!
  • 曾节明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谢选骏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吴倩你们的耶稣:“巨兽”上台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
  • 谢选骏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胡志伟“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谢选骏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论坛最新文章: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陆汽车销售连续第17个月下滑 新能源车销售亦降
  • 杜鲁多二次执政会制定什么样的对华政策
  • 新一轮冬季雾霾来了 55城市陷霾
  • 冀碰瓷敲诈团伙寻保护伞 向公安人大代表输少女曝光
  • 德议会如约听证与台建交联署案 官说一中立场是支柱
  • 反退休示威不减斗志 法国半瘫民众缄默
  • 选总统网军成灾 民进党黑锅重 韩营涉自导自演色情照
  • 中港足球疑成政治大战 反送中压力谁都要赢
  • 中国猪肉涨价 推动CPI同比涨幅创近八年新高
  • 任正非与美国官司 可和解不可认罪
  • 禁蒙面法立即失效了 港高院拒延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