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近日,习近平决定,由中央纪委在中央办公厅、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全国人大机关、国务院办公厅、全国政协机关等中央和国家机关新设7家派驻机构。如果说中纪委向党的机关部门派驻机构,那么还可以说是党的家事,向政府部门派驻机构在党主政府的党国合一的制度下,还尚可过得去,但向“政协”“人大”派驻机构,则完全是叛乱行为。
    

    “人大”是权力的最高机构,“政协”是各阶层的协商机构,虽然在党国体制下,早已名不符实,民间称其为“橡皮图章”,但改革开放后,让这颗橡皮图章硬起来,成为真正的权力机构,一直是政治上的焦点。这些年来,每当人们提到西方的民主制时,中共就将“人大”“政协”两块牌子拿出来说事,我们也有民主制度。中共虽然骨子里从来没有把人大、政协当作一会事,但总是将他们当作一块遮羞布与花瓶。
    
    党媒称党章规定,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根据工作需要,可以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党的纪律检查组或纪律检查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但这一规定把“人大”“政协”归结到政府部门去了。而“人大”在其地位与性质中说得十分清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一个监督所有机关的最高权力,怎么可以由中纪委来监督呢。监督“人大”的只能来自于它所产生的人民。然而,今天的习近平公然以下谋上,对权力机构、立法、监督机构的“人大”驻扎纪委,连起码虚伪的尊重都不要了,这和当年袁世凯包围国会,强迫议员延长他的任期制有何区别。而习的吹鼓手们早已在这之前制造舆论,什么是中共难得一见的领导人,是中兴一帝,要让习近平多干几年,重返领导人的终身制已呼之欲出。中纪委进驻“人大”,是习近平在凌驾党至上后,又进一步凌驾于“人大”之上的违法乱纪行为。在中纪委的胁迫之下的“人大”必然成为习的傀儡,从今后往后习近平要想“人大”立什么法,就可立什么法了,就象“人大”为香港立法,公然违背“中英联合声明”定下的“一国两制”与2016年实行普选一样。
    
    习近平上台二年,最大的看点是朝纲独断,中纪委治国,如同民朝的“锦衣卫”。当年袁世凯包围国会的行为,引起舆论强列的反弹,被骂为“破坏共之蟊贼,国人之罪人”。今天国人对习近平也当拍案而起,全社会各界共讨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004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陈维健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陈维健
·台湾选举国民党惨败 败在投靠共产党 /陈维健
·习近平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的谁锅?/陈维健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陈维健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陈维健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陈维健
·陈维健: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陈维健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陈维健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陈维健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陈维健 (图)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陈维健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陈维健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陈维健
·陈维健: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陈维健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陈维健
·陈维健: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陈维健:污蔑尊者达赖喇嘛中共贼喊捉贼
·陈维健: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陈维健: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陈维健: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陈维健: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陈维健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陈维健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擎/陈维健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