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周永康案的“其他犯罪线索”是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1日 转载)
    来源:voa
    
    何清涟:周永康案的“其他犯罪线索”是什么?


    中国官媒表示“周永康所作所为与顾顺章等叛徒无异”(网络截屏)
    
     12月10日,《人民日报》政文部发表《周永康所做作为已与“叛徒”无异 》,将12月6日新华社通稿激起的舆论波澜再度推向高潮。其实,上一轮关于新华社通稿的猜想,主要集中于泄密,疏漏了通稿当中一句可能生发出不少秘辛的话,即“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汇集各种资料分析,周永康案其他的犯罪线索可能包括以下几项:
    
    *2012年3月发生了哪些事?*
    
    2012年3月,是薄熙来、周永康等几位中共高层要员的生命转折点。只要排一下一些事件发生的时间表,脉络清晰可见。
    
    3月15日,两会刚结束,薄熙来就被宣布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此举既将这场进行了好几年的权斗大戏公开化,也拉开了今后两年多“打虎大戏”的帏幕。8个月之后,即2012年11月,周永康卸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两职。在这8个月内,周永康并未坐吃等死。
    
    3月18日日凌晨4点,在薄熙来被解职三天过后,胡锦涛心腹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驾驶着一辆黑色法拉利出了车祸,地点是北京一条因下雪而变得湿滑的环路上。车祸发生之后,中国社交媒体在数小时之内便热议司机是一名高层领导人的儿子,并质疑他怎么开得起这样一辆车,更严重的是,网上还疯传车内人员是全裸或半裸。随后,急救人员和记者被勒令噤声。有关这起车祸以及驾驶者身份的消息从互联网上被抹去。在车祸中受重伤的幸存者隐姓埋名。令谷在北京大学的同班同学被告知,王子云(令谷在北大的化名)去了国外。(《神秘的法拉利车祸》,《华尔街日报》10/22/2014)
    http://cn.wsj.com/gb/20121022/bch130311.asp
    
    另一件事情就是传说中的2012年“3•19政变”。3月19日北京发生大事,微博上当时就有听到枪响的传闻。后来传说是周永康发动武装政变,我本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周永康不负责中央警卫局,凭借武警想效法当年汪东兴发动生擒四人帮的宫廷政变,几乎绝无可能,更何况周根本无法应对政变后的大局。2013年12月13日,《亚洲周刊》发表《周永康坠落内情 习近平打周老虎惊心动魄》,文中指出所谓“3•19政变”,实为周永康动用武警抢徐明,并描绘如下:薄被免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后,温家宝让自己的亲信、中纪委副书记马馼设法把徐明尽快掌握到自己人手中。马馼派人以调查腐败为名,要求公安系统将徐明交给中纪委。公安方面在请示周永康后拒绝了马馼的要求。于是有人又拿出周的儿子周滨做生意的数据进行要挟,周永康见对方态度急迫,知道来意不善,于3月19日晚调动武警转移徐明,同时调动公安加强戒备。中纪委这边也马上调动人马,试图伺机下手抢夺徐明。由于事发突然,惊动高层,为防不测,中共中央办公厅调中央警卫局加强防范。各路人马各执其职又不明就里地闹哄了一夜,于是京城骚动,传言四起。
    
    这三件大事都发生在3月中旬,从3月15日至3月19日,不过五天,它们的发生并非巧合,极可能包含在“移送司法机关”的“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当中。
    
    *周、薄、令三角同盟是否存在?*
    
    海外中文媒体对此猜测甚多,有说周永康帮助令计划掩盖了车祸,以拉他入伙;有说车祸由周一手制造,目的是挟制令。真相如何,至今未见权威说法。但令计划仕途从此蒙上一层厚重阴影却是事实。
    
    但有关周、薄、令三角同盟一说,在日期上无法吻合,因为传说令计划与周永康因车祸结盟之时,薄已经失去自由三天。但薄熙来与周的关系,在薄案庭审中薄的供词中得到体现。《纽约时报》曾根据他们获得的庭审未公开材料,写了一篇文章《薄熙来称依照中央命令处理王立军》(8/31/2012),薄熙来在未公开证词中称,关于王立军事件,他收到了来自中央政法委员会的“六条指示”,其中之一要求他“以人道之名及健康原因”来解释王立军的消失,其时,周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还提到一个重要情节,即王立军被送到北京后,令计划负责的中央办公厅秘密地命令首都的一家部队医院对王立军进行精神病检查,该医院确认王立军患有间歇性精神问题。如果这个消息传播开来,可能会让人们质疑王立军关于谋杀的说辞及其他指控,对薄熙来有利。一直被视为薄的盟友的刘源将军,并未应薄熙来的请求泄露检查结果,说明他这时已经知道薄熙来大势已去,不想再陷进去。同时,令计划也不对外公布这一检查结果。这说明至少在3•18车祸以前,令周同盟并未形成,关于周薄令三角同盟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
    *周永康缘何不想“平安下车”*
    
    薄被拘押后,当时除了温家宝提了路线斗争之说,有扩大打击面的想法,胡锦涛与习近平都还局限在反腐斗争范畴之内。纽约时报、彭博社、国际调查记者联盟陆续披露的红色家族的财富故事,都发生在2012年6月之后。
    
    也就是说,周永康本来只要稍微安静一点,或者采取低姿态,下场也许不会这么悲惨。既然如此,就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周永康这么做,到底是自选动作还是指定动作?
    
    如果是自选动作,周永康不大可能得到很多只有安全部门才能掌握到的信息,因为周对国安系统的控制是有限的,北京市国安局局长梁克向周永康提交“来自安全局间谍网、电话监听、以及中国首都的告密者的信息,非法转交给周永康,为其提供帮助”,被向《纽约时报》报料的前安全局高官称之为“超出许可的手段和渠道”,“非法”,说明周永康对安全部没有直接的上下级统辖关系,至少没有可以从安全局调阅资料的合法权威。这即意味着,梁克冒险将资料交给周,另有命令来源,也就是说,周永康在薄被捕后的动作,应该属于指定动作。
    
    周泄露的高层家庭之财富故事,其实并非中国法律上明文规定的“国家机密”。按惯例,泄露国家机密罪一般不公开审理,因此就算周案判 决,外界也不可能从公开判决书上知道他泄密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出卖了党和国家利益,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后果极其严重”。
    
    令计划的命运揭晓已经进入倒计时,令家兄弟姐妹共计五人,计划、政策、方针、完成、路线,如今令政策已经被查,《令完成的财富故事》最近在财新网刊出,国内外现在都在静候“另一只鞋子落地”。
    
    以上这些,加上传说中的周主谋杀妻,都可能列在“其他犯罪线索”之内,如何使用这些材料,则是检察机关的“重大政治任务”了。周家的故事在中国上演了几千年,其兴,叫做“一人得道,全家升天“;其亡,叫做“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与历代王朝奸臣权相的命运如出一辙。
    
    再提一件事做本文结尾:2013年薄案开审前,海外媒体纷纷就薄是否会判死刑玩竞猜游戏,新华网7月22日登出“陈云反对判江青死刑: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否则 后代不好办”,影射性极强。如今周案刚宣布移交检察机关,《人民日报》就发表《周永康所做作为已与“叛徒”无异》,将其罪行与被灭门的顾顺章及数位被判死刑的党内中高级军官比,暗示周的极可能面临死刑,最乐观也在死缓与无期之间。但周案牵涉的种种线索是否就此划上句号,则看习近平对党内高层政治的判断与把握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411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从三个维度看2014“依法治国”升级版” (图)
·何清涟:周永康泄露了哪些“国家机密”?
·何清涟:中国新战略:从“与国际接轨”到“两类规则”
·何清涟: 读史札记(2): 动物庄园是如何筑成的?
·习氏思想控制:去知识化与反常识——从《辽宁日报》公开信谈起/何清涟
·何清涟: 读史札记(1)-国民党之败并非缘于腐败
·何清涟:“一带一路“只算了半本帐-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图)
·何清涟:产能过剩成中国经济“核威胁”-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1)
·何清涟:产能过剩成中国经济“核威胁”(1) (图)
·微博式微,“网络革命”泡沫消退/何清涟
·何清涟: APEC观察:中纪委反腐获国际承认
·何清涟:国际追税与追逃,北京态度如冰炭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发行千元大钞?
·何清涟:香港普选权抗争是持久战,非速决战 (图)
·“吃饭砸锅论”错在何处/何清涟
·何清涟:习近平带领中国重温强人政治
·何清涟:中国“依法治国”的奥妙
·何清涟:中国“依法治国”史上的“外部势力”身影
·何清涟: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