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家奴犯上:「他们」不是「我们」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0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家奴犯上:「他们」不是「我们」


    社会上竟然能听见一些为周永康叫好辩护的怪谈。
    
    周永康日前被宣布开除党籍、最高检宣布将其批捕,党纪之后移送法纪治办云云,按下不表。单说这场戏,从外媒传言,到周滨的政商一脉被揭开,再到《财新》杂志抛出长篇报道,以周元根为永康讳,直白影射,场外观众已经看了一年有余,煮面变冷面矣。
    
    正因为冷面有余,加之大众明白其中的曲折,而且法治已被打上「党至上」的前提与标签,周永康之倒台,其逻辑因果及审判过程早已非法治一词所能概括,无怪乎舆论对这桩所谓刑不上常委的爆点新闻冷漠置之。周案上的冷热转移,照见人心不再。
    
    于舆论议论的寡淡之处,能听见一些为周永康叫好辩护的怪谈,比如说他在位时也做了好事云云──有人列举他推行出台了证据排除法的规定,也有人说他关注某冤案昭雪之类。这些论据都没有什么确证之类,但言之凿凿,即使不为周氏鸣不平,也希望以两分法待之。
    
    这种试图以想象中的私义折冲公义损毁之圆滑立场,不独见于周永康。想当年薄熙来倒台,就有人说重庆人念叨他的好,一直追溯至大连的花园式城市之类的业绩;而当王立军逃馆,其势力烟消云散之后,也有人对其在位时主推的警务平台赞不绝口。
    
    循着这一条线索,可以看到人们对窃国者及贪官恶吏抱着复杂的心态。一方面表现在对其暴露出来的饕餮之欲望(政经通吃)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又对彻底的评价缺乏依据,以致于出现了观感乃至于观念上的摇摆。相当于:这些人奴役了你们,你们却匮乏斩钉截铁的情感。
    
    如何评价薄氏、王氏及周氏这个系列,带出了意识形态在不同世代的情感纠结,与历史盲点。其实质是,单用公义与私义之辩来评判周永康们的功过,是不完整的,也是不合适的。他们对公义的毁坏之严重,私义无可抵消丝毫,况且这里公私之辨表错了局外人的情怀。
    
    沿用孙立平的话来解释,这里本无公私之别,更无公私之辨,有的只是「他们」与「我们」之分野──如鸿沟深谷。有人以私义替「他们」做辩,是没把自己当外人了。实际上在「他们」的眼里,你们就是你们,他们就是他们,这就是所谓的阶级悬殊。
    
    「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荒谬错置,令一些人秉持所谓理性的幻觉,试图要给予公平性的评价。考虑到「他们」所犯下的不义毁灭,这种不分青红皂白、不分「他们」「我们」之别的人,着实是幼稚可笑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些胡涂蛋成就了「他们」的霸业。
    
    若论薄之「贡献」,可以对照「打黑」变「黑打」的偷天换日之罪恶;若褒扬王立军,也许要问问险些被「双起」的石扉客;若要论周氏的「良好情操」,别的功课不用,至少去读读财新的周滨报道──如果这些都不能打消辩护的念头,只能说活该受奴役了。
    
    自然,也有人拿出新的发现来讲:你看抓了周,不是照样捉人,照样谤白辩冤而不得,所以是、、、、、、体制问题云云。这又是另外一层胡涂,但凡指向体制的,都是无话可说的了。可只要领会了「他们」/「我们」的天壤之别,就不会被导向「体制乃万恶之源」的圈套。
    
    这两三年的大戏看下来,「他们」与「我们」是越来越显著,越来越不加掩饰,越来越诚实地袒露出来。可怜的是一些不辨事理的人──人家是家奴犯上,然后赶忙为家奴辩护;人家是门阀之争,然后为门阀美言──忙得很,单单忘记了自身的卑贱,充分体现了那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贱命。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0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舞台总在那里,看客总是不缺 (图)
·宋志标:宪法割据,各自取用 (图)
·宋志标:衰退的公共抗议 (图)
·宋志标:不自由,与自己和解? (图)
·宋志标:广州媒体大势已去 (图)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图)
·宋志标:互联网大会的「浮世绘」 (图)
·宋志标:依法治国被「党的领导」执了牛鼻子 (图)
·宋志标:不要温顺地走进黑夜 (图)
·宋志标:中国舆论议程设置大逆转 (图)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宋志标:永续「政治雾霾」 (图)
·宋志标:网站采访权无足轻重 (图)
·宋志标:惧怕的与欢呼的:不对善恶是非做出直接臧否 (图)
·宋志标: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 (图)
·宋志标:公益未曾有春天 (图)
·宋志标:埋在北京的雾霾里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