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锐华:占中出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8日 转载)
    
    占领中环运动,已经进行了七十天。真是乜都试过 ── 罢课,罢过;胡椒喷雾,受过;催泪弹,吃过;警棍,捱过;长期堵塞街头,占过;国庆升旗礼抗议,搞过;与政府官员对话,做过;狮子山头巨型直幡,挂过。上京争取对话,被打回头;包围政总和特首办公室,又被打崩头。旺角街头「鸠呜」、警署集体自首、学生市民绝食等,通通都做过。但是,梁振英政府和中共,就是继续用「大石砸死蟹」、「以我为主」的思路来处理危机,「睬你都傻」。
    

    相信不少占领者都能明白,除非突然有非常情况出现(注一),要在短期内从梁振英政府和中共手中争到真普选的机会可以说是近乎于零。可是,占领者中较激进的,又不甘心就此退场。与此同时,市民的生活持续受到影响,支持长期占领的市民已经成为少数。政府坚持政策不可撼动,而民意已经逆转,占领运动这鸡蛋,纵有理想、理由、理据,郄受高墙和其他市民两面夹击,如何抵挡?!
    
    占领运动,真的没有出路吗?!
    
    其实,我个人认为,出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它包含以下两个部分。
    
    1. Die In 退场,撤出街头
    2. 退场后推动「真公投」,让三百万选民投票来决定政改方向
    
    Die In 退场,撤出街头
    
    政府使出法庭禁制令这一招,成功瓦解金钟中信大厦外和旺角两个占领区。从这经验来看,撤出街头是无可避免的。但在撤出前一刻,制造出一个极有震撼力的画面(效果见图),再次感召仍未受感召的市民,并令占领运动再次成为国际大新闻,未尝不是劣势中的上策。
    
    Die in 者,平躺在地上等抬也。示威者向警方声明不会抵抗,但也不会主动离开。只请警员抬走(注二)。
    
    撤出街头,代表一场战役的完结,但不代表一场战争的尾声。因为占领者会随之进行转入下一阶段的抗争行动。
    
    推动「真公投」,让三百万选民投票来决定政改方向
    
    我说的不是近日媒体较多报导的,由议员辞职来创造公投。我倡议的,是一次真正能影响政局走向的全民投票。这次公投的议题必须中立,政府按人大8/31决定提出的政改方案(俗称「袋住先」)也在选项之中。
    
    选票上第一条问题是:我要求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投票支持以下政改方案。目前至少有两个选项(注四)
    
    1. 政府按人大八三一决定提出的政改方案
    2. 真普联的三轨方案
    
    在投票日前,也接受市民提出其他选项(如十八学者方案),但提出者必须要收集到五万个签名,这些其他选项才会被罗例在选票上。如选票上有多于三项选择,则问题会由二选一改为排序,点票时以「剔除法」来计出最后胜出者的得票(注三)。
    
    公投结果是开放的,正反双方俱有机会嬴,而其结果又有影响力。因为泛民立法会议员会向公众承诺(注五),主动接受这次公投结果约束,来换取全民参与。如果选项一在公投中胜出,泛民会在立法会投票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否则的话,例如选项二胜出,而政府又没有在立法会中提出相应的政改方案,则泛民会在立法会中否决政府的「袋住先」方案。
    
    投票以钟庭耀博士和港大民研计划的电子公投平台进行。这平台能确保不会出现重复投票。它能经得起学术界的公开论证,也有很高的公信力。若有人要在投票中「做票」,成本极高。
    
    读者也许会问,泛民不是一早已经表明会投票反对政府的政改方案吗?又何须多此一举搞个公投来由人民授权?
    
    如果没有这次公投而泛民议员在立法会否决政府的政改方案,则在意义上来说,否决议案的只是泛民议员,他们是否代表民意,在历史上会有争议性。政府也会大事宣传是泛民「阻任地球转」,令三百万选民失去了在 2017 特首选举中的投票权。
    
    但是,如果经过这次公投而选项一没有在公投出胜出,然后泛民议员在立会否决政府的政改方案,则在意义上来说,否决议案的是全体香港市民。其意义比起上述单单由泛民在没有公投授权下否决「袋住先」方案的做法,庄严了一万倍以上。因为这是上百万的香港人,切切实实地用神圣的一票来对梁振英政府和人大常委表明,即使你「大石砸死蟹」,我们也是不愿意接受你的方案。
    
    市民进行的,是极其平和,毫无争议性,甚至可以说是带点温柔的个人行为(到票站投票),但滴水成川,百万个个人的行为,郄汇聚成中共所最惧怕的一个社会行为(民主的体现)。这应该是占领运动以来,能量最大的一次行动,将会是人类抗争史上光荣的一页。
    
    读者也许又会问,如果万一在公投中选项一胜出,泛民按照承诺,岂不是要在立会中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岂不是要接受「假普选」?如果各位这样问,我会向大家反问,如果通过七十天的占领运动,在市民中仍然是较多人接受「袋住先」方案,任何负责任的政府(这包括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有甚么可能不采用较多人支持的方案,而反而去采用一个较少人支持的方案。这还算是民主吗?
    
    也许有人会说,真普选是人权,不能靠少数服从多数。我赞同这意见,但从公众决策过程来看,政府施政依从多数意见,无可厚非。坚持真普选的人可以继续去搞宣传教育,来说服更多人接受他们的理念。但街头抗争应该暂息 ── 让社会休养生息,五年、十年后再来重新检视这争议吧。
    
    反过来看,正因为以上的投票设计是完全中立的,而且人大方案有可能胜出,这样才是一个诱因,可以用来说服泛民阵营以外的中间派、甚至是不支持占领运动的市民、蓝丝带人士、反占中人士、周融、张融等来投票。只有这种的公民投票,才有权威性和说服力,真真正正的有「一锤定音」的效力。
    
    当然,中共一定会开动宣传机器,号召市民不要参加这次公投。如果剩下来会参加投票的都只是泛民的支持者。这次公投会不会只是一次泛民自 High 的政治秀?这次公投是否成功,就要看香港市民整体上有多少人会接受中共那套「公民投票就会天下大乱」的说法。占领之后的重要工作,就是要向市民解释中共那一套的谬误。泛民庄严的承诺,赋予了市民权力,可以用手中一票,来改变到泛民在立法会的投票行为,影响到政局,这是十分难得的一个机会。如果市民真的想要结束当前的政治争拗,他们有权利也有义务出来投票。香港市民非常成熟理性,我有信心相信中共那一套的人是少数。
    
    公投结果未可预测。但带有悬念,反而可以引人入胜。也让它有可能成为社会聚焦之所在。
    
    较差的一个结果,是泛民展现了民主的胸襟,自愿接受投票结果所约束,但仍然有很多中立的或「对家」的市民不领情,不愿出来投票。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他们自己放弃权利。起码泛民已经尽了力,未算输。
    
    但也有可能出现最好的成果,就是泛民真的能够说服大量市民(特别是非泛民阵营的市民)来投票,甚至有三百万人出来投票,那么这场投票意义就非同小可了。试想想,占领者最想争取的是甚么?无非是真民主。而真普选只是一种制度,用来保障真民主。前者固然可贵,但后者更加重要。而真民主的精神,就是「重大问题交由人民决定」。如果在这场运动中,我们真的可以把香港的政改方向交由人民投票决定,不论其结果如何,岂不是已经切切实实地实践了一次民主?而香港人有了这一次实践民主的经验,以后再也不可能走回头路了。真民主将会在香港落地生根,从此无人可以把它夺去。
    
    占领运动开花到这一个成果。应该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吧!
    
    -- 完 --
    
    后记:
    
    另外,为增加市民的投票意欲,我建议在选票上加上三条问题。分别让投票人对这次重大事件中的三个主角进行评价。香港人亲身经历了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人人都有意见。而这三条问题则给予了他们为这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打分」的机会。和一般民调不同,市民不是被动的等待被随机抽中作问卷调查,而是主动去投票站打分。三个主角分别是:
    
    1. 人大常委和梁振英政府
    2. 香港警队
    3. 占领运动参与者
    
    而对每一个主角,选民有三个选项:
    
    A. 正面
    B. 负面
    C. 无意见/其他
    
    附注:
    
    注一:例如中国经济泡沫爆破,中共忽然面对倒台危机,要以香港作民主特区来说服国内民众给政权多一点时间,顶住要倒台的压力。
    
    注二:担心警方会在抬人期间作出小动作的,可以选择在至少一警员来到身边时才主动起身,并要在警员全程搀扶之下才会离开,否则立即在原地继续 Die in
    
    注三:在剔除法中,某些选项可能被一些选民列为次选而非首选,但只要这些选项未被剔除,次选票最终也会归于仍于它们。这样最后当选者可以保住这些次选票,不会因选项过多而摊薄票数。
    
    注四:政府的「袋住先」方案是选项之一,因为政府拥有公权力,而且「袋住先」方案会在立法会表决。真普联的三轨方案也是选项之一,因为它是八十万人参与了的622公投中的胜出者.
    
    注五:这一点暂时仍未能得到泛民立法会议员的同意。仍在努力中。但泛民的承诺是这一公投的公信力的基石。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图一来源:美国 2003 年的 Die In 抗议行动,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 http://www.no-nukes.org/viapacis/may03diein.html
    
    图二来源:http://gotsmile.net/160710/people-dont-know-their-true-power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610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余锦贤:占中撤退在即 转移阵地再战
·陈建强:三子投案 如何化作占中和平收场
·曹长青:占中问题上不要再做政府的说客
·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王策 (图)
·以心:占中自首与雨伞退场 (图)
·马萧:我对香港“占中”运动的一些看法
·谢选骏: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
·关平:香港占中运动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郭少坤:诗人王藏的维权与支持香港占中被捕 (图)
·余锦贤:双学要求占中不撤义工
·姜饼:致占中三子的信——为什么你们先行告退了? (图)
·吴历山:占中三子自首内有乾坤
·郑伟谦:每个反占中的人背后,心中都有一道绝望的叫嚣
·吴志森:「后占中」青年政策倒退50年 (图)
·再次商榷胡平的文章——从 占中行动“不退场机制”谈起
·郑经翰:占中须面对现实 不争朝夕
·叶荫聪:占中十月写给澳门的信──我们不用惊慌,却要有自信
·邹颂华:香港占中艺术:当政权核心变成了艺术村 (图)
·占中退场 转变方式 继续抗争/胡平
·多名疑涉占中被捕人士不准见律师
·中共官媒《中国日报》怪论:占中者正成为西方傀儡
·翟岩民因声援香港占中被非法拘押42天后被取保候审 (图)
·英国挺“占中”议员被中国拒签 中英政党对话取消
·因声援占中入狱访民张玮珊亲属吁请人权律师介入 (图)
·声援占中访民张玮珊关在丰台看守所 网友存钱被拒
·浙江党报评论员微博声援占中等遭解雇 (图)
·因声援占中被逮捕的北京十人至今未获准见律师
·被刑拘的占中支持者访民王金玲近日取保出狱 (图)
·大陆占中支持者律师刑拘期满未释
·中共国安将占中人士个人资料交给港势力人士「采取行动」 (图)
·大陆打压占中支持者更甚于新公民运动
·警方逾期尚未归还沈良庆因声援占中被扣押物品
·占中支持者访民张玮珊、艺术家追魂被批捕
·下周孙峰将赴京,上书中南海提交“孙峰结束占中解决方案”
·周莉因占中被抓已27天 西城看守所前后矛盾 (图)
·北京网友王钢因为转发占中推特被非法关押21小时 (图)
·与梁振英说法不同 习无提及外国势力介入占中 (图)
·奥巴马谈普世价值 习近平称占中非法
·甘肃慈母盼儿归,儿在狱中难知情,只因转发占中消息!
·香港“和平占中” ;自动退场还是坚持到清场?/费良勇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
·【中国控诉】坚持下去——香港占中图片展侧记 (图)
·请联署:穿越風雨 望見自由——抗议中国当局大肆抓捕声援香港“占中运动”民众
·声援占中沈良庆被刑事立案 尹春遭传唤抄家 (图)
·熊焱支持香港市民全民抗票和占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