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建议书/宗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6日 来稿)
    作者 宗道
    
     问题的提出:

    “然而,中国知识界对政治体制改革看得过于简单。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既产生于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又深深根植于中国几千年的政治传统。西方国家先是以资本主义的议会制取代封建专制制度,政党是在议会制的基础上产生的,也在议会制的舞台上活动。马列主义是先组织革命政党,由革命政党来夺取政权。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一党专政,政党在国家之上。政治改革,要改变一党专政的状况,这等于让中国共产党让出权力。所以,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说:‘要共产党搞政治体制改革,等于与虎谋皮。’有人从分析中国的政治传统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历来总是由一个占绝对优势的政治集团,从力量上战胜并驾驭其它政治集团,否则,中国就会出现群雄割据的局面。国家就不能统一,社会就不能安定。既然由一个‘占绝对优势的政治集团’来控制局面,那只能是一党专政了。这种看法在中国知识界很有市场。要改变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状况,既要克服苏联自十月革命以来形成的意识形态,又要保持国家的统一和社会的稳定,更为重要的是要克服执政者既得利益的阻力。
    所以,中国的政治改革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一提起政治改革,就要引起激烈的思想斗争和政治斗争。”
    这是杨继绳著《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第四章第二节结尾的一段话。这段话提到了两个问题: 1、中国现行政治体制深深根植于中国几千年的政治传统。2、西方国家先是以资本主义的议会制取代封建专制制度,政党是在议会制的基础上产生的,也在议会制的舞台上活动。马列主义是先组织革命政党,由革命政党来夺取政权。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一党专政,政党在国家之上。我觉得这两个问题点出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
    这两条都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30年裹足不前的重要原因。
    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民主革命革命的对象应该都是封建主义。西方资产阶级以松散的政治联盟推翻封建统治,为了协调其执政后利益分配,在文艺复兴后自由民主理论的指导下,自然而然地成立了议会,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中国共产党则是在夺取政权这一革命目标的指导下,先将自己打造成高度协调统一的战斗组织,他革命的对象原本应该是封建主义,接续辛亥成果,带领中国走向民主化,但是在实践中,共产党的反封建大多变成了一种口号,他自己有意无意中变成了换了面孔的新的封建主义,革命的真正对象指向了自己反对封建主义同一个战壕的战友国民党。共产党在批判国民党独裁的呼喊声中夺取了政权,他的组织是为了夺权而成立,49年夺权成功后却很快陷入了新的比国民党的独裁还严重的独裁。从延安的王实味到反右中的储安平,再到后来的林昭、民主墙、86学潮、89学潮、98组党、08宪章、12年新公民运动,其独裁一直受到民主人士的批评和持续不断的冲击。
    共产党在这些冲击面前,不是没有考虑过开启政治民主化改革。但因为没有议会这个政党演戏的舞台,政治体制改革在共产党看来纯粹变成了要他自己放弃权力。然后他自己面临被清算,却没有民主化的制度对其进行保护。他们自然没有动力。相反,他们会进行殊死反抗,一如过去30年共产党的所作所为。要想使共产党放心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先搭建好民主体制架构,确保共产党自身利益可以得到法律和体制的充分保障,良性的政治改良才会开启。
    要搭建议会的舞台,启动政改,第一步,就从党的领导下的司法独立开始。
    本文的两个要点:一个是将为自由民主理论在中华文化中找到理论来源,给出自由民主理论的东方解释;另一个就是给出中国大陆民主化改革的路线图,破除上面展现的中国大陆实现民主的困境。
    
    第一节:中国大陆民主化理论的突破:中华文化和现代民主制度之间在文化层面上如何对接?
    
    中国文化不同于西方文化,西方文化中民主理论的出发点是天赋人权,是卢梭的《契约论》;中华文化中民主理论的出发点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许多民运人士深恶痛绝的《周易》。
    《周易》被歪曲始于孔子的“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也”。八个字,将原本无尊卑之分的乾坤,分出了高下,进一步给万事万物确定了贵贱。然后才给他创立的儒家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三纲五常找到了理论根据。百经注我,孔子为首。
    《周易》的精髓在道,道更多地被老庄的道家所继承,孔子以后的2500年,道由道家、明君、士大夫等代代相传。儒家演化为皇权统治的工具,由于历代皇帝的不断拔高、加封,一直作为中华文化的代表,直到今天。中共在全世界设立的传播中华文化的机构,统一命名为孔子学院即是明证。
    儒家的三纲五常确实和现代自由民主格格不入,但《周易》中原本的道却和自由民主完全契合,“自由”一词刚刚传入中国,被国学修养深厚的严复翻译为“自鹞”,非常传神,得庄子对应含义的精髓。由《周易》阴阳思想演化出的五行相生相克则与民主制度的三权分立思维如出一辙。
    中国人说话做事讲究有根有据:民国以前,秀才作文,往往以“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开头;贾宝玉一见了林黛玉,就展现他的“把妹”绝技送黛玉一字曰:“颦颦”,探春追问:“何处出典?”,宝玉胡诌一通,被探春识破:“只恐又是杜撰!”等等。中国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了二千多年,到了清末忽然漂洋过海传来了一个民主,自然是要在祖宗的故纸堆中寻找根据的,可惜学人大多止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或“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只在儒家的圈子中打转,不知道儒家根子上已经错了,然后就断言中华文化中没有民主的基因,其害之大,无以复加。学界或者固守传统,排斥自由民主;或者全盘西化,模仿日本脱亚入欧,左冲右突,不得其门而入。其实根据就在眼前,只要在春秋百家的丛林中多往前走一步,就可以找到,如上所述。
    中国文化语境下的民主制度是怎么样的呢?
    和西方的民主制度相比,中华的民主制度将具有“重道统,轻政党”的特点。重道统,是有关各政治参入方重视道统的建设和展示,以道统之差异为基本选民区分标准,以具体政策差异为辅助标准;轻政党,是指中国传统文化排斥党文化,视党文化为“小人文化”,“君子不党”。
    所以,那种以共产党下台,中国没有可以接替的政治势力的担心是多余的。没有政党背书,照样可以产生优秀的民选领导者——刚刚出锅的台湾政治明星柯文哲就没有政党背书,不是照样打败了劲敌连胜文吗?
    说“中国现行政治体制深深根植于中国几千年的政治传统”,这里的“政治传统”,原作者所指也主要是儒家的文化;可是,我们中国文化不光包括儒家文化,还包括道家文化,并且,在鲁迅等人看来,“中国根柢全在道教”,儒道相比较,道家继承传统更多些。因此,大可不必因现行政治体制受几千年儒家文化影响极深而为现行政治体制辩护,更不能借口“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得出中国“必须由一个占绝对优势的政治集团来控制局面,只能是一党专政”的结论。
    事实恰恰相反,“中国现行政治体制深深根植于中国几千年的政治传统”,恰恰是未来的民主转型的巨大优势和良好基础。
    儒家的政治制度,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封建主义。其合理的一面在于二千多年来,其理想社会一直是上古尧舜禹的大同时代,“天下为公,选贤与能”;其糟粕的一面是家长制和人身依附。要将封建特征浓厚中国现行政治体制转变到现代民主政体,思想文化上的反封建、反专制是绕不过去的(参考东方一三:中国改革最大的障碍是封建化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050758.shtml#.VIAXuWdKOsA)。新公民运动针对的就是国民观念意识中的奴性,是当前中国急需的文化改良运动,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在新历史条件下的接续。
    在批判封建主义,做新公民的同时,文化上,到道家去寻找真正中华文化的“自鹞”的精神,将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运用到现实政治实践,以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为模板,重新构建新的政治体制。
    此为中国民主化理论上的突破。
    
    第二节:大陆民主化路线图
    议会和政党,是舞台和演员之间的关系,家里要演出民主化的大戏,自然是要先搭好了议会的舞台,再去请演员来演,断没有先将演员请来在一边等着,临时搭戏台的。换言之,大陆民主化就是要先建立真正的议会。建立议会要有三权分立的架构,三权分立现在在大陆是绝对禁止提的,但司法独立却放开了。因此,按改革先后顺序给出大陆民主化路线图如下:
    1、乘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东风,从司法独立入手,将60多年以言代法、行政代替司法的恶习清除干净。思想上,我会另文(《司法独立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社会主义国家更要司法独立——论党的领导和司法独立的关系》)论述——主要观点是:司法独立没有阶级属性;司法独立是社会公平正义的自然要求;要做到社会公平正义,必须保证司法独立,封建法律还要求“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呢——为司法独立扫清意识形态障碍。估计这个司法独立过程要1-3年。在实现司法独立的过程中,不要反感共产党的领导(共产党的领导本身包含两个内容:其一,共产党经典教义中包括的符合公平正义的内容,这一部分内容无疑是无害有益的;其二,是出于利益独占考量的内容,这部分恰恰是我们反对的对象。但策略考虑,在改革初期,我们有意不去区分这两部分内容,只笼统地接受党的领导),相反,我们要借助共产党的威权统治,去打击本质是封建主义的妨碍司法独立的因素。
    2、立法独立。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落到实处,将人大改造成独立立法机构。
    3、党政分开,行政独立。仿照《清室优待条例》,共产党主动放弃执政地位,但仍然掌握军队。以放权,换特赦。
    4、开放党禁、报禁。
    5、军队国家化。
    6、全面民主化。
    最终,大陆可以实行一种类似于君主立宪制的政体“政党立宪制”,承认共产党在一段时间内(比如20年)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特殊地位,换取共产党放弃执政权,还政于民,从革命党彻底改造成在民主体制中普通参选的政党之一。
    
    第三节:可行性分析
    大陆民主化从1978年西单民主墙(注1)开始,已经整整36个年头了。
    36年来,虽然民运人士一直在被抓被捕被判被打压被恐吓,但人数却一直在爆炸式增长,从民主墙时期的全世界只有几百、几千人,发展到今天的一、二千万人,人数上已经和共产党统治集团的有效拥护者相当。新的核心人士、新的民运方式层出不穷。共产党统治集团风声鹤唳、疲于应付。到现在,民运人士已经到了坐牢关荣,无畏无悔的程度。共产党面对不断扩大的反对人群,只能明知不可而为之地持续扩大打压范围,制造恐怖,能拖一天是一天。
    36年来,民运人士形败实胜,共产党形胜实败。
    习近平上台后,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政治态势。对此危局,他采取了以下的应对之策:1、集权,巩固自己的权力,既保证自己不被赶下台,又保证自己有能力推动有效的改革;2、反腐,既打击了自己的政治对手,又部分平息了民愤;3、将异议者的任何威胁消灭在萌芽状态,持续政治高压,不顾国内外舆论,争取暂时的内部稳定;4、用利益互换弥补道义缺失,对台湾和其他国家加以影响,争取自己在面对内部困难时不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局。
    我们对习近平的基本判断是:他最终是否会启动政治改革要看未来局势的发展,看民运能否持续有效地对他施加压力。他上台初期的表现明确无误地表明,他是希望有所作为的。但是中国改革的难度超过了他能力的限度,长期的思想禁锢又扼杀了宝贵的创造性智力资源,致使他在面对改革深层次问题时,理论和政策上都力不从心。
    习近平和他的团队知道政治体制必须改革,但是改革必须是在确保社会稳定的前提下进行。因此,他不可能先开放党禁、报禁。因为共产党撒了太多的谎,历史上欠了太多的债,开放党禁、报禁一定会失控;他也不可能先实行军队国家化,那样他自己有可能被清算;经过精准权衡,他选择了司法独立作为政治改革的切入点。这样,既为进一步的政治改革打造基本保障,又可以解决社会反映强烈的司法不公问题,减少冤假错案发生。张德江在昨天的讲话中提到:“深刻认识宪法同国家的未来方向和发展目标紧密相连”,意味着当局承认宪法当下未得到有效贯彻落实,但他们正在向宪法规定的目标和方向努力。实际上就是宣布了宪政时代的到来。
    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是现代文明的两大支柱。萨缪尔森在他被广泛采用作为教材的《经济学》开篇即指出:1776年,亚当斯密发表了《国富论》,同一年,《美国独立宣言》发表,这两大思想给世界带来了两个世纪的空前繁荣。刚刚在中国大陆发生的是:市场经济给中国大陆带来了35年的空前繁荣后,遇到了上层建筑的瓶颈制约,习近平和他的团队要以司法独立为突破口,开启宪政民主时代,在不改变共产党执政党执政地位的前提下,用拿来主义的态度对待宪政民主,他的这个选择无疑是大胆而充满了挑战、也充满了希望的,这将很有可能在中国走出一条独裁政体民主化转型的新路。
    第四节:我们怎么办?
    面对当下的局势,我们民间进步力量要认清形势:
    1、既避免盲目乐观,走的过快,激起体制内外反改革力量的反弹,造成实际改革步伐倒退;
    2、又要避免误判形势,一味坚持反对立场,拒绝合作,使体制内的改革者得不到社会的呼应,陷入孤军奋战;
    3、还要适度超前,将体制内人士不好说、不能说的话说出来,和体制内的健康力量良性互动,各司其职。
    习近平前天的讲话抛出了橄榄枝:“改革开放在认识和实践上的每一次突破和发展,无不来自人民群众的实践和智慧。要鼓励地方、基层、群众解放思想、积极探索,鼓励不同区域进行差别化试点,善于从群众关注的焦点、百姓生活的难点中寻找改革切入点,推动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良性互动、有机结合。”
    民间人士要善于捕捉信号,及时做出回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002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马岭: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思路之评说
·杨海波:关于成立中央政治体制改革委员会及综合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新突破 (图)
·张井学:法院司法体制改革实施过程中的具体问题
·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难于贯彻/信力建
·王岐山重拳反腐内讧或倒逼出真正体制改革
·深入体制改革/李諍然 (图)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杜阳明
·罗振宇:政治体制改革要理顺公民权利和国家权力的关系
·雾霾体制改革
·陈剑:大力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减少政府行政成本
·蔡定剑:政治体制改革的历史与现状 (图)
·邓小平为什么重提政治体制改革?
·辛向阳: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现实取向
·削减审批项目的假政治体制改革难骗人/贾春宝
·杜光:在政治体制改革的边缘—阅读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札记之三
·行政体制改革成果能保住吗?/张鸣 (图)
·深化行政审批体制改革的思考和建议/叶艳艳
·深刻的政治体制改革 改变政治力量对比/人民网
·广东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方案获批:边总结边推广
·杨维骏: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谁来监督?
·周瑞金: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错失了三次良机 (图)
·许耀桐: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能适应形势
·李克强:投融资体制改革是铁路改革的关键 (图)
·“8·18讲话”: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之纲 (图)
·华裔学者杨力宇朱永德称中国应该推行政治体制改革
·中共政治局通过《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
·中共政治局会议通过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
·中国试点司法体制改革:真的还是作秀? (图)
·6省市试点司法体制改革 法官跳出普通公务员序列
·刘延东任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组副组长 (图)
·盘点已部署司法体制改革:在法律层面废止劳教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深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
·张高丽:财税体制改革的关键时期要敢啃硬骨头
·官员:行政体制改革改1次,人员就膨胀1次
·官方首次披露中纪委、监察部参与司法体制改革
·百余名专家学者建言献策司法体制改革
·习近平任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 将研究多项体制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