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网络攻击是文化战争的新形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在2004年出版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On Global Government──Global Integration Under the Central Kingdom Civilization)一书中,我曾经深入探讨过“新文化战”(The New Cultural War,第二十八章)。
    

    那时我指出:
    
    在人类历史上,现在第一次出现了这样的可能性:一小部分人运用高科技手段,可以彻底改变人类的命运。不仅在发动恐怖袭击活动这样的破坏性方面,而且在复制人类胚胎这样的“建设性方面”──这些关键点上的突破,可能造成完全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的后果。再往前推,就可以看到未来世界的缩影已经在以前的历史中展现出来:一个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密谋集团,可以在国际势力的支持下,颠覆并接管一个庞大的帝国,并且可以凭借现代化的训练和装备,系统化地替人洗脑、轻而易举地镇压一切不满和反抗。在电话、电视、电脑、飞机、坦克、导弹、核子武器、生物武器组成的冷血国家机器面前,一切公然的武装起义都成为显而易见的自杀,这就使得二十世纪的专制政权变成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除非军事革命、军事政变成为社会进步的杠杆。
    
    、、、、、、
    
    果然,网络安全专家们2011年8月3日发现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连环网络攻击,其入侵范围覆盖包括联合国、各国政府、企业的72家机构网络。部分美国专家再次将此次袭击的来源指向中国。
    
    披露此次入侵的安全网络公司McAfee表示,他们认为此次史上最大规模的连环网络袭击是一次“国家行为”,但是拒绝点名幕后国家。不过一名负责简要通报此次黑客行为的安全专家表示,证据显示幕后国家为中国。
    
    此次长达约5年的黑客行为牵涉多个国家和组织,包括美国、台湾、印度、韩国、越南、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的政府,东盟(ASEAN)、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orld Anti-Doping Agency),以及从国防合作商到高科技企业的一系列公司。
    
    McAfee表示,在入侵联合国的案件之中,黑客在2008年曾侵入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秘书处,并潜伏两年之久未被发现,悄悄搜索了大量的机密信息。
    
    主持公司威胁研究的McAfee副总裁阿尔佩洛维奇(Dmitri Alperovitch)3日发表一篇长达14页的报告,他们对于此次受害者类型的多样性和范围,以及作案者的大胆感到吃惊。所有这些攻击是怎样发生的,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一个疑问。即使这些行为导致一个团体通过窃取他人信息,从而建设更好的竞争产品,或者在一个关键谈判中击败竞争者,那么损失将预示着巨大的经济威胁。
    
    McAfee是在2011年3月了解到整个袭击的范围的,当时公司研究人员正在回顾他们在2009年一起针对国防公司安全分支的调查。他们之前调查中发现了一个“命令和控制”服务器,其内容显示了此次攻击的电子记录日志。
    
    日志显示,此次大规模攻击的名字称为“Operation Shady RAT”,最早的攻击日前被追溯到2006年中期。但是相信尚有其他的一些入侵行为未被发现。一些攻击仅仅维持了约一个月,但是最长的一次则维持了28个月,即针对某一个未指明的亚洲国家的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攻击。
    
    阿尔佩洛维奇向路透表明,公司和政府机构每天都在遭受网络袭击,他们正在将经济优势和国家机密流失给不讲道德的竞争对手。此次披露的袭击是史上最大的知识产权和财富转移行为,袭击规模真的是令人害怕的。
    
    阿尔佩洛维奇表示,公司已经告知了所有遭受袭击的72家受害者,该案件目前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接受执法机构的调查。他拒绝给予更多详细信息,例如被攻击公司的名字等。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网络专家、美中安全问题专家刘易斯(Jim Lewis)对此表示,他认为很可能此次袭击的背后主使是中国,因为被袭的部分目标确实拥有北京特别感兴趣的信息。例如,国际奥组委以及数个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的网站在北京备战2008年奥运会期间,显示曾被入侵。
    
    同时,刘易斯还称,中国一直视台湾是其一个省,两岸之间尽管近些年经济联系有所加强,但是政治问题依然充满争议。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中国,不过也可能是俄罗斯,但是中国的可能性要大于俄罗斯。
    
    刘易斯补充道,美国和英国虽然也拥有进行这类袭击的能力,但是美国不可能攻击自己的网络,而英国也无需攻击美国。
    
    Intel 公司2011年聘用McAfee为其服务,因此发现这一网络攻击的McAfee公司并没有发表是否中国应该负责的评论。为大型公司服务的网络安全专家通常不愿意将政府与网络攻击联系在一起,担心自己的生意在相关国家受到损害。
    
    对于此次攻击,联合国方面表示已经意识到McAfee的通知,他们已经对此展开调查,以确定是否确实存在入侵现象。
    
    联合国秘书长副发言人哈克(Farhan Haq)表示,目前的想法是查看整个日内瓦网络,在不能确切知道哪里被攻击的情况下,很难量化潜在的损害。哈克拒绝猜测谁是袭击的幕后主使。当被问及如果矛头最终指向中国的话,联合国会怎样做时,他表示,联合国将首先寻找自己的网络到底发生了什么。
    
    类似“Operation Shady RAT”这样的网络攻击一般花费都极高,通常是不会被披露的,因为受害人担心自己的名誉受到损害,或者被其他黑客当做目标、因此McAfee认为,披露该袭击就像是揭露冰山一角。
    
    阿尔佩洛维奇在报告中写到,由于大部分受害者都没有发现网络入侵或者其影响,导致每一个拥有相当规模、宝贵知识产权以及商业机密的行业和公司都受到了损害。
    
    2004年那时我还指出:
    
    在全球性的整合面前,国家意识就像地方主义一样,作为旧时代的残渣余孽将被铲除,因为它的基础已经垮台,主权国家既然不复存在,它的意识形态之消亡,亦非人力可以挽回。这是命运。命运的宣告者,尽可能用和平方式完成这些,因为这一空前变局下隐藏着空前和平与长安。人的惰性会阻止革命性的变化,然而富于武德〔“止戈”〕的整合全球者,切记行事中庸的原则:即使鼓吹“君子无所不用其极”,也决不采用有损于最终目的之过激行动。“中庸之道”作为“生命的原理”,不是作为取胜的策略来使用的;仰仗暴力的秩序不能持久,暴力的作用在于“止戈”即平定敌对的暴力,仅此而已。对待和平的敌人不可使用暴力,天命所归者能战胜任何一个敌人。摧毁敌对的暴力亦不可无情,“矫枉过正”只是屠夫的借口,不分青红皂白地行使暴力,并倡导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快捷方法,必将破坏新的文明。
    
    全球文明不以“国”为限制,因此“爱国”反倒成为全球文明的分裂因素。合一的而不再分裂的文明展开,把人类携至一个新境,后人将以全球政府的出现为“人类文明史”的开始,不是“民族史”,不是“国家史”,不是“文化圈历史”,而是人类史。
    
    文化战可以同化全球居民、造就世界公民,不再受到民族、文化、国家、种族的分裂,共同形成世界精华。
    
    2011年8月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411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
·谢选骏:申繻首开“轴心时代”论
·谢选骏:三说“天赋人权”说来自《圣经创世记》
·谢选骏: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谢选骏:美国的新闻自由也是争取来的
·谢选骏:如来佛的掌心与地心引力
·谢选骏:普京可以让俄罗斯死得慢一点
·谢选骏:科学技术和自我崇拜的宗教
·谢选骏:林肯之死是美联储的胜利
·谢选骏:穿越剧和时间感
·谢选骏:天主教功罪,源于西罗马毁灭
·谢选骏:《Out Rage》与华盛顿纪念碑
·谢选骏:略论日本人的中华意识
·谢选骏:关键部位再度崩溃,中国大举召回动车
·谢选骏:习近平到底是康熙还是光绪?
·谢选骏读史笔记:圣女贞德是被法国人自己出卖的
·谢选骏:转世轮回与图腾崇拜
·谢选骏:成功是失败之父
·谢选骏:迦太基如何就能战胜罗马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