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守鱼:中国大陆应该取消彩票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30日 转载)
     守鱼 法律学者
    
    守鱼:中国大陆应该取消彩票


    不客气的讲,彩票已经彻底成为一个法外之地的小金库。
    
    11月27日,官媒消息称,审计风暴直指数以万亿计的彩票资金再起,11月中旬,审计署18个特派办全体出动,一个特派办负责一个省,对全国共计18个省开展彩票资金审计工作。
    
    彩票是世界四大博彩业之一,也是我国目前唯一合法的博彩活动。对我国政府而言,谨慎开放彩票,是允许其成为政府为满足特定的社会公共和公益性事业需求所采取的一种辅助性筹资手段,这也是其他博彩行为所不具备的特色。
    
    而彩票长期以来由民政与体育两个系统分而治之,两家彩票集团之间为了竞争市场份额,不惜代价推出产品,提高博彩的刺激性部分,完完全全的巩固了彩票的赌博性质。而围绕彩票监管说出台的所有部门规章与条例,在保护彩票销售,巩固收益方面入手,使得彩票彻底的成为政府垄断、部门分割下的合法博彩业,只不过挂着公共事业的名义而进行。
    
    那么,大陆彩票业的公共事业服务部分进展究竟如何呢,几乎是一笔烂账,无处入手。从2002年起,彩票销售收入的分配比例调整为50%用于返奖、公益金35%、发行费占15%。各部分的费用,都充满了疑问。
    
    大陆彩票大额奖项层出不穷,然而奖项领取一直备受质疑,大奖得主从来神秘不已,中奖的销售点疑问重重,似乎有被操作之嫌。而与之相对的,公众一直呼吁的推动领奖公开部分从来未得到过响应。以双色球为例,网友就质疑过一段开奖视频中明显存在疑问,而网友甚至自己仿真了操控双色球开奖号码的技术过程。
    
    如果彩金池部分有疑问,那么彩票的基本信任基础都不存在了。而其他部分的资金分配问题又如何呢。
    
    根据我国彩票管理对于资金分配的一般规定,超过1.7万亿的彩票销售额,除了半数用于返奖外,剩余的部分构成了超过6000亿的彩票公益金和2600多亿的彩票发行费,如此巨大的一笔公共资金,何去何从从来无清晰和公开的详细报告,也没有任何查询的渠道,导致其使用问题历史上长期遭遇质疑。
    
    我国规定的发行费用,五倍于世界上的最低发行费用,三倍于英国的发行费用,位居世界前列。当这笔经费涉及到的总额达到2600亿的时候,看似不起眼的百分率是有很大问题的。
    
    而2013年127亿中央彩票金分配方案,一千余字确定了15大项,但完全看不出各个项目的必要性与逻辑承接关系,更接近于补贴政府财政支出而非用于社会公共事业。而地方的彩票公益金分配方案则更为简略。但在各地的审计报告中,则能看到彩票公益金用于拆迁补偿、建设大楼等等完全与弱势人群和公共利益无关的部分。
    
    不客气的讲,彩票已经彻底成为一个法外之地的小金库。
    
    政府对彩票公益金发起审计风暴,在对于国家正常治理能力存疑的情况下,很难让人相信这会改变社会的实质。
    
    而面对开奖、发行、公共服务三方面都完全不能做到公平、公开、公正的情况下,彩票不过是另一种变相的掠夺底层资源的合法手段,尤其是一项以国家的名义授权的赌博行为,而所有的彩民都被暗箱中的程序所蒙蔽,赌博行为也毫无正当性可言。
    
    为此,可以说,大陆的彩票应当取消,而不是进行改革。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709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守鱼:维权太幻想外国人的援手吗 (图)
·守鱼:宁要社会主义秩序不要资本主义运动 (图)
·守鱼:民间公益差不多到头了 (图)
·守鱼:产生公民社会幻觉的五点基础 (图)
·守鱼:法不责众就是统治者眼中的社会运动 (图)
·守鱼:民间组织的非法原罪 (图)
·守鱼:隋炀帝见了诸蕃酋长以后 (图)
·守鱼:野百合还有春天吗? (图)
·守鱼:SM界的克周求贱 (图)
·守鱼:控制北京雾霾的终极方案揭秘 (图)
·守鱼:法治有两类 开撸要谨慎 (图)
·守鱼:把中国大学建成世界一流的文工团 (图)
·守鱼:见坏为何上 见好如何收 (图)
·守鱼:再不上街就老了 (图)
·守鱼:人人都爱王五四 (图)
·守鱼:非暴力也要面对鲜血 (图)
·守鱼:新闻的理想就是空想 (图)
·守鱼:今天有人被警察带走了吗 (图)
·守鱼:立人图书馆被关,还有多少草席可以割开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