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吃“敌对势力”的饭,砸“敌对势力”的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30日 转载)
    
    
     没有资本主义制度的几百年发展,没有西方几百年的现代文明进步,包括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进步,今天中国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如果没有西方包括美国在内的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管理制度在世界的“传播”,今天的中国大陆尽管有了改革开放,即使仅仅从发展经济而言,恐怕也真的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了。中国大陆几十年来,享受资本主义带来的先进文明成果实在太多太多了。

    
    在人类已经从后工业化时代进入信息化时代的二十一世纪,一个国家还在为坚持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或者反对国民持什么样的意识形态而大伤脑筋,甚至对持不同意识形态的异议人士进行拘捕和审判,真是有点太迂腐太可笑了。当然,更重要的还不止于这种迂腐可笑,而是明明谁都知道他在搞什么,知道他不能不搞什么,而他却天天对世人撒谎,说他搞的不是世人所说的那种东西,这就让人在可笑之余有点恶心想作呕了。你说在私下,有几个私企老板甚或几个中国人不认为今天的中国大陆搞的是资本主义?不然,别的不说,你要搞什么股票、证券?要搞什么福彩、体彩?这些可都是资本主义制度的象征,都是“与社会主义格格不入的”东西(按社会主义制度定义,这些要么是“不劳而获”,要么叫做“赌博”)。
    
    现在还好,只咬定自己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没说搞的是“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关键是你真这样说,有几个人会信呢?这个世界上也许真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如果说中国搞的就是这种“经济”,恐怕很多人都会嗤之以鼻,不为别的,就俩字:不配。就我们这种政治制度,如何能搞出真正的社会主义;没有真正的社会主义,又哪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再说,如果我们这也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么北欧以及西方很多高福利国家又叫什么?难道在有些人看来,“社会主义”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成了一个“小姑娘”,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想怎么定义就怎么定义?没这么胡来的!
    
    李克强说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回旋空间,是什么意思,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自然有他们的“帮腔”和“图解”,然而那些解释在本人看来,如果不是口是心非,就是十足的饭桶。中国经济之所以还有很大的回旋空间,或说中国经济还会有很大的发展,并不因为别的,而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从政治到经济,我们只学习或叫“拿来”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成熟制度中那些“真经”的很小一部分。自己曾经说过,中国所谓几十年改革开放中绝大方面的进步,都是因为学习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制度的结果。因此,可以预言,中国大陆社会今后但凡有所进步,就一定还是因为又向资本主义多学了一点东西。几乎可以这么说,不论政治还是经济,不论制度还是管理,不论思想观点还是思维方式,向现代西方发达国家,学习一点,我们就进步一点;学习得多,我们就进步得多;学习得快,我们就进步得快。只要发现我们不肯学习了,不肯“拿来”了,我们社会的进步也就停止不前了,这在股市上有个名词,叫滞涨。
    
    中国大陆的“本钱”,或叫最可以依赖和自信的,不是什么“制度优越”,更不是什么“三个自信”,而恰恰是有几百年来发展出的一套成熟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这套制度在试了无数的错之后,又经过不断地修订、改进,才达到今天这种成熟程度。尽管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同样没有止境,但对于各方面都还比较落后的中国大陆社会而言,已经够我们学习乃至直接“拿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了——三十年,五十年,谁都说不了。
    
    既然如此,还怕什么。我们对全世界讲,中国大陆的GDP不是还有7%吗,如果想保住这个数字,无非是像资本主义制度学习,再多给中国大陆人们一点自由,经济贸易对外开放再扩大一点,国有企业再少一点。若再说得直白些,一个上海自贸区,搞得好,就有可能把GDP的数字增加0.1,再不济,缩小十倍,也可增加0.01,也就是万分之一。现在天津(包括京津冀)、广州、厦门,好像还有安徽、武汉,据说都在申报自贸区。如此这般,以中国之大,如果搞出一百个甚至一千个自由贸易区,整个国家的经济还愁不增长?GDP数字还愁保不住?到那时,如果还不满足,还想要更快的增长,估计也就只能搞真正的完全市场经济了,也就是西方一直要求和希望的实实在在的资本主义。这不,十一月十七日,在股市方面,中国大陆又向资本主义市场靠近了一步,有限度地完成了“沪股通”。据说还会有“沪深通”,明年有可能还要恢复“T+0”,这一切都可以间接或直接推动中国大陆经济发展。
    
    只是不好意思地说一句,我们谁都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中国大陆自身发明的,更不是所谓社会主义制度带来的“题中应有之意”,而恰恰是被中国一些人认为“敌对势力”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出的。说到这里,想起近日流行的什么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最高指示”,其实,中国大陆某些人甚至包括一些最“知情者”就是一边吃着西方,一边还在骂西方,或者说一边吃着资本主义,一边还在骂资本主义——当然,说得再难听点,也可叫一边吃着敌对势力的饭,一边骂着敌对势力的娘。
    
    所以说,支撑新一届政府敢于说大话的底气不是“坚持党的领导”,更不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另两个“坚持”更是无稽之谈,因此也就不想再提起),而是坚持继续深化改革。而坚持深化改革,说白了,就是坚持更广泛更深入地向资本主义先进管理制度和方式学习。不要欺骗国人了——为什么只说不要欺骗国人了,因为这一点小招数,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早就看在眼里,并给了一针见血的诠释或叫警示。
    
    已经去世十年的中国经济学家杨小凯生前曾应邀专门作过一场《后发劣势》的演讲,其中提到当时已经去世的美国一位经济学家沃森,说他曾提出过一个“后发劣势”的概念,只是这位美国经济学家提出的英文名称叫“Curse To The Late Comer”,即“对后来者的诅咒”(如果直译,就是“后来者的诅咒”)。“他的意思就是说,一些落后国家由于发展比较迟,所以有很多东西可以模仿发达国家。模仿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模仿制度,另一种是模仿技术和工业化的模式。由于是后发国家,所以可以在没有在基础制度的情况下通过技术模仿实现快速发展。为什么说‘诅咒’呢?就是说落后国家由于模仿的空间很大,所以可以在没有好的制度的条件下,通过对发达国家技术和管理模式的模仿,取得发达国家必须在一定地制度下才能取得的成就。特别是落后国家模仿技术比较容易,模仿制度比较困难,因为要改革制度会触犯一些既得利益,因此落后国家会倾向于技术模仿。但是,落后国家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取得非常好的发展,但是会给长期的发展留下许多隐患,甚至长期发展可能失败。”
    
    这些话都明白无误地告诉中国大陆的人们:没有资本主义制度的几百年发展,没有西方几百年的现代文明进步,包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制度文明的进步,今天中国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如果没有西方包括美国在内的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管理制度在世界的“传播”,今天的中国大陆尽管有了改革开放,即使仅仅从发展经济而言,恐怕也真的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了。中国大陆几十年来,享受资本主义带来的先进文明成果实在太多太多了。至于中国当权者直至今日仍然只想“通过对发达国家技术和管理模式的模仿”,而不思政治制度改革和宪政民主所留下的隐患,也只能由今天乃至将来的中国人民去承受了。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604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高房价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图)
·高越农:对于闵良臣《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的读后议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图)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图)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