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9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六十年代,一位美国议员到台湾对蒋经国说,要反攻大陆的话,得趁早。理由是任何年轻人被共产党教育十年,一辈子就都是“顽固的共党分子”了。言下之意收回大陆也收不回人心。蒋经国听到此语,回头对助手调皮地眨眨眼,因为他本人就是在当时共产主义的大本营苏联被洗脑了整整十二年。
    
    究其一生,蒋经国身上的马克思主义气味与社会主义思想还真是很浓的。他常常一身布衣深入民间,访寒问苦,这在军装笔挺的国民党精英中还真是少见的;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像他父亲那辈一样对共产党表现出应有的“刻骨仇恨”,他早期对台湾的改革,和他莫斯科老同学邓小平在中国大陆所做的几乎一模一样。这都让他成为国民党中的异类,经常遭到非议甚至攻击。当他选定的接班人李登辉被情治机关发现早期曾参加共产党组织时,他挥挥手表示“就这样了”。
    
    蒋经国被誉为台湾现代化的推手,虽然是独裁者,但却把自己变成了最后一个独裁者。当然,他并不是没有争议的,我接触的一些民进党人士就对他执政几十年里镇压异议人士耿耿于怀。国民党撤到台湾后到蒋经国去世的38年间,处死了4500人左右。看到1949年北京开国大典城楼上站的那些“投共叛变”的国民党人,撤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疯狂猎杀“潜伏”的共党分子,似乎不难理解,而这个工作就是由蒋经国执行的,其中不乏滥杀与借机杀害异议分子。
    
    这波猎杀过去后,蒋经国对待异议分子的态度有所改变,从不杀到不流血,到大度包容允许竞争到开放报禁、党禁,不过,直到他死之前不久,台湾关押追求民主人士的行动都没有停止。推崇蒋经国没错,但不能过分美化历史,否则会看不清未来的。
    
    重温蒋经国历史,我最想搞清楚的是,他在死之前松开紧握权力的双手,兑现他们父子承诺了大半个世纪的言论自由和民主选举,到底是他从始至终的“宏图大计”呢,还是在各方势力逼迫之下的“万不得已”?如果是前者,是什么阻止他拖了几十年?如果是后者,又是哪些力量促使他临死之前硬是从一位独裁者摇身一变而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先行者之一?
    
    虽然有不少身边人回忆蒋经国一生中多次提到世界潮流,谈到民主是台湾必走之路,但我仔细查看并对比了一下,如果仅仅从留下来的文字看,他对西方民主的论述甚至还没有毛泽东当年闹革命时候说的深入和激动人心。而他在台湾实际掌权后的所作所为,包括对异议分子、党外人士的让步与妥协,也大多是从“保党”的立场出发的,他可能到死都并没有认为这些力量会取代国民党——更不用说接受西方的靠选票完成“政党轮替”的理念了。
    
    而蒋经国无论是集中力量发展经济,还是后来开始重视人权,逐步民主化,当时最主要的目的是用来对付台湾最大的敌人——对岸的共党政权。他曾经用台湾取得的经济成绩在国际社会上赢得了对大陆的第一波战役,而当大陆也改革开放,尤其是中美建交后,他预感大陆的经济在邓小平领导之下迟早会发展起来,于是又生出了用“民主”来击败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继续保持“民主台湾”在美国等世界发达国家眼中的优势地位。
    
    这样看来,蒋经国在口头承认民主潮流不可逆转之时,更多的是把民主当成了一种生存的工具与对付中共的武器。更有意思的是,他打内心深处意识到,独裁者没有好下场,谁能领导“国家”走向民主,谁就是伟人。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他对那些要求解除报禁、党禁的异议人士绝不留情,而最后却由他亲自动手实现了异议人士的愿望。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五十年代台湾当局严厉判处《自由中国》主编雷震十年徒刑,而翻开雷震当时的主张,发现几乎原封不动被蒋经国后来一一实现。这可能是我说的“最聪明”的独裁者:他们独裁一生,享尽荣华富贵与无限的权力,却在最后反手一击,硬是把自己弄成了历史伟人——历史上这样的人并不多,绝顶聪明的蒋经国就是其中之一。台湾可以搞民主,但绝不是通过你推翻我的威权统治来实现民主,而是我自己通过威权的手段,最后实现民主。独裁在我,民主还是我。
    
    这恐怕也是蒋经国争议最大的地方吧。因为那些反对他的人可以说,台湾早就应该民主了,正是因为蒋经国的倒行逆施,才从雷震的五十年代(甚至早至大陆时期)硬是拖到了九十年代。这就扯出了我们必须思考的第二个问题:一个独裁或者威权统治下的国家,什么时候实现民主更合适?
    
    支持蒋经国的人大多认为,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台湾允许反对党、容忍更高层级选举的条件根本不存在,如果贸然实行民主,台湾本省人甚至台独势力肯定会(依仗人多而)上台,最终引发战争甚至导致台湾灭亡,也有认为台湾当时的经济也不够发达、、、、、、经过经济大发展,尤其是威权统治下几十年逐步完善的法治和一步一步扩大的有限自由,蒋经国不是遏制了台湾民主的发展,而是控制、引导和培养了一个成熟的台湾民主。
    
    如果细读蒋经国时代的历史,上面的观点不无道理。你会发现,贯穿蒋经国时代,他在人权、自由和民主上每走一步,几乎都受到了那些要维护“蒋家王朝”的国民党强大势力的阻扰。很多时候,是下面的那些国民党右派试图压制、镇压民主力量,而蒋经国却借助强大的权威逼迫他们“改弦易辙”。有好几个场合都让我联想到,如果蒋经国没有借助警特和他父亲建立了如此强大的权威,他根本不可能走到最后,很可能被更保守更顽固的势力赶下台。
    
    蒋经国对国民党内反对他的那些力量尤其是顽固势力,一向不轻饶,说流放就流放,从不后悔,可对于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士包括民进党彭敏明等,总是耐心争取,试图把他们纳于体制内(谢天谢地,他们大多拒绝了),同他一起共同改革,碎步走向民主。说到这里,连西方人也承认,深得儒家精髓的台湾,无论是蒋经国,还是那些反对他的人,都采取了某种不走极端的“中庸”之道。那些极端反对民主的当权者,还有那些试图使用极端手段实现民主的反对派,都被蒋经国收拾了,留下的温和独裁与温和民主派最终推动了亚洲最平和的民主转型。
    
    当然,没有台湾民间的民主力量和党内的开明派,我相信蒋经国绝对不会主动松开权力,台湾前赴后继的民主力量,促成、迫使了蒋经国兑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这并不能减低蒋经国的历史功绩,哪一个独裁者没有来自党内外与民间的强大民主力量的冲击?但有几个会像蒋经国一样悟出并践行“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的道理?又有哪个紧抓枪杆子与笔杆子的强大的独裁者面对弱小的街头群众时会说出“抓人解决不了问题”的话?
    
    虽然没有多少文献描写蒋经国的内心世界,但整整有十几年时间里,他都面临这样的困境:他有意走向自由开放,实行法治,一步一步走向台湾式的民主,可只要他稍微松开一点权力,自由派与本土声音就大了起来,而矛头几乎都是针对他的。翻开蒋经国最后要走前放开报禁之后忽然出现的那几十份报纸吧,几乎每一份都在批评、攻击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完全允许放开报禁的蒋经国、、、、、、
    
    这就是试图改革的独裁者的困境!稍微不好,你可能下野,可能成为戈尔巴乔夫,甚至可能成为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失败者。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独裁者宁肯继续紧握权力,不见棺材不落泪,或者走回头路,效仿历史上那些“最成功的独裁者”。而中国的蒋经国,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哪怕那是在他死之前不久才做出最关键最重要的选择。这就是蒋经国的最大意义。
    
    当然我能理解在台湾,蒋经国的意义可能会越来越小,毕竟那里有整整一代为民主付出了血和泪的普通人,可对于中国和整个世界来说,蒋经国的意义不可小觑:为民主自由打拼甚至牺牲生命的受压迫民众并不少见,可为民主而最终站出来推动和平转型的独裁者几乎是凤毛麟角的——中国出了一位,他就是蒋经国!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杨恒均 2014年11月28日 台湾第N次民主选举前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917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杨恒均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杨恒均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杨恒均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杨恒均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杨恒均 (图)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杨恒均
·为周小平辩护/杨恒均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杨恒均 (图)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杨恒均 (图)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杨恒均
·普京的最大“成就”:可掌控的民主 /杨恒均
·金正恩去哪了?/杨恒均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杨恒均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杨恒均 (图)
·朝鲜出大事了、、、、、、/杨恒均
·杨恒均: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图)
·杨恒均: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杨恒均: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杨恒均: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