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6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类似陈家祠广场建了又拆的巨额浪费,显示出广州没有光芒,只有欺骗、压服与顽固。
    
    广州当局放出风声,要出台流动人员管理新规,到广州的暂住人口要在3日内到街道登记。如果不登记如何,没说,只说还在征询意见阶段。可按照近年广州的行事逻辑,所谓「征集」无外乎是掩饰的另一种说法。评论者就此断定,广州不再是从前的广州了。
    
    这里引出的另一个问题是:从前的广州是什么样?概括来说,这样的广州是公民社会较为自由生长,政府与官员常有批评与自我批评,媒体按照新闻规律而不是党性原则报道新闻,政府与市民有着良心互动的广州。质言之,是为官民共治的广州。
    
    现在的广州变成什么样了呢?市政公用事业糜烂奢侈,市本级财政亏蚀严重,大型公共设施罔顾民意,官商利益集团霸凌市民,公共决策一意孤行,官民共治的脆弱基础被摧毁,一个自由的、南方的、远离北京的广州正在消失,一个像北京那种劣等城市靠拢的广州诞生。
    
    可以举出许多事例,证明上述判断。流动人口的定期登记制度是一例,不顾底层司机利益、维护出租车公司的巨量新牌发放,类似于陈家祠广场建了又拆的巨额浪费,环海珠岛城轨交通系统等等,不胜枚举。这些案例中的广州没有光芒,只有欺骗、压服与顽固。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一个「自由的广州」、被封为国内具备市民社会的广州,并非一开始就存在。至少在2005年之前,广州的社会治安、行政管理等还很落后,甚至称得上野蛮。孙志刚事件折射的广州,并不是大家赞美的广州——后者不过成型于最近十年。
    
    为什么会造就现在的广州?一个流传在民间的说法是因为非广州籍官员执掌广州所致——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城市长官从非广州籍长官、蜕化到非广东籍,再退步至中央「空降」,则从浅显的因果关系上解释了广州逐渐丧失自主、自我沉沦。
    
    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广州之所以沦落到一个下三赖的城市,无疑与广州媒体的蜕化与衰落有关。从南方报系到羊晚报系乃至于广州日报,都在现今挨个沦陷了——最关键的表现,就是这些媒体的公共性全面萎缩,媒体不再是广州的监督者,而是成了广府「家奴」。
    
    最近五年,从垃圾焚烧厂建设上政府运用手腕、媒体立场步步后退开始,南方报系作为广州最强大的「瞭望者」已经彻底放弃了它应负的责任。有人说,现在是南都与广日在竞争,也许此言不虚,问题是所争者何为?是争「一姓家奴」还是争公共性扩张?
    
    当然,媒体公共性的衰减与广州政府霸凌的扩张,既是因果逻辑关系,又是紧密联系、相互作用的结果。更差劲的媒体鼓励了更差劲的广州,同理,更不堪的广州强化了更不堪的媒体。广州与国内城市一点点同化,向着北方城市的同质化方向狂奔。
    
    广州不再值得去爱了——多少年前,南方人物周刊列举的爱广州之理由,一如烟云流散,俱往矣。不仅这些乐观的描述不复存在,就连做如是观的立场姿态也难以见诸广州媒体。广州媒体衰败,引来哀叹与镜鉴;而广州城的蜕化,在重复的哀叹中,更严重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811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互联网大会的「浮世绘」 (图)
·宋志标:依法治国被「党的领导」执了牛鼻子 (图)
·宋志标:不要温顺地走进黑夜 (图)
·宋志标:中国舆论议程设置大逆转 (图)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宋志标:永续「政治雾霾」 (图)
·宋志标:网站采访权无足轻重 (图)
·宋志标:惧怕的与欢呼的:不对善恶是非做出直接臧否 (图)
·宋志标: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 (图)
·宋志标:公益未曾有春天 (图)
·宋志标:埋在北京的雾霾里 (图)
·宋志标:北京文艺座谈会 (图)
·宋志标:郑南榕的启示 (图)
·宋志标:「击退」的幻觉 (图)
·宋志标:”民主在台湾“已经成为大陆人的灯塔 (图)
·宋志标:广电总局拿着「手枪」 (图)
·宋志标:「慈父」习大大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