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牛白羽:决定美国能否成功遏制中国的三大要素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1日 转载)
     牛白羽 中美政治学者
    
    牛白羽:决定美国能否成功遏制中国的三大要素


    美国有没有围堵遏制中国的意图,中国有没有挑战美国国际地位,特别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和亚洲地位的意图,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国际政治在很多情况下都是比赛谁更会说假话,特别是在两个有战略博弈的国家之间。双方明明都知道对方的真实战略意图,也都合计好了和对方斗法掐架的战略方案,但是在表面上,还都要彼此握手言欢,装亲热互相请客吃饭,把假话说得理直气壮,说得比真话还像真话。在当今世界主要大国之间,中美就是这种情况,而美俄、中日则都已经撕破了脸,懒得再做这样的表演。
    
    过去几年,在双边正式外交场合,美国反复重申不会围堵遏制中国,中国官方也反复解释说不会挑战美国的国际地位。奥巴马总统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美领导人还在瀛台私会,把差不多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但实际上,美国有没有围堵遏制中国的意图,中国有没有挑战美国国际地位,特别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和亚洲地位的意图,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美国如果没有遏制中国的意图,奥巴马总统就不会推出「重返亚洲「主张。尽管美方后来将这一主张换了个「亚太再平衡」的中性名字,而且反复说明这一战略不是为遏制中国,但无论是该战略下的TPP贸易安排,还是调整其在亚太的驻军权重,乃至于奥巴马总统今年上半年在中国周边绕围墙行走的亚洲行程,都无一不是围绕遏制中国布局。
    
    同样道理,中国如果没有挑战美国全球老大地位、特别是挑战美国在西太平洋和亚洲主导地位的意图,也不会推出「主场外交」的概念,不会在上合组织、东盟和韩国等亚太国家和国际组织身上下那么大本钱,不会接二连三的推出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一路一带,更不会将中美「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调整降级为「新型大国关系」。
    
    事实上,笔者在以前文章中就曾反复强调,所谓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和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主张,就是中美两国在国家战略层面的博弈,因为中国的快速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中美之间的矛盾已经上升成为全球最主要的矛盾,这一矛盾的性质就已经决定了中美双方的博弈将是一场必须分出高下输赢的世纪博弈。中美所以还没有爆发大的激烈冲突,是因为双方还存在着共同利益交集,特别是经济上的利益交集。双方如果在经贸上分别构筑自己的多边自贸体系,继续降低彼此在对方经贸中的权重,或者有一天如果双方的战略争夺超过经贸利益,那么双方的冲突将会不可避免的来临,尽管双方都想尽力避免这场终极摊牌。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美国能不能成功遏制中国,中国能不能成功挑战美国。这篇文章将集中谈第一个问题,美国能不能成功遏制中国。下一个问题,中国能不能成功挑战美国,将放在下一篇集中再谈。
    
    历史上的美国曾成功遏制了四个国家。一个是英国,经历过二战之后,已经向美国主动举手投降,认了美国这个老大;一个是德国,主要是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联合英法和前苏联等国将之打服;一个是前苏联,主要是透过「星球大战」等战略诱骗使对手穷兵黩武,再加上联合欧洲、中国等实施战略遏制,将前苏联最终压垮解散;一个是日本,主要是透过二战后建立的雅尔塔体系困住其手脚,解除了日本武装,并和欧洲等国联合透过「广场协议」等摧垮了日本经济。
    
    通过对美国成功遏制这四个国家的分析,可以发现,如果美国想要成功遏制一个国家,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一个是战略上的契机,一个是自己的盟友体系,一个抓住利用并扩大对手的致命缺陷。美国在未来能不能成功遏制中国,可以说也将依赖于这三招能不能有效落地。
    
    首先在战略契机上,应该说世界并没有给美国创造成功遏制中国的现成契机,相反,世界现在发展的大「势」在中国而不在美国。美国如果想要成功遏制中国,就必须创造不利于中国的契机。这个契机是什么?是挑动中国和周边国家发生重大军事冲突错过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还是中国一些被长期积累的尖锐矛盾,如台湾、香港、西藏、新疆,或者是其它一些内部问题如贪腐等,拖累而偏离了发展这个主题?对于中国而言,好在这些问题的主导权都不在美国手里。中国应尽量避免和周边国家发生武力冲突,包括日本,也包括越南、菲律宾等看起来和中国有领土纠纷、也实力悬殊的国家。同时,如果中国能对可能导致矛盾爆发的重大问题进行逐一排查,也就是将习近平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落到实处,制订出相应战略应对措施,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或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就不可能产生被美国抓住战略契机,美国想要成功遏制中国的第一个要素就不会成立。
    
    其次是美国自己的盟友体系。应该说,美国在全球的盟友体系仍然具有相当牢固程度,尽管有些盟友,如欧盟等,因为自身实力的提升和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而有逐渐走远趋势。因为中国和欧盟主要国家经贸关系密切,美国在欧洲的盟友严重缺乏和美国连手遏制中国的决心。美国位于亚洲的盟友中,韩国早已被融入中国经济,朴槿惠根本不可能和美国联合遏制中国。另一盟友澳大利亚,不仅和中国相距遥远,而且还严重依赖中国的矿产品进口需求,也很难跟着美国遏制中国的步调行事。在亚洲只有日本,因为不想接受中国在亚洲可能建立的领导地位,同时也想借助美国的「亚太再平衡」便车走上所谓「正常国家」之路,才不遗余力的跟随美国遏制中国。然而遗憾的,仅仅依靠日本这个盟友根本就无法遏制住中国崛起。也因为如此,美国才在东盟下了很大力气,希望东盟能在协助美国遏制中国时发挥重要作用。但东盟各国都是骑墙派,一面想要美国的安保支持,一面吸食中国的经济鸦片,在一个发展诉求普遍超过安保危机的区域性集团组织内,而且又在中国的大力公关下,东盟将很难达成配合美国遏制中国的共识。这样一来,美国想要成功遏制中国的第二个因素也就很难成立。
    
    再次是中国有没有可被美国抓住利用并扩大的致命缺陷。这个问题确实存在。比如仅仅在经济层面,严重依赖外需拉动的经济和已经过度发行并不断对外升值的人民币就是很大风险。另外,中国政治还有一个很不好的「宁左勿右」的不良惯性,在国内政治需求和国际战略博弈压力下,执政党和其官僚体系会不会将一些危险的政治主张推到极致,比如再来一场反右或文革,从而使国家战略偏离经济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及保障公民民主权力的正确道路,这是风险客观存在。中国现在已经认识到经济层面存在的问题,正在大力提升内需,调整经济结构和货币政策,但政治上,因为一切还在深度调整中,以后会不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局面现在还很难得出准确结论。所以,如果美国想要成功遏制中国,也只可能从中国政治这里打开缺口,挑动中国在左的错误道路上狂奔。而如果中国能在这个上面有充足战略定力,保证政治不会朝向左的方向失控,美国想要遏制中国的第三个因素也就不会成立,美国遏制中国的成功性也就基本是零。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907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牛白羽:普京别急,习大大救你! (图)
·牛白羽:国际峰会的象征意义或已大于实际价值 (图)
·牛白羽:赵本山最好做好最坏打算 (图)
·牛白羽:北京进入APEC时间 启APEC模式 (图)
·牛白羽:美国已经停止吃药中国依旧药不能停 (图)
·牛白羽:国际油价下跌,是奥巴马要玩残普京吗? (图)
·牛白羽:公关失败投诚失灵 赵本山跌落三大原因 (图)
·牛白羽:金正恩的「去中国化」外交是死路一条 (图)
·牛白羽:如何看朝鲜外交的「去中国化」趋势? (图)
·牛白羽:朝鲜政治外交的「去中国化」危险趋势 (图)
·牛白羽:韩朝热络 中朝冷却 (图)
·牛白羽:为什么必须拿掉周永康? (图)
·牛白羽: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中国因素 (图)
·牛白羽:普京会否骑劫「上合组织」? (图)
·牛白羽:不能因召开APEC北京峰会而迁就日本 (图)
·牛白羽:李稻葵说了大实话——安倍噩梦就快来临 (图)
·牛白羽:新冷战格局下中国如何立于不败之地? (图)
·牛白羽:袁纯清调离山西重演「王乐泉模式」 (图)
·牛白羽:对「新型大国关系」认识的三大误区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孙杨案:律师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公开听证
  • 中国九天揽月10年后要捷足先登
  • 北京冀靠人民增加消费扛过对美贸易战
  • 特大水灾,官媒沉默
  • 又有4中企涉伊核禁令遭美国制裁 北京抗议
  • 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增吸引 日汽看好比亚迪
  • 蔡英文过境丹佛会晤贾德纳:关切香港议题盼台美加强合作
  • 特朗普下周召集科技界讨论华为
  • 性侵案: 刘强东起诉微博大V赵盛烨
  • 港府下令7.21大游行改路线引争议
  • 马杜罗拒绝欧盟的要求 美国制裁委内瑞拉高官
  • 香港影星任达华广东遇刺受关注
  • 谁把林郑高官资情挂漏到上网 港府急令删
  • 港苹果日报拒交出6.26警总被包围采访资料
  •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对习近平再放烟幕弹
  • 特朗普答应为日韩对抗做中介人
  • 福兮祸兮 韩日斗金正恩力挺文在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