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复旦前校长杨玉良或因言获罪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1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复旦前校长杨玉良或因言获罪


    杨玉良是「喜欢公开演讲」的人,这些年来,他的演讲经常进入全国性舆论场。
    
    本月5日,国务院突然调广州中山大学校长许宁生转任复旦大学校长,免去杨玉良的复旦校长职务。国务院何以要突然换掉一个社会声望颇佳的大学校长?媒体猜来猜去,公众被弄得一头雾水,但随着抽丝剥茧,真相现在逐渐显露出来。
    
    前不久,有媒体率先把杨玉良突然去职与中纪委专项巡视组对复旦大学的巡视联系起来,暗示杨玉良须对复旦的腐败问题负责。复旦校方马上声明,这种联系是不负责任的,杨玉良卸任只是年龄到了。但中央纪委副书记张军近日公开表示,在中央巡视组对复旦大学进行专项巡视后,教育部已对群众有反映的复旦大学15名校领导进行了提醒谈话。这自然涉及前校长杨玉良,似乎是回了复旦校方一耳光。
    
    提醒谈话,一般被理解为中共党内「预防腐败」的举措。但又有「知情人士」向媒体放话说:原校领导班子不仅对管理问题负有领导责任,而且存在其他一些问题,「比如有的校领导就曾说话不注意场合分寸,发表过不负责任的言论;还有的校领导在校管企业兼职取酬而被举报。」
    
    这个说法意味深长,值得我们予以高度关注。复旦大学有校领导15名,通过网上搜索,基本上没有谁「发表过不负责任的言论」,但杨玉良正是一个例外。2009年担任复旦校长的杨玉良,根据媒体报道,是一个「喜欢公开演讲」的人。这些年来,他的演讲经常进入全国性舆论场。他抨击过中国大学官场化,在今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他呼吁知识分子保持独立人格,「如果你对权势进行依附,对财富过度迷恋,对意识形态过度偏执,都会丧失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这样社会的发展就会丧失方向,就会失范。」所以复旦大学领导中因言获「罪」的,应该就是杨玉良。
    
    此前中央巡视组据说是带着举报线索,对复旦大学进行了专项巡视,结论是:一是科研经费管理使用混乱,违规现象突出,存在腐败风险;二是江湾校区基建工程严重违规,发生质量事故,存在安全和腐败隐患。此外,校办企业管理中「一手办学、一手经商」现象突出,校辖附属医院摊子大、权属杂、监管难,极易诱发腐败。
    
    看来杨玉良本人没有腐败问题,但对于复旦大学存在的问题,有可能要他出来承担领导责任。但复旦大学有党委书记1人、副书记4人,他们都被教育部提醒谈话,肯定不应当由作为校长的杨玉良来承责。况且虽然学校「违规现象突出,存在腐败风险」,但与国家发改委一抓10多个司局级和副部级相比,复旦大学的问题只能算小菜一碟,并不是非换校长不可。
    
    杨玉良今年62岁,按照中国官场惯例,是可上可下的年龄。复旦校长是副部级,按照党的组织部门掌握的标准,校长可以干到65岁,因为一般要干满一届,校长年龄实际上还可以适当放宽。杨玉良的前任王生洪,就干到了67岁退休。而杨玉良的条件比王生洪要好,是中科院院士,曾经担任国务院学位办公室主任,应属中共重点培养的干部。即便他本人想「按规定」退下来,组织部门也可以找他谈话,要他继续替党担当分忧。
    
    但这回他真的是撞到枪口上了,十八大以来,党明确要让高校回归「意识形态前沿阵地」功能,而杨玉良一而再、再而三地抹黑中国现实,俨然是在倡导「资产阶级自由化」。在2011年复旦大学秋季开学典礼上,杨玉良说:如果大家关心高等教育,一定已经看到社会各界对高等教育有很多的质疑,近年来也有许多中学生选择放弃高考出国读书,他们用「脚」来表达对高等教育的不满。他还讲:「当前的大学,包括整个社会暴露出来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反映了中国社会精神和价值的迷失。」这些都是对社会现实的严重指控,岂止是「说话不注意场合分寸」。
    
    环顾中国,「意识形态斗争」氛围正在越变越浓,实际上已经成为与经济新常态度、反腐新常态、文艺新常态等并列的另一种「新常态」。今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坚持和完善普通高等学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的实施意见》,要求「牢牢掌握学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教育部随之举办了直属高校党委书记校长专题研讨班,强调「高校校长要站在意识形态工作第一线」。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辽宁日报》日前抛出了给中国高校教师的公开信,指责中国高校教师公然在课堂上「抹黑中国」。
    
    杨玉良的很多观点充满知识分子的睿智和良知,实际上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共识,但在「意识形态斗争」新常态下显然不合时宜。杨玉良曾经引用余英时先生的话说,「中国的危机是文化的危机」。他痛诋「对意识形态过度偏执」,而党却吹响号角,要「牢牢掌握学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杨玉良鼓吹的东西,对中国教育部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意识形态是原则斗争,但公开以之为由撤掉一位赢得社会叫好的大学校长之职,又显得手法生硬,体现不出「领导艺术」。借着中央巡视组巡视复旦的机会,以年龄为合理解释叫杨玉良下台,虽然仍然给人很多联想与猜测,但毕竟大家心知肚明口难开。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07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三波 (图)
·杨彼得:「小官巨贪」论似是而非 (图)
·杨彼得:提问美政府是否参与「占中」无意义 (图)
·杨彼得:中日钓岛「共识」是21世纪最大忽悠 (图)
·杨彼得:历史和人民曾经选择过国民党 (图)
·杨彼得:作风之筐容得下所有的腐败 (图)
·杨彼得:贪官量刑的「公平公正」问题 (图)
·杨彼得:老领导写书巨富做慈善 (图)
·杨彼得:盖棺周永康没有紧迫性 (图)
·杨彼得:军人干政潜流暗涌 (图)
·杨彼得:北京城的「无名」机关 (图)
·杨彼得:最高掌权者慎言个人文艺趣味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注定是一场技术性改良 (图)
·杨彼得:党委领导把「政校分开」搅黄了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前的「德主刑辅」信号 (图)
·杨彼得:中国的科研跟权力一样腐败 (图)
·杨彼得:鞭挞人性成了领袖的一项事业 (图)
·杨彼得:黄金周自虐症 (图)
·杨彼得:最需要规范的权力是「党的领导」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