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三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9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三波


    李连玉(右)的倒台决非孤立事件,是地方政治「能人」腐败的最新案例。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1月15日宣布,江苏省徐州市副市长李连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李连玉是曾经红极一时的江苏地方官,主政徐州辖下的邳州市期间创造了落后地区快速崛起的「邳州模式」。但这次等来的不是进一步的官场晋升,而是倒台。
    
    早在10多天前,赴江苏巡视的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反馈称,江苏省「能人腐败」问题突出。第十二巡视组的反馈意见较多,其中一条说:「基层权力寻租机会较多、空间较大,『能人腐败』问题突出」。李连玉无疑是一个掌握基层权力的「能人」,现在他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想必可归入「能人腐败」之列了。
    
    李连玉的倒台决非孤立事件,而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是中国地方政治「能人」腐败的一个最新案例。中共十八大后强力反腐以来,地方主政者倒下一大批,其中相当多的都是推动县域经济、市域经济发展的地方政治「能人」。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在担任江苏省昆山市市长、市委书记期间是政治明星,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在主政蕉岭县和揭阳市时是「能人」。曾经算是李连玉同僚的中共徐州市委常委、睢宁县委书记蒋国星去年11被查,此前享有「县域级明星官员」之誉。曾担任江苏淮安市委常委、涟水县委书记的李卫平,当年名声跟蒋国星一样响当当,也于今年3月被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落马。地方政治「能人」落马,近两年如雨后春笋,不胜枚举。
    
    如果我们审视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当代史,我们几乎可以夸张地说,它就是一部各级各类「能人」倒掉的历史。概而言之,这30多年间有三波「能人」落马潮。中国的改革开放始于农村,当年农村「能人」大办乡镇企业,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涌现大量以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原党支部书记禹作敏为代表的「村治能人」,但后来在「村治能人」倒掉的同时明星村也垮掉了,这是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一波。第二波是公有制企业「能人」的倒掉,当年搞活国有或集体企业成为中国头等政治任务,其中涌现出大量使公有制企业扭亏为盈的经营能人,但后来很多人以违法犯罪告终。地方政治「能人」,是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三波。
    
    地方政治「能人」主政一方,手握巨大的公共权力与巨量公共资源,其能量自非以前的「村治能人」和公有制企业「能人」所能相比。邳州以前是江苏长江以北部分最落后县市之一,但2001年李连玉主政后五年时间,邳州城建规模从19平方公里变成50平方公里,GDP增速连续数年居苏北之冠,2010年还进入全国百强县(市)榜单,实现了所谓「洼地崛起」。于是人们誉之为「邳州经验」、「邳州模式」,当地充满对李连玉的肯定、欣赏甚至膜拜。
    
    江苏省对李连玉同样给予充分肯定,而且赏识有加,其表现之一是2006年让他升任徐州市副市长兼邳州市委书记,表现之二是2007年推选他担任十七大代表。李开完十七大返乡,显然是官方发起组织沿途群众夹道欢迎,真个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欢迎队伍绵延23公里,此事很快化为全国性的新闻传播事件,引发全国舆论大张挞伐。但李连玉仍能稳坐钓鱼台,足见上级对他的「眷顾」。
    
    即便2010年「邳州征地血案」爆发,当地有人因非法强征农民土地刺死护地农民一人、致重伤一人,李连玉才被免去邳州市委书记职务,但仍然专职担任徐州市副市长。
    
    现在李连玉落马了,虽然到底他干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在今日中国政治语境中,所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无非是权钱交易、收受贿赂。李连玉严重违纪违法自何时始,现在也尚不清楚,但「邳州征地血案」后媒体已大量曝光「邳州模式」下各种乱像,一把手一手遮天,而民间充满对「一人能领导」的顶礼膜拜,上级对「能人」也青眼有加,则「能人」加入腐败的行列只是迟早的事。按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定律推论,甚至有其必然性。
    
    说「能人」腐败非孤立事件固然没错,但就算说它很普遍,也未必能够曲尽问题的严重性。遥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村治能人」遍地开花,然后一个个在贪腐中倒下,最后只剩下江苏华西村吴仁宝、河南南街村王宏斌等少数几个「村治能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各地在搞活国企中涌现出大量国企改革能人,比如武汉长江动力集团于志安、云南红塔集团褚时健,但在朱镕基下决心推进一般国企私有化之前,国企改革能人也一个接一个或叛逃国外,或锒铛入狱,能得善终者鲜矣。如果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三波真的袭来,则倒掉的既不会是几个人、一批人,也不会是很多人、高比例的人,而很可能又是一场全军覆没。
    
    现在断言中国政治明星注定全军覆没,似乎显得相当武断,但我的依据不仅是中国历史车轮的连续性、恶的惯性,而且关键在于中国发展议程、制度与人的结构性矛盾。中国急于快速发展,从地方到中央,各级官员都在追求早出政绩、快出政绩、出大政绩,其对地方政治「能人」的依赖之巨可想而知。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能人」多数都是在他们展现能力的时候开始腐败的。他们是卖方市场的卖方,居于强势地位,「严重违纪违法」不仅有机可乘,而且实际上想不收钱而不可得也。
    
    这是一种时代病,没有几个地方主政者可得幸免,中国没有世外桃园。正如人们揶揄的,架起机枪向官场扫射,不会事后找到冤假错案。把反腐领导人本人捉起来,也未必是冤枉好人。庸人腐败了,「能人」把自己推向政治与社会矛盾的风口浪尖,他们不腐败还真的不行。当然,最后哪些人被抛出来,很难预测。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210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小官巨贪」论似是而非 (图)
·杨彼得:提问美政府是否参与「占中」无意义 (图)
·杨彼得:中日钓岛「共识」是21世纪最大忽悠 (图)
·杨彼得:历史和人民曾经选择过国民党 (图)
·杨彼得:作风之筐容得下所有的腐败 (图)
·杨彼得:贪官量刑的「公平公正」问题 (图)
·杨彼得:老领导写书巨富做慈善 (图)
·杨彼得:盖棺周永康没有紧迫性 (图)
·杨彼得:军人干政潜流暗涌 (图)
·杨彼得:北京城的「无名」机关 (图)
·杨彼得:最高掌权者慎言个人文艺趣味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注定是一场技术性改良 (图)
·杨彼得:党委领导把「政校分开」搅黄了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前的「德主刑辅」信号 (图)
·杨彼得:中国的科研跟权力一样腐败 (图)
·杨彼得:鞭挞人性成了领袖的一项事业 (图)
·杨彼得:黄金周自虐症 (图)
·杨彼得:最需要规范的权力是「党的领导」 (图)
·杨彼得:无病呻吟,庙堂上的「三世同堂」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