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篇重要发言/吴祚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7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4期 2014年11月14日—11月27日
    
     ——一位公知关于党与文艺的另类表达

    
    中共最后一次中央文艺座谈会
    
    我被邀请参加这样一次盛会,并被要求发言,我相信是最高领导人也想听听文化异见者的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这篇发言稿不可能在大陆公开发表。我13号接到通知到今天,一直没有合眼。为什么睡不着?因为我有一个“担心”。担心什么?担心在座的诸位安全问题。我想起了72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当时开座谈会的,后来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几乎都在毛时代被打击、迫害。
    
    我担心今天开完会后,可能会有人倒霉,或被迫害,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习总书记今天能表个态,中共不再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迫害作家艺术家了,我想大家回去就放心睡觉了,我的担忧也就是多余的了。
    
    习总能表个态么?(习笑,说:个人表态没有用,如果代表党中央表态,还得开中央全会时集体讨论,因为我们是民主集中制嘛)。
    
    听见没有?胡耀邦当年也说过,我们党不要再迫害知识分子,但个人说的没用,没有写进党章。但我相信,大家即使受到了党和政府的迫害,也会挺过来的,在座的王蒙不是挺过来了么?田华老师不仅挺过来了,对党还是一如既往地热爱。在座的六十岁以上的前辈,可能都不同程度受到迫害打击,习总的父亲,不是搞文艺的,居然康生和毛泽东一唱一和,说他“利用小说反党”,他全家因此被迫害。现在这位利用小说反党的人的儿子,成为党的总书记,这就是习总刚才感叹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所以党和政府迫害知识分子文艺人、迫害自己的战友同志,就算是一场大戏,孟子说过天降大任于斯人,就得要经受党和政府政治迫害的考验(众人沉默)。
    
    我想说一句预言:今天这次会是中国领导人最后一次与作家艺术家座谈了。
    
    毛泽东是第一次,习近平召集各位文学艺术家开座谈会,是第二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不可能有中共总书记在延安窑洞前或人民大会堂里开这样的座谈会了。毛泽东开一次座谈会,影响中国72年,中国知识分子要么服了,要么就被迫害掉。习近平不仅要影响在座的72位,也必将影响中国文艺72年,到2086年,72年后还有没有中共总书记这个称号?大家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众沉默)
    
    延安文艺座谈会是党指挥文艺的开始
    
    刚才铁凝女士发言,说她想起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周小平同志,你知道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主题是什么吗?
    
    (周小平站了起来,回答说:文艺为人民服务)
    
    文艺为人民服务?现在世界上哪个国家文艺不为人民服务,铁凝女士能告诉我吗?
    
    (铁凝笑而不答,这位作协女主席挺诡的)
    
    我想说:为人民写作还是为人类写作,这是中共文艺与人类文艺的根本区别。
    
    什么是为人类写作?就是习总书记读过的那些古今中外名著,不分种族不分阶级的人都喜爱,这就是人类共同的文化作品,它关注共同的人性、人道,它传播的是人类普遍价值,关于博爱、同情、宽容、和解、忏悔、自由、正义(也有为正义而复仇)等等。什么是为人民写作?准确地讲,是为党治之下的人民写作,本质是为党写作,譬如《白毛女》,譬如《金光大道》。为什么说它是为了党的人民写作呢?因为党需要文艺家写出的作品体现党的政治需要,党需要打击敌人,打击农村地主,那么,白毛女就可以激发人民对地主仇恨,至于文艺反映的是不是事实,是不是普遍现象,那不管,只要这么一部戏,就可以鼓动人民,打击地主,推翻国民党统治。党的文艺,最大的特色是制造敌人,制造仇恨。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共产党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也没有存在的人民基础。
    
    王伟光与红旗文稿那帮子党的笔杆子们还在讲阶级斗争,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王伟光们不劳而获才是剥夺阶级,如果像文革那样搞阶级斗争,斗死的、关牛棚的肯定是王伟光们,各位在座的也难幸免于难。
    
    习近平要什么?讲什么?习近平讲爱。
    
    人民不仅不相信共产党了,也不相信国家政府了,这个时候,需要有人站出来大声说出自己对党国的爱,这也就是为什么要请周小平、花千芳与各位并肩而席的原因。他们的作品没什么写作技巧,甚至毛病一堆堆的,但他们的作品表现了对党国赤诚的爱,你们在座的这些名家大腕儿们,你们对党国发出了怎样的爱的呼喊?网络上对中共如潮的批评、指责,中宣部封杀不过来,网管办删不过来,你们成了市场的奴隶,眼睁睁地看着党国被口水淹没。
    
    丑化敌人,仍然是周小平、花千芳的拿手好戏,你们看看周小平的文章标题:“梦碎美利坚”、“美国十个文化阴谋”、“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爱憎分明,让人们认为美国与西方有阴谋,不美好,从而更加热爱党国。
    
    说几句真话
    
    人类的文艺是自由的女儿,党的文艺是党的儿女。
    
    尽管在座的都是名流大腕儿,在世面上风光无限,但在党国领导人面前,真的神马都不是。没有自由的文化人,必然没有尊严,开了这次会议之后,我想不会有人敢迫害你们,但,你们的良心会压迫你们,网民们的口水会淹没一些人。
    
    莫言先生,你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因为抄延安文艺座谈会抄出来的么?你来参加今天的文艺座谈会,是希望以此为指导,再获得一次诺奖么?
    
    范曾先生,参加完这次座谈会之后,你的工艺人物画,就不会千篇一律万人一面了吧?习总批评的作品千篇一律,不知道你应不应该对号入座。
    
    党国的文艺宣传模式,是不是已走到尽头?当年延安靠的毕竟还有文艺精英,现在靠周小平、花千芳这样既没知识学养、又没道义教养的网络新秀,就可以启动党的文化宣传新攻势?
    
    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党的文化伴随着毛泽东的个人宣传,不仅导致文化大革命的大悲剧,还造成了无数文化人、文艺人被迫害,中共至今没有反思,也没有对文化人、知识人道歉。你们在座的,没有一个人要求党国领导人向知识分子道歉,向文艺人道歉。你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正是你们的纵容与歌颂,才有文革正呈死灰复燃之势。
    
    党国用纳税人的钱,养了作协美协还有无数画院党宣人士,每年数以百亿计的资金,如果用在百姓养老与医疗保险,是不是更得民心?
    
    周小平、花千芳,后面加一个同志,就成了党的儿女,为党歌唱;人民没有了儿女,人民没有养老与医疗保障,人民只有将儿女送给党做奴隶,才可能有衣食荣华、出人头地的机会。
    
    香港人民在争普选,大陆人民需要的,是选票与地票,大陆艺术家作家需要的是自由与尊严。这是我今天的发言,一家之言,如有得罪,请多包涵。谢谢大家。
    
    (文中场景与对话均为虚构,特此说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814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人民的「儿子」与人民的「大大」
·吴祚来:儒教与党教 都是政教合一 (图)
·吴祚来:儒教能否取代「党教」? (图)
·吴祚来:周小平、范曾、赵本山 三人行 (图)
·《反间谍法》:又一个口袋像天网一样张开/吴祚来
·吴祚来:极权也是一只笼子:不仅指挥文艺,还要指挥枪 (图)
·吴祚来:制造敌人,保卫党国? (图)
·吴祚来:党依法治国 与人民有何干系? (图)
·吴祚来:耻污像荣誉一样都会归于习近平 (图)
·吴祚来:公民运动中的休场与转场机制 (图)
·吴祚来:陈子明只能在天国里等待真相与正义 (图)
·吴祚来:占中是89民运的继续,“广场”迁移到了香港 (图)
·吴祚来:历数中共建政后四中全会的罪与错
·吴祚来:中共四中全会与依宪治国 (图)
·宣传部做局 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吴祚来 (图)
·吴祚来: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了? (图)
·吴祚来:借旧皇权之剑立新极权之威? (图)
·吴祚来:政治对话与国家灾难(下) (图)
·吴祚来:政治对话与国家灾难(上)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