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5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舆论体制内的周旋空间,是该放下幻想,接受真相了。

    
    记得在一年前,在关于如何解读中国梦的文宣策略时,曾有师长提醒,大意是:习近平的媒体方针还不甚清晰,他与中宣部之间的关系尚需确认,总之是在下结论之前,还得等等看。从习回答纽约时报的问题看,这个时间点已经到来,现在是可以下判断了。
    
    纽约时报的提问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在美国放宽对中国人签证后,中国政府是否也会宽待纽约时报记者的工作签证?习近平用了一个比喻、一个俗语以及一番外交套话给予了否定回答。纽约时报写了篇劝喻风格的社论,说他「应该具备应对真实的审视和批判的能力」。
    
    暂且不管那个比喻和「解铃还须系铃人」的俗语,习氏的外交套话中依旧是媒体要在法律框架内运行,要遵守中国法律云云。这番话常见于外交部发言人抵挡外媒追问的时候,属于政治正确、没有实质含义的敷衍话,既保险又保守,很能反映他的媒体观。
    
    从中国梦的文宣开始,中间经历了南周事件、反宪政讨论、周小平现象等意识形态的话语争论,当然也包括维权律师被捕、四中全会期待以及依法治国梦等等所形成的舆论交锋。当时出现一个有意思的逻辑是,最高层不知情,是被文宣部门「绑架」的。
    
    很长时间以来,意识形态主管部门、网信办与习之间,都被改良派与泛自由派认为切割出「不信前者」与「寄望后者」的界限。他们很不愿意承认,三者对舆论治理的思路是一体的。针对这个认识上的误区,很有一些争论,但无改泛自由派的「明君」盼望。
    
    北京文艺座谈会之后,最高领导人与意识形态部门的关系若何,习本人的媒体观和舆论观是什么,一下子清晰起来。将其切割出去,以确保他在意识形态化的过程中成为「不粘锅」与「白手套」,被事实击碎。对泛自由派而言,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将媒体管理置于所谓法治的框架下解释,自然会获得冠冕堂皇的理由,可这些仅仅是没有现实感、或者说取消现实问题的一套陈词滥调。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被期待了大半年,体制内外改良派拥抱这次会议以重新定位改革话语,可其矫饰的一面相当刺目。
    
    至此而言,最高领导人的本相与幻象已然重迭到一起,露出他真实的媒体思路——对国人而言,这些原来是很熟悉的,并无意外。这也表明,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在媒体乃至于舆论圈发生的一系列所谓「倒退」现象,其来有自,不存在所谓的「分裂」,其实始终如一。
    
    习近平在回答外媒提问时的媒体素养,肯定也是对内媒管理的最高等级的思路。对泛自由派、改良派、以及各种「伺机活动派」来说,接受这样的真相是残酷的。如果继续选择无视,继续用自我蒙骗面对实际,声名一再狼藉已是必然,智商也会被取笑。
    
    来自党魁的回答,反映到政治心态上,最终对大陆媒体评论的话语转变将起到一个分水岭的作用。体制内外改良派重镇《炎黄春秋》杂志,近期遭受压力更换负责人,也更早地左证这个问题。以种种声调,默认出舆论体制内的周旋空间,是该放下幻想,接受真相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509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宋志标:永续「政治雾霾」 (图)
·宋志标:网站采访权无足轻重 (图)
·宋志标:惧怕的与欢呼的:不对善恶是非做出直接臧否 (图)
·宋志标: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 (图)
·宋志标:公益未曾有春天 (图)
·宋志标:埋在北京的雾霾里 (图)
·宋志标:北京文艺座谈会 (图)
·宋志标:郑南榕的启示 (图)
·宋志标:「击退」的幻觉 (图)
·宋志标:”民主在台湾“已经成为大陆人的灯塔 (图)
·宋志标:广电总局拿着「手枪」 (图)
·宋志标:「慈父」习大大 (图)
·宋志标:香港占中,信息鸿沟里的「群众」 (图)
·宋志标:「祖国」变成深红词汇 (图)
·宋志标:甲午报灾,狠狠开了一次倒车 (图)
·宋志标:改良派,其实应称之为“信号派” (图)
·宋志标:不道德的新闻道德委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