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程介明:占中之后︰学生何去何从?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4日 转载)
    本文的题目,是一个问题。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并非已经有了答案,更不是要倡议什么。「占中」运动发展如何,无法预测,但是「留守」最久的,将是学生,这点也许是毫无疑问的。他们目前是如何一种状态?运动的结束、如何结束将对他们有什么影响?运动结束之后的长期影响又将会是如何?参加「占中」的学生到底是少数,他们对于其他学生,以及后面的学生,影响又将是如何?
    
     从事政治的, 也许目前急于如何解决困境;另一类政治力量,则是考虑如何让运动扩大创伤,以扩大政治压力;还有猥琐的政客,则乘机「抽水」,为自己的政途铺路。普遍的市民,则或者为学生的安全担忧,苦口婆心劝学生退场;又或者谴责学生的无法无天,或者担心下一代今不如昔。

    
    占中之后 须要关注
    
    当然,也会因为事关政改大前提的分歧,也牵涉到「国际势力」的影子;干脆把学生的「非法」抗争,看成是敌对势力;学生的「后占中」状态,就不在关注的范围之内。
    
    身为教育工作者,看法也许会很不一样。也许真正的问题不在「占领」的现场,而在「占领」结束之后;当然,现场的状况与结束以后的影响,是息息相关的。最近接触一些教师和校长,还有大学里面与学生接触比较多的学者,都在开始关心「后占中」的学生状态。
    
    这里说「学生」,人们很容易就联想到几个经常出镜的运动中的「学生领袖」。其实,「学生」是一个很大的社会群体,只不过那几位「领袖」最吸引传媒的报道而已。即使如此,在荧光幕上,还是可以窥见一些端倪。
    
    每一次「学生领袖」有什么决定或者呼吁,受访的「占领者」,都会有很不同的反应。一项决定,有些坚决赞成,有些认为「未必有效」,有些认为「多此一举」,也有些认为「领袖」们不够激烈,要求把行动升级。在金钟「占领」大本营,有些贴出来的调查显示:学生之中,主张「占领一年」的与主张退场的都有,即使有学生表示温和的意见也难以露面。
    
    学生运动 从来如此
    
    这种情况,在学生运动里面,属于正常。特别是香港的学生「占领」,错过了许多宣称「胜利」的机会,长期拖曳,违反了中国人「一鼓作气」的智能。学生之间,差异一定愈来愈大,一定是愈来愈难达到共识,也就是说愈来愈看不到明显的领导力量。也可以说是进入「失控」,拖得愈久,愈是如此。
    
    本栏以前在讨论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的时候,提过学生运动的一些普遍特点:迅速结成严格纪律的组织、独立于社会上的政治势力、超越政党的政治要求、提出的诉求超越现实的可能性、但求冲击不求和解,等等;再就是只进不退,只有不断升级的打算,没有退场的考虑,因此大多数是「清场」结束,差异只在于是否流血,大流血还是小流血而已。
    
    但是香港现在的学生运动,有其特殊的因素。全球来说,也许算是一种现代社会高度复杂性的体现。要是进行研究,里面有许多其他地方从未出现过的情形。
    
    一、环顾其他地方的学生运动,触发点都是比较局部与比较实时的事件,比如说加学费或学生待遇(如1968年的德国),或者某起贪污事件,或者是政府某项暴政(如近日的墨西哥),目标比较具体鲜明;香港出现的「真普选」目标,优点是人们难以反对,缺点是难以具体捉摸,不知道如何才算达到目标。
    
    二、以上,是由于运动的起源,不是学生。「占中」的政治口号,不是学生发明的。也可以说,学生其实「骑劫」了原来精心设计的「占中」,而且愈来愈得到传媒的眷顾,而且成为了政府「谈判」的唯一对手。学生于是背上了不是学生运动可以负担得起的一个「十字架」。
    
    三、说到「骑劫」,可以说是多重「骑劫」。原来主张与设计「占中」的,给更大的群众运动骑劫了。原来是「占领中环」理念,大概来自「占领纽约」,寓意是针对华尔街的财团,却给「旺角」与「铜锣湾」的「计划外占领」骑劫了,变成了扰民。许多在现场振臂讲话的人,貌似领袖,其实所能指挥的范围极小。再加上奉命制造混乱的滋事分子、故意中伤对方的「无间道」,学生往往被推到了暴力的前线而不自知。
    
    即使是学生运动本身,也难免被现场的「热烈」气氛所左右。往往是因为现场有冲突,群众骤然聚集,给了现场的学生一种「波澜壮阔」的假象,一切理性的考虑,一切包括泛民「战友」的苦劝,都会抛诸脑后,就只有一直向前。
    
    四、整个「占领」行动,蕴涵着非常深层的意识形态差异。一般的社会,都会有比较深厚的文化传统,只会是在比较小的幅度有差异。香港面临的,是两个存在根本差异的政治文化传统的碰撞,一些基本的假设,都无法调和,这是「一国两制」背后的基本矛盾,不是一朝一夕靠一两个政策措施就能够解决的,不像西医治病,打一针就能见效,不过发生在香港的2017政改方案上面,就被迫要在这个问题上迅速摊牌;「占中」与学生运动,只不过是这种矛盾的表现方式,当然是中国内地看不惯的表现方式。
    
    难得经历 终身烙印
    
    表面看到的学生「领袖」有点进退维谷,其实不少回到校园暂时歇息的学生,已经处于非常困惑的、甚至是忧郁的状态。进,没有看得到的成果;退,又难以离开共同耕耘的、亲密的群体。须知,在金钟的「占领」现场,出现的绝对不是开始阶段的、电视上经常看到的暴力冲击或者是慷慨激昂的说话,而是演变成许多恬静的读书、作画、音乐,甚至休闲的情景。不少的外地到访学者,都会到「占领」现场看一看,都会感到惊讶,说是难以想象的平和景象;有到访的艺术家,还建议设法把现场的艺术作品保存下来。不过,最近期,似乎那种休闲的气氛在逐渐减退。隐然的不安与烦躁,似乎正在静悄悄地「占领」着现场的学生。那种暂时的平衡,已经难以维持。
    
    有从事社工的朋友提醒,无论如何,主动退场也好,被动清场也好,现在现场长期留守的学生,将会面临极大的失落。对于许多学生来说,尽管外人可以有种种不同的评价,他们本身却是毕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理想,也真正为理想而奋斗,这将是他们一生最难忘的经历。
    
    这也是为什么不能把学生当成敌人!他们在运动中的遭遇,将会影响一代人,甚至他们的后代。他们与政府、与中国的关系,是更近了?还是更远了?
    
    —— 原载: 香港《信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08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程介明:学生占中的启示
·程介明:示威往何处去?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 王老师的悲惨人生
  • 王老师的悲惨人生
  •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 台湾小小妮前副總統呂秀蓮正式登記成為公民連署總統參選人
  • 陈泱潮6、《特權論》在哲學、思想方法上,也提出了一全新的創造
  • 谢选骏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 独往独来围堵中共美国设下六大战场
  • 谢选骏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的意义和作用
  • 谢选骏爱国汉奸考
  • 吴倩耶稣基督:咒骂我先知的人就是咒骂我。
  • 滕彪‘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台湾小小妮郭台銘宣布不參與2020連署競選總統!「對不起,我讓你們失
  • 谢选骏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 滕彪中共或採取化整為零的屠殺方式嚇退香港抗爭者
  • 谢选骏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 徐沛加入中共的臺灣人周青(1920-)及其他
  • 陈泱潮5、《特權論》從科學社會主義角度,糾正了無產階級專政的
  • 李芳敏14400015求你救我脫離我仇敵的手,和那些迫害我的人。
    论坛最新文章:
  • 任命鲍达民显示杜鲁多寻求重返中国
  • 法国大革命前的财富分配矛盾
  • 叶选平逝世 中国"太子党"少一员大将
  • 范冰冰传遭禁出国 好莱坞拍片或上替身
  • 沙特石油设施遭攻击 防不胜防的无人机
  • 安倍表示日本或建立“宇宙自卫队”
  • 北京301医院广告让中国领导人延寿150年 次日才屏蔽
  • 所罗门与北京十一建交? 官方称瓜熟蒂落时
  • 美国会今开香港局势听证会 黄之锋何韵诗应邀
  • 一带一路字眼遭删 中国今或否决联合国阿富汗决议?
  • 香港场外利率衍生工具成交额排名全球升至第三位
  • 民主派区议员抵制特首对话会:出师不利
  • 香港火车罕有出轨 8人伤
  • 不只是中国,非洲猪瘟疫情也在越南扩散
  • 北京被指砸五亿美金拉拢所罗门群岛
  • 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进军中国市场
  • 约翰逊重申不会延后脱欧 欧盟吁英提出可行方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