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读史笔记:日本人为什么破坏崖山纪念祠堂?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日本人在中日战争中,曾破坏了这座崖山纪念祠堂。外族侵略者都知道:崖山,象征着中华民族为自由而战,宁死不屈的精神!”
    

    这段话写得很漂亮,但是却没有历史的纵深。
    
    《宋元崖山海战遗址吊访》一文写道:
    
    从广东新会出发,驱车沿着珠江的一个支流南行几十公里,快到崖门大桥边,就看到宋元崖山海战遗址。
    
    1279年,这里发生一场大海战。
    
    强大的蒙古王朝,经崖山一役,将南宋朝廷彻底击败。
    
    此后,中国沦入野蛮的游牧民族之手达80多年。伟大的儒家文明一蹶不振。
    
    细观历史,中原农耕民族和北方游牧民族之间,时战时和,延绵三千年之久。
    
    崖山海战,是中国第一次亡国,从南到北,整个亡于北方游牧民族。
    
    走到崖山海战遗址。正面大门,是一个巨型的宋代木船形状的建筑,象征着当年海战的战船。
    
    走进大门,看见一个巨型的宋代传国玉玺。传说陆秀夫背小皇帝跳海之前,将玉玺投入海中。
    
    站在千年之前的古战场,崖门岸边的海浪呜咽,似乎在述说着南宋亡国之战的悲壮故事。
    
    1276年,蒙古军南下,宋军不敌。南宋首都临安沦陷。5岁的小皇帝宋恭帝投降。宋度宗的杨淑妃由大臣们陪同,带着自己的儿子即宋朝二王(益王赵昰、广王赵昺)出逃。
    
    逃亡中途,益王赵昰被立为帝,号宋端宗。杨淑妃为太后。不久,宋端宗落水染病而死。
    
    接着7岁的广王赵昺登基,年号祥兴。赵昺登基以后,左丞相陆秀夫和太傅(太子的老师)张世杰护卫著赵昺逃到崖山,在当地成立据点,继续抗元。
    
    1279年2月,蒙古忽必烈派遣汉人将领张弘范帅蒙军10万人,分两路杀向崖门。
    
    宋军虽号称20万,但其中半数为文官、宫女、太监等非作战人员。
    
    宋军以几千艘军舰相连,组成水上防线。蒙军四处围攻。
    
    2月6日,蒙古军队攻破宋军防线。大臣陆秀夫对小皇帝说,“国事至今一败涂地,陛下当为国死,万勿重蹈德佑皇帝的覆辙。德佑皇帝远在大都受辱不堪,陛下不可再受他人凌辱。”于是陆秀夫背负小皇帝,跳海殉国。
    
    随后,杨太后也跳海。随从跳海的宋军军民,男女老幼,竟达10万人。崖山海面,海水为之变色,浮尸连绵数十里。
    
    张弘范在此地立一石刻“元柱国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似乎遭到天谴,第二年张弘范暴病而死,死时仅42岁。
    
    放眼景区四周,秋风之中,草木摇落。
    
    古人李华在《吊古战场文》中说:“尸填巨港之岸,血满长城之窟。无贵无贱,同为枯骨 ”;“哭望天涯,天地为愁,草木凄悲。”
    
    此文彷佛是为此地而写。千年之后,一字一句,读之仍感人落泪。
    
    经济文化发达的南宋不敌落后野蛮的蒙元。后人为之感叹。
    
    明朝文人王世贞的评价很公允:“元起朔漠,以力雄海内外,灭国四十 ”又说:“元举泰山之势以压宋卵。”
    
    成吉思汗曾说:“上帝生我,是要我做执鞭的牧人,来鞭挞全世界的人民的。”
    
    愚昧落后的蒙古人,得上天之赐,居然能够先后灭掉亚欧四十个国家。灭南宋残余的小朝廷,真如泰山击一鸡卵。
    
    但是,即便如此,南宋军民仍抗死不屈。南宋的抗元战争,持续几十年。崖山最后之战,正体现了汉民族伟大的儒家精神:“威武不能屈”。
    
    残暴的蒙元王朝屠杀了半数以上的中国人,但也只维持了80多年统治。经过几代人的修身养息,中国人最终推翻元朝,建立明朝。人们开始为崖山死难者修建祠堂。
    
    继明朝祠堂之后,近年来,崖山人又投资将祠堂翻修扩建。
    
    现今的祠堂有三间。左边一间是为纪念抗蒙义士——底层民众中的英雄。中间一间是纪念杨太后和宋帝赵昺。右边一间是纪念三位抗蒙大臣——张世杰、陆秀夫、文天祥。
    
    祠堂后面,依山而建几座亭阁。站在最高的亭阁上,可远眺崖山海景。
    
    云际天边之下,珠江支流,经新会蜿蜒几十里汇入大海。崖山大桥横跨崖门出口。
    
    在当年的崖山,宋军占据的是一座珠江口的小岛,用战船构筑海上防线。
    
    千年沧海之变,如今已不见那座小岛。
    
    当年鏖战的江面,上万只战船,上十万将士,已化作江上之清风,海中之流水,与蓝天白云相伴。
    
    远处,海鸥翔集,海鸟飞鸣,彷佛为千年前的死者招魂。
    
    清代诗人陈恭尹在《崖门谒三忠祠》一诗中写道:
    
    山木萧萧风更吹,两崖波浪至今悲。
    一声望帝啼荒殿,十载愁人来古祠。
    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化夷。
    停舟我亦艰难日,畏向苍苔读旧碑。
    
    在深圳蛇口赤湾的伶仃洋边,有一座宋帝墓。墓前有一尊雕像,是陆秀夫背负宋帝赵昺跳海的像。
    
    据说,小皇帝的尸体从崖山飘到了赤湾,被当地人埋葬。此说不太可信。只能说明沿海淳朴的民众怀念同情小皇帝的一片真情。
    
    当年赵匡胤是从后周的孤儿寡母手里夺过江山,建立了大宋朝。最后亡国时,大宋朝也是只剩下孤儿寡母执掌江山。
    
    这难道是历史的巧合?
    
    大宋三百余年,大部分皇帝都是以不杀儒生,仁慈闻名。有宋一代,文人辈出,民生繁荣,鲜有大规模农民起义。如不遇到野蛮强大的蒙古帝国,中国的儒家文明不至于倒退近百年。所以后人说:”崖山之后无中国。”
    
    崖山之后几十年,儒家文明的中国再次崛起,雄踞东方。而野蛮无知的蒙古帝国,从此由盛而衰,一蹶不振,至今仍是世界的三流国家。
    
    日本人在中日战争中,曾破坏了这座崖山纪念祠堂。外族侵略者都知道:崖山,象征着中华民族为自由而战,宁死不屈的精神!
    
    想到此处,心中默默地为崖山之战的死难者,大宋国的先辈们,献上最高的敬意。
    
    (写于2013年10月造访崖山后)
    
    、、、、、、
    
    上面这篇文章写得很漂亮,但是却没有历史的纵深。
    
    怎么说呢?
    
    首先,南宋和北宋,而不仅是南宋,仅仅是当时中国的一个区域性国家,也就是所谓的“战国之一”,而不是像西周天子和唐天可汗那样可以号令天下的共主。这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北宋而不仅仅是南宋,就向夷狄(契丹)称臣纳贡。
    
    其次,蒙古帝国虽然野蛮无知,却像秦始皇统一了第一期中国文明那样,统一了第二期中国文明;忽必烈像秦始皇奠定了两汉的格局一样,奠定了明清的格局,包括许多制度。
    
    最后,日本人作为步蒙古、满清的后尘而入主中国的“四夷”,其“大东亚共荣圈”不过是中华帝国理念的翻版;日本人破坏崖山纪念祠堂,骨子里就是以蒙古、满清的继承人自居,以“统一中国”为自己的使命。
    
    在这种意义上,“侵略中国”与“统一中国”其实也是一体两面的。
    
    日本人败退后,中国是统一了还是分裂了?
    
    毛泽东是统一了中国还是分裂了中国?
    
    中日之间的冲突,不仅一般意义的“民族冲突”,而且也是“天朝”破碎之后,其中各个碎片之间的兼并。否则,就无法解释日本为何那样理直气壮地“进出中国”。抗战期间,日本人把本土(包括台湾和朝鲜)叫做“内地”,而把中国叫做“外地”——其意识是很明确地显示“中日一体”的“大中国思想”。只不过,倭人把这个大中国叫做“大日本帝国”罢了——就像蒙古人把中国叫做“蒙古帝国”、满洲人把中国叫做“大清帝国”。
    
    “大日本帝国”即使并吞了整个中国,就是“大东亚共荣圈”再加上蒙古和西伯利亚,在历史上充其量也不过是中国的一个朝代,而且是比元朝和清朝都更为汉化的朝代。毕竟,日本人用的是汉字,是“熟番”,不同于蒙满这些“生番”。
    
    现在的中日之争,不过是历史的瞬间。
    
    许多汉人厌恶倭人,甚至抗议“日本右派言论”。
    
    其实他们不明就里。因为,如果按照日本右派的逻辑,“日本没有侵略中国,而是保护中国免遭欧美的奴役”,那么显然,中日之间的冲突就不是国际冲突了,而是“大中国的内部事务”,是一场“为了‘统一中国’而进行的内战”,其性质和美国南北战争、和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的战争并无本质不同。而且,中日战争(1931——1945年)比国共战争(1927——1949年)为时更短,牺牲人数也不如国共战争更为巨大,尤其考虑到共产党“解放以后”所消灭的几千万“国民党残渣余孽”、“地富反坏右”、、、、、、
    
    简而言之,按照日本入主中国的理论和实践,中国入主日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这一天可能并不会很远,如果中国的主流社会对此建立起了充分的共识的话,其力量不会小于日本“进出中国”的能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404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的解剖学为什么胡说八道
·谢选骏:胡适的知行观和胡适的知行
·谢选骏:孟子无君无父论忤逆武王周公
·谢选骏:美国锡克教徒为什么被屠杀?
·谢选骏:关于“海权导致了民主革命”
·谢选骏:挽救欧盟需要铲除主权国家
·谢选骏:拿破仑是德意志统一的先驱——由此联想到现代的中日关系
·谢选骏:皇帝制度是一种僭主制度
·谢选骏:华人为什么缺乏殖民精神?
·“商鞅变法”?习近平政权的法家思想/谢选骏
·谢选骏:公历和红十字会在中国的基督教意义
·谢选骏:美国可能运用香港事变​制裁中国
·谢选骏:中国需要克服的仅仅是一个挑战
·谢选骏:第一期中国文明与第二期中国文明
·谢选骏:客卿与家奴
·谢选骏:中国正在整合全球市场
·谢选骏:普京可能加速俄罗斯联邦解体
·谢选骏:伊斯兰教的扩张与礼制的天下统治
·谢选骏:奥古斯丁为什么推动圣徒崇拜?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