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吃饭砸锅论”错在何处/何清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30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2期 2014年10月17日—10月30日
    
     最近,新华社发表一篇很牛皮的评论《“杜汶泽”们,休想吃我们饭还砸我们锅》,“吃饭砸锅论”立刻在中国网络上热传,成为大陆责人忘恩负义的新名词。据香港《明报》考证,类似的表述,源于10月初总书记习近平关于大陆意识形态工作的一项批示。习总称,对于内地那些反对声音,“绝不允许这类人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这就带出了以下问题。

    
    中共的“饭锅”由纳税人打造
    
    “吃共产党的饭”,50-60年代出生的人可说是听这种话长大的。它是从这段话引伸而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党与政府给了你学习与工作的机会,没有党,就没有你们的今天。这歌,当时全中国都在传唱;这话,中国老百姓也都相信。因为现实中,党与政府不给你工作,你就衣食无着。我与同代人都熟悉那首“谁养活谁呀,大家来想一想”的歌曲,知道在万恶的旧社会,是农民工人养活了地主资本家,知道“共产党领导人民走向光明”,是党给了中国人一切,所以,大家要向“中国的保尔”吴运铎学习,把一切献给党。
    
    文革结束后,大学生普遍不知有“纳税人”概念。直到《走向未来》丛书面世,一部分好学敏思的青年学子才终于知道“纳税人”概念,了解到政府并非神圣不可侵犯之物,而是一个公共服务部门,人民与政府是委托人与受委托者的关系。这种关系中有3个要点:1、人民让渡部分权利给政府并交纳税金,就是让政府为民众提供公共服务,诸如国防、外交、治安、教育、桥梁道路等公共设施、福利,都是政府应尽的职能。2、政府不是企业,本身并不创造财富。因此,政府与人民的关系,是公共服务机构与纳税人之间的关系,所有政府开支与公务员的薪酬全部来自于纳税人的税金。3、纳税人有权向政府问责。政府向纳税人提供优质服务,是份内职责。如果政府不作为,提供的服务质量低劣,纳税人有权问责。
    
    中国也属于地球上的人类社会,当然无法逃脱上述这一人类社会共奉的规律。中国每年的财政收入,就是从国民所得中来的。有人误以为,自己没有向中国政府交纳个人所得税,因此不是纳税人,这是错误的。
    
    中国人以“消费税”的名义贡献税收
    
    前几年,中国将个税起征点调高,月薪3500元以上起征个税,结果全国只有2400万人够格成为“纳税人”。2013年中国征收个人所得税6531亿元,占公共财政收入比例约为5%,全国缴纳个税人数仍然不到3000万,不到工薪阶层人数比例8%。与美国的个税占联邦财政收入比重逾50%相比,很多中国人认为自己不是纳税人。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中国的税制与收税方式不同,忘记了中国的消费税。
    
    中国现行税制格局下,70%以上的税收来自于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等流转环节。剩下不足30%的税收来自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等税种。以事实观之,中国的消费税已经远远超过了发达国家,是美国的4.17倍、日本的3.76倍、欧盟15国的2.33倍。与美国等的差别在于,美国的消费税是明确标出,中国的消费税以价内税的形式出现,很多中国人看不明白。
    
    以上陈述证明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不是中共政府养活了人民,而是纳税人养活了中共政府。而且,中国纳税人的负担并不轻,在占中国GDP总量36.34%的宏观税负中,其中相当于GDP总量22.06%的部分是由居民通过消费税承担的,另外占GDP总量14.28%的部分则由企业承担。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结论:“绝不允许这类人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这种“吃饭砸锅论”,其前提是错误的。对于体制内的就业者来说,他们虽然由财政供养,但供养他们的是纳税人,并非共产党。这种“吃饭砸锅论”用之于贪腐官员来说或许适用,因为中共组织部门提拔他们,为他们创造各种寻租机会,他们的腐败行为确实是在砸共产党的锅,让中国人因痛恨腐败而厌弃中共政府。
    
    新华社那篇《“杜汶泽”们,休想吃我们饭还砸我们锅》,如果是代党立言,那么我前面已经说过,中共充当掌勺人的那口“饭锅”是纳税人的,8000万中共党员中的任公职者及八大民主党派,吃的全是纳税人的饭。如果是代人民立言,那又落入了共产党的话语迷宫,即一切挟人民名义以行。事实上,只有购买“杜汶泽们”在大陆演出门票的消费者才有资格认为他们是“杜汶泽们”的“衣食父母”,但这“衣食父母”因为人数太多,没法形成统一行动。更何况,他们并没有集体委托新华社代其发言。
    
    中共高官为何没有纳税人意识
    
    在纳税人意识上,中共官僚群体的认识远比中国知识界及中产阶层落后。
    
    近5年以来,中共高官当中,除了温家宝在任职末期原因不明地表达过关于对民主、普世价值的向往之外,只有汪洋曾表示过“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比较之下,知识界与中产阶层在这方面早已回归常识。我曾说过,改革以来的30多年中,对“政府与人民究竟谁养活谁”这个问题,中国人经历了以下的认识演变过程:
    
    改革前10年,少数中国人知道了纳税人概念,懂得了政府不创造财富,不是政府养活人民,而是人民养活政府;改革20年时,更多的中国人知道了“纳税人权利”,懂得政府应该政务公开,人民可以向政府问责;改革30年时,中国民间开始普及宪政主义税收理念,即“无代表,不纳税”。这方面,北京的传知行研究所做了不少普及常识的工作,该所出版了《传知行公民税收手册》系列,包括《税收的真相》、《税收与中国经济困局》、《追问“阳光财政”》、《中国纳税人权利辞典》,试图普及税收常识,培育“无代表、不纳税”的公民理念。这场“常识”与“宣传灌输”的较量是艰巨的,还需要假以时日。最近流行的这段“吃饭砸锅论”,说明当局者始终未脱离毛时代那种“吃共产党的饭”的认识水平。
    
    宪政的发展史就是财政(税收理念)的发展史,中国目前离宪政有多远?这只要看看中国财税理论的核心,即税收具有“强制性、无偿性”这两大特质,就很清楚这距离还很远,因为这两点正好与宪政主义的税制理念相悖。宪政主义税制理念的核心是两点:其一,无公民同意不可以征税;其二,纳税人有权要求政府财政公开,即有权监督政府的钱袋。
    
    习近平今年几度展示的书单非常丰富,但治国者仅读文学书籍是不够的,如果可能,希望他将《传知行公民税收手册》系列纳入书单,拨冗一阅,再推荐给广大官员阅读。否则,中共对人民与政府关系的那种颠倒认识永远都得不到矫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415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习近平带领中国重温强人政治
·何清涟:中国“依法治国”的奥妙
·何清涟:中国“依法治国”史上的“外部势力”身影
·何清涟: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海外华文媒体缘何心向北京/何清涟
·何清涟: 图穷匕首现:“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香港民主化:中港双赢之棋/何清涟
·何清涟: 香港占中: 北京的“台阶”在哪里? (图)
·何清涟:1920与2014:毛泽东与伊力哈木遭遇了什么? (图)
·中国“新闻寻租”现象的忧思/何清涟
·何清涟:评《人民论坛》社会病态调查:党有病,自知否?
·何清涟:国企改革:官方民企各有盘算 (图)
·山西的黑金政治与带血的煤/何清涟
·何清涟:《1984》产业:中国经济“新增长点”
·《1984》产业:中国经济“新增长点”/何清涟
·何清涟:澎湃能拔着自己的头发升天? (图)
·何清涟:中国经济下滑并非缘于反腐
·何清涟:习近平的选择:宗邓而非宗毛 (图)
·何清涟:中共的后30年怎样否定前30年?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