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30日 转载)
     门内文谭 -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依法治国如果重在依法治民那当然不是法治,那只能是专制。
    
    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一个规格最高的大会,且早已向全世界作了预告,说是此次大会一个主要议题即「推进依法治国」。不仅如此,也已有知名学者俞可平教授发表文章,借题发挥,认为「公平正义和依法治国,也同样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底线」,像是有意要督促统治者必须认识到,中国,无论怎样「特色」,也还是要同这个世界上所有现代国家一样,必须实现公平正义,必须实行依法治国。否则,就算不上一个现代国家。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在互联网上看到有些国人心存幻想,甚至欢欣鼓舞,同时也看到有人持怀疑态度,根本不信。到底是欢欣鼓舞者鼓舞得对,还是怀疑者怀疑得有道理,我等只能拭目以待,这里姑且不论。先来看看民间如何谈论这件事。
    
    话说大陆有一博主,名黄州小平,估计还不怎么擅长做文章,其博客中的博文都是超级袖珍短文,有些还不如网友一般「跟帖」长。但文章虽短,意义却好。其中一文,题目叫《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全文220余字符,有一处笔误,引者已纠正。现容本人照录如下:
    
    依法治国如果重在依法治民那当然不是法治,那只能是专制。有些专家提出,依法治国的重点是依法治官,那也不对头,依法治官那也是盲人摸象,不得要领。依法治国的关键在于依法治党。何谓依法治党?依法治党就是领导人宣称的党要通过法律来治国。党要通过法律来治国,首先必须要保证党在法律的框架内运行。其次,党有违背法律的情况必须得到纠正。小平(引者按:这里的「小平」显然是指博主自己)以为有此两条便是依法治国,无此两条便是扯淡。党会违背法律吗?党违背法律谁来纠正?当然你如果有此两问?恭喜你,依法治国有戏了。
    
    博文浏览后,一时心血来潮,复制下载,觉得观点甚好,就是说得有点简单,本人想借此话题再敷衍几句。
    
    先抄一网友在文章中讲的两个小故事:一个是1985年全国「两会」期间,一外国记者问人大委员长彭真:「在中国,执政党和法律,到底哪一个大?」彭真憨厚地笑着说:「这个不好说。」全场哄堂大笑。另一个是在三年后的「全国两会」上,又有记者就这个问题请教人大副委员长周谷城,得到的回答是:「党领导人民制订宪法和法律,从这个意义上讲,党比法大;但是,党章和宪法都明文规定,党应当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政党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从这个意义上讲,法比党大。我最后的看法是:党大,法也大。」周副委员长话音刚落,中外记者都笑翻了。
    
    今天回头来再看这两则「小故事」,不能不感慨系之。
    
    依法治国,当然没错,而强调要实现依法治国必须依法治党,更没错。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实现像黄州小平博文中所说的「要保证党在法律的框架内运行」?又如何让执政党真正「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谁来保证那个「依」?用什么保证那个「依」?要一个坚持一党执政大半个世纪的政党「依」法治党,不说比登天还难,也无异于痴人说梦──看看东德,看看苏联,他们垮台前是如何表演如何挣扎又如何疯狂的。据说,就在柏林墙被推倒前10个月的1989年1月,那个叫昂纳克的东德领导人仍然声称:「当年导致筑墙的条件存在多久,这座反法西斯的护墙就存在多久,50年和100年后它也必定还巍然屹立。」由此可见,专制独裁者不到真正完蛋的一天,是绝不肯放弃权力、绝不肯认输的。
    
    现在,不说执政党,就是一些「五毛」们也在互联网的跟帖中叫嚣,说什么执政党的权力是通过枪林弹雨打拼得到的,不可能就这么轻易交给人们去选举;而多少年前还有个国家级领导人甚至表达得更露骨,说这个政权是用多少多少颗人头换来的,什么人想改变这政权,也请拿多少多少人头来换。真不知此人说这话时把那些革命先烈们的理想置于何地。难怪至今有很多有识者对「革命党」耿耿于怀,且不说大凡以暴力革命获取政权后大都实行专制独裁,只听有些「革命党」一说出话来,就会感觉是那么血腥,血腥得让人恶心。
    
    不扯远了,回过头说。我们都看到了,自1949年起,在我们这个几百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可以说,就是党要进步就进步,党要徘徊就徘徊,党要倒退就倒退,没有什么人什么「势力」能阻止得了。打个比喻,一个天上王大、地下王二的东西,你说他还会听别人的吗?别人还能改变得了他吗?要此人改变,除非上帝,只有他自己──此人如果不肯改变,谁说也没用。
    
    中国反腐败多少年了?反到现在如何?谁都知道,还不是贪官遍地!近二十年前本人就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章,认为中国的反腐败只能依靠官员不腐败。只要官员想腐败,在这样一种「优越制度」下,是没法反的。当年也有人就幻想,只要建立了所谓「反腐机制」,中国的反腐败就有希望了。后来大家才明白,制度就是搞腐败者制订的不说,执行制度者也还是腐败分子,你说那腐败还反得了吗?弄到后来,连反贪局局长都疯狂搞腐败。
    
    也正因此,我们都看到了,现在根本不提什么依靠制度反腐,只看最高领导人决心如何。最高领导人说从哪里下手,就从哪里下手;最高领导人说反到什么程度就反到什么程度。所以我前面讲,依法治这依法治那,都好说,关键是谁来保证那个「依」?用什么能保证那个「依」?不改变政治体制,不实行民主,不能公开选举,保证得了吗?没有民主的法治,又能是个什么法治?正如俞可平最近在《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所言:「离开民主去谈论自由、平等、公正和法治,就像离开市场经济去谈论自由贸易一样不得要领。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法治是公平正义的根本制度保障,它们都是现代国家的底线。」
    
    要一个事实上天天违法或知法犯法的人或组织去「依」法,说破天也没人会相信。可是中国社会面临的恰恰就是这样一种现状。有人也许会说,我们有「社会主义民主」啊。可社会主义民主是个什么东西,无数的人们早已领教过了,不管什么人,再跟人们提这「劳什子」,怕是因为已经没人相信也就毫无意义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810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