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5日 转载)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谁如果沾上了「反党」这两个字,那可是没好日子过了。
    
    在互联网上读到一篇专访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里的胡耀邦扮演者李光复,其中讲到一件事:曾任曹禺秘书的人艺老编剧梁秉堃1981年写了一出话剧,其中有行贿的内容,结果有人说这是「反党」。无奈之中习仲勋来看戏,「看完后我问习总的意见,他说这是好戏,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种戏,如果党风问题不解决,社会风气解决不了,那怎么搞四化啊!」梁秉堃向记者回忆说。
    
    一提起「反党」这个词,那个时代过来的中国人没几个不心惊胆战。谁如果沾上了「反党」这两个字,那可是没好日子过了。估计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反党」就成了一顶「大帽子」,压得无数中国人喘不过气来。不仅如此,这个词似乎一直在大陆流行,从来没有终止过。印象最深的就是几年前,郑州一副处长用口头发表那句「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百姓说话」的雷人之语,其潜台词,就是「你敢不替党说话吗」? 「不替党说话不就是反党吗」?
    
    痛定思痛,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有理由相信,郑州那个副处长之所以有那样的「认识」,完全缘于他所在的党组织长期教育乃至灌输的结果,不然,他的大脑中绝无可能平白无故生出那样一句已成为「名言」的话来。一个人因除了天生有「向善之心」而表达的那份博爱之情,再表达的爱,就不是无缘无故的了。
    
    从这个意思讲,替什么说话,往往也就是爱什么的表现,香港艺人周杰伦给爱玛电动车做广告时就已经作了很好的演绎。从那个副处长质问记者的这句话来看,表明他不仅长期耳濡目染,受到乃至被灌输这种教育,以至于在「替党说话还是替百姓说话」发生矛盾时「只能替党说话」也已经溶化在了他的血液中,进而形成条件反射。难怪事后,在受到一些网民严词批判的同时,还出现了少数网民为他「辩护」声,那就是说这位副处长不过说了一句「真话」。是啊,如果单纯从这句话来看,那个副处长不过又做了一回《皇帝新衣》中的那个小男孩。然而,此男孩非彼男孩,对中国百姓而言,这个大男孩的这句「真话」,该是怎样地扎心啊:六十多年来,说什么「我们党没有丝毫利益」,说什么「要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都不过是自欺欺人之语!既然连替不替百姓说话、何时才能替百姓说话都要权衡,又何来「完全彻底」一说!既然党「没有丝毫利益」,还需要「替党说话」吗?这种弥天大谎一骗大半个世纪,在地球上要算是亘古未有的了吧。
    
    好在谎言毕竟是谎言,终究还是被揭穿了。让我们在感到酸楚加少许欣慰的同时,再接着揭穿这个谎言之后乘胜进军,去揭穿另一个同样是自欺欺人的天大谎言,而且在这个谎言下,或说以这个谎言的名义,也不知害了多少人,不仅如此,还叫那些被害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现在见的不多了——1949年后有那么几个时间段,「反党」与「反人民」总是紧密相连,因为据说党代表人民,因此,一个人,只要说你「反党」 ,那你也就一定「反人民」;而一说一个人「反党反人民」,这个人的政治生命也就完玩了不说,很可能连肉体也会跟着完蛋。有很多人不解,我们有那么多在1949年前的「旧社会」,甚至面对凶残的敌人都表现得铁骨铮铮的汉子,在「新中国」却像断了脊梁骨的「赖皮狗」一样。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解开这个谜了,这就是因为,在1949年前,天大的罪过也不过是「反政府」或「颠覆政府」,就像在一家一姓的社会,最大的罪过也就是「谋大逆」或称作「谋反」,绝不会把它们与「反人民」还要联系在一起。而现在,却是「反人民」。一个人只要反人民,百口莫辩不说,活着还有什么出路?
    
    说起来也着实让人想不透:一个人「反党反政府」还好解释,说他「反人民」就有点说不通了。一个人如果真是不仅反党反政府而且还反人民,自然要算十恶不赦。可一个正常的人,他为什么要去「反人民」?人民和他能有什么冤仇? 「反人民」对他又有什么好处有什么意义?时至今日,我们的某些思想意识终于与世界接了轨,对有些刑事案件的性质与过去理解也有了很大不同:一个刑事犯,即使残害了许多无辜的生命,所定的罪名,最多也只能是:反社会罪。而我们谁都知道,反社会,就是对社会不满,而对社会不满,说到底也还是对政府领导的不满。因此,转了一圈,反社会,也就是反政府──与人民何干?
    
    你听说美国政府说他们哪个人民犯的是「反党反人民」或「反政府反人民」的罪了吗?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711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