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公民运动中的休场与转场机制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5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公民运动中的休场与转场机制


    
    一场运动若在特定时间可休场或转场,对于获取最终胜利,具有决定性意义。
    
    这段时间,我在专栏中既写了吴仁华也写了陈子明,吴仁华是一位八九民运英雄,陈子明也是。尽管他们在八九民运过程中观点与方式几乎完全不同,在我看来他们却有一样的价值。
    
    吴仁华当时是中国政法大学老师,第一批上街,最后一批撤退,89年6月4日凌晨4时半,当头戴钢盔、全副武装军人逼近纪念碑时。同为政法大学教师的刘苏里对吴仁华说:「轰轰烈烈跟老共干了一场,今天兄弟俩就是死在这里也值了。」吴仁华们是以必死的心留守广场的,但最终刘晓波等人的谈判,使广场坚守者们基本撤离,吴仁华偷渡流亡后,在美国成为一名八九民运的史料学者。
    
    陈子明呢? 1989年5月17日开始正式介入广场学运,他主持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主题是引导学生们撤离广场,让学生运动免受重创,转而以其它方式争民主反腐败。而戴晴、李泽厚等十二位学者,5月14日也曾亲自到广场劝离学生,并与官方保持密切的接触,但被广场学生视为官方的说客,甚至有学生骂这些劝说者「滚开」。
    
    陈子明用他的整个生命历程,证明自己的观念与立场,也证明自己是一位真心英雄,但如果陈子明当时出现在广场,劝离学生,陈子明也会被骂得狗血一身。我记得当时吾尔开希曾要求学生离开广场,但广场广播,开除叛徒吾尔开希,广场由外高联接管。
    
    像吴仁华们一样,把一场和平的运动,推动到极致,直到最后撤离,甚至像少数坚守者那样,不撤离,等待被捕。这是一种选择,别人无法剥夺。
    
    但,作为一场和平的民主运动,我们需要不需要休场机制?转场运作?甚至退场机制?一场运动能够发动起来,万人静坐,百万人示威,千万人支持,这是何等的壮观,但在特定的时间,进行休场,或转场(让学生运动转入校园内进行)、转型(通过其它方式持续和平抗争),也许难度很大,但对于保护参与者热情与实力,获取最终胜利,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活动组织者最大的担忧是,学生与市民运动,更多是基于热情,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公民运动一旦休场,就给了对手以机会,再想发动,就会非常艰难。
    
    我们回想一下八九民运,这次民运获得了几乎全北京市民甚至全国师生的支持,基本民意层面没有任何问题,整个运动过程也是登峰造极,世所罕见,但最终的问题解决,需要当局,当时的当局已因民运而分裂,而分裂的结果,是支持民运的改革势力被毁灭性打击,当陈子明获悉赵紫阳下台的消息后,他对局势的判断是准确的:邓小平李鹏等老人既然敢废弃一位中共最高领导人,他们当然敢向示威者动刀枪,此时免遭重创,是最优选择。
    
    当时的学运或民运,正在高潮迭起中,人们没有意识到巨大灾难真的会来临,我记得非常清楚,六月三日傍晚我骑车回校时,尽管看到一辆载有军人的军车在西单附近被阻,晚上也听到电视新闻里义正辞严的不允许上街通知,但就是无法想像,他们开动坦克、手持冲锋枪以屠城的方式开进长安街占领广场。
    
    当然,现在香港不同于北京,香港的抗命运动也不会像当年北京民运那样,直接威胁到政权的稳定与安全,所以中央难以出重拳,或以大规模流血的方式来终结香港抗命运动。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央不会以某种方式介入,大陆官方媒体已开始造势,认为香港某些区段暴力活动升级,认为有敌对势力参与香港抗命活动,梁振英表示,外国势力向来都参与香港政治,「占中」也不例外。官媒予以呼应:「各种迹象证明,这场『港版颜色革命』始终是有组织的,并且因为有国外政治势力和金钱的支持,才能在人人喊打的大环境下负隅顽抗。」
    
    甚至官媒还将港独这样一个字眼醒目的警示出来,把一场单纯的争普选活动,与一些政治敏感词联系起来,以使抗命活动被泛政治化、污名化。
    
    学联与港府第一次对话之后,伞花抗命运动是否应该进入第二阶段?
    
    香港学生与市民和平的伞花抗命运动,已经历了第一个博弈期,转型到第二个博弈期,第一个博弈期,人们已看到香港学生与市民的和平理性抗争,也看到了香港政府动用警察暴力、释放催泪弹,甚至动用不明背景的社会力量,暴力威吓、殴打抗命的学生与市民(通过港人乱港,以寻找暴力镇压的机会),抗争与反抗争陷入战略僵持期。中央政府不愿意收回人大决议,学生与市民一定要争取真正的普选权。
    
    香港高等法院20日傍晚六时半颁下临时禁制令,禁止占领旺角多个路段。法官接受三位申请人的理据,认为目前堵路对公众造成滋扰,颁下禁制令,禁止占领人士占据旺角相关街道。
    
    学联方面最新回应说,政府在第一次对话中提出的建议空泛,除非客观环境转变或政府提出更具体建议,否则不急于进行第二次对话。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即便港府不能立即接纳公民提名,也应该制定一个路线图和时间表,说明如何一步步把公民提名纳入政制框架,否则难以说服公众撤退。
    
    尽管有民调显示,支持占中的人数在增加,又有一千三百多名香港公务员联名在媒体上刊登广告支持学生争普选,但这并不意味着和平占中会得到更广泛的人的支持(三分之一左右的人反对,三分之一左右的人支持,支持占中的人中,绝大多数为年轻人),因为占中活动毕竟是占领了与通行、与商业有关的大道,具有一定的自损自伤性质。持久占中,国际影响与对北京的压力固然都有,但受伤害的,是香港自身。年轻人看到的是长远的利益与价值追求,但毕竟还会有相当部分人,关注当下的利益与生存、生活正常状态。
    
    对占中的学生们来说,现在非常纠结,如果轻易退出,那么后续的谈判筹码在哪里?如果不退出占中,旷日持久的占领活动,使抗命运动面临更多的问题与更大的压力。而这也许是大陆当局故意拖延时间,以期观察的原因。
    
    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休场、转场与离场,都应该是一个应该考量的问题,或一个选项。如果没有达到目标,可以适时选择休场,或发动每周一次大示威,或可以发动百万人大签名,通过港府提交中央,还可以直接要求与习近平中央对话,总之持续占中,并不是唯一选项或最佳选项,如果有相对低成本的路径可供选择,为什么固守一种方式呢。也许最终不能完全改变大陆全国人大的决议案,但可以在开放提名委员会人选方面,获得突破性进展。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41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陈子明只能在天国里等待真相与正义 (图)
·吴祚来:占中是89民运的继续,“广场”迁移到了香港 (图)
·吴祚来:历数中共建政后四中全会的罪与错
·吴祚来:中共四中全会与依宪治国 (图)
·宣传部做局 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吴祚来 (图)
·吴祚来: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了? (图)
·吴祚来:借旧皇权之剑立新极权之威? (图)
·吴祚来:政治对话与国家灾难(下) (图)
·吴祚来:政治对话与国家灾难(上) (图)
·吴祚来:吴仁华,毕功一役、毕生一事 (图)
·吴祚来:公民运动为什么要和平理性? (图)
·吴祚来:封杀言论 保护腐败 (图)
·吴祚来:剖析文化腐败──文化部原副部长周和平篇 (图)
·吴祚来:为什么要抓曹保印? (图)
·吴祚来:王伟光意在狙击习近平的改良思维 (图)
·吴祚来:中国政协应该有真正的政治协商 (图)
·吴祚来:为体制内学者说几句话 (图)
·吴祚来:文化双轨制祸害中国文化 (图)
·吴祚来:王家新手握巨额拨款──中国文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