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华人为什么缺乏殖民精神?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近来有很多讨论“海归”问题的文字,大概有两派意见,一派说海归好,一派说海归不好。但是我读来读去,得到的结论却是一个:不论主张“海归”的,还是主张“不海归”,都是从现实的利益出发,例如自身发展、工作需要、孩子教育、养老送终等方面,全都不是从“求知”、“探险”、“猎奇”、“创造新生活”的冲动出发的,总之,这两派全都丝毫没有一点“殖民精神”。
    
    简单说,这两派讨论的都是“海归合算不合算”,这凸现了华人的特性:只懂“求职”,不懂“求知”;这个特点,超越了意识形态的分歧,超越了社会阶层的差异。
    
    (二)
    
    有人通过谈论其他国家的移民历史来冲淡华人的这一求职特性,说“中国海归回国基于文化认同”。但这是说不同的。因为“文化认同”属于“求知”范畴,在华人的海归不海归的考虑中向来是排在最后的。
    
    华人的这一“非殖民”特点,在纽约市大史坦顿岛分校心理学系萨斯曼教授(Nan Sussman)的研究中得到了证实。
    
    在《移民回归和身份认同:全球现象,香港特例》(Return Migration and Identity:A Global Phenomenon,A Hong Kong Case)一书中,萨斯曼指出:当年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欧洲移民来到美国后又回到了欧洲(但没有祖国的犹太移民是个例外,返回欧洲的犹太“海归”几乎是零);还有过去一两百年间的美国人到欧洲定居一段时候后又返回美国。但是,萨斯曼发现香港从1984年到1997年有八十万人口移民海外,主要是通为英联邦成员国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而从1997年到现在,这八十万人里竟然有五十万人作了“海归”。
    
    另外,在行为方式上,华人移民也迥异于欧美人。
    
    萨斯曼在书中总结出了“海归”群体对自身文化身份重新定位的四种类型,即“加固型”(Affirmative)、“减少型” (Subtractive)、“附加型”(Additive),和“全球型”(Global)。
    
    1、谓“加固型”是指海归人士回到母国后对自己的原有文化身份更加认同,如中国海归回国后更加认同自己作为中国人的文化定位;
    
    2、“减少型”则是减少了自己对原有身份的认同;
    
    3、“附加型”则是在保持原有文化定位的基础上,也吸收了很多外国文化的因素;
    
    4、“全球型”则是少数在很多国家生活过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公民”,到哪里都能很快适应那里的文化。
    
    萨斯曼在调查中发现,多数西方“海归”都属于“减少型”,“海归”后通常还会遭遇精神抑郁,而多数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海归”都属于“附加型”,“海归”后通常都对生活满意度很高,不会经历感情上的不适。
    
    这些香港“海归”在回到香港后呈现一些文化认知上的共同点,是前面所述类型中的“附加型”,比如语言上更加灵活——萨斯曼在一项测试中发现,“海归”们平均在396个单词的谈话中做了26次中英文切换。同时,这些香港“海归”在饮食、文化、隐私和生活步调方面都受到海外文化的影响,但他们对自身中国文化的认同丝毫没有减少。
    
    萨斯曼发现,日本的“海归”也通常对自己的文化有坚实的认同,有些人在回归后不得不想法隐藏自己在西方已经习惯了的一些举动。有一个采访对象告诉萨斯曼,他在美国时喜欢上了在上班途中阅读《Newsweek》这本杂志,但他回到日本后意识到,在地铁上看这种杂志会让引来异样的眼光,因为日本男人在上班途中最流行的就是看色情卡通一类的读物,于是这位日本“海归”不得不将《Newsweek》夹在一本色情卡通书里偷偷阅读。萨斯曼也顺带提及,她本人在日本时养成了进门脱鞋的习惯,结果回到曼哈顿后,她的很多朋友都拒绝服从她这一要求,因此半年后她不得不改掉这一习惯。
    
    萨斯曼也对中国大陆,尤其是上海的“海归”做了一些初步的调查,中国大陆的“海归”将是她下一步的研究重点。萨斯曼表示,就她目前观察所得,中国大陆的“海归”在文化身份的转换中属于“附加型”再加“加固型”,即他们吸收了很多西方的文化元素,但对中国的文化也更加认同。
    
    显然,华人缺乏“落地生根”的殖民精神,而经常“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屈原:《九章•涉江》)。
    
    (三)
    
    由于华人从屈原那里秉承下来“爱国主义”,在殖民历史上就变成了残废,凡善可陈。
    
    结果呢?
    
    1、广东省人吴元盛,在婆罗洲北部建立戴燕王国,自任国王,王位世袭,立国百余年。于十九世纪亡于荷兰;
    
    2、广东省潮州人张杰绪,在安波那岛(纳土纳岛)建立没有特定名号的王国,自任国王。十九世纪张杰绪逝世,内部发生纷争,王国瓦解;
    
    3、福建省人吴阳,在马来半岛建立另一个没有特定名称的王国。于十九世纪被向东扩张的英国消灭;
    
    4、暹罗王国的开国国王郑昭;
    
    5、三佛齐国王张琏(广东饶平人);
    
    6、婆罗国王某(福建人);
    
    7、爪哇顺塔国王某(广东潮州人);
    
    其中作为典型的,莫过于“兰芳共和国”。
    说起最早的现代共和制国家,很多人都会追溯到1776年成立的美国,实际上,就在美国独立的同一时期,华人曾在世界第三大岛——东南亚的加里曼丹岛西部建立了一个兰芳共和国。作为亚洲第一个现代共和国家,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现代共和制国家之一,兰芳共和国携手当地土著居民,抵抗西方殖民者的入侵长达一百零七年,直到十九世纪末才被荷兰殖民者所灭。
    
    兰芳共和国(1777——1884年),全称兰芳大统制共和国,亦有说是南方共和国,是华人所创立的第一个共和国。但该国最初在加里曼丹岛上并非政治组织,而是一家贸易公司。1770年广东梅县客家人罗芳伯在东南亚西婆罗洲(今加里曼丹西部)成立了“兰芳公司”,1777年罗芳伯将“公司”改为“共和国”,成为“兰芳共和国”。兰芳大统制建立时,第一任总长是陈兰伯,第二任总长是罗芳伯,兰芳大统制名称取之于此。
    
    当时不少广东人前往南洋谋生,由于广东人擅长经商,因此,不少从事贸易的人都很受当地酋长的敬重。当时由于不少欧洲人前往当地骚扰,所以当地有华人社团从广东省招请团练,来到南洋担当类似保镖的角色,当中势力最大的是南方公司。后来不少酋长都要求南方公司保护他们,所以南方公司当时的老板罗芳伯就在当地成立共和国,并担任国家的大总,总揽国家的保安及各部族之间的协调工作。而各部族的内部事务,仍然由酋长负责。此外,由于罗芳伯得知洋人对清朝仍然非常顾忌,所以在立国之初就立即向清朝称臣,并派员前往北京朝贡。此举果然使洋人大为顾忌,从而停止对当地的骚扰。而另一方面,早期未有加入的部族,看到兰芳共和国的成功,亦纷纷表示愿意加入成为成员部族。在最高峰时,兰芳共和国的势力范围占有整个加里曼丹岛。
    
    兰芳共和国以坤甸(东万津)为首都,并将立国之时,西元1777年当年定为兰芳元年。国家元首称大唐总长或是大唐客长,意思是华人作客海外的首长,且“国之大事皆众咨议而行”,以类似于民主选举和禅让的形式传承,前后历任十二位总长。
    
    后来由于清朝在外交上多次失利,西欧开始认识到清朝已经衰弱,无力再顾及境外的事,趁着中法战争的爆发,荷兰开始重新部署占领行动。1884年,荷兰入侵兰芳共和国,兰芳共和国虽进行了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其残余势力逃至苏门答腊。不过,由于仍害怕清政府作出反应,荷兰并未公开宣称已占领兰芳地区,而是另立了一个傀儡以便进行统治。直到西元1912年清朝灭亡、中华民国成立后,荷兰才正式宣布对兰芳地区的占领。兰芳共和国自立国至灭亡,共经历一百多年。
    
    逃往苏门答腊的华人一直往西边迁徙,并于马来西亚半岛定居。当中的一位迁徙者的后人最终更成为了东南亚的显赫人物,他就是被誉为“新加坡国父”的李光耀,尽管李光耀并非纯种的华人。
    
    (四)
    
    有人可能感觉奇怪,经受了两千年帝制的华人,到海外后为什么会建起一个共和制的国家?而且其建国比美国还早六年,当时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欧美的新风尚根本不可能波及东南亚。
    
    其实罗芳伯这些人,都是清朝的顺民,因为在故乡太穷,不得已下了南洋。虽然飘泊海外,但仍然是清酋的奴民,祖宗坟墓祠堂,以及亲友家眷,都在中国大陆。他们如果自立为王,对清酋来说,仍然属于反叛,野蛮的清酋一定会来抄家、挖坟、毁祠堂的,甚至还会派兵出海,进行征伐。所以,罗芳伯他们不敢自立为王。
    
    事实上,罗芳伯建立兰芳国后,在华人圈里根本不敢称为国,只能称为兰芳公司,或者兰芳大总长。这当然有害怕告发的原因在内。后来,他们甚至还遣使回国,觐见清酋,请求称藩,想把西婆罗洲这块土地纳入清朝的版图,或者变成藩属国家。清酋却不予受理,不睬这些“天朝弃民”,因为北方的鞑子根本不能容忍南方的唐人在海外建个国家。
    
    罗芳伯在中国国内,也是一个平民百姓,没有任何特殊身份。到海外后,因为他才能过人,所以被大家推为首领。带领众多海外华人,谋求共同的利益。后来因为华人势力太大了,有好几万,当地土著居民也归附了好几十万,他们帮助浡泥王平了叛,浡泥王看华人的势力已成,不得已拱手让位。兰芳国能建立起来,主要还是华人群体实力很强的缘故。罗芳伯是华人势力的代表,是由华人们推选出来的。除了个人能力之外,在华人圈内并不具备绝对的优势。也就是说,大家能一起推选他,也能够一起废了他。所以,罗芳伯敢于向土著居民称王,但不敢在华人面前称王。
    
    罗芳伯以特有的政治天才,推行“民主政权”建设,于1776年创立共和体制,定名为“兰芳大总制共和国”,在世界诸国堪称第一,比华盛顿1787年当选为首任总统并实现联邦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共和体制还早十一年哩。
    
    由于史料的原因,我们无法知道罗芳伯搞的是自由平等的现代政治,还是不堪入目的帮会统治,或者自由平等与帮会政治兼而有之,就如同贯穿二十世纪的北京。但不管怎样,由于缺乏殖民主义精神,华人的海外国家终于烟消云散。这并不奇怪,因为就是在本土,华人的国家也被外族夺走。蒙古人、满洲人、日本人、苏联人、、、、、、在中国登堂入室,自居为主人,并培养了不少汉奸为“官吏”与“干部”。
    
    2011年10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504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商鞅变法”?习近平政权的法家思想/谢选骏
·谢选骏:公历和红十字会在中国的基督教意义
·谢选骏:美国可能运用香港事变​制裁中国
·谢选骏:中国需要克服的仅仅是一个挑战
·谢选骏:第一期中国文明与第二期中国文明
·谢选骏:客卿与家奴
·谢选骏:中国正在整合全球市场
·谢选骏:普京可能加速俄罗斯联邦解体
·谢选骏:伊斯兰教的扩张与礼制的天下统治
·谢选骏:奥古斯丁为什么推动圣徒崇拜?
·谢选骏:佛陀出家的“托尔斯泰路线图”
·谢选骏:专制(组织)者的工作秘籍
·谢选骏: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历史?
·谢选骏读史笔记:埃托利亚人的政治胸襟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谢选骏:穆罕默德与《撒旦诗篇》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日本姓名来自中国禅师
·谢选骏:哈里发国与全球文明的发展方向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