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公历和红十字会在中国的基督教意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2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耶稣基督的纪元,就是以基督教所信奉的救世主耶稣降生的年份为起点顺序计算年代的纪年法。由于这种纪年法简便而统一,给历史记述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因而广为世界各国所采纳,中国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在大陆地区采用这种方法计算年代,只是以“公元”称之。
    
    耶稣基督纪元产生于欧洲。早在基督纪元出现之前,世界各地就曾流行过各种各样的纪年法,其中比较流行的是以城市建设、帝王登基作为纪年之始,然后逐年相加;我国古代就一直采用这种方法纪年。但是这种方法有诸多不便,不仅时间跨度不长,而且各国各地纪元不同,很难统一换算,特别是某帝王年表有阙如,就无法知道某一时间发生的确切年代。从公元前3世纪起,希腊化世界开始采用公元前776年开始的每4年一次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作为共同的纪年标准,从而向纪年世界化迈进了一步。这种纪年法以重要历史事件的发生年代作为原点建立时间数轴,从而突破了帝王纪元的局限。随着基督教在罗马帝国之哦你国教地位的确立,人们开始按照基督教的历史观制定纪年法,于是一种真正的世界纪元,即以上帝开天辟地创造人类作为纪元之始的纪年法出现了。但是,由于各式各样的关于上帝创世年代的推算却无准确的历史推算根据,彼此又相差甚远,且无法证实,因此人们很难接受某一个“世界纪元”。不过,这种以上帝创业作为纪元之始的思想却为“基督纪元”的出现做好了准备。这一方面是由于耶稣本人的生卒年份可以用实证的方法加以较准确的推算;另一方面根据基督教的教义,耶稣的降临完全可以标志着人类新纪元的开始。
    
    最早发现基督纪元的是一位名叫狄奥尼修斯·埃克西古的叙利亚僧侣。公元535年,狄奥尼修斯受教皇约翰一世之命编制复活节日期查定表。在此期间,他以《新约圣经·路加福音》中用六种同时发生的事件确定施洗约翰开始传道的具体时间的叙述作为依据,推论出耶稣的诞生年为罗马纪元的754年,并以此年作为基督纪元元年编制教会年历表。狄奥尼修斯的这种纪年法为教皇所接受,于是随着他编订的复活节日期查定表在各地教会广为流传,基督纪元也开始被各国采纳作为纪年法。但是,真正使这种以基督教教义作为基准确定历史事件的“基督纪元”得到普及的,却是被称作“英国史学之父”的比德。他不仅接受了基督纪元,还在西班牙主教塞维尔的伊西多尔的启发下,用“基督之前(主前)”表示耶稣降生前的年代。因为以耶稣诞生为纪元的记念体系出现后,古代各种纪元表的横向比较及其相对于“现在”的年代仍不统一。于是,比德便以从基督诞生往前倒数的办法计算耶稣出生往前的诸年代。这样就足以把各国的历史纳入一个单一的时间结构之内。
    
    尽管后世的教会数学家普遍认为耶稣的诞生年应该为罗马纪元748年或750年,即公元前6年或4年,但从6世纪意大利最先采用这一纪年法后,至11世纪基督世纪已被西欧各国普遍接受。因此,人们仍将罗马纪元754年作为基督纪元元年,并使用至今。
    
    (二)
    
    公历的标准名称为格里高利历,是现在国际通用的历法,是一种阳历。阳历是太阳历的简称,这种历法与地球环绕太阳的周年运动有关,与月相无关。格里高利历为西方的历法,并非中国所创,故又名“西历”(是相对于中历而言)。
    
    中国从辛亥革命后即自民国元年采用格里高利历,故又名曰“国历”。为与中国旧有之历相对称,故又名曰“新历”。1949年正式规定公元纪年。
    
    格里高利历(格里历、公历)的前身是古罗马凯撒修订的儒略历。根据儒略历的规定,每4年有1个闰年,闰年为366日,其余3年(称为平年)各有365日。公元年数能被4整除的是闰年。儒略历1年平均长365.25日,比实际公转周期的365.2422日长11分14秒,即每400年约长3日。这样到公元16世纪时已经积累了有10天误差。可以明显感觉到两至两分提前了。在此情况下,教皇格列高里十三世于1582年宣布改历。先是一步到位把儒略历1582年10月4日的下一天定为格列历10月15日,中间跳过10天。同时修改了儒略历置闰法则。除了保留儒略历年数被4整除的是闰年外。增加了能被100整除而不能被400整除的则不是闰年的规定。这样的做法可在400年中减少3个闰年。在格列高里历历法里,400年中有97个闰年(每年366日)及303个平年(每年365日),所以每年平均长365.2425日,与公转周期的365.2422日十分接近。可基本保证到公元5000年前误差不超过1天。
    
    地球绕太阳一周实际为365.2422天(回归年),按一年365天计算,每年少0.2422天,因此,400年中需置97个闰年。闰年在2月末加上一天全年366天。这样经过3333年才有一天的误差。
    
    判定公历闰年遵循的一般规律为:四年一闰,百年不闰,四百年再闰。
    
    公历闰年的精确计算方法(按一回归年365天5小时48分45.5秒):
    
    1、普通年能被4整除而不能被100整除的为闰年。(如2004年就是闰年,1900年不是闰年)
    
    2、世纪年能被400整除而不能被3200整除的为闰年。(如2000年是闰年,3200年不是闰年)
    
    3、对于数值很大的年份能整除3200,但同时又能整除172800则又是闰年。(如172800年是闰年,86400年不是闰年)
    
    又若按照 (按一回归年365天5小时48分46秒)公元前闰年规则如下:
    
    1、普通年能被4整除而不能被100整除的为闰年。(如2004年就是闰年,1900年不是闰年)
    
    2、世纪年能被400整除而不能被3200整除的为闰年。(如2000年是闰年,3200年不是闰年)
    
    3、对于数值很大的年份能整除3200,但同时又能整除86400则又是闰年。(如86400年是闰年)
    
    (三)
    
    和采用公历相似,中国红十字会也是创始于中华民国时代。
    
    中国红十字会1904年成立。建会以后从事救助难民、救护伤兵和赈济灾民活动,为减轻遭受战乱和自然灾害侵袭的民众的痛苦积极工作,并参加国际人道主义救援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大陆的残余红十字会组织于1950年进行了协商改组,周恩来亲自主持并修改了《中国红十字会章程》。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恢复了在国际红十字运动中的席位。建国初期,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在协助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日内瓦公约》、处理战争遗留问题、开展民间外交、宣传卫生防病知识、保护人民生命与健康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规定,中国红十字会履行下列职责:
    
    1、开展救灾的准备工作;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对伤病人员和其他受害者进行救助;
    
    2、普及卫生救护和防病知识,进行初级卫生救护培训,组织群众参加现场救护;参与输血献血工作,推动无偿献血;开展其他人道主义服务活动;
    
    3、开展红十字青少年活动;
    
    4、参加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工作;
    
    5、宣传国际红十字和红新月运动的基本原则和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
    
    6、依照国际红十字和红新月运动的基本原则,完成人民政府委托事宜;
    
    7、依照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的有关规定开展工作。
    
    中国红十字会的出现,说明传统的儒家精神已经不敷现代中国社会的发展需要使用,因而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求助于基督精神。
    
    (四)
    
    正朔:正和朔分别为一年和一月的开始。夏历以冬至后第二个月为正月,天历以冬至所在的月份为正月,夜半为朔。
    
    1、正朔的定义
    
    从汉武帝时候和太初历直至今天的夏历,都用夏正。古时改朝换代,新王朝常重定正朔。《礼记·大传》:“立权度量,考文章,改正朔,易服色,殊徽号,异器械,别衣服,此其所得与民变革者也。”孔颖达疏:“改正朔者,正谓年始,朔谓月初,言王者得政,示从我始,改故用新,随寅、丑、子所建也。周子,殷丑,夏寅,是改正也;周夜半,殷鸡鸣夏平旦,是易朔也。”《史记·历书》:“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天元,顺承厥意。”参阅清赵翼《陔馀丛考·周秦改正朔不改月次辨》。
    
    2、正朔的沿革
    
    商朝以夏朝十二月为正,周朝以夏朝十一月为正,秦朝以夏朝十月为正。汉代刘邦未袭秦之正朔服色。
    
    自汉武帝改用夏正以后,后世的帝王一般只改年号而不改正朔,只有武则天,太平天国等改正朔。这里要说的是很多文献都称,今天所用的农历就是夏历,这样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事实上今天的农历只是沿用了夏正,而没有用夏朔,具体到大小月,闰月等的计算更是与夏代大不相同。
    
    夏以天明为朔,商以鸡鸣为朔,周以夜半为朔。则体现了计时的进步,因为天明时间受天气、季节影响很大,鸡鸣也不准确,而夜半则可通过天文观测精确确定。
    
    3、对后世的影响
    
    虽然汉以后朝代很少改正朔,但改年号,颁历法仍然是天子体现皇权的重要手段。旧时称历书为皇历,盖因历书必由皇帝所颁。直到近代,历法正朔,仍被视作是政权的标志。比如,清末,革命党所办报纸多以黄帝纪元,以表明不承认清的合法性,是以不使用清的正朔。甚至于今天的海外反共人士仍有以不用公元纪年,来强调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的。又如,孙中山,毛泽东皆在开国之日宣布使用西历并以民国/公元纪年,足见改朝必改正朔的观念仍然深入人心。
    
    孙中山虽然采用公历,但没有采用耶稣基督纪元;毛泽东虽然追随的是苏联,但毕竟追随了东正教社会的耶稣基督纪元,显示了即使在无神论政权的控制下,基督教化依然在深入。
    
    (五)
    
    在中国的传统和现实中,改朝换代不仅更改正朔,而且移易服色。
    
    服色具有以下的“革命”含义:
    
    1、车马和祭牲的颜色。历代各有所尚。《礼记·大传》:“改正朔,易服色。” 郑玄注:“服色,车马也。”孔颖达疏:“谓夏尚黑,殷尚白,周尚赤,车之与马,各用从所尚之正色也。”孙希旦集解:“服,如服牛乘马之服,谓戎事所乘;若夏乘驪,殷乘翰,周乘騵是也。色,谓祭牲所用之牲色;若夏玄牡,殷白牡,周騂犅是也。”
    
    2、官员品服和吏民衣着的颜色。宋代的高承《事物纪原·官爵封建·服色》:“《隋礼仪志》曰:大业元年,煬帝詔牛弘、宇文愷等创造章服差等:五品已上通著紫袍,六品已下兼用緋緑,胥吏以青,庶人以白,屠商以皁,士卒以黄、、、、、、《笔谈》曰:中国衣冠,自北齐全用胡服,窄袖緋緑。此盖其始也。”唐代的元稹《于季友授石羽林将军制》:“荣以服色,列於藩垣。”
    
    古代由于五德思想的流行,每一王朝都有特别崇仰的某一种颜色。以符合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如谓夏尚黑、殷尚白、周尚赤、汉尚黄之类。秦汉以后,新王朝建立,皆将改正朔、易服色视为关系到国运的大事。后亦泛称各级官员的服饰。
    
    《史记·殷本纪》:“汤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会以昼。”《史记·孝武本纪》:“元年,汉兴已六十馀岁矣,天下乂安,荐绅之属天子封禅改正度也。而上乡儒术,招贤良,赵绾、王臧等以文学为公卿,欲议古立明堂城南,以朝诸侯。草巡狩封禅改历服色事未就。”
    
    中华民国的官方服装是“西装”,中华人民革共和国的官方服装是“中山装”,都不是中国传统服装,而显示了基督教意义及其社会影响所及。
    
    (六)
    
    中国人有没有意识到:当我们使用耶稣基督纪元作为“公历”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俯首贴耳地成为了一个自觉不自觉或感恩不感恩的基督徒了?当我们使用红十字而不是“红新月”这个山寨标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无意识地“披戴主耶稣基督”了,除非,彻底地弃绝基督教,我们有没有能耐把红十字改成红新月那样的赝品?
    
    附带说一句,“红新月”为什么是一个赝品的山寨货呢?这是因为,十字架代表了耶稣基督的自我奉献、流血牺牲,而“新月”却完全没有这个内涵。穆罕默德和他写作的《可兰》,是要流别人的血,而不是要留自己的血的,这就是其征服的本质。所以伊斯兰教所征服的都是外面的投降者,而不是内心的皈依者。在这种意义上,伊斯兰教一点都不可怕,和儒教、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类似,伊斯兰教主要是一种政教合一的社会制度,而不是灵魂深处的高级宗教。
    
    不难发现,红十字的精神不仅是救死扶伤,而且是要爱自己的仇敌,包括爱那些已经放下武器的敌方战斗人员。正是在红十字的精神感召下,才有了《日内瓦公约》的诞生。像日本人和苏联人的全部、德国人的一半,他们都拒绝遵循《日内瓦公约》,因为他们都拒绝了基督教。德国人有一半的情况遵守《日内外公约》,在西线对基督教国家德国人遵守《日内瓦公约》,在东线尤其对犹太人,德国人也不遵守《日内瓦公约》,因为后者不是基督徒。这就是德国人被世人声讨的罪行。虽然德国人还比不信基督教的日本人更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中国人责怪日本人不肯对中国人道歉,日本人嘲笑中国人连对中国人自己都不肯道歉,都是因为中国人和日本人虽然都有一个个红十字会,却都不能理解十字架的精神。
    
    可以想象,如果中日之间爆发战争,那是异乎寻常地残酷,因为双方都缺乏十字架的精神。而欧洲历史上的残酷行为,也都是因为背离了耶稣基督舍己救人的精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209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美国可能运用香港事变​制裁中国
·谢选骏:中国需要克服的仅仅是一个挑战
·谢选骏:第一期中国文明与第二期中国文明
·谢选骏:客卿与家奴
·谢选骏:中国正在整合全球市场
·谢选骏:普京可能加速俄罗斯联邦解体
·谢选骏:伊斯兰教的扩张与礼制的天下统治
·谢选骏:奥古斯丁为什么推动圣徒崇拜?
·谢选骏:佛陀出家的“托尔斯泰路线图”
·谢选骏:专制(组织)者的工作秘籍
·谢选骏: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历史?
·谢选骏读史笔记:埃托利亚人的政治胸襟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谢选骏:穆罕默德与《撒旦诗篇》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日本姓名来自中国禅师
·谢选骏:哈里发国与全球文明的发展方向
·谢选骏:“伊斯兰国”(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