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元霸:后占中的撕裂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2日 转载)
    
    占中运动划下香港历史的新一页。这是无容置疑的。
    

    有人喜见香港人的高素质,亦有人担忧香港陷于分裂对峙的局面。且让笔者在此先划一条线,这样才有理讨论。
    
    占中运动是一个新的里程;同样,观察这场运动对香港带来的冲击,亦要有一套新的思维,新的准则。就等于1997年出现的金融风暴,与2008年出现的金融海啸,看似相通,但结果却天渊之别。 (2008年因「旧有思维」而卖楼套现者,相信对笔者的讲法极有感受。)
    
    过往的政治运动,来来去去都是六四集会,催谷士气;七一上街,以壮声威。千千万万的诉求,但求宣泄一下对管治者的不满,唱几首励志歌曲便「自我感觉良好」;(这亦是社运界称之为「左胶」模式);继而在议事堂中接力,挟民意之威在议士堂中「代出头」,以「政治骚」来吸取支持。
    
    过往的十七年,民众只受到政党的号召,站在不同的旗幡之下,不断地被「骑劫」;其之名曰「民主」;实则是「寡头垄断」式的民主。民意只是不同政党的「弹药」或「工具」;成为议事堂中「相互挥舞」的「啦啦球」。
    
    笔者不看「占中」的对错;相信原本「占中」的策动者;当初亦是希望旧瓶新酒;改站为坐,改坐为躺,将民众亦是当成政治谈判的筹码。但「民众的觉醒」是策划者所未能预计;「民众」的不受控,正是香港民主步入新的时代。
    
    香港的民主,不是「政党」的民主;民众不再是政党的「筹码」,反过来,真正成为「政党」的主人,「政府」的主人。
    
    这种现象其他的评论者亦有提及,当议会内的政党代表不了人民,人民会将政治带入街头,而政党亦只得顺应民意而改变。所以笔者在前一篇有提及,那些离地而领有金漆招牌的大党,在占中运动后将会成为「灵活」的小数政党吸取养份的对象;市民的支持已经是按其独立思考而非再靠「惯性收视」。
    
    笔者纯以观察来作出上述的假设;在市民封闭政总当天,李卓人的强行介入已焦头烂额;网上亦流传刘慧卿在公众地方受到市民的揶揄;毛孟静及张超雄在旺角亦只能作为民众的「守护者」;主仆角色的互易已经显然易见。
    
    换一句俗一点的说法,「政党抽水时代已经终结」。
    
    民主的种子是需要时间去孕育及栽培,今天我们世代的努力,为的就是下一代的福祉。笔者在上一篇预期过因为政党板块的改变而让建制得益,但这亦是民主进程中必须承受的阵痛。民主是以「数量」作为决定的依归。追求「民主」,靠的是去「改变」民意。这点需要时间。
    
    市民「民主」的程度带来了突破;但同时亦令人担忧社会出现分化。政见的不同本属正常,为何突然间出现这种「加剧」的现象?是否真的一句「收咗钱」或者「无人性」便可以归纳概括?别忘记,这些「突然立场鲜明」的人,当中包括你的家人,朋友,甚至夫妻,他们与你长时间相处,真的可以一日成魔?
    
    笔者解释这种分化,在于「信念」的不同。
    
    人类信念的形成,是按每个人不同的「学术背境」及「程度」,再加上不同的「经历」及「生活体验」而形成。所以,修读同样学科的人,对每件事的看法都有分野;当中并无对错之分。
    
    修读文学哲学的朋友,「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已是几千年的争拗。修读经济科,都会出现「共产」与「资本」的不同。所以,笔者认为对于「雨伞运动」所带来的「信念」分歧,与学科及程度无关;因为,那不可能是突然间的「原爆」。
    
    笔者认为当中的原因,是源于「恐惧」。而「恐惧」勾起了不同的「经历」及「生活体验」的回忆;所以壁垒分明。
    
    雨伞运动让人有的第一印象,绝对是八九年「六四事件」的重演。由学生主导对社会的改革,换来执政者无情的打压;那一响「催泪弹」催出了全香港人的「眼泪」;革命的浪漫唤起了市民二十五年埋藏的热情。风萧萧兮易水寒,泪眼中所看到的已经分不清是金钟的政总还是北京的天安门。对解放军入城的「恐惧」,对「镇压」的恐惧,令到市民蜂涌而至,不惜代价慷慨就义,以这种道德感召来保护学生。
    
    事件的发酵来自黑社会及市民的冲突,(笔者希望持平,黑社会事件单指「黑社会」)。学生的坚守据地,寸步不让,镜头及画面却勾起了另一些市民心底里最大的「恐惧」,文化大革命。
    
    众所周知香港是移民城市,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为了逃避国内灾难而离乡别井来港谋生。他们当中所经历的,是家破人亡,土改批斗,五伦悖逆,法纪不彰;好不容易在香港找到「稳定」的生活;但对于那场改变一生的「学生运动」却是「不想回忆,未敢忘记」;连续数天不断的电视画面,那埋藏在心中四十八年的「恐惧」一下子释放出来;骨肉分离的画面,至亲被批斗的景像;学生领袖的慷慨激昂,亦令他们体内的血液沸腾;大量的伤痕文学;加上父母辈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亲身经历」,「求稳」亦成为他们的终极追求。
    
    Fear keeps us focused on the past or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If we can acknowledge our fear, we can realize that right now we are okay. Right now, today, we are still alive, and our bodies are working marvelously. Our eyes can still see the beautiful sky. Our ears can still hear the voices of our loved ones." - Thich Nhat Hanh (一行禅师)
    
    笔者以自己的观察来让港人明白大家各自的恐惧源头,借用上文一行禅师的智慧,如果大家能明了各自的恐惧,就能好好掌握今天所做的事。 「包容」可能在今天的香港已被视为「过气」,但拥有独立思考的各位,分裂的民意,正是权力争夺者的最爱。
    
    因为,制造仇恨,才容易令人迷失,再而接受「领导」,这亦是那些「推手」预设的剧本。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404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元霸:回应究竟北京在做什么?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
  •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康德不懂哲学
  •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 Panoptic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成觉八秩感懷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七)
  • 陈泱潮10.中國民主墻組黨等五大事件,是推倒蘇中東歐共產政權的
  • 谢选骏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 胡志伟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红尘
  • 谢选骏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 李芳敏144000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 谢选骏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 曾节明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 谢选骏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 陈泱潮9.民主墻運動40周年,2019年【建民論推墻】的感嘆
  • 少不丁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 谢选骏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 徐永海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谈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1)
  • 胡志伟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 陈泱潮8.《特權論》揭示了今日及未來中共國問題之癥結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冲突釀5死 临时总统威胁司法追究前总统
  • 瑞典笔会授奖桂民海文化部长颁奖 北京威胁报复
  • 香港相对平静 出现集会撑警
  • 伊朗上调油价引发示威活动
  • 以色列军队周六轰炸了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目标
  • 驻港部队反送中以来首现身清路障 被疑违反基本法驻军法
  • 法国黄背心运动1周年 卷土重来为哪般?
  • “中国就香港问题提出的唯一选项是强化警察国家”
  • 香港经济十年首现衰退 今年料缩1.3% 较市场预期严重
  • 抗争者撤出大学 市面仍有示威 警方发催泪弹驱散
  • 港警发近万枚催泪弹 有记者染二恶英类病 学者称是公共卫生
  • 中国人民银行年底可能再降准
  • 日本共产党发表声明:立即停止在香港的打压
  • 暴力升温 七成港人认为港府警方须负主责
  • 中国水墨手法绘制的法国地图大获成功
  • 塞尔维亚:中国游客的伊甸园
  • 香港九所大学校长发表联合声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