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疆人怎么看——新疆旅途对谈录/高洪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0日 转载)
    高洪明更多文章请看高洪明专栏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2期 2014年10月17日—10月30日
    

    8月9日10点T69次列车缓缓开动驶出北京西站,此次我与何德普先生新疆游一共25天,行程超过15000公里。
    
    在这25天里,我见到了数不清的新疆人,或在新疆长期生活和工作的内地人(可称半个新疆人)。他们有:汉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蒙古人、塔吉克人、回族人。他们遍布天山南北、城镇乡村,但真正能够和我坐在一起聊天的很少。因此,我非常有必要把这些对话记录下来,否则对不住他们的真诚。
    
    以下这些对话中,本人简称“我”,对方简称“他”,这样便于记录。对谈话内容,我不再做任何注释,请读者谅解。
    
    第一个与我对话的人
    
    半个新疆人。男,汉族,中年,河北石家庄人,在乌鲁木齐做了10几年建材与棉花生意,乌鲁木齐有自己买的住房,地处汉人区,可以在乌鲁木齐落户口,但没落,妻女还在老家。
    
    地点:在北京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上,我靠车窗,他坐在我的左手边。
    时间:从8月9日至8月10日。
    
    我:您去哪里?
    
    他:去乌鲁木齐。
    
    我:您去有何公干?
    
    他:在乌鲁木齐做建材生意,也做棉花生意。
    
    我:您在乌鲁木齐做生意多少年了?
    
    他:我干了10几年了。您去哪里?
    
    我:我去新疆旅游。
    
    他:你们几个?新疆不太安宁,还敢到新疆旅游?
    
    我:我们两个去新疆旅游;新疆不太安宁,您还敢在新疆做生意?
    
    他:其实新疆挺安全,没有报纸宣传得那么恐怖,就是极少数人在作恶捣乱。
    
    我:我俩也这么看的,暴恐分子谁赶上谁倒霉呗!听蝜蝲蛄叫,就不种黄豆啦?您和新疆维吾尔人打交道多不多?
    
    他:我和维族人打交道很少,北疆维族人不多,他们大多数住在农村。南疆维族人多,阿克苏、喀什、和田等地区维族人多,他们占绝对多数;到那里,咱们汉人就成了真正的少数民族了。
    
    我:您在乌鲁木齐知道7•5暴恐事件吧?
    
    他:我知道,我正好路过现场,我还拍了不少照片呢?(边说边掏出手机,打开手机让我看了看手机拍摄的照片:真是火光冲天,尸体横躺竖卧,血迹斑斑,画面惨不忍睹)
    
    我:死人多吗?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他:死人不少,到底死多少人不知道,说死伤两千人的都有。为什么还真说不清楚,反正先看见不少维族暴恐分子拿刀追杀汉人,见人就砍;后来看到也有汉人拿刀追杀维族人,见人就砍;反正那时候恐怖得厉害,哪有不害怕的?
    
    我:哪些汉人拿刀追杀维吾尔人?
    
    他:我看那些人像是地痞流氓黑社会的。
    
    我:我看您的胆子就不小嘛?您还敢用手机拍摄那么多照片。
    
    他:那是让我赶上了,壮着胆子拍摄了几张照片。
    
    我:您看维吾尔人怎么样?
    
    他:我看维族人也挺好的,过去看他们,我们心态正常,偶尔与维族人打交道,感觉他们对汉人也是友好热情的;不知道怎么了,一夜之间看到维族人就有些隔阂了。
    
    我:您怎么看汉人与维吾尔人呢?
    
    他: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地方,从汉武帝到现在有两千多年了;是汉人给维族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要不他们哪会种小麦、玉米、棉花;没有汉人,他们还在饮毛茹血呢?
    
    我:那您说现在汉人与维吾尔人的关系怎么会到了这种地步呢?
    
    他: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一下子还真说不清楚。
    
    我:您慢慢说说,我想听听您的高见。
    
    他:汉人有点看不起维族人,嫌他们落后;汉人也有点歧视维族人,比方说:同样的事情,汉人能办的,维族人办不成;总之,汉人干部有点歧视维族人。
    
    我:您举个例子听听。
    
    他:比如说办个证明执照什么的,对维族人审查得很严,很多人办不成。
    
    我:您说汉人与维吾尔人的关系,怎么才能恢复到7•5暴恐事件以前的样子呢?
    
    他:这个比较难。中央要加大维族人的扶贫力度,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让他们受教育,不落后;让他们不受暴恐分子的挑唆,不受邪教(指宗教极端分子)的挑唆;这样也许会好起来;我看关系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是很难的;再说,汉人干部看不起维族人、歧视维族人在7•5暴恐事件以前就很厉害的,只是维族人敢怒不敢言罢了。
    
    我:您说说怎么在新疆扶贫呢?
    
    他:中央扶贫款落实到人头,给维族人建学校、医院、办公楼;可是现在少数民族脾气也挺大,在库尔勒给他们建了个医院,人家嫌设备不先进,医院使用了3年,到现在还不签字验收接收呢?
    
    我:您没有来乌鲁木齐之前干什么?
    
    他:我们家办了个造纸厂,政府说污染环境,影响申办奥运会,没干几年就强行给关闭了,而且一分钱的补偿都不给。
    
    我:政府用什么办法强行关闭的?
    
    他:政府先给你下个环境污染通知单,然后给你停电,封你的机井,让你无法生产并生存,我的造纸厂只好关闭了;我就到乌鲁木齐来做建材生意和棉花生意了;我把石家庄的建材卖到新疆,再把新疆的棉花卖到石家庄,这样互通有无,我的生意还是可以的。
    
    列车到了乌鲁木齐,我们一起出了车站,才握手告别。
    
    第二个与我对话的人
    
    半个新疆人。男,回族,中年,宁夏石嘴山人,在哈密干建筑,兼做点玉石生意,宁夏新疆往返有10几年了,在甘肃嘉峪关车站上车,坐在我对面靠过道的座位上。
    
    地点:在北京西站T69次开往乌鲁木齐南站的嘉峪关站到哈密站的列车上。
    时间:在列车从嘉峪关站到哈密站的区间运行时间内。
    
    我:您是汉族吗?
    
    他:我是回族人,是地地道道的宁夏回族人。
    
    我:您去哪儿?
    
    他:我去哈密,在那里干建筑;我喜欢玉石,兼做点玉石生意。
    
    我:您做玉石生意少不了和新疆维吾尔人做生意吧?
    
    他:那当然了,我经常和“老维子”打交道,大概有10几年了吧。
    
    我:您觉得维吾尔人怎么样?
    
    他:有的“老维子”不错,有的不地道,净骗汉人。
    
    我:您看汉人与维吾尔人的关系怎么样?
    
    他:我看“老维子”,反共排汉;哪个敢反对汉人,有一个就杀一个,看他们还敢不敢反共排汉!
    
    我:您何以见得呢?
    
    他:我受过两次“老维子”的骗,想起来就有气,才这么说;其实,大多数“老维子”还是不错的,要不咱们怎么和人家做玉石生意呢?
    
    列车到了哈密,他就下车了。
    
    第三个和第四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年轻的母女俩,维吾尔族,哈密人,去乌鲁木齐,哈密上车。母女俩长得美丽动人,坐在我的对面的两个座位上,我对面靠车窗的是何德普先生。
    
    地点:在北京西站T69次开往乌鲁木齐南站的列车上。
    时间:从哈密南站到乌鲁木齐南站的区间运行时间之内。
    
    我:您是维吾尔人?
    
    她:是,我是维吾尔人。
    
    我:您去哪儿?
    
    她:我们去乌鲁木齐。
    
    这个年轻的母亲,汉语说得吃力,也许她听不懂我的问话,她低头不语了。
    
    我:小姑娘几岁了?
    
    她:我11岁了。
    
    我:你上几年级了?
    
    她:上四年级。
    
    我:小姑娘,你普通话说得不错吗?
    
    她:我上的是普通小学,不是民族小学。
    
    我:我说呢,你普通话说得这么好。
    
    过道那边座位上的一个汉族小女孩走过来,和维吾尔小姑娘玩“锤子剪子布”等等游戏,她俩兴奋地又蹦又跳,高兴地又唱又叫;她俩亲热得好像一对亲姐妹,直到乌鲁木齐她俩都没消停。
    
    第五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女,20岁左右,年轻漂亮,汉族,土生土长的新疆人,如家酒店前台接待员。
    
    地点:如家酒店前台。
    时间:8月10日20点左右,在办理住宿酒店手续的时间里。
    
    我:姑娘,你是新疆人吗?
    
    她: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我爷爷是江苏支边青年,我爸爸都是新疆出生的。
    
    我:那,你是疆三代了,完全可以说你是个正经八百的新疆人了。你会说维吾尔语吗?
    
    她:日常对话多少懂点儿,要不没法站前台服务了。
    
    我:那,你算双语人才,很了不起的。
    
    她:谢谢!您夸奖了。您拿好身份证。
    
    我:你把你们酒店的WLAN的名称和密码告诉我,可以吗?
    
    她:好的,我把名称和密码写在这张纸条上,你就可以手机上网了。
    
    我:谢谢你!姑娘。
    
    何德普先生拿了房间门卡,我俩就坐电梯上楼了。
    
    第六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女,25岁,回族,大学毕业,乌鲁木齐人,父母开饭店多年,“喀纳斯四日游”的导游,身材丰满,个头较高,面容不算白净,喜欢吸烟。
    
    地点:在旅游大巴中途停靠休息站。
    时间:从8月11日到8月14日,在旅游大巴停靠休息期间。
    
    我:导游,你是哪儿的人呀?
    
    她:我乌鲁木齐人,回族。
    
    我:你干导游几年了?
    
    她:我大学毕业就干导游,干了3年了;其实,我父母开饭店就有20年了,不缺我挣钱;可我喜欢这个职业,成天忙忙碌碌,虽然挺累,但很充实。
    
    我:你结婚了吗?
    
    她:我今年25了,还没结婚;我不喜欢那些回族年轻人,他们一有钱就吸毒,我讨厌他们;所以,我不着急,等有合适的再说。
    
    我:听人家说新疆挺乱的,你干导游,你感觉新疆乱不乱?
    
    她:新疆不像内地人想象的那么乱,其实新疆很安全稳定;有时个别地方有点儿乱,那都是极少数暴恐分子在作乱,这是极个别的情况;新疆总体是安全稳定的。
    
    我:你们导游收入还不错吧?
    
    她:现在收入说得过去,但今年比去年差多了;今年莎车等地的暴恐事件,给内地人来新疆旅游造成极坏影响,来新疆旅游的人少多了;今年收入肯定不如去年。
    
    我:你了解新疆维吾尔人的情况吗?
    
    她:我对北疆情况比较熟,北疆维族人热情好客;南疆,我没有去过,不了解那里的维族人,我听说那里农村比较落后。
    
    导游接待的人太多,和她对话聊天的人太多,我很多时候插不上嘴。
    
    第七个与我对话的人
    
    算半个新疆人。女,汉族,24岁,小巧玲珑,江苏无锡人,大学毕业,来新疆干旅游销售工作,边打工边旅游,在乌鲁木齐有住房,这次他父亲来新疆看望她,她陪同父亲去喀纳斯旅游。
    
    地点:在旅游大巴上,我俩坐在同一排座位上,但隔着过道,我靠车窗,我旁边空座位上放着她的双肩背和我的手提袋。
    时间:在旅途双方都有聊天兴趣的时候。
    
    我:姑娘,你来新疆旅游吗?
    
    她:我在新疆边工作边旅游。
    
    我:听你的口音是南方人吧?
    
    她:我是无锡人,前年大学毕业就来到了乌鲁木齐,我一边做新疆旅游销售项目,我一边在新疆旅游。
    
    我:你一个女孩,自己在乌鲁木齐,合租房子住还是集体宿舍住,挺不容易吧?
    
    她:我爸爸经商,在乌鲁木齐有房子,不用与别人合住。
    
    我:你都到新疆什么地方去旅游过?
    
    她:我去年去了喀什,今年去了和田。
    
    我:南疆政局稳定吗?那里乱不乱?
    
    她:我和朋友去喀什旅游,感觉喀什不错,就是没去大巴扎,没到高台民居访问维族人家;酒店前台嘱咐我们,晚上10点以后不要上街,我们就没敢去逛街。
    
    我:你看和田怎么样?好玩不?
    
    她:别提了,说起来吓死我了!一提和田,我就有点心惊肉跳。
    
    我:你遇到暴恐事件了?
    
    她:我特倒霉,今年6月中旬我自己去和田旅游,一到和田,就遇上了暴恐事件;那些维族暴徒举着片刀见人就砍,不分维汉;被砍伤砍死的人,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当时吓得我走不了路,我就躲在一根电线杆后面,蹲在那里发抖;那个场面太可怕了。
    
    我:后来怎么样了?
    
    她:我一缓过劲儿来,赶紧回到酒店,退了房,就坐车返回乌鲁木齐了;和田太可怕了,我再也不敢去了。
    
    我:我们就准备去和田旅游;你的遭遇提醒了我们,到了和田警醒点儿就是了。
    
    她:叔叔,我劝您还是不要去和田,暴恐场面太可怕了。
    
    我:我们就冲暴恐事件也得到和田去看看!谁碰上谁倒霉吧!
    
    她:那,我就祝福你们一路平安吧!
    
    我:谢谢你了!
    
    8月14日晚9点,喀纳斯四日游结束了,我们再见了。
    
    第八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女,汉族,60岁,提前退休,阿克苏行署机关干部,阿克苏人,土生土长新疆人。
    
    地点:在那拉提四日游的旅游大巴上,我俩坐在同一排座位,我靠车窗,她挨着我坐。
    时间:在旅游大巴上,双方都有聊天兴趣的时候。
    
    她:听你口音是北京人吧?
    
    我:是北京的,是来新疆旅游的。
    
    她:退休了吧,出来散散心好。
    
    我:是!来新疆看看新疆之大,看看祖国之大。你是汉族,哪年来的新疆?
    
    她: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我的父母是回应彭德怀司令员的号召,跟随王震司令员49年开赴新疆的,我和我二姐都是在新疆出生的;我是54年出生的。
    
    我:我长你4岁,我是50年出生的,老家山东。
    
    她:你和我二姐一般大,都属虎吧?
    
    我:我属虎,你属马吧?
    
    她:是,我属马。
    
    我: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插队10年,你这个年龄,那时插过队吗?
    
    她:我下到农场劳动过7年,后来抽调到阿克苏地区行署机关,52岁提前退休。
    
    我:阿克苏地区是维吾尔人聚居区,你会说维吾尔语吗?
    
    她:我会说几句问候话,不能和维族人对话。
    
    我:你常年在维吾尔人聚居区工作,你了解维吾尔人的状况吗?
    
    她:我常年坐机关,很少下基层,不大了解维吾尔人的状况。
    
    我:阿克苏地区,维吾尔人农村都种些什么?
    
    她:种小麦、玉米、水稻、棉花什么的;详细的情况,我还真不了解。现在在维族地区当干部、做公务员的标准提高了,不懂维语,当不了公务员啦!
    
    我:你干嘛要提前退休呢?
    
    她:提前退休少拿不了多少钱,退休了生活自由自在,还是提前退休好。
    
    我:据说你们南疆暴恐分子经常作乱,你见过吗?
    
    她:我没亲眼见过,但听人家说过;其实,报纸、电视、广播渲染太厉害了,没有那么邪乎;我感觉南疆大体是稳定的、安全的;要不,南疆人民还不都逃难了?
    
    我:是怎么回事,我们就决心去南疆旅游,去喀什、去和田、去库尔勒。
    
    她:南疆大体安全,你们提高警惕就可以了。
    
    我:谢谢!谢谢你的提醒。
    
    8月19日晚9点多,那拉提四日游结束,我们再见了。
    
    第九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和他的妻子。男,29岁,维吾尔族,大学毕业,鄯善人,农家乐店主,曾做英语老师;女,维吾尔族,是农家乐店主的妻子,其它不详。
    
    地点:在那拉提四日游,旅游大巴停靠休息站。
    时间:在该四日游,旅游大巴停靠休息的时候。
    
    我:你俩是维吾尔人?是小两口吗?
    
    他:我俩是维吾尔人,是小两口;我俩到北疆玩一玩,散散心。
    
    我:你的普通话说得这么好,你上的普通学校吗?
    
    他:我上的普通学校,我是师范大学毕业,学习英语专业,当过几年英语老师。
    
    我:我说呢!你家在鄯善的城镇还是在鄯善的乡村?
    
    他:我家在农村,到现在我父亲还在种地。
    
    我:你家承包几亩土地?
    
    他:我家承包6亩土地;我是85年出生,我没有承包的土地。
    
    我:你们家每年收入怎么样?
    
    他:我们家主要靠经营农家乐的收入为主,种地挣不了多少钱。
    
    我:你们家的农家乐主要靠谁经营呢?
    
    他:前几年靠我父亲,近几年靠我,买卖还不错;只是,由于最近暴恐事件的影响,来农家乐的客人少了不少;这不,我俩有闲工夫出来玩了。
    
    我:你对维汉关系怎么看?
    
    他:我看维汉关系大体是和谐的,有些差别或隔阂也正常,大多数维汉人语言还不能沟通嘛。暴恐分子是个别人,他们破坏了新疆安定团结,维吾尔人是反对他们的。
    
    我:你们是穆斯林,你读古兰经吗?你做礼拜吗?
    
    他:我没读过古兰经,也没做过礼拜;我们那里年轻人很少读经做礼拜。
    
    我:那,你父母读经做礼拜吗?
    
    他:他们也不做礼拜,我爷爷活着的时候,他做礼拜。
    
    我:哦,那么说新疆宗教问题不算大问题喽。
    
    他:我看宗教问题不大,暴恐分子才是大问题,非解决不可。
    
    8月18日午间,在那拉提草原天鹅湖公园门前广场上,我与何德普先生和他们小夫妻分别合影留念。
    
    8月19日晚9点多,我与何德普先生和他们小夫妻握手再见。
    
    第十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还有他的一家。男,60岁,提前退休,维吾尔族,身材高大魁梧,曾经担任某厂科长,昌吉州阜康市人;携妻子、妹妹、小姨子、二儿子、二儿媳、三儿子、长孙一家7人,去阿克苏的亲家给二儿子和二儿媳操办娘家婚礼。
    
    地点:在8月20日普客7556次乌鲁木齐开往喀什的硬卧列车上。
    时间:在该列车运行期间。
    
    我:你是维吾尔人?你会说汉语吗?
    
    他:我会说,用汉语对话没有什么问题。
    
    我:你的汉语在哪儿学的,怎么这么流利?
    
    他:我父亲是中冶新疆厂的工人,文革我随父亲下放到了当地的一个农场;那里都是汉人,我在农场干了7年,因此学会了汉语,而且大体能够看书看报,但不会写汉字;后来进了工厂,上过夜大,凭自己的努力当了科长。
    
    我:你去哪儿?
    
    他:我去阿克苏,去给我的二儿子和二儿媳操办娘家婚礼;这不,我带着老伴、妹妹、小姨子、二儿子二儿媳、三儿子和长孙一共7个人,去亲家做客。
    
    我:你是维吾尔人,你怎么看维汉关系?
    
    他:维汉关系大体不错,中央政策不错,只是新疆干部把经给念歪了,导致现在一些地方维汉关系紧张。
    
    我:你举几个例子听听。
    
    他:比方说中央新疆扶贫,钱给了新疆,层层“跑冒滴漏”,到维族群众手里,就没什么钱了;再说,中央开发新疆,修铁路、建高速、采石油、开煤矿、建电厂,这是好事;但对广大的维族群众来说,他们又没参加开发,他们并没有受益;他们常年不坐一回火车汽车,他们感觉不到新疆的发展和富裕。
    
    我:你看维汉关系怎么做才好呢?
    
    他:我看中央新疆扶贫要落实到南疆维族的人头上;要组织南疆维族年轻人外出打工见世面,这样既让他们增加收入,又促进维汉人员交流;否则,维汉人民老死不相往来,怎么能够搞好维汉民族团结呢?
    
    我:你的家人一定受你的影响,汉语都说得不错吧?
    
    他:(他逐个向我介绍了他的家人)这是我老伴,是数学老师;这是我小姨子,是语文老师,她俩都在民族小学当老师,现在退休了,她俩能听懂汉语,但说不好;这是我妹妹,机关干部,也退休了,她也是能听懂汉语,但说不好;这是我二儿子,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现在乌鲁木齐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工作;这是我三儿子,在西安武警指挥学院学习;这是我孙子,是大儿子的;这是我二儿媳,天津大学毕业,也在乌鲁木齐工作。
    
    我:你的家庭各个优秀,真令人羡慕。
    
    我:我听你讲话,就是北京味嘛,你在北京上了几年大学?
    
    他:(前者的二儿子)我在北京上了7年大学,4年本科3年研究生。
    
    我:你的维语怎么样?
    
    他:我从小上的是普通小学,没读过民族小学;一直读到初中高中,再读7年北京大学,我一直学的说的都是普通话;所以,现在我维语说得不好,慢慢读书报还凑合,维文我不会写。
    
    我:你和你爸爸维汉文字正好相反嘛!你爸爸会说汉语不会写汉字,你是会说维语不会写维文;你们爷俩取长补短就好了。
    
    我:听说现在招考公务员要会双语的才行?
    
    他:是的,我学了一些维语,才敢报考公务员,才被录取了;否则,在新疆做公务员也很难了。
    
    阿克苏车站到了,我和他们握手再见了。
    
    第十一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女,汉族,30多岁,导游,兵团二代,喀什新区人。
    
    地点:旅游公司桑塔纳轿车上;车上只有我、何德普先生、导游与司机。
    时间:8月22日,喀什一日游,从10点到14点之间。
    
    我:你来喀什几年了?
    
    她:我来喀什差不多有10年了。
    
    我:你来新疆多少年了?
    
    她:我是新疆出生的,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我父母是江苏支边青年,他们59年来到新疆,一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直到退休。
    
    我:你怎么不在兵团干了?怎么干起了导游?
    
    她:兵团现在不景气,很多兵团二代离开了兵团,来到新疆各大中城市打工创业,这比兵团要活泛。
    
    她:你俩来喀什旅游,胆子还是蛮大的。
    
    我:我俩知道南疆有时不太平,但趁着现在身体健康,所以就来南疆旅游了。我俩想在高台民居入户拜访维吾尔人家庭,你们旅行社不是有这个旅游项目吗?
    
    她:现在单位领导三天两头给我们传达,要提高警惕,防恐反恐;要求尽量不要带内地游客去维族家庭访问,所以我今天只带你俩去看看高台民居,不带你俩访问维族家庭。
    
    她: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们也就不去了。那你得带我俩去喀什大巴扎去逛一逛吧?
    
    她:要去你俩自己去,领导说那里都是维族人,一旦发生问题,谁都控制不了,所以也不能带你俩去。
    
    我:我俩来到喀什,不逛喀什大巴扎,那不让人遗憾吗?
    
    她:如果你俩自己要去大巴扎,我们送你俩到大巴扎门口,照个相不就得啦,不一定非进去吗?
    
    我:我俩一定要逛一逛大巴扎,我不相信暴恐分子就一定让我俩赶上!
    
    她:那么,我们把你俩送到大巴扎门口,你俩自己进去逛大巴扎,我们车就回旅行社了。
    
    我:好的,我俩就自己去逛一逛大巴扎,遇上暴恐分子算我俩倒霉,认命就是了。
    
    她:好吧,你俩注意安全,看看出来就可以了;然后你俩5块钱打的回酒店就行了。
    
    于是,我与何德普先生下了车,我俩自己去逛大巴扎了;旅行社的轿车开走了。
    
    第十二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男,汉族,40岁左右,导游兼司机,疆二代,英俊健谈。
    
    地点:8月23日,在冰山来客二日游的喀什开往红其拉普国门的子弹头式的商务车上,我坐在他的旁边。
    时间:冰山来客二日游,商务车在行驶时。
    
    我:你是土生土长的新疆汉人吗?
    
    他: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汉人。
    
    我:你老家是哪里?
    
    他:我老家是江苏,我父母是59年来新疆的支边青年,我是疆二代,我有了疆三代。
    
    我:昨天我们喀什一日游,导游不让我俩去维吾尔人家访问,不让去大巴扎,你看喀什和南疆地区到底维汉关系怎么啦?
    
    他:南疆维族人口占绝大多数,我们汉人是少数民族;绝大多数人让少数民族统治,人家肯定心里不乐意、不高兴;所以,维汉关系还是很紧张的;当然暴恐分子乱杀维汉无辜,维族老百姓也是反对的。
    
    我:来到新疆听人说“7•28”莎车暴恐事件维吾尔人死伤两三千人,你知道吗?
    
    他:我也听说过,但那是传闻,没听说过真凭实据。
    
    我:“7•28”暴恐案件到底因为什么死伤那么多人?
    
    他:听说莎车艾力西湖镇,那天很多穆斯林半夜三更起来集体做礼拜,不知怎么着就去包围政府和派出所了,接着就发生暴恐了,政府马上调军警给平了;具体的,我没听说。
    
    我:你听说过暴恐分子是怎样煽动暴恐事件吗?
    
    他:暴恐分子用的办法和当年毛泽东差不多:外国暴恐分子潜入南疆,物色人员出国接受恐怖训练;然后派遣他们回国到贫穷的农村,鼓动穷人的孩子参加建立自己国家的“东突厥斯坦”;向穷人青年灌输“为圣战牺牲光荣”的极端思想;他们跟政府打“麻雀战”、“游击战”,他们是很难对付的。
    
    我:你说得很生动形象,毛泽东是这么干的,但和暴恐分子不同,对吧?
    
    我:你说南疆维汉关系怎么才能缓和并正常呢?
    
    他:要扶贫让南疆贫穷的农村富裕起来,加强维汉人民交流与沟通,让暴恐分子没有市场,这样维汉关系才能缓和并走向正常。
    
    我:看网络最近喀什处理了10几名反恐反分裂立场不坚定的维族干部,你怎么看?
    
    他:这些维族干部他们脚踩两只船,其实也没搞恐怖,也没搞分裂,就是与坚持新疆民族自治的人有联系,有的和所谓“疆独”分子有联系;我想这些人是怕如果新疆民族自治了,他们会失去维族人的信任,所以他们才和那些人有联系。
    
    我:可以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哇!
    
    他:哪里,哪里!只不过是政治常识罢了。
    
    8月24日下午7点,冰山来客二日游结束,我们再见了。
    
    第十三个与我对话的人
    
    半个新疆人。男,汉族,中年,江西南昌人,经常往返喀什与和田,做玉石生意,10几年了。
    
    地点:在喀什火车站候车大厅,我和他正好并肩而坐。
    时间:8月25日,K9773次喀什开往和田的列车未检票之前。
    
    他:你帮我看一下东西,我去趟卫生间。
    
    我:好的,我帮你看着。
    
    他:(去卫生间回来)听口音你是北京人吧?是不是来新疆旅游的?
    
    我:是来新疆旅游的,你来新疆旅游还是打工?
    
    他:我是江西南昌人,来南疆10年了,在和田做玉石生意。
    
    我:生意怎么样?发财了吧?
    
    他:前几年生意不错,这二年受暴恐事件影响,生意有些萧条,但还过得去。
    
    我:那,你的店铺在哪儿?
    
    他:我的生意大头儿在和田玉石一条街,喀什玉石一条街也有摊位,但我没有店铺。
    
    我:你做玉石生意,又是和田又是喀什,那你经常和维吾尔人打交道吧?
    
    他:那是,天天要和他们打交道。
    
    我:那你对暴恐事件怎么看呢?
    
    他:我看暴恐事件是国际大环境造成的,你看基地组织、塔利班、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等等暴恐组织在全世界闹得那么凶,他们对中国新疆渗透得很厉害;在土耳其、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这几个国家都有新疆的暴恐组织、疆独组织、极端宗教组织,他们都是内外勾结,给钱给武器,挑唆新疆闹疆独的;我看打击他们才是反恐的关键。
    
    我:你在新疆这10年没白干,既挣了钱又养成了国际眼光,你成反恐专家了。
    
    他:哪里,其实只要汉人政府不倒,疆独是没戏的,只是添乱罢了;我看反对汉人政府的是极少数人,是受境外暴恐组织影响的那些人;大多数维族人对汉人政府有意见,但也不支持疆独;我看只要中央对维族实行安抚政策,新疆不会闹大事的。
    
    K9773次列车开始检票了,他和我都拿着自己的背包排队等候上车了。
    
    第十四个与我对话的人
    
    来新疆的农民工。男,汉族,50岁,河南新乡人,满脸沧桑。
    
    地点:在8月25日,喀什开往和田双层列车的上层车厢里。
    时间:该列车从喀什到莎车行驶时间内。
    
    我:你是哪儿的人,背个大行李卷干什么?
    
    他:俺是河南新乡的,来莎车打工。
    
    我:你来新疆打什么工哇?
    
    他:干建筑,给维族农村盖房子、砌羊圈什么的。
    
    我:维族农村那么穷,还能雇得起河南人?
    
    他:我们不是维族人雇的,是河南新乡包工头雇的,我是给包工头打工。
    
    我:维族农村那么穷,怎么雇得起新乡包工头呢?
    
    他:是国家掏钱雇用新乡包工队,给维族农村人盖房子;也许是河南掏钱,也许是新乡掏钱。
    
    我:我知道了,这是内地各省市对新疆贫困地区的对口支援。
    
    我:那你一年能挣多少钱?
    
    他:能挣两万多元吧,包工头管吃管住,总比种地呆着强。
    
    莎车站快到了,他扛着行李准备下车了。
    
    第十五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女,维吾尔族,11岁,四年级小学生,会说日常普通话,和田地区皮山县乔达乡人,浓眉大眼,聪明伶俐,穿一身迷彩军训服,去乌鲁木齐参观返回皮山县。
    
    地点:在8月25日,喀什开往和田双层列车的上层车厢里。
    时间:该列车从喀什皮山行驶时间内。
    
    我:小姑娘,穿这身衣服干什么去了?
    
    她:我们去乌鲁木齐参观了。
    
    我:你们几个人?都参观哪儿了?住哪儿?自己花钱吗?
    
    她:我们6个人,参观了博物馆、人民广场、红山公园什么的,住在学校里,自己不花钱,学校花钱。
    
    我:你几年级了?你普通话怎么说得这么好?
    
    她:我四年级了,我们从一年级开始就学习普通话了,所以我会说普通话。
    
    我:这么说,你们学校是从2010年开始进行双语教学的。
    
    我:你爸爸妈妈都是干什么工作的?
    
    她:我爸爸开饭店,我妈妈是歌手。
    
    我:谁带你们出来的?
    
    她:我们校长;我还有5个同学,四五六年级各有两个人。
    
    我:你们校长在哪里?我想和他聊聊天。
    
    于是,小姑娘把我领到他们校长座位旁边坐下。
    
    第十六个与我对话的人
    
    男,中年,维吾尔族,和田地区皮山县人,乔达乡某小学校长,不懂普通话,有问必答。
    
    地点:在8月25日14:11喀什开往和田双层列车的上层车厢里。
    时间:该列从喀什到皮山的行驶时间内。
    
    我:你是小姑娘的校长吗?
    
    他:(他示意小姑娘做他的普通话翻译)我是他们的校长。
    
    我:你们学校有多少教职员工?
    
    他:我们小学有8个员工,6个老师,1个汉语课老师,还有我。
    
    我:你们小学有几个班?都开什么课程?
    
    他:我们学校一共有6个班,6个年级各开1个班;都开语文和数学课。
    
    我:你们学校开双语课吗?
    
    他:从2010年开始有了双语教学,一个回族女老师任课;所以,四年级的学生普通话说得较好。
    
    我:你们有多少学生?老师收入怎么样?
    
    他:我们学校有243名学生;我收入每月4000元,老师收入每月3600元;我们的收入与内地比还是偏低的。
    
    我:你们那里村村有小学吗?有没有中学?
    
    他:我们乔达乡有1个中学;11个村子有3个小学;我那个小学是负责3个村子的。
    
    我:你们乔达乡都种什么?
    
    他:小麦、玉米、棉花什么的(小姑娘汉语词汇有限,翻译很吃力;小麦她翻译成做馕吃的东西;棉花她翻译成白白的软软的东西;总之,能够听懂)。
    
    我:你们村里有清真寺吗?做礼拜的多吗?
    
    他:我们村里没有,做礼拜的不多。
    
    列车快到皮山了,我与他和小姑娘挥手再见了。
    
    第十七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男,24岁,哈萨克族,昌吉州人,年轻英俊潇洒,四级军士长,由莎车到和田坦克训练基地。
    
    地点:在8月25日,喀什开往和田双层列车的上层车厢里。
    时间:该列车经莎车到和田的行驶时间内。
    
    我:小伙子,你是维吾尔族吗?
    
    他:我是哈萨克族。
    
    我:你读古兰经吗?你做礼拜吗?进清真寺吗?
    
    他:我不读古兰经,不做礼拜,也不进清真寺。
    
    我:你的父母呢?你的爷爷奶奶呢?
    
    他:我的爸爸妈妈和我一样,我的爷爷读经做礼拜,也进清真寺。
    
    我:你的普通话说得不错吗?你会哈萨克语吗?
    
    他:我从小就上普通小学、中学、高中,直到入伍当兵,都说普通话;日常的哈萨克语还能说些,哈萨克文字一点儿不会;在部队更用不着哈萨克语了。
    
    我:你爸爸妈妈干什么工作?爷爷干什么呢?
    
    他:我家在昌吉州,我爸爸妈妈开饭店,爷爷还守着他那80亩草场。
    
    我:当兵几年了?四级军士长干几年了?
    
    他:当兵一共4年,四级军士长才转1年。
    
    他的班长过来了,和我聊起天儿来了。
    
    第十八个与我对话的人
    
    半个新疆人。男,汉族,28岁,河北邯郸人,三级军士长,党员班长。
    
    地点:同上
    时间:同上
    
    他:你是北京的,来新疆是工作还是旅游?
    
    我:我们从北京来新疆旅游;你是哪儿的人?在哪儿当兵?
    
    他:我是河北邯郸人,在南疆军区当兵。
    
    我:你是三级军士长,多大啦?入伍几年啦?结婚了吗?
    
    他:我今年28岁,入伍11年了,结婚不到两年,老婆刚给我生了个女儿。
    
    我:恭喜你了;你们做军士长的能够干多少年?
    
    他:如果部队需要,可以干到50岁吧。
    
    他:现在习主席领导部队,军队焕然一新,像我们农民子弟也有奔头;习主席在部队反腐抓大老虎,连徐才厚都抓出来了,部队风气转变了。
    
    我:部队风气怎么个转变法?
    
    他:过去师团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好烟好酒招待,大吃大喝讲排场;现在领导下来检查,就是一瓶矿泉水招待;没有什么人耀武扬威,摆谱摆架子啦。
    
    我:你看部队反腐能够持续下去吗?大老虎抓得完吗?
    
    他:话又说回来了,习主席也不可能把贪官都抓起来,有的大老虎也打不得;反正现在比过去强吧。
    
    我:我们旅游准备从和田坐旅游大巴穿越塔中沙漠公路,你看行不行?
    
    他:穿越沙漠公路有看头,可以看胡杨林,看塔里木河,看大沙漠;秋天看胡杨林才五颜六色,特别漂亮。
    
    他:有一年,部队训练,几十辆轮式装甲车,几十辆5、6轴的军用大卡车拉着几十辆坦克车,在沙漠公路上一字排开,真是蔚为壮观;我都是第一次看到。
    
    我:我们是没有这种眼福的。
    
    他:那一年,在库尔勒草原进行战略导弹发射试验,百里之内都听得见;火光冲天,云彩都被染红了;我也是第一次有幸看到。
    
    我:你的手机和我们的怎么不一样?
    
    他:我们的手机是部队统一配发的,每人一个专用;能打电话、发短信,不能上网。
    
    列车快到和田了,他们准备下车了,我与何德普先生也准备下车了。
    
    第十九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男,维吾尔族,44岁,和田市某乡人,“黑车”司机,下岗工人,会说点儿汉语。
    
    地点:8月26日,游览和田核桃树王、无花果树王、玉龙河,在他的“黑车”上。
    时间:该日上午10点到中午12点半。
    
    我:你是和田的维吾尔人吗?
    
    他:我就是和田市农村的维吾尔人(掏出身份证让我看)。
    
    我:你怎么干的“黑车”司机?
    
    他:我在和田市当了12年工人;工厂让当官的给吃黄了,我下岗了,就当了司机。
    
    我:你多大了?有几个孩子?
    
    他:我有6个娃娃;大的24岁,小的4个月;你有几个娃娃?
    
    我:我有1个娃娃,30岁了;你6个娃娃,挣钱少了买馕吃都不够。
    
    他:你1个娃娃,没人养老;我6个娃娃,不愁养老。
    
    我:你6个娃娃太多了吧?
    
    他:不多,村子里还有养10个娃娃的,还有一个有12个娃娃。
    
    我:你知道新疆暴恐事件吧?
    
    他:知道!现在我们维族人心里也很恐怖:夜里公安、武警经常“咚咚”敲门检查,我们很害怕;不知哪天被当成恐怖分子抓走啦。
    
    我:你知道打死暴恐分子的事情吗?你见过打死暴恐分子的情况吗?
    
    他:我没有见过,听说过;打死谁家的娃娃谁不心疼,他们见了暴恐分子“啪啪”开枪就打,不问青红皂白,打死再说;这么做,得罪很多维族人;他们应该打腿嘛,抓起来,问清楚,枪毙不迟嘛。
    
    我:你怎么看待汉人干部?
    
    他:他们看不起我们,汉人能办的事,维族人办不了;维族人下岗,汉人不下岗;汉人工作好挣钱多,我们工作不好挣钱少;你看,和田清洁工都是维族妇女,一个月才1000元,一个汉人也没有。
    
    我:你知道新疆有个热比娅吗?她现在美国,她宣称代表新疆维吾尔人民。
    
    他:我不知道什么热比娅,我知道汉人不应该看不起我们维族人。
    
    我:你们乡里村里有汉族干部吗?
    
    他:没有,他们不敢来;他们怕我们围着他们提这提那;县里有1个维族干部就有4个汉族干部,他们说了算。
    
    我:汉族干部怎么才能和维吾尔人民搞好关系呢?
    
    他:他们不要打死我们娃娃;我们维族人都是亲套亲,一个人抓起来了,就会引起200个亲戚不满;如果打死10几个人,那会得罪几个村子的人;公安、武警不能动不动就抓人,就开枪打死人。
    
    他:你看,那辆宣传车就是用大喇叭宣传不让维族男人留大胡子,不让维族女人戴面纱的;它天天在马路上来回宣传。
    
    他把我和何德普先生送到和田长途汽车站,我们付给他200元车钱,就下车了。
    
    第二十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男,46岁,汉族,出租车司机,兵团二代,库尔勒人。
    
    地点:8月28日,在白鹭洲、莲花世界与铁门关一日游的出租车上。
    时间:从该日上午9点到下午3点。
    
    我:你是土生土长的库尔勒人吗?
    
    他:我是土生土长的兵团二代,我父母是59年的江苏支边青年,他们退休了还在兵团。
    
    我:你怎么没有子承父业在兵团干呢?
    
    他:我从小生在兵团读书在兵团,毕业就在工建一师上班,新疆不少水库桥梁公路就是我们干的;后来改革开放了,工建一师不景气,我就辞职来库尔勒干出租车司机了;兵团二代多数还在兵团工作,兵团三代多数不在兵团工作了。
    
    我:现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怎么样?
    
    他:比前几年强点儿,也不怎么样。
    
    我:为什么呢?
    
    他:兵团师团连长十有八九贪腐,他们操纵土地承包权,送钱多的包好地,送钱少的种坏地,一年一承包,年年得送钱。兵团收购棉花1公斤8元,外面收购棉花1公斤15元,他们垄断棉花收购,就连种子、化肥、农药、塑膜等等农用物资他们都垄断,卖的比外面贵;他们特别坑人。
    
    我:你们怎么不向上反映,向中央反映?
    
    他:谁敢向上反映?谁反映谁倒霉,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向中央反映,到北京上访的让兵团从北京接回来,然后送回团场,兵团先按上访人数,每人罚团场5万元,再交给团场教育处理;团场领导把人送回连队,严加看管;谁再上访,就让公安局抓你,不服就判刑,反正兵团自己有公检法机关;如果哪个逃跑去北京上访,那么团场就封路搜查,哪个出得去?
    
    我:兵团地理位置特殊,兵团政治地位特殊,但也不能胡作非为嘛。
    
    他:现在新疆反恐第一,兵团地处反恐第一线,它的权力更大了,自治区都让它三分。
    
    我:兵团特殊,也不应该法律特殊吗!
    
    下午3点一日游结束,何德普先生付给他200元车费,我们招手再见了。
    
    第二十一个与我对话的人
    
    新疆人。男,汉族,44岁,疆二代,出租车司机,曾服役武警,库尔勒人。
    
    地点:8月29日,金沙滩、马兰基地一日游,在他的出租车上。
    时间:该日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半。
    
    我:你是是库尔勒本地人,干了几年出租了?
    
    他:我来这10年了,原来在阿克苏,是新疆出生的疆二代。
    
    我:那你了解维吾尔人吗?
    
    他:不敢说了解,但我从上小学、中学、高中到参加工作,在库尔勒当出租司机,都有维族同学、维族同事;过去我们来往很多,逢年过节相互看望走动,是不分彼此的;就是乌鲁木齐暴恐事件以后,领导经常讲提高警惕,防恐反恐,我不敢和维族同事交往了;就恐怕领一个恐怖分子到家里,那不就要命了。
    
    我:那你爸爸妈妈和你一起住在库尔勒吗?
    
    他:我父母几年前去世了,他们都是支边青年;我爸是江苏宿州的,我妈是上海的,他们一个是地方的,一个是兵团的;我妈早就让我爸爸给调到地方了。
    
    我:你说维汉关系怎么到了这个地步?
    
    他:维汉人民恩恩怨怨是说不清的;人家维族祖祖辈辈生活在新疆,汉人来了统治人家,人家有意见有怨气,我们应当理解,不应当火上浇油。
    
    我:你认识一些维吾尔朋友,你看他们对“疆独”的态度到底怎样?
    
    他:据我个人看法和分析,维族的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国企单位人员、私企个体户等等是反对“疆独”的;农村维族人,他们大多不关心政治,只想过好日子,“疆独”与他们有什么关系?真正主张“疆独”的人是极少数人,是那些坚持维吾尔人历史和文化的极端分子或极端精英;对付他们还要兴师动众吗?
    
    我:国家开发新疆的战略,维吾尔人受益大不大?
    
    他:维族人受益不大,我看多数维族人还要受害,还要受高物价之害。
    
    我:这话怎么讲呢?
    
    他:你看,塔中油田大会战吧;油田职工有钱,他们当年来到库尔勒采购牛羊肉、蔬菜等等副食品,都用直升机来拉,不问价钱,有多少要多少;一下子把库尔勒的物价给抬高了,现在老百姓连牛羊肉都吃不起;维族人与国家新疆开发项目有关的人们都受益了,大多数维族人、特别是广大维族农村的农民与国家新疆开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我: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就是这个样子,你有什么高见呢?
    
    他:这是国家的事情,我一个老百姓能有什么高见呢?
    
    我:维汉关系怎么沟通和谐呢?
    
    他:我认为维汉思维方式、肢体语言非常不同;比方说维族人说话时肢体语言夸张,喜欢双手比比划划,汉人就认为他们对自己不礼貌,这维汉之间就容易产生误会;又比如维族青年喜欢持刀械斗,也许受害者是汉人,这是刑事案件,不要把它当成暴恐案件来处理;反正维汉关系多沟通才能和谐,否则维汉互相防范,心存芥蒂,关系是搞不好的。
    
    我:你们出租车公司,维吾尔人司机多吗?
    
    他:全库尔勒市1200多名出租车司机,维族司机只有30多个,这还是前自治州州长特批的;现在维族司机想干出租车司机是比登天还难的。
    
    下午4点半,出租车送我们到了库尔勒机场,何德普先生付给他600元车费,我们下车和他挥手再见了。
    
    2014年10月9日完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211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疆大美 风光可掬/高洪明
·中国现在时反恐再也不应继续下去了/高洪明 (图)
·这不是笑话:口号让习总变成睁眼瞎 /高洪明
·中国现在时的反恐再也不应继续下去了/高洪明
·高洪明:中秋随想: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士的心态
·高洪明:暴恐事件频发是中共强暴治疆的结果
·暴恐事件频发是中共强暴治疆的结果/高洪明
·八一前夕谈中国军队国家化问题/高洪明
·高洪明:中央应重新认识法轮功是信仰不是邪教
·高洪明:对中美第六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之我见
·关于低保自食其言的说明/高洪明
·中央敢否把徐才厚受贿窝案公之于众/高洪明
·低保如此公示是拿穷人示众开心/高洪明
·高洪明:到山东故乡探望亲戚邻里
·美国领导世界是个一厢情愿的传说/高洪明
·反对香港大陆化,促进大陆香港化/高洪明
·认同港人6.22公投和占领中环的声明/高洪明
·高洪明:六四过后谈六四 (图)
·新疆暴恐分子是中华民族的公敌/高洪明
·北京高洪明、何德普等民运人士于近日完成了在中国西域的新疆行回到北京 (图)
·拍砖杭警刑拘民主党人徐光谭凯的恶行/高洪明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12)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12)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党国体制批判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民主党人高洪明:公开在京城的反对者
·东城预审处初进初审/高洪明回忆录
·高洪明: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高洪明
·徐永海庆生:严正学、高洪明等祝福
·抗议中国政府政治迫害高洪明不准其出境
·高洪明公安部接访站上访亲历记 (图)
·高洪明再次重申与北京警方关系之原则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18)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高洪明: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请关注宝应潘翔遭受精神病迫害一事/高洪明
·访民登塔鸣冤是因那些公权伤民太过太恶了/ 高洪明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高洪明
·强烈要求北京市府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