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郑南榕的启示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8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郑南榕的启示


    台湾对郑南榕的评价相当冲突,赞弹都很激烈。
    
    两年前参观台北郑南榕纪念馆时,对这个人有过很复杂的印象。他是第一个喊出台湾独立的人,被认为是台独的渊薮所在。但民进党在拿走了纪念馆里收藏的原版党章后,对他敬而远之。加上国民党对郑南榕的冷淡,更显得这个人为各方各派所拒斥。
    
    郑南榕创办《自由时代周刊》,为了应对书报封禁,注册了无数个类似的刊号,一个封禁再用另一个。最后一次,他被当局提审,拒绝被逮捕,推出其他人,将自己关在编辑部里自焚而死。在他出殡典礼上,一个跟随郑南榕多年的人也以同样方式自焚。
    
    台湾对郑南榕的评价相当冲突,赞弹都很激烈。纪念馆里的陈设说明没有涉及这方面,而是更多地拓展郑南榕的思想深度。纪念馆所在地就是编辑部当年的旧居,难见自焚的办公室原样保存——这好像显示出郑南榕一直无声存在,像黑暗一样,又带着力度。
    
    撇开郑南榕在台湾史上的评定不谈,他的一生经历了四次角色转换:评论者、行动者、牺牲者与死难者。他以笔疾呼,写作的规模和影响力巨大;他行走台湾,宣扬自由精神,参与党外行动,是十足的行动派;他认为时机之下必须献身,然后被遗忘,成为真正的死难者。
    
    牺牲者与死难者并不是一回事,牺牲是相对于时机而言,死难者是相对于记忆来说。牺牲者在经历了遗忘的洗礼之后,湮没无闻,才变成通常意义上的死难者。与纪念馆隔街相望的著名中学的学生不知有郑南榕,很直接地说明牺牲者与死难者的角色差异。
    
    在大陆的语境里,长期存在着一种以行动者为傲,轻视评论者的习气。郑南榕给人的启示是,行动者远远不是终点所在,行动者并不必然比评论者俱有更高等级的评价资格。因为在行动者之上,还存在两种角色,静伏着两种历程。这不只是时机问题,也是现实问题。
    
    行动者本身的局限也很明显,在现有的环境下,行动者早已经很快地抵达了他们的限度。尽管不敢肯定牺牲的时机是否到来,但行动者并不能无视他们头上的天花板,以及那些足以束缚行动者的戒律。郑南榕抵死一拼,尽管他遭到了遗忘与消解,但他突破了限度。
    
    行动者限度就是行动者的身份焦虑。在化解这个焦虑上,行动者采取了两种办法,一是逃离行动场域,二是将原地踏步视作韧性。前者是放弃对其余角色的选择,后者则是拖延选择,总之是将牺牲者的时机转换为选择的技术动作,以此保持道德感。
    
    这不是为言论者辩护,也不是要责备行动者,也绝对不是要怂恿什么人去牺牲。只是想稍微提醒一下,但凡要造成历史变革的转折阶段,非有牺牲者不能推动,非有死难者不能为人心及历史的阴暗面做注解。行动者在理论上可行,在限度处徘徊,不能将另类的蜷曲视为骄傲。
    
    从评论者—行动者—牺牲者是个逐渐析出的过程,人数只会越来越稀少。但也正因为这种稀少,更显得重要,同时,也更容易被遗忘掉,并将时代巨轮下的选择延误当作是理所当然。当然,行动者有时以为推迟了选择,但别的力量会介入,替他们做出选择。
    
    还记得郑南榕纪念馆的老义工讲述纪念馆主人的身后遭遇,语调平和,完全不愤怒,完全不是在强调郑南榕有多么不可或缺,也避免直接论断郑南榕最后选择的意义或无意义。这有点像谭嗣同,但郑南榕追求的东西实现了,死难者与死难者也还是不同。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909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击退」的幻觉 (图)
·宋志标:”民主在台湾“已经成为大陆人的灯塔 (图)
·宋志标:广电总局拿着「手枪」 (图)
·宋志标:「慈父」习大大 (图)
·宋志标:香港占中,信息鸿沟里的「群众」 (图)
·宋志标:「祖国」变成深红词汇 (图)
·宋志标:甲午报灾,狠狠开了一次倒车 (图)
·宋志标:改良派,其实应称之为“信号派” (图)
·宋志标:不道德的新闻道德委 (图)
·宋志标:习近平放出“民主参政”的客套话 (图)
·宋志标:苏格兰公投在大陆 (图)
·宋志标:“七不讲”制造全面的维稳恐惧 (图)
·宋志标:公益组织的政治元年 (图)
·宋志标:怎样批判新闻界丑闻才合适? (图)
·宋志标:另一半故事呢?21世纪网案是陈永洲案升级版 (图)
·宋志标:时政评论写作,反党已经远远不够 (图)
·宋志标:政治化也是党管公益的法宝
·宋志标:公益不是例外:立人图书馆遭到审查 (图)
·宋志标:王岐山的周末戏码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