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吉歌:香港占中 极左习近平雷声虽大但雨点不足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6日 来稿)
    雷声更多文章请看雷声专栏
    
     前文曾经指出,不少政治分析人士,简单拿香港占中运动和六四运动、台湾太阳花运动、华尔街运动相比较,犯下了不少低级错误,也得出了过于悲观的结论。

    
    其实,香港政治形势,可以说是近三十年来,国际政治变化中最复杂最难解的。匆忙去下结论,是很不合适的。对香港局势,一定要以动态和内在的观念去看;僵化保守、停留于表面和简单类比等方法应该抛弃。
    
    一、六四政治形势的转变
    
    六四爆发初期的政治形势,胡耀邦、赵紫阳、万里、邓小平等右派力量占据很大的优势。当初很少有人相信运动会受到中共镇压,直到军队开进北京也仍深度质疑。
    
    但随着时态的发展,可能是由于个人权力或利益受到威胁,也可能是由于北京的心脏地位以及运动的全国性扩散;也可能是国际共产阵营的政治形势涌动等复杂因素,关键人物邓小平转向了左派阵营,让运动的结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二、香港占中左派先发强力
    
    香港占中运动进程,似乎和六四运动刚好相反。在开局看,左派政治力量力主大局,“人民日报海外版”、“求是”等典型极左媒体更一马当先,以“阶级斗争”、“颜色革命”等偏激言论发出隆隆炮轰。
    
    但右派力量看,胡锦涛、温家宝和朱镕基在国庆音乐会的拒绝出席,似乎是一种不支持、也不直接反对的不合作姿态,这为中央在香港问题上的可能转变,悄悄埋下了伏笔。
    
    有人提到汪洋在与俄罗斯会谈时,提出“香港占中是颜色革命”,“中俄要团结”、“西方对俄制裁是错误的”等等。但这不能说明问题,汪洋当时是在访问俄罗斯索契,考虑俄罗斯对颜色革命的敏感性和被制裁现状,很可能只是一种非正式、带政治投机性的安慰而已。
    
    三、左派雷声虽大但雨点不足
    
    尽管北京极左势力声势浩大,但在香港占中问题的处理上,却显示出明星的虚弱特征。
    
    首先,对香港过度频密的发声,让人民日报的权威性反而明显下降。而真正有力的社论,其实只需要一两篇,赤膊上阵反而暗示虚弱。
    
    其次,梁振英频频退缩,软弱无比。在最初的一次催泪弹的强硬尝试失败后,梁振英后来的清场威胁又放了空炮。到现在最低限度的武力表态,更突显了这种软弱性。
    
    第三,极左的一贯非理性特征,让其深受质疑。中国极左派的言论,往往有缺乏事实支撑、疯言疯语等特征,尤其敏感度极高的阶级斗争理论的匆忙重拾,得到的更多是反感和不满。
    
    四、香港政治形势还需继续观察
    
    清场是迟早会发生的,但规模和影响如何,学生和香港人民作何反应,清场能否持续,世界主要国家又如何反应,中国政治左右两大阵营的如何互博等等;这些都是未知数,还需要观察。
    
    香港政治形势,可以说是近三十年来,国际政治变化中最复杂最难解的。匆忙去下结论,是很不合适的。对香港局势,一定要以动态和内在的观念去看;僵化保守、停留于表面和简单类比等方法应该抛弃。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304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香港占中开局获胜 李源潮习近平困局将延续/吉歌
·理性看香港占中 历史性合法/吉歌
·梁振英的结局:逃跑或被活捉 /吉歌
·吉歌:五大直接危机空袭习近平政府
·吉歌:依法治国:王岐山须离开中纪委
·吉歌:撼山容易而撼令计划难
·投机徐才厚袁纯清落个旧嫌新厌而被抛弃/吉歌
·习近平王岐山没准抢着枪毙周永康/吉歌 (图)
·吉歌:抓捕周永康,中共自掘坟墓
·王岐山权力似乎被分割了/吉歌 (图)
·缺乏公正性和透明度反腐 王岐山秀敲桌子/吉歌 (图)
·吉歌:王岐山打徐才厚贬周永康
·公开抓捕徐才厚和周永康 太子党自杀/吉歌 (图)
·黑箱操作习近平王岐山终于拿下徐才厚/吉歌 (图)
·不肯退让王岐山陷入纸牌屋/吉歌
·香港公投击碎习近平“中国梦”泡沫/吉歌 (图)
·王岐山神隐近月,权力疑遭稀释/吉歌 (图)
·山西遍布了共产党各路诸侯的人马/吉歌 (图)
·庸俗李克强访英再打经济牌/吉歌 (图)
·牺牲一个谷俊山又保住了多少大老虎呢/ 吉歌 (图)
·三中全会公报显左右派僵持 斗争会加剧/吉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