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黎明:习总书记吃生猪肉与“一国三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5日 转载)
    
    不是当总书记时吃的生猪肉,严谨的说法,应该是“知青习近平吃生猪肉”。2013年12月23日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结合自己文化大革命期间曾生吃猪肉的经历谈粮食安全问题,这事当时没报道,前几天才翻检出来发新闻。
    

    这算领导人生活故事,肯定要进传记。故事有点惨,所以不能说是领导人的“趣闻”,但它挺生动,还能说明当时基本国情等历史背景,应该说秘书班子或新闻官的这次翻检与遴选有益、有水平。
    
    在那会上习近平说:我们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有吃不饱、饿肚子的记忆,三年自然灾害时,我在学校住校,吃的也是很差的,晚上只能喝汤,叫做“保证七分饱”。“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到农村插队,曾有三个月没见过一滴油星子,真是“三月不知肉味”。那年冬天,家里寄来几块钱,我和同窑洞居住的同学买了几斤石槽子里冷冻的猪肉,回来还没烧就把肉切成片吃,那味道真是鲜美!后来我们说别再吃了,再吃就没得煮了。这种穷日子我们都是经历过的。
    
    这话让我产生好感。第一,绝对个人原创,写作班子写不出,脱稿挥洒,说明其时心态放松,自信即席原创贴切稳妥,用亲历情节增强听众印象的同时也照应会场气氛,有底气、有考究。
    
    第二,贫困环境中与室友共个人私产,显示乐群性格,乃大气青年之作为。“家里寄来几块钱”,对人均年收入仅三、四十元的农民虽说不算小钱,但这数额透露出习总家里经济上也不宽裕。怎么花这钱,别人无权干预,而“共产”全无道理。营养缺乏状态下,钱要用到吃上,而不吃独食,已是克己为人,比我强得多。(1980年在工厂实习期间嘴里淡出个鸟来,我曾卖烧鸡直奔田野,似这样吃独食的事我干过无数次)
    
    这事早就显出领导素质了,道理在于,哪怕总共只有三个人,要让另外两个人心悦诚服的拿你当头儿,你在这一最小团伙中,也得代表先进的利益分配力,最能代表其他二位的欲求方向。
    
    “三月不知肉味”,这是用典,典出《论语·述而》,“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昧,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说的是孔子在齐国听了题为《韶》的乐曲,三个月的时间吃肉都不知道肉味美。音乐对孔子之所以有如此的感染力,历代学者都将原因归结为乐曲的艺术水平高,强调孔子注重精神生活,有高超的艺术鉴赏力,而我大俗之人却能看出,最重要的原因是孔子的营养状况相当不错,他这是吃饱了撑的。要不,孔子在韶乐和生猪肉之间做选择,他就会和青年习近平一样英明。
    
    三月不知肉味,和习近平的知青点“三个月没见过一滴油星子”,还不是一回事,不是同档次的伙食。前者,可用来表示生活清苦、贫困,而后者挑明的是悲苦与赤贫。三月食无油,什么概念?这几乎等同于当地纯农民家庭的伙食质量。知情在农村满一年,国家优惠一撤,知情就陷入艰难境地,也就是在伙食上和农民基本扯平。那时种地的理由极端高尚,说是“支援世界革命”,“站在田头望北京,五洲风云装胸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可多数知情壮劳力一年到头出全勤挣工分,却连自己都喂不饱。理想肥头大耳,现实瘦骨嶙峋,没有比这更能打击雄心壮志的,于是好多赤诚的革命青年突然明白了自己原来是这么无能,就像一块被遗弃了的废料。
    
    知青伙食和农民差不多,而农民还是羡慕知青,这是因为有家的农民比知青受苦受难多。知青不会吃不起盐,而为买盐钱发愁的农户却有不少。生产队收工后,农民男女老少还必须为家打拼,不然别说盖房、娶媳妇,连吃盐都成问题。有位壮年农民曾告诉我,在队里干活没有出傻力气的,干家里的活才出全力,要论出力,知青至少要比农民壮劳力少一半。
    
    习总书记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且不是生在没特供的寻常百姓家,但饿肚子的记忆还是刻骨铭心,算是和全民灾难共命运了。他这红二代,属于比较倒霉那一类,不过说真的,习总的饥饿记忆,和许多农民家庭的饥饿记忆差别也不小,一个是伙食特差,一个是生死离别与死亡威胁。仅从伙食方面说,再倒霉的红二代也比同龄的工农子弟幸运。刘少奇子女也回忆过三年困难,其实他们那营养状况,在平民看来很了不起了。他们家收入五百多元,拿出一百元吃饭,在当时也是土豪生活。要知道,不包括农民在内的中等人家,一月几十元保命维生,就这么凑凑合合地活着。
    
    习总等红二代,成长发育过程中没遭遇营养严重缺乏的困扰。中共官员与公职人员,从1956年全部实行工资制,之前主要是实行供给制,伙食分大、中、小三灶。算起来,习总享受供给制近三年,婴幼儿阶段营养不成问题。有种一般人不知道的历史现象:上世纪50年代初,党的青年干部一般还没来得及生儿育女,较高级别的干部才拖家带口,其时供给制对革命后代相当慷慨。队伍里的大人没薪水,但孩子有“工资”,有孩子就领生育费、保育费、保姆费,用来养孩子绰绰有余,大人就沾孩子的光,生活的滋润些。所以,队伍里流传“重划阶级成分”的戏言,称干部家庭“有一个孩子是富农,两个孩子是地主,孩子再多,就是大地主”。
    
    中共的等级工资制等级森严、高低悬殊,对高级干部非常有利,况且不享受供给制之后的高干有“特供”,另享受专车、专厨、勤务、保姆、特殊医疗保养等待遇,若不是减、停工资或其他特殊情况,其家人的生活质量比平民高得多。其他干部家庭的情况,据我观察,级别仍是决定因素,到行政18级的干部,就能保障家人的简单生存需求,不至于发生很严重的营养问题了,18级以下情况各异没准头,那要看岗位分工和运气,看其人“活泛”程度,比如文革时期,最低级别的干部迫于经济原因,还有在机关食堂干炊事员的。
    
    面对现在60岁左右的人,看他们的身高、体格、气质,一般就能断定他原来的户籍类别、家庭经济状况以及教育程度。这代人的经历,较之千百代的华夏人,特别地“整齐划一”,基本都可以视为倒霉蛋。出生就挨饿,继而常期营养不足,再加上没书可读,于是饿出了眼下满大街逛荡的身形别扭、气质猥琐的习总书记的同龄人,更难听的说法,是“坏人变老了”。
    
    有人说了,毛泽东时代的猪肉特别香,食品和饲料都是绿色的。对极了,就说猪的部分主食吧,那是一味中药材,叫“人中黄”,也就是鲜大粪。当猪在任何历史时期都不容易,那时特不容易。每天饿的吱哇乱叫,猪急跳墙时常发生,人一蹲在砌成狭道斜坡的茅坑,猪头立马拱到人屁股底下,呱唧呱唧接屎吃。农民屙的屎品质虽差,但对农家猪来说已是上等美味,人见此景,自谓不多也,猪也是这么想的。
    
    作为人才研究专家,在下顺便告诉大家,毛泽东时代,看人的排泄物便知他所处的阶级地位。屙黄屎的是上等人,屙褐屎、黑屎(不是医学意义上的血便)是中下层的主体人口,屙灰屎或无凝聚力散屎的,处在贱民社会的最底层。那时阶级斗争形势严峻,特务很厉害,传言军队里的大粪也在保密范围,据说美蒋与苏修特务取一小口大粪,就能把军队的战斗力给化验出来。
    
    知道吃生猪肉需要多大勇气吗?当时茅坑连接猪圈以方便猪吃大粪,人猪相互循环感染,导致绦虫病流行,带虫卵的肉叫米猪肉、豆猪肉。绦虫可寄生在人体各处,在肚子里寄生的,肠子有多长,虫子就有多长。那东西危害巨大,形象恐怖,巨恶心。防病宣传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知青比农民更清楚这些。吃生猪肉,吼吼!那真是明知山有虎,顾不了那么多呀!历史知识太重要了,不了解我说的历史事实,你连勇敢、勇士都看不出来。
    
    习总书记以1949年以来包括三年大饥荒在内的二十多年的中国饥饿史,提醒我们不要忘记饥饿,要重视粮食问题。其实他挨饿的时候,党政和媒体比现在更重视粮食。报纸文字除红太阳分量最重之外,最多的内容就是粮食、农村、学大寨,“跨黄河”、“过长江”、“上纲要”等字眼随处可见。解决吃饭问题的办法,干部群众上上下下都知道,即“一包就灵”。可这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准使,谁说起来就成罪人。总结经验教训,还在人权方面——低人权制度下也能解决吃饭问题,也能缺德式发展,可是,太过分就玩完。你让农民连农奴都不如,结果是人民和经济挺不住,最终执政党也挺不住,于是,不改革就无路可走。
    
    就在前几天,有位称老子为“民主大佬”的小老头,给我发过来几句言论,表示怀念毛时代,指责他们的党背叛毛主席和社会主义,全忘了主席的丰功伟绩。我一时高兴就跟他一起犯了贱。我回复说:毛时代你家人吃的猪狗食(实际上不如现在的猪狗食),出的牛马力,就这,呵呵还尼玛丰功伟绩了。你说劳苦大众在精神上痛快?那时候知识分子写东西逐个字地反复推敲,一味歌颂还时不时大祸临头,就你们连几句话都说不利落的文盲,即便最真诚地发表原创的拥护言论,不几句就会被拿下,你半饥半饱还没说话资格,怀念个球啊!然后,那位就无语了。
    
    我这态度和思想,得检查、检讨。毕竟,“毛粉”或“毛左”也是人民群众,执政党应该看他们满意不满意才对。既然有不少伟大人民怀念毛时代,那我就提个解决方案:“一国三制”,划出一块地方,实行原版的“毛制”,由国家扶持自愿迁移到该地的毛粉,建一座规模宏大的红色城市和若干个“人民公社”,任由他们搞阶级斗争、再行阶级划分,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
    
    复原原汁原味的毛时代人文与经济生态,技术难度极大,算经济账倾举国之力方能达成。这就产生了经济增长点,解决就业,最大幅度地拉动鸡的屁。更大的价值,在于政治与精神生活方面,没准,他们会超越偶像,把伟大领袖在世都搞不成的事业搞的风生水起,那对共产主义运动就有特大贡献。
    
    在实行“毛制”的地区还没自行生产出阶级敌人之前,需招募一批人充当被专政对象,我当这坏人就有资格、挺合适。在接受斗争和改造的同时,我愿戴罪立功。初步设想,我将在国家资金和技术力量的支持下,积极从事复原黑斑病地瓜及其脱水产品的工作,复原并推广杂交高粱,再造毛时代琳琅满目的各种“代食品”,还要向老媒体工作者学习,大力宣传各种乱七八糟植物的营养价值,宣传世界各地的民不聊生、、、、、、为国分忧,为毛粉人民及早进入纯毛时代,我再苦再累,值!
    
    打算拥抱毛制、迁入大红地带的网友,甘愿承当阶级敌人重任的知识分子,请排队集结。
    
    结尾还说饥饿记忆。据传,刘少奇曾说过,“如果尝过吃不饱的滋味,就不会让人民吃不饱”。这么说,习总书记当领导太合适了。当然,问题不像刘少奇说的那么简单,毛泽东手下有些人曾经饿过饭,可这些人就让人民吃不饱了。可见,在民生、政治等重要领域,一定有比领导者秉性更重要的因素起着决定作用。总之,领导人挨过饿非常好,而欲求更好,还得靠制度的设计与选择。一国三制,毛制特区,不妨一试。
    
    来源:凯迪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32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黎明:尊孔者的人性只能卑鄙,不可能高尚
·黎明:土豪在网络"包养"女主播的新招
·黎明:腐败乃兵家常事
·黎明: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为何能当阿里的独董
·大理警方提醒中国别搞民族歧视/黎明
·“逆城镇化”哪里不好 /黎明
·柳州因上访被劳教的黎明明、曾昭旷到京讨说法 (图)
·黎明:没翅膀的“国军”成不了天使
·盼黎明(诗一首)/彭涛
·郑焱文:砸碎黑暗的枷锁 迎接黎明的太阳——贵州人权研讨会2012新春致辞
·人类处于互联网时代的黎明时分/马化腾
·黎明:缅甸大选真是民主悲剧吗?
·别拿自个儿不当中国/黎明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贱卖土地,也不会便宜房奴/黎明
·假如聚众淫乱的是官员/黎明
·白话解读政治体制改革/黎明
·基于大爱之心看郑民生/黎明
·郑恩宠:论上海监狱官翁黎明落马
·胡耀邦逝世25周年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重庆前“打黑英雄”宾馆自杀很蹊跷/黎明 (图)
·原江西省委副秘书长黎明中乘坐马航失联客机 (图)
·山东金乡县:为了强迫农民上高楼 黎明前暴力强行征地,平掉整个村庄
·山东兖州金乡黎明前暴力强行征地市长受贿五亿
·冲锋在黎明关头/董天成
·意见领袖 安元鼎,罪行累累定罪难/黎明
·草民刘黎明向贵州省金沙县委书记赵牧等人发起生死决斗
·甘肃省酒泉市黎明综合楼工程“豆腐渣工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