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共和党关于香港特首普选建议书(之二)/王策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4日 转载)

中国共和党关于香港特首普选候选人产生办法的建议书(之二)/王策
    

作者;王策 2014年10月14日 【“巴黎动态”推荐】
    
    
中国共和党关于香港特首普选建议书(之二)/王策

    香港自9月28日启动“以爱与和平占中”的公民抗命活动,声势浩大,举世瞩目。经过10来天的香港政府和占中人士的来回博弈,本已达成双方坐下来“对话”的决定,紧张情势得到缓解,使人们看到和平解决的曙光,不胜欣慰。但是,就在即将举行对话的前夕,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表示,因学联及有关团体公布了新一轮不合作运动,双方对话基础被动摇,不可能有建设性的会面,因此决定暂不会面,第二天的对话被单方面取消。此举激起学联等方面的反弹,抗议的人数重新结集,情势再度绷紧,我们对此一倒退的事态发展深表遗憾。我们认为香港这次公民抗命活动的解决,“对话”,或者说“商量”是唯一解决的办法,除此别无它途。
    
    事实上这次香港学生和市民进行“占中”活动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解决2017年的香港特首如何选举产生这一具体的问题。关于特首最终由一人一票“普选”产生,双方应无异议,问题就卡在候选人如何产生的办法上。所以现在双方的“对话”或“商量”的核心议题就是如何解决关于这一问题。如果能就此议题达成双方可以接受的方案,其它衍生的枝节问题即可迎刃而解。本党曾在9月5日就解决此问题提出我们很不成熟的初步建议(见附件1),现在根据情势的发展,再次提出新的建议,以供各方参考。希望我们的瞽言刍议有助于此问题的解决。
    
    现在政府方面,根据政务司长林郑月娥的说法,会面及对话一定要基于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已作出的决定;“占中”方面则要求废除功能组别,坚持公民直接提名,或直选提名委员会。我们觉得如果双方各执己见,寸步不让,则会面对话无从谈起,必须各退一步,才有商量的余地。我们特此提出以下两个折中的方案以供参考。
    
    方案一、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与公民提名对等制”产生。也就是由现人大常委会方案的提名委员会提名产生一名候选人,由公民直接提名产生另一名候选人。由此二名候选人参与一人一票的特首选举,最后选出一名特首。
    
    方案二、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两阵制”提名产生。提名委员会须改组为由两个方阵组成,办法是,原人大常委会方案的四个功能界别组委员的名额调整为共600名;增加一个公民直选界别组,名额也为600名,总人数仍为1200名。原四个功能界别组的600名委员作为一个方阵,选出一名候选人,公民直选界别组的600名委员作为另一方阵选出另外一名候选人。此二名当选者作为提名委员会共同提出的候选人,提交给选民进行普选投票,最后选出一名特首。
    
    在“方案一”中,公民直接提名特首候选人产生的办法比较简单。首先,可以由主要政党(即在立法会拥有席位的政党)提出自己的候选人,非政党的人士则须获得一定数量(如5万名)的公民联署,以获得参选候选人的资格;然后将这些候选人参选者名单交给全体选民直接一次性投票,以得票最多的参选人(即简单多数票)当选为公民提名的特首候选人。
    
    在“方案二”中,如何产生提名委员会中的公民直选功能界别组的提名委员,以及最终产生由他们提名的一名特首候选人,我们可以借鉴美国总统选举的选举人产生及选举总统的办法来实施之。
    
    具体的来说,首先,参选公民直选候选人的候选人产生的办法就同“方案一”的一样,即由主要政党提名与公民联署提名产生;然后把600名提名委员会公民直选界别组委员的名额,按各选区(选区的划分可按照立法委员直选的选区)人口的比例来进行分配,再把参与竞选的候选人的名单交由各个选区选民投票,凡在一个选区获得多数票(简单多数)的候选人,即获得该选区的全部提名委员人票,由他来指派代表他的人来出任提名委员会公民直选界别组的委员。这样在各选区累计获得提名委员人票最多(简单多数)的人,就自动成为提名委员会功能界别组方阵提出的特首候选人,不再在提名委员会进行重复投票。
    
    至于在这两个方案中,由提名委员会和提名委员会功能界别组方阵提名产生的一名特首候选人的办法,即可按原来的特首选举委员会选举特首的办法来进行,或作适当相应的调整,就可以了,这里不赘述。
    
    我们提出的上述两个方案基本精神是一致的,第一个比较简单明了,第二个则比较复杂一些,实际上是为了将公民提名候选人纳入由人大常委会设定的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提名决定的框架而特意设计的。总之,不管采取那个方案,都是兼顾了双方的要求,是个适度妥协的、双赢的方案。
    
    这两个方案设定最终由持不同政治倾向的两名候选人,分别代表“建制派”与“泛民派”来出场竞选香港特首,其目的既是为了调解目前的政争,从长远来说,也是为了在香港逐步建立起健全的、良性竞争的两党政治,就像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为香港的民主宪政奠定稳固的根基。
    
    民主是妥协的艺术,民主制度的建立往往是由于两派政治势力僵持不,我也吃不了你,你也吃不了我的时候,双方互相容忍,达成了和解,从而产生民主的政治建制。香港目前正是处在这样一个大好时机,就看参与者如何去好好把握,使民主转型得以达成。
    
    中国自辛亥革命以后曾有几次这样的好时机,但不幸都从我们的手中溜走。其原因就是参与的一方或双方都误判自己能吃掉对方,从而采取激烈手段来打破平衡,最后导致破局的历史灾难,也使民主制度难以建立。就像当年袁世凯想大权独揽,难以容忍国民党在议会的势力坐大,刺杀宋教仁,进而称帝,使民主议会制破局,最后自己也因称帝失败而身亡。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和共产党双方本可以达成和解,将中国导入稳健的两党制,共建民主政体。结果双方还是撕毁双十协定,诉之武力,爆发三年内战,造成生灵涂炭、国土分裂、台海两岸分治,至今问题尚未解决。
    
    反观历史,经验惨痛。香港目前的政争必须要通过和平的方法,向民主政制转型,所以双方都要冷静理智地来对待,不是情绪、意气或面子的问题。当然,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执政当局的决策。希望中国当局为大局计,为香港计、为全中国人民的长远福祉计,能大度地做出让步,从而开出中国民主建制的辉煌前景。
    
    我们很痛心的看到有人扬言如果“占中”方面不退,中央政府就要提前结束“一国两制”,宣布戒严,在香港实行同内地一样的专政体制。不管这是出于威胁,或是真有其意。我们认为这是轻率的、不负责任的说法与做法。如果这次香港的政争真会以这种方式破局,将会使香港和乃至全国的民主发展进程走向历史灾难性的倒退。其决策者也就成为像袁世凯那样可恶的历史罪人,下场可悲。
    
    我们相信高素质、高教养的香港公民们在这次公民抗命运动中必定会运用其理智与勇气,目标明确,不冒进,不退却,不舍不弃,直至争取到合适的民主选举权利,在2017年能实现真正的特首普选,使香港继台湾之后,成为照亮中国民主进程的另一座灯塔。
    
    总之,我们中国共和党人衷心希望执政当局和“占中”方面最终能达成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协议,使这次的公民抗命运动和平落幕,双利双赢。
    
    我们提出的上述两个建议方案,谨供各方参考。
    
    中国共和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签署人:王策
    
    2014年10月12日
    
    附件—1:
    
    中国共和党关于解决香港“普选”与“占领中环”政争的建议书
    
     2014年8月31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根据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为法源,即“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通过了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该办法规定了: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该相关规定表面上没有违背《基本法》的程序原则,但实质上却利用对提名委员会的组成和提名条件的二个关键环节的规定抽空了随后一人一票“普选”的真意,本质上仍然是“小圈子”的“圈选”,同前几任行政长官由选举委员会产生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就像某家的女儿长大了要挑选个女婿,过去是由七大姑八大姨组成一个“女婿选择委员会”为她直接挑选一个“太监”来充当女婿;现在是由这七大姑八大姨组成的“女婿提名委员会”给她提供二至三名“太监”,由她自己从中选择一个,美其名曰:自由恋爱、婚姻自主。这哪里是人家女孩子在选择自己的“意中人”?
    
     人大常委会的这种规定完全违背了香港人通过“普选”选择自己“意中人”的强烈愿望,导致群情激愤,“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活动已经不可避免,预计该方案也不会获香港立法会的通过,香港政局的动荡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何妥善解决这一僵局,在大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双方各退一步,避免鱼死网破,使香港能循序渐进,最终有一天达成真正的普选,值得各方为之共同努力。为此,我们中国共和党愿提供自己的意见,供各方参考。
    
     我们可以肯定双方对提名后的一人一票的“普选”程序是没有争议的,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提名委员会的成员组成和候选人获得获提名的条件这二款应该还有讨论的空间。
    
     我们的建议是:
    
     一、提名委员会参照2012年选举第四任特首的选委会共1,200人组成人数不变,但由原来的四个界别组成,每界别300名,(工商、金融界300人;专业界300人;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300人;立法会议员、区议会议员的代表、乡议局的代表、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香港委员的代表300人。)改为由五个界别组成,即增添一个“选民直选”委员界别,并在名额上调整为原四个界别各为250名,选民直选界别为200人,共1,200人。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八分之一以上的支持。
    
     关于第一点,我们认为原提委会的组成并不符合《基本法》所规定的“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的要求。参照原选委会构成其成员基本上是既得利益者和社会精英,没有广泛的选民基础。如四大界别三十八分组中的“渔农组”,整个组别只有159位选民,却可以选出60位选委会委员,十分的不合理。我们建议增设“选民直选”界别的200名委员,就是使提名委员会更具有选民基础,因而也更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关于第二点,提名候选人的条件根据前次选委会的规定只须获全体委员的八分之一以上的支持,而这次却提高门槛须半数以上的支持,我们认为这种提高门槛封杀少数的做法,不符合《基本法》所说的民主程序“循序渐进”的精神,实际上是“循序渐退”了。民主的精义既要多数议决,也要尊重少数者的权益,给少数者以机会,不可一概封杀。如果按这么高的条件,只能提出高度同质的候选人,不可能提供选民以多元的选择。所以我们建议退回到原八分之一支持的条件,会比较合适。
    
     我们是本着调解当前双方的僵局而提出以上的建议,我们认为接受这这些条件,有利于取得双赢的结局。
    
     争取“真普选”的泛民一方原来提出“提名三轨制”(即提委会提名、公民直接提名与政党提名并行)以及“公民普选提委会”等提议,是一步到位的“普选”方案,看来目前已无可能被当局采纳,再予坚持已无补于事。如果退后一步,以这两条低度基本要求为底线,发起和平占领中环的抗争活动,是比较合情合理的,对方再予拒绝,实在是说不过去。
    
     对中国执政当局来说,你们可以坚持到底,寸步不让,因为你们有“霹雳手段”,可以血腥镇压,但你们要掂量其严重后果,谁来承担这历史罪责?当年的“六四”事件至今是你们跨不过去的坎,难道还要再造一个香港版的“六四”?
    
     你们要深刻检讨为什么香港回归但民心未归,原因何在?如果这次再来一次血腥镇压,你们将彻底失去香港的民心!你们要知道当年国民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接管台湾后,发生“二二八”事件,政府的暴力镇压在台湾人民心中造成永远的伤痛。正像“二二八”事件引发“台独”思潮一样,香港的“占中”镇压也必将引发“港独”运动的兴起,香港问题将更加复杂。如果你们能体察民意,稍作退让,尚有望藉此举以获民心的回归。如能理性地作出以上的调整,相信其方案也可以在香港立法会获得通过,香港的民主进程就可以进入真正循序渐进的坦途,利国利港,何乐而不为?
    
     我们共和党的同仁们十分希望香港的这次“普选”与“占中”的政争能和平理性地得到解决。我们认为在双方力量对比强弱悬殊的情况下,弱者为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抗争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毅力,但当知要求适度,进退有节;强者也要节制自己力量,须知有势不可使尽,适当的让步更显出强者的风度。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中国当局无穷无尽的暴力镇压诱发中国各地区各民族分崩离析的灾难,而是恳切期盼香港循序渐进的民主进程模式能够成功地迈出第一步,顺利实现行政长官的“普选”,并以之为参照,使全中国各地区各民族自治区均能走向和平转型,共享民主共和的美满之果。
    
     中国共和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签署人:王策
    
     2014年9月5日
    
    附件—2:
    
    中国共和党声援香港人民发起“和平占中”的紧急声明
    
     香港市民“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先生于9月28日深夜宣布正式启动“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并就政改提出两点严正诉求:“撤回决定,重启政改”。其两点诉求的具体内容就是:
    
     一、立即撤回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改的决定”;
     二、马上重新启动政改咨询。梁振英政府在政改一役表现失职,我们要求梁振英向中央政府重新提交政改报告书,必须充份反映香港市民对民主的真正诉求。假如梁振英拒绝回应,行动将会升级。
    
     戴耀廷先生激情地宣称“香港由今天开始进入一个公民抗命的时代!”
    
     香港人民已经认识到“认命”是通向“奴役”之路,只有举起“公民抗命”的大旗,才是争取真普选、真民主的必由之路,舍此之外,别无选择!我们中国共和党对香港人民毅然进入“公民抗命”的伟大壮举表示坚决的声援和支持。
    
     我们认为香港人民的这次“公民抗命”运动就是一场实践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缔造者孙中山先生当年提出的“直接民权”理论的民主运动,完全有其正当性和合理性。这场公民运动绝非什么非法集会与暴乱活动,政府当局绝无正当理由采取暴力镇压。
    
     孙中山说:“直接民权才是真正的民权。直接民权凡四种:一选举权,一罢官(免)权,一创制权,一复决权”;他强调说:“人民有了这四个权,才算是充分的民权;能够实行这四个权,才算是彻底的直接民权。从前没有充分民权的时候,人民选举了官吏议员之后,便不能够再问,这种民权,是间接民权。间接民权,就是代议政体,用代议士去管理政府,人民不能直接去管理政府。要人民能够直接管理政府,便要人民能够实行这四个民权,才叫做全民政治”。
    
     孙中山的“直接民权”说涵盖了对政府官员的选举权和罢免权外,还特别指出人民对法律的创制权和复决权的重要性。关于“创制权”,他说:“如果大家看到了一种法律,以为是很有利于人民的,便要有一种权,自己决定出来,交到政府去执行。关于这种权,叫做创制权”;关于“复决权”,他说:“若是大家看到了从前的旧法律,以为是很不利于人民的,便要有一种权,自己去修改,修改好了以后,便要政府执行修改的新法律,废止从前的旧法律”;或者是“立法院如有好的法律通不过的,人民也可以用公意赞成通过之”,这种权力便是公民的复决权。人民只有能够行使对立法的创制权与复决权,才能真正实践自己政治上的“人民主权”。
    
     从孙中山的“直接民权”的角度来看,香港人民这次“占中”活动”提出撤回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改的决定的第一点要求就是践行公民在立法上的“复决权”。且不说中央人大常委会这次径自做出这个普选全面“落闸”的粗暴决定是否是“僭越”了香港基本法,即使是有权做出这个香港特首选举法,也绝不可是“不可动摇”的最后决定。作为切身利益相关的,并享有高度自治的香港人民绝对有权利对之行使“复决权”,拒绝无条件接受。
    
     第二点要求梁振英政府重新启动政改咨询,并向中央政府重新提交能充份反映香港市民对实现真普选诉求的政改报告书,则是践行香港公民的“创制权”;而且这个要求也完全是在基本法规定的框架之内进行的,完全合理合法。
    
     我们也注意到近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在政协会议上的讲话,他说“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要求我们在治国理政时在人民内部各方面进行广泛商量。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我们要坚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此一直接同人民商量的精神同孙中山的直接民权之说也有相通之处。中国共产党人自称为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的继承者,理当遵循其民权理论,充分尊重香港人民的“直接民权”。目前关于香港特首普选问题的解决,也必须是通过同香港人民的商量来解决。
    
     有鉴于此,我们中国共和党谨提以下建议,以供有可能参与“商量”的各界参考:
    
    香港政府应立即停止对“占中”活动的暴力驱散行为、释放已经拘捕的相关人士。
    中央政府宣布暂时“冻结” 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改的决定”。
    在上述二条款项实现后后,“占中”人员先行自动和平退场。
    特首梁振英必须回应市民的对话要求,香港立法会需召开紧急会议讨论香港目前局势的妥善解决办法。应举行公民听证会,听取市民代表的政改意见。五、
    立刻着手召开中国人大常委会和政协常委会紧急会议,听取香港特区政府代表和“占中”活动推举的的公民代表,就香港2017年的特首普选事宜进行深入全面的“商量”,以达成“最大公约数”,作出各方能接受的新的香港特首普选法。
    
    我们衷心希望此次中央和香港特区的政治冲突能够以和平的方式予以解决,以免在香港出现像八九年“六四”事件那样的历史悲剧。我们特别希望习近平主席能亲自介入这次重大政治危机的处理。习先生曾于百忙中抽时间深入民间,亲临北京庆丰包子店体察民情,传为美谈;这次面临如此国家大事,何不同香港人民也同“饮”一杯,以解决他们渴望民主的迫切愿望。如果任由属下一味蛮干,酿成杀人流血悲剧,后果必定还是由你来承担。所谓“天下有罪,最在朕躬”,成为千古罪人,何其不幸!如果先生能亲理其事,使这次香港“占中”事件通过“商量”和平解决,则不仅因此深得香港民心,而且福澤万民、功盖千秋!
    
    对于香港人民,我们对你们争民主的“公民抗命”运动亦寄予巨大的希望。衷心祝福你们能胜利成功,达成你们的美好愿望。我们中国大陆的民主前景同你们休戚相关。你们先民主起来了,我们才有希望,真的要拜托你们了!面临暴政的压力,万望你们能顶住。你们既要有“见好就收”的明智,也要有“见坏就上”的勇气。拿破仑曾说过,战争的胜负,决定于最后五分钟。在未获当局合理让步之前,一定要抱定信念,坚守立场,切无轻易退却,相信你们一定能审时度势,进退有据,勇敢坚韧,以达成此次运动的辉煌胜利。
    
    总之,我们希望这次“以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活动能使危机成为转机,开启全体中国人民都能步上民主的大道,圆我中华百年共和宪政之梦,是为深盼!
    
    中国共和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签署人:王策
    2014年9月28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916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策:从维权运动看中国“公民人格”的养成 (图)
·旧制度必将崩溃,大革命行将到来! /王策 (图)
·中国的“公民运动”与“宪政运动”结合之前景/王策 (图)
·受天下之瑰丽而泄天下之拗怒——读黄河清著《当代中国史稿》有感 /王策
·王策在孙文学校开学典礼上的贺辞
·中国的危局与願景/王策(图)
·闻司徒华叔病讯,书此奉怀,遥致慰问/王策
·慰晓波/王策(图)
·为刘晓波案致中国最高当局书/王策
·奥运后的中国-民主宪政之二十年重建方略/王策
·梦想王策
·王策:沉痛悼念中国民主运动的导师林牧先生
·台湾民主面临危机/王策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王策 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 《香港雜事》9.黃雀行動
  •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 〇与虚无的叙事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 《鸡鸣集》出版前后(组图)
  • “已死”的变局已到
  • 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
  • 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
  •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 由美国发动贸易战产生的“中国机遇”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7-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4)
  • 陈泱潮十字路口,不能不重申舉國舉世皆大歡喜方案
  • 井中蛙我的老板是耶稣(小品)
  • 谢选骏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邱国权四川军民抗日战争历史不容歪曲抹杀!
  • 谢选骏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爱、我的慈悲、我的怜悯将是你们得救的恩
  • 谢选骏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 李芳敏144000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 谢选骏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31期)
  • 谢选骏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 语丝中国疯狂直播难掩“负豪”内心伤悲
  • 谢选骏美国的封建性格
  • 冼岩自夸谄媚的背后是对政庇求而不得的悲伤
    论坛最新文章:
  • 寒冬或临 华为有可能在海外市场暂时消失
  • 属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三名法国人在伊拉克被判死刑
  • 印尼印度大选落定 泰国稍待时日
  • 台湾反同婚势力反击,同婚法通过冲击2020选情
  • 挪威调停委内瑞拉危机 委反对派不抱希望
  • 疑欧笼罩 欧洲议会选举反建制集团或大联合
  • 特朗普访日受令和时代首位国宾待遇:打球 赴宴 看相扑
  • 伊拉克:夹在美国和伊朗之间 担心爆发地区战争
  • 特朗普:对金正恩还有信心
  • 法国今投票欧盟选举 马克龙政绩遭受考验
  • 山东威海货轮二氧化碳泄漏 已致10人死亡
  • 欧盟议会选举: 呼吁民众周日前去投票
  • 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中国不要期盼友善的白宫
  • 特朗普在日批判日美贸易不均衡 称谈判取得进展
  • 欧洲议会选举 舆论关注民粹势力消长
  • 修例各方上街动员 民意战显社会分裂较占领运动更严重
  •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