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步亮:不怕懒官 只怕蠢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9日 转载)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东步亮:不怕懒官 只怕蠢官


    官们懒惰一点不怕,怕就怕他们太勤奋。蠢官一勤奋,民众就遭殃。
    
    「十一」假期,随着拥挤的人潮,回了趟老家。几年没回去,贫穷落后的家乡多少还是有了一些变化。其中县城里的亲戚们最为自豪的是,城区里仅有的两个公园,政府花巨资进行了改造,「像花园一样,有点城市的样子了」。据说,因为这两项工程,县城首次参评全省文明城市,就一举成功,夺得头名。评委们给出的总结性评语是:「市容整洁,景色宜人」。
    
    在县城里转了几圈,实在没看出哪里「市容整洁,景色宜人」。因为在老城区,马路上生活区到处都是垃圾,狭窄的街道上汽车摩托车自行车三轮车板车挤成一团,行车道上行人横冲直撞,商场酒店门口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和十几二十年前相比,基本上没有多少根本性的改变。我估计,「市容整洁,景色宜人」这几个词,也就是省文明城市检查团下来检查时,那几天才有的景象。
    
    不过,我专程去考察了一下让县城官民都引以为傲的其中一个公园的改造情况,总体环境确实不错,用「景色宜人」这个词,还是能形容过去的。但是当我参观完全部公园,了解到工程改造的总体情况,愈看,愈了解,愈觉得痛心疾首。这「宜人的景色」,竟是付出了巨大的破坏代价换来的,官员们只告诉了民众好的一面,却不知他们所干的「好事」,实际上是贻害子孙。
    
    二十多年前,我曾在这个小城求学。当年,这个公园就存在。那时「公园」还属于郊区农民所有,公园在供人们休憩的同时,园里的大湖中还有农民们种养的莲藕和各种鱼虾。那个湖非常大,据称是全省县一级城市里面积最大的湖泊。一到夏天,湖里的荷叶长起来了,满眼都是碧绿和绯红,一眼望不到头,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美不胜收。徜徉在湖边垂柳成荫的小路上,听着湖中鱼儿冒泡时的水响,偶然掰下一两颗莲蓬,摘出其中甜嫩的莲籽尝尝,会心情大好。
    
    但是,如今经过工程改造后的情形呢?巨大的湖面不见了!数千亩的湖面,只剩下几个被人为隔开的小池塘,全部水面加起来,不足1000亩,消失了一半乃至三分之二。湖里也不再栽种莲藕,再也没有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只在靠近马路边的一个一脚就能跨过去的小池塘里,保留了一点荷叶的「样本」。为了制造有水、有路、有桥、有亭的「景观」,改造工程将四周的陆地向湖中推进了数百米,又在湖中人填土造路、造平台、草地和人工岛,以湖出名的这个公园,早已不再是「湖」,而是「塘」了。一眼望去,白花花的不再是水面,而是湖中填起来的硬邦邦的水泥路面!
    
    这个县城过去「十年九淹」,洪涝灾害比较严重,城区里的几个大湖,实际上具有蓄水功能。如此填湖之后,预计再有大洪大涝,整个县城都会被淹。然而,这不是从外地调来县官们所知道和所想知道的事。他们只想在这里制造几件看得到的政绩。
    
    公园改造的另一项被赞美或被自我赞美的成绩,据说是夜景非常漂亮。公园改造及公园内楼台亭阁的「亮灯工程」,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耗资达5亿元之巨。我特意在晚上去观察了,夜景确实够「迷人」,一到晚上,灯光璀璨,楼台亭阁亮如白昼,各种该安装灯饰和不该安装灯饰的地方,全都安装上了。但是,就在距离公园不远处的马路上,却连路灯都没有,稍晚一点走在路上就吓得人不敢走路。
    
    我查了一下,这个县2013年一年的财政总收入不到20亿元,「亮灯工程」所花的费用占了其中将近四分之一,这还不算日常电费的支出。我最最担心的,倒不在于这个「亮灯工程」所花的费用,而是,如何让这些耗费巨资安装上的各种灯,天长日久地一直「亮」下去。我不知道这个公园每天亮灯需要支出的电费是多少,但是我相信一定不菲。每年财政收入才这么一点的一个小县城,耗费巨资搞所谓的「亮灯工程」,一开始就没准备让这些灯长久地亮下去,我猜,大概只想让这些灯亮到县里的主官升职、离任为止。反正到时他屁股一拍走了,有限的财政资金投入到这些政绩工程上的浪费,有谁会去查他、管他?
    
    除了以上这些愚蠢行为,家乡蠢官们的蠢事还包括把公园里长了几十年、成排成排有着浓荫的垂柳全都砍掉,种上一些好看却不会有树荫的小树苗;把有着历史的古亭拆掉,建起一个硕大无比的仿古楼阁,里面却空空如也。如此等等。
    
    说他们是「蠢官」,其实他们一点也不蠢。他们如此做的目的,无非是要做给民众和上级看,为的是升官。所以,官们懒惰一点不怕,怕就怕他们太勤奋。蠢官一勤奋,民众就遭殃,不仅殃及当下,还祸及子孙后代,其害无穷。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41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东步亮:司法的事为何总要靠党来做 (图)
·东步亮:谁是那个千夫所指的共产党? (图)
·东步亮:意识形态整肃的又一「战果」 (图)
·东步亮:冷漠无知的内地年轻人 (图)
·东步亮:拒绝悲情 回归真相 (图)
·东步亮:刘铁男案庭审的两点观感 (图)
·东步亮:习式民主就是说漂亮话 (图)
·东步亮:从「跳楼秀」到「报社门口自杀秀」 (图)
·东步亮:梅宁华,左派老朽们的道德 (图)
·东步亮:「刘云删」如何塑造中国良好国家形象 (图)
·东步亮:南科大教育改革理想已经幻灭 (图)
·东步亮:新闻发言人制度是一个坏制度 (图)
·东步亮:谁是最高权力场的真正掌控者
·东步亮:「依宪治国」一词为何时隐时现? (图)
·东步亮:「中国最大的失误」仍是教育 (图)
·东步亮:「英雄」难救腐败窝 (图)
·东步亮:中国需要死磕派律师 (图)
·东步亮:军训「繁荣」缘于背后有腐败产业链 (图)
·东步亮:意识形态重新统领一切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