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7日 转载)
    
    
     人们常常可以看到《环球时报》的无知、无理乃至无耻。从大的方面讲,一般表现在这么两个方面,一个是政府做的再不好,比如贪官遍地,仍说官员公开财产条件不成熟;或这个社会再糟糕,比如坑蒙拐骗,道德低下,官不像官,民不像民,你都不能批评。一批评,《环球时报》就跑出来赶紧发社评,一边表明它是多么爱政府爱国家,一边指责那些批评者。仿佛《环球时报》不仅代表政府、代表国家,而且代表宇宙真理。但在网民眼里,《环球时报》只能代表党,其它谁也代表不了。还有网民轻蔑地称之为“坏球时报”。

    
    你说怎么可能呢。中国人的感觉,只有芮成钢,只有贪官,最喜欢这么表现。
    
    另一方面,《环球时报》仗着有一个舆论阵地,可以不讲道理,可以不讲逻辑,可以胡说八道,甚至可以完全睁眼说瞎话。这一次在见到无数的网友口诛笔伐王伟光那篇文章后,环球时报大约又感到了心痛,于是坐不住了,惺惺相惜般地赶忙挺身而出,发表了一篇《学界重提阶级斗争未必是政治信号》的社评,真不知这是在维护,还是要替王做辩解,抑或借机表达自己与王伟光其实相同的观点。不然,也不会说什么:“阶级斗争已经很久不怎么提了,客观说,中国社会原有的阶级面貌被市场经济和社会转型冲得面目全非,如今我们对社会冲突的描述使用了许多其他概念。”也就是说,在胡锡进看来,中国原有的“阶级面貌”似乎不应该被邓小平改变,那些“地富反坏右”们还应该戴着他们的帽子,让胡锡进在生活中一目了然地就能看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市场经济和社会转型冲得面目全非”。所以说,王伟光那篇文章如果让胡锡进来做,一定比王伟光说得更刺激或者“更有意思”,这是中国广大网民一定没能料到的,我们不能不感谢胡锡进自己的坦白。
    
    本来嘛,在正常社会,一个人也好,一个媒体也罢,依学理发表观点,谁都不能说有什么不应该——就是支持某一观点也是自己的权利。然而,这种情形一遇到我们这种“国情”就变味了。比如有本《红旗文稿》,在无数中国人眼里分明就是一本拉中国历史倒车的垃圾期刊,却偏偏也能拉上一个《求是》的大旗做“虎皮”,其实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哪怕从互联网转载这本刊物中的文章,也不难闻到其间散发出的那种令人作呕的霉味以及腐朽气息。然而,但凡据理驳斥这种霉味和腐朽的文字,“主流媒体”一概不予刊登。
    
    既然是这样一种只允许“主流”们自说自话的“国情”,环球时报居然还在社评中埋怨广大网民,意思是不该有“多数暴政”,用社评中的话说,就是“互联网上的反应很多是大众口号式的,开展实际争论的可能性迅速被这种声音吞没”。
    
    好一个“互联网上的反应”,好一个“大众口号式的”,好一个“开展实际争论”,好一个“迅速被这种声音吞没”,这种话亏他胡锡进也能说出口。你们有阵地,而且是纸质的平面媒体加视频立体,不仅如此,你们更是“天然”地占领了中国社会的“道德舆论高地”,甚至在你们看来,自己的手中就握着“真理”;你们可以在报纸或期刊上胡说八道,而忍不住批驳你们胡说八道的那些网民们却只能在互联网上“反应”,只能在互联网上“口号”,只能在互联网上“争论”,只能在互联网上“吞没”。即使如此,你们还觉得亏得慌,认为不能“开展实际争论”,不该“迅速被这种声音吞没”。
    
    如此这般,本人就想问了:胡锡进包括王伟光们,难道你们就不想听听不同的声音吗?特别是按环球时报社评中的说法,面对汹涌波涛般仿佛要“吞没”你们的反对声,就不能让你们冷静下来做一点“为什么会这样”的反思吗?难道你们真的就觉得自己说的就是真理?特别是那个叫王伟光的院长,在这次“事件”中算是彻底检验了他在中国广大网民心目中的位置,难道还不应该面壁反省?
    
    他不是要搞阶级斗争吗?无数网友都在问:他王伟光应该属于什么阶级?他是否已经公开了他们家的财产?他又是否敢于向中纪委拍胸脯,说他绝不怕对他进行调查?在今天的中国搞阶级斗争,他王伟光到底是站在真正穷困潦倒的无产阶级一边(中国大陆还有很多国家级贫困地区,若是再按联合国标准,贫困人口至少在一亿以上,而这些人都一定是无产的),还是站在富可敌国的资产阶级一边?中国当下,谁是无产阶级?谁又是资产阶级?资产阶级是否就是我们这个国家应该斗争甚至专政的对象?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所有的官员都有大量财产,都是名副其实的资产阶级,甚至是超级资产阶级。既然如此,王伟光是不是准备发动中国当下真正的无产阶级向中国所有的官员包括他自己进行宣战?
    
    此外,王伟光现在已经是社科院一把手了,请问,中国社科院现在每天在做什么,是支持国务院李克强总理搞深化改革,还是要拉中国深化改革的后腿?到底是谁让你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又是谁在支持你王伟光要这么搞的?中国广大民众包括网民们不能不高度警惕王伟光这种人的动向。他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另外,像你王伟光这样,一心想着要搞阶级斗争的人,你的思想你的觉悟都告诉人们,你已经不适合继续坐在那样一个位置上,因为你是中国十几亿人,包括国务院以及李克强总理一再强调中国要深化改革的“绊脚石”。
    
    至于《环球时报》,更应该睁大眼睛看一看,难道只准你们胡说八道,不准广大网友发表他们的观点意见?现在是信息时代,因长期受欺骗而愚昧透顶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启蒙,中国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努力追求平等,每一个人都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因此,你们在社评中所谓“开展实际争论的可能性迅速被这种声音吞没”,只能是一种哀号,对中国要求社会进步的绝大多数人而言,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此外,之所以说《环球时报》不讲道理,不讲逻辑,胡说八道,睁眼瞎话,这是有他们自己这些年一篇又一篇社评佐证的。但凡不信,可以浏览一下,即使现在发表的这篇社评也仍然毫无实事求是之心。王伟光要在我们这个国家重新掀起阶级斗争高潮,环球时报虽然觉得有点冒险,却又由于“物以类聚”,不能不“参战”,于是也就拐弯抹角地转移一下,说什么:“一个重大的事实是,阶级斗争在国际领域表现为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的斗争”(而胡锡进真正想说的直到社评结尾处才吞吞吐吐地讲出来)。明说了吧,就是西方、美国与中国的斗争。你看这个世界上除了中国,还有几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不说,又还有几个值得“资本主义国家”去“斗争”的“社会主义国家”呢?说起来也真是可怜,一开始阵容是多么地强大啊,据说毛泽东的理想就是要领导全世界革命,难怪当年在本人的记忆中,常常听到的就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正等着我们中国人去解救。然而,转眼间,虽不能说“强虏灰飞烟灭”,可仅仅几十年时间,这个世界上还剩多少我们这种思想这种主义的国家呢?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到了这般田地,还不深刻反省,却要一头往南墙撞去,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自然,现在还不是讨论这种话题的时候,而且事实上,不管王伟光、胡锡进们承认与否,也不管有些人再怎么会玩文字游戏,把中国现在搞的这一套说成是“中国特色”,仿佛这个星球上真的有两种人,一种叫人,一种叫中国人,可全世界都知道“红色中国”在搞什么,搞的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抑或“特色主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还有多少社会主义细胞,只有天知道。不然,你去乡下随机采访一位老农,问TA中国现在搞的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只要你不给提示,又让其在毫无恐惧的情形下自由回答,这位老农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绝不是王伟光、胡锡进们假装想要的。
    
    其实,除了芮成钢和那些贪官们假装不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除了还有一些名义上的所谓国企,除了政治上的意识形态,除了天安门城楼上还挂着毛泽东画像,中国实在不知道还有多少社会主义因素。就说国企吧,天下人都知道,中国的国企早就应该叫官企了。那个刘志军,还有这两天正受审的刘铁男,他们就是中国国企“当家人”的典型代表。也就是说中国没有国企,只有官企。南京如果是季建业的,那么每一家国企实际上就是这家企业一把手的。你可以不承认我这么说,但以本人在国企干了近二十年,又在纸媒干了十五年,对中国国企以及省委、市委机关纸媒的情形,完全有资格陈述自己的看法。
    
    既然是这样一种“特色国情”,《环球时报》又为何还有勇气说什么“一个重大的事实是,阶级斗争在国际领域表现为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的斗争”呢?请问:中国还真的能称之为社会主义国家吗?西方一些国家与中国的斗争还真的能称之为“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的斗争”吗?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才播放完没几天,剧中邓小平一再强调的“要实事求是”怎么就不管用了呢?广大网民们不要求王伟光、胡锡进们有多么先进高尚的思想,也不要求他们有何等的觉悟境界,甚至慷慨激昂地所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只希望他们能实事求是,多说几句人话,少说乃至不说官话甚至是鬼话。行不?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09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闵良臣:人类文明不是萝卜青菜
·闵良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