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梅荪:冤案积如山 访民心泣血——再访中央第二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6日 转载)
    9月5日,我参加上海十多位反右派运动受难者的聚会,受到启发,再访中央第二巡视组。
    
     老右派谈国事 有喜有忧

    
    这些在1957年上大学时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的耄耋老者,忧国忧民,对当前打击贪腐行动,有的拍案叫好,有的认为是为巩固权力而打击异己。民主与法治未见实质性推进,制度不改革,贪腐难以治本。王国维之孙王庆山(原武汉大学学生)郁闷地说:“我看不到希望了,要步先祖后尘去跳昆明湖!”(其父王仲闻在1966年“文革”受迫害,先是要像王国维那样跳昆明湖,两次因湖边有人而未果,后在家中自杀。)大家愕然。
    
    孙正荃(原北京大学学生)宽慰道:“文的武的软的硬的睁睁眼看他怎的,歌斯舞斯笑斯哭斯点点头原来如斯。”孙老说:“这是旧时草台班子挂在戏台两边的联子。此乃吾等七老八十之小民应持之生活态度,甚至生活方式也。”
    
    居思基(原复旦大学学生):“我看好习近平,其父习仲勋是好官,其母齐心率子女给赵紫阳献花圈是要冒风险的,很不容易。如今习近平反腐是为国为民的。”回想2005年1月20日晚,我在赵府紫阳灵堂见到齐心率子女献的花圈而拍照,在纪念紫阳的文中发表,近年网上多有转载。
    
    张强华(原北大学生):“全国55万反右受难者饱受冤屈和摧残,许多人已去世,1979年当局只‘改正’而未‘平反’,未补偿,劳改20多年的工资未发还,我上访了中央巡视组。”
       
    访民喊冤 积案如山
    
    午餐后,我前往江苏路888号长宁区委党校内的中央第二巡视组上海接待站。在大门前的路边,一位穿冤字T恤衫女士坐轮椅,为医疗血案上访喊冤。我问,进去了吗?她说:“进去了,准备材料再去,我每天坐在这里,保安怕当局丢丑,曾把我推进院子堵在角落里。”我与她合影留念,两位保安冲过来要抢相机,气势汹汹赶我走。后来我再去,未见到她。
    
    2时半,我走进大门,保安密布约40名。我穿过隔离通道,拿到《来访接待登记表》,一、二楼四个教室已满座约两百人。我被引到三楼教室填表:“要求彻查《文汇报》团伙盗印中南海机要文件害我冤狱案;祸及孤寡残疾的我弟在江苏路480弄76号3楼祖居公房被私企老板惠进德设下欺诈陷阱,买通新华(路)物业公司,冒名我弟退房并更换户名而强占,致使我弟滞留上海精神病医院13年,绝望自杀被抢救,维权上访、报案和打官司,奔走7年无果,请求帮助。”
    
    陆续来了30人,时有议论。甲女士说:“欺蛮阿拉的日子快到头啦。”乙女士说:“侬勿要太开心,还要看看啦!”甲说:“不管哪能,伊拉态度变了,勿敢对阿拉哪能啦,就是要不停的告!告!积累正能量!”
    
    中年男士说自家房子被朋友骗了,有理却打不赢官司。中年女士的住房被开发商强拆而愤怒道:“当局抢房子,如法西斯啊!”
    
    楼下传来一阵女人的嘶叫和骚乱声,悲切声声,大家站起来张望,五、六位保安堵在门口,不许看。
    
    10来位保安进进出出,盯着访民的一举一动。访民问:能接待完吗?保安答:“在5点下班之前进门的,再晚也都接待。一百多接待员轮换上岗,每天接待一千人。”问:“能解决问题吗?”答:“他们是收发员,只问情况,收的诉状已堆了两个房间啦。”问:他们是北京来的吗?答:“是从外地和上海各方抽调来,为巡视组干活的。”老保安上前暗示他少说,把他支走了。
    
    一小时后,我们被引到楼下教室排队。楼下的3个接待室正同时接待9位访民,我经过门口张望,欲找曾接待我的19号,被一位黑脸保安训斥和阻拦。
    
    半小时后,我被引入接待室,曾接待的45号向我打招呼,我不再重复案情,只强调要解决问题。他做记录,说由后台处理。
    
    “上海版”真假中央巡视组?
    
    9月11日3时,我第三次上访,楼下满座约两百人,我又被引到三楼教室。我填表:“中共上海《文汇报》原党委书记兼总编辑张启承和驻京办主任首席记者王捷南等4人团伙盗印窃取中南海机要文件的作案人,隐瞒案情真相而包庇罪犯的历任党委书记和总编辑,都被不断提拔重用。这正是7月29日巡视组长张文岳在动员大会上强调要着力打击的重点,此案事关上海市委,背景复杂,黑幕重重,请求巡视组侦破此大案要案,打击犯罪。”
    
    坐在前排的张先生为儿子而上访,内心悲愤而手抖无法提笔,要带《登记表》回家填写,被保安拦回。
    
    这时,一位身着黑裙的中年女士冲进来:“我到巡视组4次,全套材料都被转到区政府,政府不解决问题,反而威胁和打压我。这中央巡视组是假的!”她边接电话边擦汗,很激动,保安紧跟其后,把她引出教室。
    
    74岁张先生填好表,转身与我聊。他援疆回沪在上海印染厂退休,其子1983年生,1995年发高烧,使用上海生物制药厂的“凝血因子”而感染艾滋病菌,6年后血友病发,同期感染共80多人,10多人已去世,是严重的医疗事故。药厂补偿每人每年八万二千元,10多位外省患者得到补偿,上海补偿款被划到爱心小组,集体贪集体分;医生给病人大量开药(医保实报实销),病人卖药而不当得利,年获利高达百万元。他上访多年,被有关部门打压。瘦弱的他悲愤交加,说是为了儿子,什么都不怕。
    
    三位女士分别拿着收到的巡视组《回复》,“姓名”与“去向”空白处为人工填写,信封无落款,邮戳都是“人民公园(4)”,其邮局辖区包括人民大道200号上海市委市政府信访办,其中一封是马访民女士反映法院腐败问题的答复如下:
    
    马某某:您好!
    您的来信已收悉,对于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将按规定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真处理,感谢您对中央巡视组的信任和支持。
    中央第二巡视组,2014年8月19日
    
    有访民拿着《回复》来问接待员怎没盖公章?答:这是告知书,无法律效力。大家议论:“此信是无法查询的白条,没用。”“不可能解决问题,要他们把吃下的东西吐出来,很难啊!有被强拆户上访250次无果。”“上次的接待员无意中冒出一句上海话,原来是冒牌中央巡视组。”
    
     保安偶尔露狰狞
    
    4时半,教室满座50人,前面似仍有百来人,保安说要加场接待,带我们下楼穿过操场,到会议室里,室内开足空调而很冷。一间十平米小屋作接待室,两个人接待一位访民。一位黑脸保安对我推推搡搡,不许张望。
    
    我回到座位悄然手机照相,保安冲上来抢走手机,我尾随其后。他扭头恶声说:“早就盯上你了。”他一直走到主楼领《登记表》处,把手机交给中年便衣说:“他在拍照。”我说:“哪规定不能拍照?”便衣说:“这里是党校,不能拍照。”我说:“谁说党校不能拍?”他边说边将手机递给我:“你还是自己把照片删除吧,不然要你身份证,要上缴办手续,双方都麻烦。”我删去几张相片,回到会议室继续排队。
    
    4时55分,轮到我进接待室,9号接待员翻看诉状,见我国法学泰斗江平大律师曾为我作无罪辩护而感慨。我问:“你从北京来?”答:“不是。”他从《登记表》见我已来两次而问:“我们已把材料转有关部门,有人找你谈吗?”我答:没有啊!他说:“对他们的工作是要考核的,一定要答复你的。”他和101号女接待员不再听我说什么,仅三分钟结束,后面还有40位访民。
    
    5时,我出大门,五十来位访民默默站在路边,久久不愿离去,有的在交谈。
    
    二十多年来,上海官场腐败,法治倒退,贫富两级分化,社会矛盾激化,每位访民都饱受欺压,求告无门,血泪斑斑。
    
    这是从北京来的“中央巡视组”吗?中央巡视组会是包青天吗?巡视组的到来,能为劫难中的广大访民带来希望吗?或许,时间将说明一切。
    
    (下篇待续)
    
    ●作者为前国务院办公厅蒙冤秘书(原国务院副秘书长、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顾明的秘书)
    
    ●原载《争鸣》2014年10月号
    
    读者来信:
    
    80岁张若: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门庭若市,但是解决了多少问题?巡视组也到浙江来了,怎么至今毫无声息?靠这种做法有用吗?选择性反腐,如此而已!冤狱重重新案加旧案,恶吏多多新人胜旧人。2014-10-03
    
    ●上篇: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原载《争鸣》2014年9月号
    
    来源:争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011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俞梅荪:探访会计司胡同 追寻法的精神——胡耀邦二十五周年忌日纪实 (图)
·俞梅荪:赵紫阳九周年祭与赵夫人仙逝“三七”纪实 (图)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刘衡西去 精神犹存/俞梅荪(图)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端午恰逢右友节/俞梅荪
·漫天大雪祭英魂——紫阳的三周年忌日纪实/俞梅荪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之2——反右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俞梅荪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一)——俞梅荪悼包遵信逸事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祭拜系列文
·俞梅荪:彭真委员长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修订版)
·俞梅荪:彭真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组图)(图)
·俞梅荪:太石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俞梅荪:铁骨柔情•铁血囚徒
·铁流:一个构陷.毁灭一个家族,一件冤案.摧残一代精英--我为俞梅荪先生鸣不平
·北大八百右派要求道歉赔偿/俞梅荪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七毕汝谐(纽约作家)
  • 《老鼠和才女的故事》:老鼠有资格与人对决?笑!
  • 《老鼠和才女的故事》: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
  • 《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重写中国文学史!
  •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 16天208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16天208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六毕汝谐(纽约作家)
  • 法轮功不是邪教而是党国某些部门有点邪门儿
  •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 《老鼠爱才女的故事》: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
  • 《才女美屄赋》:老狼千古奇文名垂宇宙、香飘亿年
  • 15天1837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副手?
  • 穿越精神的戈壁林向阳:看美国现状,思2020年大选--请为美国祷告
  • 走向大自然李鹏死的几个花絮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十毕汝谐(纽约作家)
  • 谢选骏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 邱国权巴山老狼向老鼠毕汝谐投降书
  • 谢选骏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性
  • 谢选骏政府就是黑社会
  • 邱国权毕汝谐:你就对着美才女如穴的逼疯狂点击吧!笑!
  • 徐永海为了千禧年的到来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9-7-23圣爱
  • 毕汝谐19天2718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吴倩救恩之母:宣称跟随耶稣基督很快也将成为违法的。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鏀垮簻灏辨槸娴佹皳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39期)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灵性
  • 上官天乙粤之南,国有殇!
    论坛最新文章:
  • 李鹏之死: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我又恨又高兴"
  • 香港,镇压行动中的黑社会阴影
  • 首个冰川融化消失 冰岛建立纪念碑
  • 阿富汗总统要求特朗普就其言论作出澄清
  • 中共高层明快定论李鹏高规格享誉永垂不朽
  • 加拿大为何自认种族灭绝罪
  • 北京再发国防白皮书前鹰派将军威胁武统台湾
  • 自由亚洲探秘中国顶级党校
  • 元首出访爆丑闻 国安局官员走私闯关被捕局长下台
  • 官媒报道李鹏命陨之夜其子参加党建活动引议论
  • 美欲立法确保达赖喇嘛转世不受中国干扰
  • 李鹏死讯再掀镇压六四污点
  • 法国已故著名歌星努加罗与图卢兹
  • “民粹”约翰逊成英国首相“硬脱欧”风险加大否
  • 约翰逊当选英国新首相 与欧盟姻散硬碰忧虑急升
  • 伊朗宣布将再度召开伊核问题特别会议
  • 中国官媒罕见迅速证实李鹏死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