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聿文:朝鲜究竟发生了什么
请看博讯热点:朝鲜半岛局势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6日 转载)
    邓聿文 政治分析师
    
    邓聿文:朝鲜究竟发生了什么


    世人只能通过金正恩这个年轻独裁者的活动,去判断朝鲜政局的走向。
    
    如果一个极权国家,其领导人一个多月未公开露面,想像发生了什么?很多人可能本然地会想到生病、政变什么的。近期中国的微信群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作如是之猜想。
    
    上周六(10月4日),笔者的多个微信群突传朝鲜发生政变,金正恩被软禁,而消息来源是CNN的报道。朝鲜政变的传闻早前在传从金正恩患痛风的消息后,就在微信群里出现过,微信群先是传赵明禄发动政变,后又传金正恩刚提拔不久的副手、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人民军总政治局长黄炳誓发动政变。
    
    触发这次政变传闻的也是这个黄炳誓,上周六,他和朝鲜的前二号人物崔龙海,还有朝鲜统一部长金养健三人突然之间就去仁川参加亚运会的闭幕式。不过,此事其实在周六下午就发布了消息,但到了晚上之所以演变成政变传闻,跟CNN的报道有极大关系。向来相信西方新闻的中国公众于是认为,朝鲜这回正的发生了政变。金氏政权的这三位大将联手推翻了金正恩,借参加仁川亚运会闭幕式之际,同韩美密会后事。
    
    中国的民间舆论一再制造和传播朝鲜的政变传闻,这确实是个值得探究的现象。问题的根源当然在于极权国家发展的不确定性。极权政权的命运很大程度上系于独裁者一人身上,如果独裁者身体有恙,或者发生其他意外,那么,极权统治就很难维系下去。对于朝鲜这个极度封闭的国家来说,世人只能通过有限的信息去判断它的走向,其中主要是金正恩这个年轻独裁者的活动。人们忽然发现,这个有些发胖的年轻人有些日子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而且居然缺席朝鲜重要的最高人民会议,而就在这次会议上,曾经帮他铲除其姑父张成泽的朝鲜二号人物崔龙海被免除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一职,改为任体育相,而一直紧跟他的黄炳誓接替崔的位置,成为朝鲜新的二号人物了。紧接着韩国媒体就报道金正恩有病,人们也从朝鲜以往播出的金正恩的电视节目中,果然找出了金正恩有病的证据。再接着,朝鲜的电视新闻也间接承认金正恩患病,播出了他走路不便的纪录片。一般分析金正恩患的是痛风,跟他过去在瑞士留学迷上了甜食有关。
    
    极权政权的行事风格让人难以琢磨,就如金正恩,虽然在瑞士受的教育,接受西方思想,眼界和思维理应比其父亲要强,明理,可是,其接手统治这个国家的3年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让人瞠目结舌,一个个老臣都被他收拾了,还不顾全世界的反对,悍然进行第三次核试验。正是上述种种,让人觉得朝鲜发生政变没有什么奇怪的。它一方面寄托了人们对极权统治的不满,另一面也是认为,极权国家没有常理可言,因此,一切变化皆有可能。而一再的政变传闻,也强化了朝鲜真的发生了政变或会发生政变的印象。
    
    不过,愿望虽好,但愿望的实现,不能仅凭一些经不起推敲的传闻,而是要做些严谨的分析和推理,至少是在面对着此类传闻时,要想想这是不是真的,而不人云亦云,盲目相信,更不要从自己的个人好恶或先在立场和理念出发。一个人可以基于自己的理念,宣称不喜欢某个政权,盼望它垮台,但若把证据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去分析,得出的结论就很可能贻笑大方。在关于朝鲜政变的传闻中,我看到很多闻人,就是立场先于事实,根本不去做分析,或者分析往自己脑袋里本来就存在的结论上导,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在赵明禄的政变传闻中,不去想想赵几年前就去世了,而这在网上搜索一下就能查出。此种思维方式,轻得会损害这些闻人的名声,重得也有害于他们追求的事业,因为凭着一厢成愿去分析,是难以做到客观的,从而得出错误结论的概率极大。
    
    在最初看到微信群里上传的CNN版本的朝鲜政变信息时,说真的,我觉得不大可能,但我的英文不好,没看英文报道,所以也不敢完全确信政变没发生,原因如上所说,政变传闻多了,会跟人造成一种心理上的暗示。为求得事情的准确性,我向一个韩国朋友求证,这位朋友以追求两韩统一为己任,信息来源很广,如果有此类信息,他应该清楚,他回答我,他也不知道,只是CNN这么说。我就觉得此事十有八九是个假消息,但此时微信群里还在做各种政变的传播和猜测分析,并把朝鲜将在联合国召开会议说明人权状况,邀请各国访朝实地考察朝鲜人权状况的报道联系起来,以论证黄炳誓等发动了政变。
    
    其实,只要人们多注意到近期朝鲜的一些新闻和事情本身的逻辑,恐怕就不会轻易相信这类信息,那怕是CNN的报道,事情恰恰相反,黄炳誓等人的突然访韩,是要借参加仁川亚运会闭幕式的机会,谋求改善与韩国的关系,以打破目前朝鲜的外交孤立。这表明病中的金正恩,还在牢固地掌握着朝鲜的大权。此前,韩国学者就这么解读的。他们认为,金正恩身体有恙,不妨碍朝鲜国家机器正常运转,外界无需对此过度解读。理由很简单,如果黄炳誓和崔龙海联手反金,此时正是政局危险之时,怎可两人同时跑到韩国,这也太违背政变的一般常理;再考虑到黄炳誓和崔龙海的竞争关系,两人怎么可能联手政变?黄是在刚刚召开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上代替崔做二把手的,说严重点,他们应该是死对头关系,若说崔从保护自身安全的角度有政变的动力(还不说其中风险),黄怎么会冒着风险去反对有恩于自己的主子?除非他们都有高度的历史自觉,可两人都是这个政权的既得利益者,屁股决定脑袋,除非危险迫在眼前,否则,怎么指望他们有这种历史自觉?
    
    进一步看,极权政权办事虽看似无常理无章法可言,但其实也是有规可寻,这就是一切都是为了保障政权的生存,尤其是独裁者的安全。此为轴心。金正恩上台后的一些乖缪做法,其实也不脱这个理,所谓更换老臣的「二把手定律」,皆是出自这个考量。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金正恩完全抄袭过去独裁者的做法,而不做一些变动。毕竟时代不同,他在瑞士接受的教育多少还是对他有些影响,前提是不影响政权安全。从朝鲜电视台公布其带病视察的画面来看,说明金正恩并不担心自己的病情会影响朝鲜政局,或者也可以说他正在尝试对领导人的病情脱敏。一些分析师就将之视为朝鲜的公关行为,认为通过纪录片强调金正恩「因劳成疾」,反而有利于提升其在朝鲜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显现朝鲜对金正恩领导体制稳固的自信。可中国的舆论,则对此做了相反的解读。
    
    再说「二把手定律」,也不一定意味着二把手就不得善终。如果崔龙海心锐诚服地接受金正恩对自己的安排或羞辱或考验,不对领袖发半句怨言,金正恩为什么要把他像对待张成泽那样来处理?
    
    所以,黄炳誓突访韩不过是为抓住仁川亚运会的机会,以寻求打破朝鲜孤立的外交处境,某种程度上可说是金正恩在评估形势后软化其强硬的外交态度。实际上,这种外交转变也不是突如其来,而是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就在尝试,只不过其时还不明显。但到了今年下半年后,就比较明显了。 9月初,朝鲜分管国际事务的书记、政治局委员姜锡柱就罕见率领代表团访问欧洲四国和蒙古,并在首站德国,释放出力图改善朝韩关系的信号。朝鲜外相15年后首访美国,参加联合国大国也是出自这一考虑。
    
    因此,我的结论是,金正恩虽然有病,可能还病得有些严重(最新消息是朝鲜方面否认其有病),但应该没有生命之忧,在生病期间,金正恩正在幕后酝酿一场外交变革,以打破朝鲜孤立处境,由此可推断,朝鲜在国际制裁后,内部的经济状况确实很糟糕,故不排除朝鲜下一步会有使国际惊讶的一些政策突变,但这个突变也是在金正恩的主导下,从其缺席安排黄炳誓担任二把手来看,朝鲜政局还处于金正恩的掌控中。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1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邓聿文:专政之不行,就转向尊孔 (图)
·邓聿文:中朝关系或将迎来一个小阳春 (图)
·邓聿文:亲亲相隐还是大义灭亲?
·邓聿文:民族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 (图)
·邓聿文:国家治理现代化与改造人大 (图)
·邓聿文:预算民主是重要的政治改革 (图)
·预算民主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邓聿文
·邓聿文:什么是对邓小平旗帜的高举?继承其改革大业 (图)
·邓聿文:从文明史角度认识邓小平 (图)
·邓聿文:破解“政令不出中南海”需靠法治
·邓聿文:中国地震死亡人数较多的真正原因 (图)
·邓聿文:什么是真正的依法治国 (图)
·邓聿文:制造敌人 中央党校的沦陷 (图)
·邓聿文:个人崇拜是怎么炼成的(下)
·邓聿文:个人崇拜是怎么炼成的(上)
·邓聿文: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对中国或非坏事 (图)
·邓聿文: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有益中国
·邓聿文:解读徐才厚案 (图)
·邓聿文:习式反腐与政权安全 (图)
·邓聿文:习近平“改革成本论”的背后深意
·邓聿文:政坛“60后”会开创中国未来吗?
· 邓聿文:改革春天已到
·邓聿文:十八大后中日钓鱼岛或擦枪走火
·《学习时报》邓聿文十问胡温 政治遗产被热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