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不是爱国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5日 转载)
     杨支柱 超生父亲
    
    杨支柱:「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不是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远比阶级斗争学说邪恶。因国家之间缺议会政治平台,爱国主义更易有暴力冲突。
    
    童大焕说,「阶级斗争理论是人类最邪恶的发明」。这观点我坚决反对。阶级斗争最初是自发产生的,并不是某个政党的发明。阶级斗争并非一定会导致「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一个阶级把另一个阶级暴力制服并踏上一只脚让已经一无所的「剥削阶级」及其子女永世不得翻身;它完全可以借助斗争与妥协的不断交替来通过政治议会寻求不同阶级之间利益的动态均衡。
    
    王伟光文章的问题并不是重提阶级斗争,而是鼓吹「以阶级斗争为纲」,至少是鼓吹以国家的权力进行所谓「阶级斗争」,也就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而「无产阶级专政」,本来一直就是党国「宪法」的明文规定,只是最近几十年来因为中国共产党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被冷落了而已。
    
    一些人对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吹风幸灾乐祸,显然误以为受到冲击的首先是权贵。其实,当官的、发财的、有二奶的基本上不用怕,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时代里权贵是「无产阶级先锋队」里的先锋队,受过先进性教育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当然属于「无产阶级」。权贵即使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里的先锋队,至少也是他们的亲友。而「无产阶级专政」的矛头,一直是指向已经被剥夺了财产、荣誉、地位的「地富反坏右」的。
    
    谁说王伟光、司马南不属于「无产阶级」?王伟光、司马南肯定是「无产阶级」,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里的冲锋队,这不但是逻辑推理,也是铁的事实——他们正在代表「无产阶级先锋队」冲锋陷阵。无论是在「文革」期间还是在今日中国,谁是「无产阶级」都是由战胜的一方来确认的,并不是根据占有财富的多少来划分的。
    
    如果以占有财富多少为标准,被剥夺的地富反坏右就成了最彻底的无产阶级了。这可能吗?腾讯微博网友「独角仙」说得好,「当年学政治课时心里就总隐隐有这疑问,资产阶级的财产被没收了,不就变成无产阶级了?无产阶级有了财产,就变成了资产阶级,那就再反过来斗争他?这不就变成死循环了嘛!」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这话说得轻巧。叫饥饿的人不吃不喝,远比叫酒足饭饱的人不吃不喝困难得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要搞「土改」? 《东方红》改编前的原词很说明问题:「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文革」中真正遭受灭顶之灾的并非「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是早已被打翻在地的「地富反坏右」,外带极少数能够独立思考且不善于隐瞒自己观点的青年。
    
    爱国主义远比阶级斗争学说邪恶。因为国家之间缺乏议会政治的平台,爱国主义更容易发生暴力冲突。因为以国家整体而非作为国家一部分的某个阶级自居,爱国主义也更容易成为铲除异己的暴力工具。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们才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德国的纳粹远比英国的工党坏,这是显而易见的历史事实。但是希特勒跟斯大林相比谁更坏,恐怕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我个人认为,至少在国内问题上,「无产阶级专政」学说比爱国主义更流氓,斯大林比希特勒更坏。
    
    计划生育意识形态又比「无产阶级专政」更邪恶,因为它挑起的是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斗争,并且将刺刀对准最无辜的胎儿。这世道,真是只有更邪恶、没有最邪恶。爱国主义被称为「流氓的最后庇护所」,我看不是最后,最多是倒数第三。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811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沈灏认罪意味着媒体的严冬来临/杨支柱
·计划献血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杨支柱
·杨支柱:王伟光为何鼓吹以阶级斗争为纲? (图)
·杨支柱:城市的出生缺陷率为什么高于农村? (图)
·杨支柱:废除计划生育缺乏民意基础吗? (图)
·计划生育把国家变成了老鸨/杨支柱
·杨支柱:究竟谁是「婊子养的」? (图)
·杨支柱:武侠小说主角的独生子女化 (图)
·杨支柱:我还是低估了「二丑艺术」的发展 (图)
·杨支柱:「二丑艺术」的升级版 (图)
·杨支柱: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杨支柱
·杨支柱:深化户籍制度改革须破除人口均衡分布论
·杨支柱:纪委系统正通过妥协扩权
·中纪委应当怎样定义通奸?/杨支柱
·杨支柱:纪委捉“通奸”,一捉一个准
·以“约翰•布朗路” 反制美国/杨支柱
·杨支柱:推动中国社会进步靠精神病人?
·“灌输”与“渗透”/杨支柱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律师在法庭外只准谈风月吗?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