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一知:写给还未变成老顽固的成年人——并向学生致意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2日 转载)
    叶一知:写给还未变成老顽固的成年人——并向学生致意


    
    2014年七一游行后,一班以学生为主干的市民预演了「占中」,最终事件拖拉到其目标时间早上八时才完结。警方共拘捕511人,其中不少是学生。
    
    很自然,这个社会有一群人会批评这群学生,例如指他们搞事,或直斥他们「废青」、失败者。由于涉及理解能力问题,这类人是难以劝服的,但其他人会否也人云亦云呢?下判断前,出口大骂前,可否先深入了解事情,听听另一个角度的意见呢?
    
    这批学生在搞事吗?
    
    首先探讨一下,这班学生是搞事吗?首先,学生人数之多,当中更有很多大学生,这样一大群愿意以身试法、有一定教育水平的学生,如果我们略过背后动机,简单定性为「搞事」,说服力便很低。第二,绝大部分搞事的人都不欲承担法律责任,例如一群顽劣学生烧垃圾筒,不会在犯案中或后「占领」垃圾筒,等警察来拉,早走逃走了,因为他们只会逃避法律责任,此为之「搞事」。但这么一大群人,一早言明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在等待被捕时不逃走,不反抗,和平静候结果,甘冒被警察殴打的风险,这种行为,在一个正常人的概念里,属于「搞事」吗?
    
    犯法是否一定「错」或「坏」
    
    犯法就是错的,犯法者就是道德上坏,是直接和最容易理解的角度,也是我们自小接受的训示。但法律是复杂的,不能如此简单理解。
    
    无疑,大部分法律是社会的道德基础,这些法律禁止的,是经时累月而成的道德底线,大都涉及性命财产的侵害,以法律禁止,便能保障他人的性命财产,犯下这些法律的,在道德上几乎一定是坏的。
    
    但不是所有法律都涉及道德好坏的,因为有一部分法律,其实只是涉及狭义的城市秩序,法律的目的是让城市运作更畅顺和更有效率(如道路使用、城市清洁等非严重罪行) ,本身不涉及道德好坏的问题。举个简单例子,我们要订立法例,规定绿灯才可过马路,法律的根源并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城市秩序。如果世上没有交通灯,过马路本身没有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而只有安全与否和混乱与否的问题。所以,违反交通规则,得到的道德谴责是「犯法」,但这种法例并非用来维持道德的,它跟侵害他人、使人痛苦、骗人钱财等罪行不同,因此,这类法例的刑罚门槛低,例如罚款,而且不留案底。
    
    另外,犯法应得的后果与其影响成正比,如果犯法不会导致严重后果,惩罚都很轻,例如乱过马路、违例泊车、乱抛垃圾,都是罚款了事,毋须留有案底。但如醉驾、严重超速等,因为可以涉及重大伤亡,刑罚便重,而且要留案底。
    
    学生犯的,其实只是维系城市秩序的法例,而非涉及侵害性命财产的严重法律。再者,《公案条例》向被视为恶法,侵害了表达、示威等人权自由,是本已废除再经临时立法会「翻叮」,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不在此讨论。
    
    道德两难
    
    即使他们犯的罪,性质上不算严重,但他们的行为确实影响了社会运作,那么是否可立时定性为「错」和「坏」呢?
    
    如果一件事只涉及一个道德问题,事情对错会较为简单,可惜,我们经常要面对道德两难的问题,事情便复杂,令很多人不愿细想,只一口咬定「犯法就是错」。
    
    试想,如果甲的朋友乙受伤了,需要紧急治疗,为了尽快送他到医院,甲严重超速驾驶,你觉得甲做得对吗?道德两难在于:甲如此超速不仅犯法,还会危害其他道路使用者,可归类为严重罪行,可是,甲车上有一个急于待救的朋友,争得一秒便是一秒,那么他超速虽然犯法,但道德上是否错呢?他是个坏人吗?先旨声明,我们不能从结果倒过来判断这件事的道德对错——你不能说乙救活了就对,否则就错,或甲没有酿成意外便对,否则就错,因为在道德两难前抉择,甲只知道一个必然发生的结果——甲犯法而被拘捕,必须受罚,其他结果,甲根本无法预知,但甲要在短时间下决定。
    
    公民抗命是一条相似的道德两难题:你为了重大社会利益而犯法,而这条法律只短暂影响社会运作,不涉性命财产的侵害,犯法者又甘于承担法律后果,那么,我们能否简单说一句:犯法就是错,犯法者就是坏呢?
    
    这时我们必须问一句:学生为的是什么?同样是超速驾驶,我们是否予以同情,得看其目的,如果甲只是贪求己便,或追求开快车的刺激,便是一种妄顾他人的自私行为;但如果甲为了拯救他人,虽然犯法,大众会予以同情。我们不能简单定论说「超速驾驶就是错误」,即使法官判案,也会考虑案情、背景、心理、感化报告等,才衡量应否予以酌情轻判。
    
    学生犯法所为何事?
    
    学生所做的行为,或公民抗命所做的行为,确实会为社会带来不便,但其实我们的生活里,不同的发展也会为我们带来不便,只是我们很容易明白和接受背后的原因,便不觉得有问题。
    
    举个例子,地铁要发展新路线,也会用「唔好意思、、、、、、」的广告手法,告诉大家,地铁工程会为附近居民带来很多不便,但大部分人会哑忍,因为他们很容易理解地铁发展的益处,例如交便便利,甚或楼价上升,因而妥协。社会上大大小小的发展,其实往往为一群人带来诸多不便,甚至家园被毁,但社会声音普遍支持发展,因为发展的好处容易理解——在发展与保护他人家园这个道德两难题中,道德往往不经讨论,便败给利益的引诱,因为人有贪婪的劣根性,利益在前,人不用思考便凭原始欲望而想取得,但道德跟前,人需要思考,而思考后得到的道德对错,却不是一种实际利益,没有吸引力,人更惰于思考。
    
    明白此点,便明白学生抗命的道德两难何以如此难得到部分人支持。学生公民抗命,背后所追求的,是长远保障社会的制度,是虚的,不是普通市民简简单单便能理解,也不是他们愿意去理解。民主普选的功用主要是制衡权力,避免当权者因权力而腐败的制度,并提供权力的合法性。一切的经济利益,其实都在这种政治条件下才能得到长久保障,但当中的关系在缺乏政治基础教育的香港上一代,是一种「专业知识」而非常识,他们也拒绝去认识。所以,我们常听到一种论调:民主不可当饭食,民主不能解决经济问题。其实这类思维背后的假设是:如果你追求的没有为我带来直接的实际利益,我就拒绝接受,我不愿理解这些议题如何能维持社会大部分人的长远利益。这类思维,你不难发现在很多议题上出现。
    
    不如此「激」可以吗?
    
    简单来说,抗争学生的道德两难题是:为社会的长远利益(权力制衡等),宁愿犯下一些不侵害他人性命财产的「城市秩序法」,究竟是否错,他们究竟是否坏人?
    
    我认为,在批评前,理应思考这个问题,认识到学生追求的是什么,以及其对社会的重要。如果你愿意理解,有很多人愿意讲解。当有人告诉你甲超速60咪飞车,你可能立刻说「这个人妄顾社会安危,正仆街」,但如果再告诉你他当时正在送一个受伤的小朋友,假若你还是一个善良和有理智的人,你也会希望为他求情。同样,在批评学生前,如果你能抱有这种心态,结论很可能不一样。
    
    有人也会说,学生不如此抗争,可以吗?首先要明白,政府拥有极庞大的资源,他们拥有警察,拥有执法权力,拥有使用武力的权力,也拥有左右社会各界的影响力,拥有发放消息的主导权(只要官员要说,传媒就会采访,但一个示威者想说话,不一定有传媒理会),拥有的本就很多,权力是绝对强弱悬殊,但他们拥有的都是纳税人以公帑支付的,他们的权力也理应是市民授权的,但他们用市民支付的资源和授予的权力对付追求制度进步的市民,本就不义。
    
    相反,学生有的是什么?热血,精力,年青的身体,还未腐化的思想,孑然一身,一往无前,就别无所有了。没有人希望牺牲,但他们愿意牺牲,他们不如此,不发挥最大的道德力量,赢取支持者,他们还有什么可以和政府对抗?他们的「激」,并不是一朝一夕爆发的,是经过政府长时间的打压和无赖,才慢慢酿成的。
    
    守护青年是每个成年人的责任
    
    有一种说法,指中国人较难争取民主,因为中国人拥有大家族观念,由长辈决定家中重要事项,因而中国家长普遍有大家长心态,以家长权威去剥夺子女意志,不问其中情由。民主恰好相反,是对权威的反抗——你当权是因为被你管治的人授权。
    
    本来,家中事务由经济支柱决定,可以理解,但这种想法形成一套僵化思维,使不少中国人无法过渡到民主思维——他们仿佛无法接受,如果家中事务由养家者决定,那么一个政府管治者理所当然是由出资的纳税人决定,但当谈到民主时,谈到学生运动时,有一批中国人就会说「后生仔搞咁多嘢做乜」、​​「学生不听话、不感恩还有什么用」等(中国人搬龙门是世界第一的)。因此,很多成年人对年轻人诸般看不顺眼,不屑年轻人所做的一切。
    
    如果你看不顺眼他们今天的行为,究竟是你不了解他们,还是你不了解社会发生什么,不了解香港已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在守护慢慢失去的东西,如果失败了,你和你的下一代必将后悔。
    
    身为一个已称不上后生的成年人,我为学生的行为感动,但同时也为学生的行动羞愧。成年人,早被社会折腾了,当我们大部分人在社会活得行尸走肉,当楼奴,长时间工作而得不到休息和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天天对无理上司卑躬屈膝,迫于现实,我们的火没有了。我们没有火,就可以对一班为改变社会的年轻人看不顺眼呢?我们理应感到羞愧,羞愧于这个社会要以学生的前途和身躯来推动一小步——只是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那样卑微的一小步,如果成功,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将可坐享其成,我们竟还好意思去苛责他们?
    
    社会运动从来不是全民参与,而是由一群人带头去做;社会运动从来不是为自己利益去做,而是为了大众的利益,不论智愚,平等看待。今天有人出来为社会牺牲,我们是应该感恩的,不感恩的人是没用的,没人喜欢的,但即使你今天不明白一切,我们不会介意,我们会坚持,即使你将来坐享其成,即使你将来无法再向这一代走出来抗争的人说声对不起和多谢,也没有关系,因为历史从来都是这样,人从来是有层次之分。
    
    但,如果你还没有变成老顽固,在骂学生前,不妨花点时间思考我所说的。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910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Kuma Chow:世纪对决:周融和占中三子共同主持一个公投
·RickHui :中共专权之下,反占中市民的宪政权利同时失效
·leungyum :占中的两大隐忧
·罗浮:占「落」占「罗」占「文」也占中(下)
·观影记事 占中众生相 (图)
·三十过后一个人住:跟反占中撑CY的人对谈 (图)
·慕容超:香港占中议题在大陆的地下传播 (图)
·贝带劲:香港「占中」事件中的大陆讯息封锁 (图)
·区家麟:梁振英曾伟雄 是“占中”的幕后推手
·何清涟: 香港占中: 北京的“台阶”在哪里? (图)
·区龙宇:占中攻略 (图)
·金漆:占中夜的乱世佳人 (图)
·巫氶甫:香港警察应从罢课占中学习 (图)
·周文庆:为什么占中?
·章立凡:失去学生,将失去未来——谈香港占中运动与中共前途 (图)
·一个上海人眼中的香港人——致占中的香港人
·一个上海人 ------ 致占中的香港人
·潘启聪:致每一位处理占中和罢课的执法者
·两岸三地华人联合起来!一起占中! (图)
·(占中第四日) 美学者倡议:陈方安生取代梁振英
·要动手? 人民日报指占中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官媒再狠批“占中” 多名发起人受到死亡威胁 (图)
·支持香港占中 大陆20多名活动人士被拘 (图)
·中国官媒抨击香港“占中”:极端反对派的“折腾”
·大陆民间毋惧打压 支持占中遍地开花 (图)
·中国逮捕审问数十名表态支持香港占中运动人士
·人民日报第一次发声批评香港占中运动
·网路封“占中”网友到彭丽媛官网吐槽 (图)
·香港"占中"新闻在中国社交网站仍被控 (图)
·香港“占中”引发国际关注 大陆转贴公民遭刑拘 (图)
·北京维权人士韩颖因香港占中被警察敲门骚扰 (图)
·广州市民声援占中多人被抓捕、被饿饭
·在京访民60余人自发相聚公开声援香港占中 (图)
·江西宁都维权人士宋宁生等人因声援港人占中被抄家带走 (图)
·艾未未称占中冲击中国现状
·《环时》就“占中”发表强硬评论 学者:不排除北京会动武 (图)
·中国官方今天继续将香港民众占中运动定性为非法 (图)
·全国各地多名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 或与声援占中有关
·熊焱支持香港市民全民抗票和占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