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举报的群众是什么群众?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7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举报的群众是什么群众?


    举报的群众,一直不知是些什么人,他们也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原来总说,群众的眼睛是亮的,还总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把人民群众吹上了天,搞人民群众崇拜,都是别有用心。群众就是乌合之众的意思,把人民与群众结合起来,就是把人民的整体与乌合之众加在一起,这样做,并不会使人民群众变得更好,反而变得更坏。
    
    那些研究群众社会学的思想家,经过研究得出的结论就是,群众是产生专制极权的社会基础。哪里有群众,哪里就有独裁,哪里就没有个人的尊严。
    
    现在大陆已经把群众化整为零,通过群众打起了游击战。把游击战用得最好的,就是在嫖娼领域。薛蛮子嫖娼、黄海波嫖娼、王全安嫖娼都是群众举报的结果,而且都出现在北京。看来北京的群众就是厉害,具有孙悟空火眼金睛的扫黄本领。群众一看就知道哪些人不是好人,哪些人是好色嫖娼的主。
    
    这些群体是如何炼出来的扫黄的火眼金睛,还真是一个谜。他们的武功一直不外传,他们把葵花宝典的武功秘籍藏起来了。他们是余则成式的潜伏和卧底,目的就是把嫖娼反动派、嫖娼敌对势力打得落花流水,让嫖娼在道德上抬不起头来。最好是把嫖娼的人全都打到台湾去,然后再高喊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让台湾成为黄色窝点。
    
    由此看来,群众的使命真是重大得很,关键是群众还真不辱使命。
    
    群众在举报嫖娼人员之后,本应该上电视。因为这些群众做了好人好事,是社会主义道德的实践者,是道德的排污者,是嫖娼人员的死敌。
    
    举报有功的群众可以通过电视转播的方式,告诉人们如何辨别出嫖娼人员,如何与嫖娼人员作斗争,进而发动所有的人,构建一个反嫖娼的钢铁长城,建立一个美好的共产主义道德神圣世界。通过反嫖娼,中国就可以建立一个道德大国,就可以以道德立国,就可以通过道德雄霸天下。于是乎,人们看到的景像是:雄鸡一唱道德白,天下美丽得万里睛空,只有道德白云朵朵飘。
    
    令人非常遗憾的是,举报的群众太谦虚,太低调,从来不把这样伟大的经验,超强的辨识能力传授给人们。他们做好事反嫖娼从来不留名,也不留声,雷锋做好事还写在日记上呢,难道他们让人们学习这些群众的日记?可是雷锋也走向大众了,人们都从照片上认识了雷锋。他们这种不留名不留声音的做法,让雷锋都觉得不好意思。
    
    没办法,作为普通群众的一员,还得自己从实践中摸索,还得自己从实践中总结经验,白白地浪费了本不应该浪费的时间和精力。什么都得从头再来,都得从头学起,这就显得举报的群众太过于自私。
    
    举报的群众,一直不知是些什么人,他们也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保证,自己一直是一个性纯洁得如太监一样的人。如果是,那么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如果不是,如果哪一天自己经不起诱惑去嫖娼,或者如果被嫖娼,那么道德纯洁的这顶帽子就得被摘下来,就得与嫖娼人员为伍。
    
    现在的群众存在的目的,不是让自己有尊严,而是让别人没有尊严。自己没有尊严,别人也同样没有尊严,所有的群众在没有尊严面前终于平等了一回。这就可以以德治国,通过道德宰制天下臣民,让臣民老老实实地听话。这一听话,权力就整你没商量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9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中国为何因苏格兰公投而狂欢? (图)
·木然:微博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图)
·木然:教师的节操碎了一地 (图)
·木然:媒体的腐败谁来管? (图)
·木然:学术不是政治的嫁衣裳 (图)
·木然:国企高管的薪酬只能由市场决定 (图)
·木然:法治无小事 (图)
·木然:解决纪委工作灯下黑必须打组合拳 (图)
·木然:文革遗风来袭 (图)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新突破 (图)
·木然:政治语言的堕落 (图)
·木然:党报必须市场化 (图)
·木然:我们以什么方式纪念邓小平? (图)
·木然:新媒体是皮还是毛?
·木然:宗教是自由的基石 (图)
·木然:西方不再是贪官的天堂 (图)
·木然:猛于虎的苛政 强拆就会亡党国 (图)
·木然:官员一作秀就会死 (图)
·木然:反腐败真的是个逗号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