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王伟光意在狙击习近平的改良思维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7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王伟光意在狙击习近平的改良思维


    
    王伟光(左)这时候重提国家与专政问题,就是要对抗习近平的依宪治国、协商民主的新理念。
    
    中共党内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习近平的依宪治国、民主协商新理念,一种是王伟光为代表的人民民主专政旧思维。这显然不是党内的阶级斗争,而是党内的路线斗争,这关系到中共是走专政老路,还是走法治民主的改良新路。
    
    王伟光为什么提出国家与专政问题?我想把话说得直白一些吧,王伟光为什么这个时候要重提国家与专政问题?因为他要对抗习近平提出的依宪治国、以及协商民主的新理念。
    
    王伟光提出的国家与专政概念,出自原教旨马克思原典,即,国家是阶级斗争的工具,这种理念认为,国家不可能是一个共和体,而只会是一个斗争体,一个压迫体,无产阶级当政,就必须压迫资产阶级,而资产阶级当政,必然压迫无产阶级,没有调和的余地。也正是从这个理念出发,才有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一学说。
    
    王伟光应该清楚,人民民主专政这一学说并不是来自马克思,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专政,真正来源是列宁,列宁1905年提出人民民主专政,工人阶级要领导农民、甚至民族资产阶级,共同对资产阶级、地主反动派实施专政,显然,毛泽东意在组成一个由所谓的无产阶级领导的联合阵线,不像马克思那样极端,因为极端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具体实施。
    
    毛泽东显然玩的是一个机会主义战略,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联合不同的人,以对付强大的敌人,但毛泽东很快就会过河拆桥,建政之前,将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都纳入人民范畴,但建政之后的工商业改造、人民公社化(农民永远失去了私有土地),将所有人都变成无产阶级,都必须依赖国家才能生活,人民的经济自由被完全剥夺,社会自由失去安身立命的基础。党国不仅代表国家民族,还代表所有的人民,人民成为概念被一个新的政治集团所代表,他们确实不需要私自占有财产,因为整个国家的财富,都在他们自己手中。
    
    人民民主专政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毛泽东对人民民主专政的解释是:「人民民主专政」即「人民民主独裁」,「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专政一词本是贬义的,因为中共一直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现在重拾专政一词,意在说明,中共倡导的专政是绝大多数人对极少数人的专政,而极少数人是剥削阶级是国民党反动派。 (想想现在,在网络上被剥夺发言权的,是不是都属于资产阶级或国内外反动派?)
    
    王伟光不知是不懂马列关于专政的学说,还是故意忽略本质问题,专政的本质是什么:按照列宁的说法,专政是「不受限制的、凭借暴力而不是凭借法律的政权。」(《列宁全集》第10卷第186页)。
    
    而王伟光在自己的文章里,大谈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民主问题,把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的民主加以对比,认为一些人视资本主义民主好,而资本主义民主完全是幌子,民主与专制共同存在于国家之中,二者是有机的统一。但问题是,王伟光如何解释自己的观点与列宁关于专政的理论?
    
    专政问题与民主无关,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也是大专政,更是对法治的大破坏,所以,列宁说到了本质问题,专政就是依靠暴力,而且是不受限制的暴力(不仅不受法律限制,还不受人伦道德限制),专政就是反法治反宪政。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为什么要重提专政?这与他此前的反宪政是一脉相承的,反宪政,就是反法治,要让一个所谓代表无产阶级或全权永远代表人民的政治团体,通过专政方式,拥有政权拥有国家。
    
    习近平在十八大提出过协商民主,这个概念有无问题值得商榷,但毕竟有改良的意味,习近平在纪念政协成立六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也大谈协商民主,国家的事地区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商量来解决,有事好商量,仍然有妥协的意味,更没有大谈(令人恐怖的)无产阶级或人民民主专政。但王伟光们呢,不谈依宪治国,不谈法治民主,却谈国家与专政,以及专政与民主的统一,反宪政或避谈民主与法治,仍然秉持阶级斗争思维、通过划分与对立资产阶级民主与无产阶级专政,将主流话语转移到了文革思维上去。
    
    王伟光们正在背离习近平的良好愿景,并且越走越远,中共内部的路线斗争,意在封杀习近平的改良路线,把习近平拉回到文革情境与话话体系中。前段时间,中宣部编辑出版的习近平讲话集,删除了习近平关于依宪治国的语句,这一切都不是偶尔的,它让我们看到了中共内部的两条路线斗争正在激烈进行中。
    
    习近平如何在理论上说服或制服王伟光们,将关系到习的改良主义能否得到贯彻与执行。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409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中国政协应该有真正的政治协商 (图)
·吴祚来:为体制内学者说几句话 (图)
·吴祚来:文化双轨制祸害中国文化 (图)
·吴祚来:王家新手握巨额拨款──中国文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 (图)
·吴祚来:也说中纪委委员李洪峰的文化腐败 (图)
·吴祚来: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的政治游戏
·吴祚来:马克思为什么讨厌苏长和教授 (图)
·吴祚来:习近平如何让「人民的权利」实起来? (图)
·吴祚来:“依宪治国”被删,谁敢动习近平的重要讲话内容? (图)
·吴祚来:共同富裕为什么是一个政治谎言?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