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复新:王岐山习近平当雍正 机会还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5日 来稿)
    
    最近本人精力不济,打字很困难,不仅写作越来越少,而且连群发邮件都发不动了,上一篇杂文《王岐山先生的大妄语》我只群发了三分之一的地址就感觉脑袋昏昏,无力继续,看来我是老了。尽管如此,此文发表后,依旧收到大量读者来信,其中网名为qcqlm###网友说:“、、、、、、您的文章是对华夏正统的尊重和宣传、、、、、、”lichang###网友说:“拜读大作令人钦佩,、、、、、、顺致中秋问候!”pin##网友道:“言论自由,讲得有道理有提醒作用,希望王先生好好想想!”zgdzlhd##先生评论道:“大作赏读了,有独到之处。”而香港《开放》杂志金钟先生jinmw##@gmail.com也来函:“复新先生,大作精彩,盼可发表,九月号己出版。多联络,金钟。”另外,rgdgss###等许多网友也发来了各自的见解,我每天光戴起老花镜阅读这些读者来信就要半小时,实在没有时间再一一回复,我只能对大家说一声抱歉了。
    

    我在这里特别要提到的是旅居美国的执业律师、《自 由 亚
    洲》电台著名时事问题评论员叶宁先生的来信《中共“反腐”不应盲目拥护,建制去腐方为上策——与金复新先生商榷》,我曾经昏昏地给叶宁先生作了一个简短的回复,后来觉得叶宁先生的认识大概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有必要再一次多花点时间重新写一遍:
    
    叶律师的来信,让我深感习王反腐之难,要在中国做点实事太难了!不仅难在要和腐败分子作斗争,还要承受叶律师们的误解。难怪当年古帛寿干脆啥也不做,免得多事,如果习王“萧规曹随”,学古帛寿那样如木雕泥塑般坐在中烂海里一动不动,只求“和谐”,任由腐败日盛一日,或许叶律师还没有这么大意见,要是习王也学影帝那样时不时说两句“政改”忽悠人,背后忙着和老婆儿女捞钱,倒可能勾起叶律师们的幻想,把它当救世主来追捧。反过来,今天习王真心要做点事,承担的骂名似乎远远超过胡温。
    
    习王一抓贪官,包括叶律师在内的很多人都条件反射地要将其和“政改”挂钩,非要习王照他们划的道走,若没按他们“布衣寒士”喜欢的方式反腐,就指责习王是“借反腐打击异己”、“有门户的选择”、“影响了经济发展”、“吓跑了贪官,把资金都带出去了”、“没有制度建设,反腐没有意义”。
    
    可见叶律师们对反腐本身并不十分热心,对贪官并不痛恨,“腐败乃疥癣之疾,体制才是心腹之患”,只是想借反腐达到他们想要的“制度建设”,只要建成那种“美国式”的制度,腐败就再也不是问题了,就能达到“不能贪”、“不想贪”的地步。这种痴迷,让我想到武昌叛军,幼稚地以为只要占领了武昌就大功告成,中国所有问题都能解决,不料却引起了一百多年深重的民族灾难;这让我想到,支前民工兴冲冲叼着烟卷推着小车上战场,以为只要打跑蒋介石,推翻阻碍自己发财致富的最后一块绊脚石,就也能分地当地主娶小老婆,最后事与愿违,反而饿死;这让我想到,迷信邓屠邪说的人们,也以为改开是一剂灵丹妙药,以为只要抛弃老毛那套,凭自己那点本事也能当上资本家剥削别人,万没料到有下岗失业的那天;这让我想到雷哄稚的那些炮灰轮子,至今还相信只要老江一被咒死,尸父回国了执政,全宇宙解不开的恩怨都能迎刃而解,为此疯疯癫癫还在捣乱,结果老江还没死,自己先被扔进了焚尸炉。可见“迷信”的威力之大,错误的理论掌握了群众,足以使百姓为之癫狂,连叶律师这样的人也能被操纵得心浮气躁,无法安下心来看明白我在写些什么。
    
    我的观点在文中已经写得很清楚了,“贪腐是不可能根除的”,即便是我自己推崇的帝制,有朱元璋再世,顶多只能让官员被动的“不敢贪”。要想达到主动的“不想贪”,那要回到原始社会。一字之差,差之千里矣。只改变制度而不改变人心,是换汤不换药。人心好,再坏的制度也管用,人心不好,再好的制度也是摆设。除非有宗教的力量从内在改变了人心,否则官员绝无可能“不能贪、不想贪”。而叶律师却总在心外求法,坚持“制度性贪腐是可以根除的”,机械地以为官员是机器人,制度是软件,输入不好的指令,官员就会想着贪腐,换一个程序,就个个清廉,天真地把管理社会当作做数学题那样简单,以为只需套套公式,改改程序。
    
    请问,一个制度洋,但都由烂人来执行,另一个制度土,却由习王这种有责任心的人来领导,哪一个有用呢?
    
    做人难哪!习王不反腐,大家有意见,习王反了腐,大家又总是抱着恶意来揣度反腐的动机。叶律师认为习王目前只在几个行业和几个省反腐,就是在打击异己,是“黑财黑道再分配”,“你我有什么高兴的?”如果说习王打倒了蒋洁敏这样的高官,把蒋的肥差送给自己的亲朋好友、门生故吏、小弟跟班,这么说或许还有根据,但我们发现,习连自己的姐姐都不认,有报道说连自己的堂弟都抓起来了。这怎么算“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呢?
    
    正如叶律师说的,“腐败覆盖率几近百分之百”,如果要全面铺开反腐,就要调查8000万党员,中央哪有力量同时展开这么多场战役?势必是先选几个容易攻破、矛盾突出、对抗中央的堡垒下手,使其对其它行业和地区起到敲山震虎的威慑作用,除了薄案是明显的冤假错案外,其他的案子都有根有据,是在按照法律办事,不知叶律师为什么看不惯。相反,如果真的照叶律师的意见,强求在各行业都以同一强度展开反腐,到时候,叶先生会不会更不满意,又反过来指责习王是在学毛“搞运动”呢?
    
    叶律师过于夸大贪官的力量,抛出“贪官威胁论”,建议法不责众,要学宋徽宗那样招安梁山贼寇,牺牲法律的严肃性迁就贪官,好象反腐真的会导致“民逼官反”,那些脑满肥肠、醉生梦死、文不能动笔,武不能抬刀的贪官真的有魄力学宋江方腊起兵造反,全国大乱似的。并恐吓习王,贪官不能查,否则会“财富外逃”、“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停滞”、“后果不堪设想”,会给国家民族造成“二度浩劫”,以此要挟习王改弦易辙,去“招安贪官”,合法化贪官的贪腐所得。并称,只要贪官补交了税款,就“不究既往,普遍大赦”,要让贪官挺直腰杆、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将贪墨所得传子传孙,好千秋万代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下去,还说这能使“官民口服心服”。
    
    这种论调,似乎出自江系张D江、俞Z声等人之口,复新不明白,怎么叶律师会和它们这些屁股不干净的人一个鼻孔出气呢?复新虽然很欣赏叶律师,但对叶律师的错误观点还是要反对,复新坚决拥护习王的反腐行动。复新认为,8000万贪官能逃到美国去的毕竟是少数,而且顶多带一些纸币过去,对中国没有什么伤害,习王无非浪费几箱纸,麻烦工人多印点钞票便是。相反,现在已经有贪官带着大量现钞到美国加拿大,抄底房市保值,使得那里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美加人民买不起房,叫苦不迭,有力地打击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迫使美加大资本家及其走狗代理人回到谈判桌上和“我们”谈判引渡贪官的事宜,赖昌星高山就是例子。所以叶先生的顾虑是多余的,打击贪官不会造成任何不良影响,习王完全没有必要惧怕贪官。
    
    再说,贪官已经不如改革开放之初那么热衷于出国了,这些年来通过对外交流,它们已经清醒了起来,不到万不得已,断不会盲目外逃。去美国有什么好处?美国福利再好,针对的是穷人,穷人移民美国有必要,方便打工领福利,富人移民美国完全没必要,贪官过去难道还在乎那几百元的粮食券?富人只有交税的份,遗产税最高55%,赠与税最高40%,不仅要征收在美财产的税,全世界的财产都要征,贪官好不容易贪的财产,留给官二代富二代的还不到一半,贪官能甘心吗?就算能在美加购置房产保值,每年的地产税要交掉百分之几,把房子出租了,租金的20%-30%还是要交税,而且美国的法庭偏向房客,要是和刁钻的房客打上官司,就没完没了,旷日持久。最不能接受的,美加地广人稀,中国人少,自己语言又有障碍,进不了洋人高尚圈子,生活极其无聊,再也没有国内那种前呼后拥,万众景仰,天天有马屁精歌功颂德、阿谀奉承的神仙日子,找小姐都很困难。别人移民美加澳,想回国随时都能回来,贪官逃到美加澳,再也不能回去,甚至其它国家也不敢去旅游,担心被引渡,这活着还有啥意思?退一步讲,就算贪官觉悟再高,有牺牲精神,愿意留在中国坚守阵地,掩护全家把钱转移过去享用,那又有什么用?自己一旦被抓,全家用这命换来的富贵快乐得起来吗?叶律师,你在美国执业,总该比我懂吧?贪官没你想象的那么傻,怎么会出现8000万“向往民主”的中共贪官携带巨款千帆竞渡,百舸争流太平洋,投奔自由世界和滑轮世界的壮观场面呢?叶律师的忧虑是多余的,习王可以放下一百个心关门打狗,要它们为自己的贪腐付出高昂的利息。
    
    习王尚且表示要坚决将反腐进行到底,决不姑息同一党派的“同志”,而敌对阵营中的叶律师等却对贪官惺惺相惜,大发善心,竭力要让贪官“不致毁灭,反得永生”、“因祸得福”、有惊无险、破啼为笑、转危为安,要帮它们圆从党国大员顺利转型到垄断大资本家的美梦。中共逼得忧国忧民的叶律师等有家不能归,有国不能投,至今不肯招安。相反,叶律师们不仅不为自己考虑,反而先贪官之忧而忧,跪求中央“不要管我,先招安万恶贪官要紧”,这样也太无私了。如果习王真这么照做了,我都要替你们鸣不平啊!
    
    复新实不敢相信这种建筑在贪腐不义之财基础上的因,能得出叶先生所谓“促进经济社会正义,公平,民主,普惠”的果。叶先生能想得通,全中国的百姓能答应吗?叶先生为什么不公投一下,看看有几个百姓对这一“策论”“口服心服”的呢?如果习王真的采纳了叶律师的策论,我看倒真的要引起民变兵变了。
    
    叶律师还愤愤写道:“本人的这些策论,早在两年前就以各种管道传播,奈乎第五代迷信红色顶层设计,哪里听得进布衣寒士,非我族类的声音。”这么看来,人民群众在叶律师的心目中原本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反贪不是“公器”,叶律师只认“第五代”当权者,认为贪官贪的是“第五代”的钱,苦主是第五代,和人民无关,可以不征求人民的意见,也不需向人民宣传,只需走上层路线,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求“第五代”权贵能听进去,以为摆平几个权贵,让权贵点了头,民怨就会自动化解,贪官们的罪业就如汤泼雪,雪融冰消,比念佛持咒“消业”还快。说句笑话,万一有一天,贪官们看了叶律师向中央权贵们递交的“策论”,对您表示欣赏,特来聘请您担任全中国贪官辩护律师团的首席大律师,希望您帮着撮合当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让贪官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看叶律师是连对方当事人“主体资格”都会认错。
    
    凡是劝别人包容的,必定自己有见不得人的丑恶,非处女骗男友和自己结婚,总是不厌其烦在男友耳边宣扬“包容学说”,千叮万嘱打预防针:“是男人就要学会包容”,但就是死活不肯说明到底要包容它什么,搞得男友一头雾水。男友要是在床上发现真相,跳起脚来,不肯“包容”了,非处就骂男友不够大度:“不象男人”,反是男方的罪过,变成是男友理亏,见不得人了。前些时候,温老贼就借段伟红的口也学非处那样教训广大人民“要学会包容”,要求人民不可逼温家太甚,应该放温家一马,不要打扰温家享受的富贵生活:“冤冤相报何日了啊!我们占到的便宜就让我们占了吧。”好像小民要不包容温家,就没有风度了,反倒是人民错了,是非颠倒。我当即回答,要我们小民“包容”你们温家可以,但须让我们知道究竟要包容你家什么,你有胆敢当众说出来,我们百姓肯定有风度去包容,你连说都不敢说出来,叫我们怎么包容呢?我们总要知道该包容你些什么啊!
    
    而叶先生的“策论”也和“包容学说”有异曲同工、是非颠倒之妙,贪官只要高高在上,“有所利损”,补交几毛钱税款,就算忏悔了,就不必“夜夜噩梦”,而可顺利过关,百姓“均沾”、“普惠”到贪官赏赐的“雨露”,低三下四拿了贪官的“臭钱”,还得向贪官鞠躬致谢,感恩戴德,谁要反对,就是小器,就是不会向前看,就是纠缠过去,就是不懂“包容”,就是不顾全大局,却不考虑贪官会不会又把这补交的税款贪污回去。
    
    不是说完全就不能包容,但包容的前提是忏悔。我认为,真正的忏悔应该是佛教中说的“发露忏悔”,就是要把自己隐藏的罪恶都当众说出来,躲被窝里的忏悔不作数,那是连大慈大悲的菩萨都不肯接受的,菩萨尚且不接受,为什么要我们凡夫发扬风格,作高姿态来接受,“慈悲慈悲”呢?麻烦叶律师向贪官做做思想工作,要求它们先上电视,将其当年如何勾结其他官商,整人害人、走私造假、勒索贪污等种种罪行和数额都“发露忏悔”说出来,再来争取人民的谅解。请叶律师转告各位贪官先生:你们有胆忏悔,人民就有胆包容,你们能公开在电视上坦白多少揭发多少,人民就“包容”多少,但隐匿的部分一旦被发现仍需负刑事责任,这个买卖说对你们应该是很划算的,主动权掌握在贪官先生手里,就不知道有几个贪官愿意接受?
    
    叶律师指责习王把“打老虎打苍蝇、、、、、、用来当做国策”,可我从来没听说习王要将其当长期国策来用。这只是救急治标,不是包医百病、延年益寿的良方,而制度的建设也仅仅只是呼吸导引、吐纳止观、持咒念经的有为之法,顶多达到强身健体,延缓衰老的功效,而且也只能往帝制方向改。惟有从肉体修行进入灵体修行,才能抛弃有为法,走上无为之路,这才是出三界、了生死、一劳永逸解决根本问题的“出世间法”,从反腐来说,修到无为之法,才可能“不想贪”。但在此前,无论是救急的药(打虎打苍蝇)和有为之法(体制改革)都是无法省略的。没有救急之药,命且不存,没有有为之法,等于拔苗助长。各个阶段有各个阶段不同的治法,怎么会一味药吃到底呢?
    
    中国人就是难伺候,习王如果不剑指李、曾、江等家族,他们会说习王只欺负平民出身的贪官,保护红二代;如果动了李、曾、江,他们又说习王要和几大家族在争夺势力范围,重新洗牌。做人难哪!当然,这点也不能全怪大家,几十年下来,中共倒行逆施,谎话连篇,早就名声扫地,透支了信誉,人民群众已对它没有任何信任感,无论它们做什么,大家都觉得是个坑,现在即便是真的要做点事,真心要反腐了,难免大家都要往坏处想。
    
    但退一万步讲,叶律师真的以为,电力系统石油系统电信系统等国企永远由李家周家江家掌控,世世代代传下去,对人民会有好处吗?习王就染指不得吗?垄断国企员工一年能拿几百万的高工资,就等于共富了吗?即使习王真的如叶律师所言,是在打击异己,争夺其他常委控制的地盘,这也很正常,这些人也该还债了。而且,这对你们反共人士来说也应该是件好事。你们不就是想看到中共内乱的吗?中共各派系的矛盾公开化难道不好吗?
    
    我说要摘除贪官睾丸卵巢让叶先生笑话了,这只是一种惩罚性比喻象征。古人说,万恶淫为首,虽然有点夸张,但不可否认追求男女之欢是腐败的一个最重要的精神动力。猫狗被阉,都会老实许多,除了贪吃,再没其他想法,不到外面去胡闹了。古代也有很多练武的人,怎么练功夫也提高不上去,一个偶然的因素使其自己摘了睾丸进宫当太监而遭拒,回来不久就发现头脑清楚了很多,注意力能集中了,不像以前那样杂念纷纭,功夫飞速提高,很快就将以前无法战胜的对手打败。这就是从生理影响心理,事实上,凡夫的心理无一不是被生理影响着的,从而进一步影响其行为和外在表现。肚子咕咕叫绝对无法静下来打坐,三叉神经在疼绝对无法安心写作,心悸怔忡的人话都说不出来,肯定不适合从事接待工作。据说,能让生理不影响心理,“境随心转”而不是“心随境转”的,除非已在八地菩萨境界以上,我没在佛经上考据过,但相信有这种可能。所以生理上的改变,可以从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外在行为。当然,这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即使恢复了帝制,也不可能恢复这种刑罚了,因为现在的人“文明”、“矫情”、“虚伪”,能容忍疯狂贪污,但绝不接受理智的惩罚。
    
    当然,正如叶律师所言,有不少太监也是贪财的,因为人比猫狗的想法要复杂得多,贪财的动力并非完全来自男女之情,没有儿女情长的追求,还想出名、享乐、孝顺、还愿、消遣、过瘾、派遣空虚寂寞等等追求,都需要银子,都可以促使它们贪污,李莲英之流贪财是想养老时仍能过上宫中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王振之流祸国殃民并非是因为贪财,而是因为好大喜功致土木堡大败,他为了在乡亲们面前显示自己,特意绕路经过家乡,还下令必须秋毫无犯,不能踩坏庄稼,结果被瓦剌军追上,这样的人要行孝,要对亲戚朋友好当然也有可能,还有的如魏忠贤之流,和客氏玩对食,就如小孩过家家,是为寻精神寄托,据说本来他就没切干净。所以我说即使摘了睾丸,也顶多能减少一半的贪心。事实上,皇帝也不是真的都这么傻。明代太监之所以被皇帝倚重,就是看中太监少了这么一大块欲望,相对更加忠诚自己,只不过有的太监能力低下,或性格乖张,也做错了不少事而已。
    
    叶先生批评我说:“真正能救赎整个民族,整个人类,乃至你我个体的,只能是在我们上面的那位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神。”说我在神面前发了“只要有我在”的大妄语,“缺了点谦卑”。我看叶律师是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哪有敢和神相比的意思,我只是和人比。因为我确实至今都没有看见有谁象我那样指出王先生“讲大话”的本质,我很担心如果哪天我真的写不动了,中国是不是还有人能识破诸如此类煽情的鬼话,所以我说“只要有我在,人民就不会受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505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吹牛大腭王岐山的大妄语 /金复新
·吹牛大腭王岐山的大妄语 /金复新
·金复新:只有的帝制可以帮助王岐山先生
·金复新: 习近平不如梦大清朝 (图)
·与走资派死磕到底 孔庆东述被封 / 金复新
·习主席也该坐下来好好和疆独组织谈谈心了/ 金复新 (图)
·公投与谈判是解决新疆问题的唯一出路/金复新
·乌鲁木齐一声巨响,宣告了习记国安委的彻底破产/金复新
·温冢宝警告刁近平:别再查我老婆孩子了/ 金复新
·温家宝正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金复新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平等贸易互惠互利
  • 平等贸易互惠互利
  • 从洗脑到洗肺
  • 驳特有理“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香港杂事》8.八九民运
  • 极限施压,注定无用
  • 一叶障目何挡泰山两豆塞耳怎蔽雷霆
  • 一叶障目何挡泰山两豆塞耳怎蔽雷霆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为A
  • 创意千篇一律激情万里挑一
  • 富人往往是贱人
  • 移民最反对移民
  • 老锅的烦恼
  •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博客最新文章:
  • 影云嗑药现形记
  • 谢选骏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 黑色的花朵读中美贸易战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换汤不换药蛮横善变又无知者,必自食恶果
  • 谢选骏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 谢选骏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 邱国权“六四”绝食学生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 陈沅森传记“兑现”的小承诺
  • 民主先声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
  • 谢选骏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 晓凤凰特朗普即加剧美国的内忧外患
  • 谢选骏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 范似栋讀萬潤南的法廣談話有感
  • 谢选骏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华盛顿遏制北京的新阵势
  • 6.4坦克碾压幸存者方政出席台北坦克人展
  • 欧美日鞋商抗议美对华加征关税 吁结束贸易战
  • 任正非:美国低估了华为的能力
  • 邀台湾参与WHA提案经二对二辩论仍遭封杀
  • 中澳关系恶化背景下华对澳投资2018年锐降
  • 美国宣布推迟90天实施华为禁令
  • 美国制裁华为殃及日本
  • 调查:两成欧企感被迫向中国转移技术
  • 港府逃犯草案直送议会通过 势将触发反对浪潮
  • 特首又借外国势力论为陆介入逃犯修例开脱
  • 中欧首签民航协议:华制飞机更易入欧
  • 欧盟大选:德国将出现高投票率
  • 中国可以用稀土来打贸易战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 谷歌华为停合作 华为海外手机用户有何影响?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