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4日 转载)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习近平指语文课本不应删除古诗词,引发舆论热议。
    
    临近第三十个教师节的9月9日上午,习近平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看望一线教师。在翻看了北师大参编的课标后,说他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并认为「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
    
    这句「本人很不赞成」一出,网上热议不断,据媒体报道,就在习近平表示「很不赞成」的第二天(9月10日)上午,北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任翔就表示说,她非常赞同习主席「要把经典诗词嵌在学生脑子里」的观点,决定从明年9月起对由她负责主编的北京市义务教育语文教材进行修改,小学一年级《语文》的古典诗词将由现在的6到8篇增加到22篇,整个小学阶段不少于100篇。这就表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话,在中国有些人那里还是犹如「圣旨」一般,即使不能说「一句顶一万句」,也如同文革时的「最高指示」。
    
    那么这样做对不对呢?显然值得商榷。如果说习近平的「很不赞成」是正确的,即表明中国那些搞教育的人不懂教育,至少没有好好研究教育,否则,为什么一个不搞教育的人都能发现的「问题」,而我们那些研究教育的人却发现不了呢?这难道不是严重失职吗?本人完全有理由问一句:北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任翔在此之前都干什么去了?非要等到国家最高领导人发话你才能认识到「问题」吗?如果是这样,至少我觉得此人不适合坐在她现在所坐的这个位置上。
    
    当然,上面说的只是假设。中国几个年龄段的学生,各年龄段的课本中到底应该配置多少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只能是中国研究教育、尤其是负有编撰学生教材者的事。大家可以讨论乃至「热议」,但权力,特别是最高权力最好不要参与。因为在中国,最高权力一出来说话,就等于是命令,下面的理解就是「最高指示」,肯定要照办。如果是喜欢「紧跟」的人,可能还会夸张地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这次在国家最高领导人一句「本人很不赞成」的态度表明后出现的情形就给予了证明。
    
    其实,一个国家的学生教材编得好坏,只要允许国民自由讨论,而那些搞研究的人又能从善如流,学生教材内容也就会趋向合理。可现在最高权力一出来说话,下面的人讨论得再热烈也没用,编教材的人一定只会按领导的意思去办而置广大人群的议论而不顾。要知道,在中国,领导人的话一向是被某些人奉为圭臬的。你一句「本人很不赞成」,立刻就有人夸张地去执行。难怪已见有网友发「牢骚」:「只唯上,谁权大,谁理大。中国的事情历来是,只要是领导人说的话,就是圣旨,人治的路还很长。」
    
    在这种事情上我们不妨也学一学美国。
    
    在美国,即使贵为总统,也不能干涉教育,也妄想影响孩子,更不会发表他对教材内容「本人很不赞成」的这种意见。只有孩子的家长只有懂得教育的人才有资格去谈教育孩子,才有资格去影响学生。一位总统,只要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了,就是一位好总统。如果动不动就去「考察」他不懂的这行业那行业,考察后还要讲一些自以为「在宏观上作指导」的话,都是不明智的。
    
    国家领导也是人。一个人所知毕竟有限。一个人在他懂得的事情之外,就只是一个「无知者」,这与身份无关。德国哲学家康德在《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启蒙? 》这篇文章中就曾引用过这样一句话:「凯撒并不比语言学家更高明」(引自《康德书信百封‧附录》第26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在对人的教育这一方面,可以说美国人民是成熟的国民。而在成熟的国民面前,即使贵为总统,在某些时候也会感到自己的渺小。因此,在我看来,如果人类真有「桃花源」、「天堂」甚至是我们理想的「共产主义」般的生活,也一定是美国人民率先得以享受到。
    
    在美国,人民并不认为总统就有资格谈教育,这在有些国度简直不可思议。自己半个多世纪前第一次坐进教室,正前方黑板上面雪白的墙壁上就有「伟大领袖」的八个大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教室后面的墙上还有他的八个大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这十六个字当然并不是说错了,只是由此说明,领袖的影响无处不在,甚至在中国的娃娃身上就已经开始影响了。那就让我们来看看美国人民是如何遏止总统影响孩子的吧。
    
    美国在任总统无疑就是奥巴马了。别看他贵为总统,在我们有些人看来,有时寒碜得很。我们从一位在美国宾州州立大学任教老师的文章中看到说,2009年9月8日中午,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全美公立学校在校生发表电视讲话,内容是勉励学生「好好学习,不要辍学」。然而,虽然是总统,还只是电视讲话,但各电视公司不直播,这个讲话只能通过白宫网站向全国公立学校直播。
    
    这如果是在我们这种国度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呢?不用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我们的全体师生很可能都会欢呼雀跃。总统给师生讲话,那是享受多么高规格的待遇呀。如果有哪个电视公司胆敢不直播,那可就是犯了大忌,等于犯了重大的政治错误,那责任人看来也是不想「混」了。当然喽,我完全相信,如果在中国,我们不仅绝没有一个电视公司会傻到这种地步,而且绝对都是争先恐后地把直播系统调到最佳状态。
    
    据这位老师在文章中说,数十年来,美国总统居然都面对一个难题,这就是不能主动到公立学校发表演说,尤其不能贸然向全国的公立学校发表讲话,即使是要告诫那些学生们「好好学习」,也还是不行。这在我们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国家的一把手,居然有这样的「难题」,简直就是笑话。
    
    可在美国政坛,常见到这样现象,即国家领导人还没有来得及发表公开演讲,这个活动就已经受到社会各方面的诟病了。比如,还是这位奥巴马,后来在白宫接受一名11岁小学生的采访时,兴之所至,告诉他,自己还会对全美公立学校的孩子发表电视讲话,完全忘记了国家领导人不可擅自向全国学生发表演讲的禁忌。结果如何,当这个消息见诸媒体后,不仅立刻受到一些人的质疑,而且从马里兰州到德克萨斯州,到处都有不满的家长表示反对奥巴马对他们的孩子发表讲话。据说德克萨斯州一些持保守派观点的家长更是按捺不住愤怒。怒什么呢?原来他们最担心总统的讲话中含有不适合孩子的政治内容。这些人强调,总统的讲话未经州教育理事会和各地学校的校董事会审核,不能擅自加入教学内容,否则在他们这个州属于非法。尽管白宫一再声明,总统的讲话不包含政治内容,只是勉励学生好好学习,可很多老师和家长仍坚持认为,教育是家长和工作者的事,不容外人干涉。据悉,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曾有两位共和党籍总统到公立学校向全美学生发表讲话,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广泛批评和无情嘲弄。
    
    这真是「国情」不同,或叫「文明的多样性」。我们总是强调政治第一,一切服从政治。再说,作为一国之总统,对学生们讲些政治又有什么呢?可人家认为就是不行。不能让孩子受到政治影响,即使这影响来自总统,也不行。
    
    都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美国国民特别是国家领导人的理念,同样可资借鉴。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910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闵良臣:人类文明不是萝卜青菜
·闵良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闵良臣:一个人的自由也是自由
·闵良臣:坚持自由表达——从张维迎提议反对政府思想垄断说起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