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 :普京敢否成为列宁的爸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0日 来稿)
    
    解龙将军 :普京敢否成为列宁的爸爸?
    

    都说普京强硬,堪称“俄罗斯男儿”。因为他是个典型的蒙古杂种,虽然金发碧眼,却不是纯种白人,所以身材矮小,和他的前辈列宁同志一样,都是蒙古强奸俄国私人生下来的杂种。
    
    但是,普京能否超越列宁,是否敢于成为列宁的爸爸呢?
    
    此话怎讲?
    
    因为列宁是一次大战的后遗症,如果普京真的好胆量,敢于和西方进行一场热战,那他岂不就拉开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造就了“创造英雄的时势”?那么以来,普京同志,岂不成了新的列宁同志的爸爸了?
    
    一战百年之际,战争阴霾仍笼罩于欧陆上空。1991年,伴随华约组织(Warsaw Pact rganization)解散以及苏联解体,延续了近半个世纪的两极对抗体系分崩离析,但旧体系的崩溃却并不意味着冷战的影响完全消散,在此之后,冷战遗产依然在左右欧洲安全体系的建构。而相较于因美苏军备竞赛而留下庞大数量的武器装备这一类物质遗产,冷战在精神层面留存下来的遗产给各国带来的影响则更加难以消磨。在当前乌克兰危机之中,欧美与俄隔空对峙并声称绝不妥协,在经济领域施加制裁以外频频以军力示强等一系列做法,恍然让人窥得冷战之火可能再燃。在参与各方一再加码对赌的现实情况下,这场后冷战时期地区性冲突表面上暴露出来的似乎是大国对于“热战”的“渴望”,但真相却并非如此简单。围绕俄欧对立所展开的,实际上是双方在后冷战欧洲安全秩序的博弈。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8月29日“2014年塞利格全俄青年论坛”发表讲话时,直接抛出了“核威慑”。他敲诈勒索地声称:“俄罗斯没有卷入任何大规模冲突,我们不想这么做,也不打算这么做。但是,我们必须随时准备击退任何对俄罗斯的侵犯”,俄罗斯的“伙伴们”必须明白,“最好别惹我们、、、、、、我想提醒你们,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国家之一,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此外,普京还表示,俄罗斯将继续加强核威慑力,并推动武器装备系统现代化,使之更高效。他称,这不是为了制造威胁,而是为了确保本国安全,以利于俄罗斯实施其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
    
    由于核打击的巨大破坏性后果,以及随之而来的报复性危险和高额道义、政治成本,使得在广岛、长崎核爆69周年的今天,战后威胁使用核武器所具有的威慑力已在逐步递减,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常规性武器往往先于核武器成为一国在军事行动中的首要考虑对象,而在二战之后,世界离核战争最近的一次事件仍停留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普京此时拿出核威慑虽然并不是为将这种战略威慑力转变成为现实打击能力,但也借此适时警示乌克兰欲加入北约已触动俄罗斯底线,并且俄方并非手中无牌,并已为“本国安全”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打算。
    
    而在俄罗斯之外,欧洲方面也发起了针锋相对的措施。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8月29日报道,为应对乌克兰危机,七个北约(NATO)国家打算针对俄罗斯,联合组建一支规模至少为一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这支部队包括陆海空军,将由英国领导,其他参加国则分别为丹麦、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挪威和荷兰,此外,加拿大亦表示有意愿加入。其目的在于组建一支作用全面、达到师这一规模的军队,并确保该军队能够迅速调度、进行常规及频繁演习。报道称,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料将在9月初举行的两年一度的北约峰会上宣布上述计划。另据相关官员透露,北约有能力大幅扩张这支军队的规模,另外,今后数年间北约还将在东部成员国继续保持高频度演练以确保部队的活力。
    
    尽管北约方面此前曾多次表示,无意以军事手段干预乌克兰危机,但这样一支远征军的筹划,以及高频度演练计划的制定,已然从事实上明确了:北约欲通过加强东部成员国军事存在,以应对俄罗斯威胁的现实。美国际关系理论家基欧汉(Robert O. Keohane)与奈(Joseph S. Nye)曾在《权力与相互依赖》一书中指出,复合相互依赖的条件下,多渠道的联系将导致高级政治和低级政治间界线的模煳,此外,由于军事力量代价高昂且结果难以把控,将不再是惟一最有效的手段,并遭到限制。但在现实主义条件下,所谓“地缘经济”仍难取代“地缘政治”,而军事力量对世界政治来讲也仍至关重要。
    
    在经济制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下,欧洲当前的考虑是如何以最小的代价以及最快地速度来终结这场冲突,尽管所谓建立快反部队的方案尚未确定,但其已对外昭示,欧洲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底线并未固定在经济制裁之上。
    
    1980年代、1990年代初,名噪一时的日裔美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以《历史的终结》来定义冷战后的人类社会。不过,冷战的结束虽被西方视为自身胜利,但这场因苏联解体而宣告结束的对抗、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对抗过程中的落败,由于西方的不战而胜,使得冷战时期西方所建立起来的对抗式的安全体系在欧洲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保留,而冷战后俄欧关系的对立,主要就是针对这一安全体系的立与破。
    
    正如二战后,法国希望通过控制重要军事战略资源,以建立煤钢共同体实现与德国的捆绑,从而达到制止新的世界大战爆发一样,俄罗斯也希望建立一种新的单一的欧洲安全体系。按照俄罗斯最初的想法,是希望通过建立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为核心的安全合作体系,以赋予欧安组织更多的执行权力,不过这一设想却遭到了西方的冷视。尔后,俄罗斯逐渐转变方向,期望同北约建立框架性协议,以排除北约、欧盟“双扩”给自身安全带来的风险。1997年5月27日,俄罗斯与北约曾在巴黎签署一份关系文件,其目的就在俄罗斯和北约不把对方视为潜在的敌人,并努力缓和过去的对抗,加强彼此的信任与合作。2008年,俄方又提出签署“欧洲安全条约”的倡议,强调俄罗斯在欧洲安全格局中的重要位置,并试通过某种制度性安排来保持俄罗斯在欧洲安全问题上的发言权。但一系列战略、协议安排以及策略设想,最终都未能从事实上制止北约以及欧盟的东扩,而这也恰是俄罗斯在努力铸造包括自身在内的“欧洲大厦”时难以避免的痛点。
    
    冷战后,俄欧在欧洲安全体系建设问题上存在的矛盾,在这场冲突之中暴露无遗,互不信任的心态以及将彼方视为安全威胁的焦虑亦在互动过程中不断加强,不过,正如分析所指出的那样,这样一种“双向失衡”的结构虽造成了欧洲安全体系的脆弱以及不稳定,但这无疑只是一个过渡性的安排。通过此次乌克兰危机,欧洲应该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俄罗斯的心理底线,而俄欧之间的不断对峙以及博弈,也正是一个相互磨合以及寻求后冷战欧洲安全秩序替代方案的过程。
    
    从俄欧当前的表现来看,欧洲大国似乎都在对一场即将到来的“热战”摩拳擦掌,但在这之中,主要国家仍在尽力避免这样一场乱局滑向热战边缘。但是,历史发展常常会超出纵火者的掌握的。
    
    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是瓜分中国的八国联军战役,那么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中国翻身的真正机会——本人对此毫不怀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904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习近平的白痴幕僚
·解龙将军:烧毁毛泽东纪念堂——中国脱殖民化的第一步
·解龙将军:西伯利亚真的梦想脱离俄罗斯独立
·解龙将军:习近平比邓小平更像男人
·解龙将军 :抗日的终点——占领日本、消灭日本!
·解龙将军 :苏格兰与法兰西都是劣等民族
·解龙将军:李鹏打瞌睡,藐视习近平
·解龙将军:对付普京的唯一有效战略——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驱逐所有的俄罗斯殖民者
·解龙将军:毛泽东纪念堂的外国渊源
·解龙将军:王丹如何回答曹长青的刑事指控
·解龙将军:广东为何乐于接纳黑人兄弟
·解龙将军:香港人具备公民资格吗
·解龙将军:杨开慧为什么自杀
·解龙将军:没有思想自由,就没有军事创新
·解龙将军:鲍彤没有吸取刘少奇的死亡教训
·解龙将军:习近平使其前任变成了“衰人”
·解龙将军:奥巴马习近平互相发出军事威胁
·解龙将军:中国人为什么喜欢地沟油食堂饭馆酒店
·解龙将军:邓小平是个卑怯的小矮人
·解龙将军: 邓江李胡,四大家族,一网成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