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废除计划生育缺乏民意基础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4日 转载)
     杨支柱 超生父亲
    
    杨支柱:废除计划生育缺乏民意基础吗?


    内地「计划生育」多年来备受争议。
    
    财新网2014年9月9日《中国「人口禁区」的叩门者──专访梁建章》一文可谓集吹牛皮、拍马屁之大成。在该文倒数第3个自然段,梁建章是这样说的──
    
    三年前我开始做的时候,可能社会上只有1%的人是认为计划生育是错的,现在可能到了20%左右,在精英阶层可能到了百分之六七十,这就是非常大的进步。什么时候做到50%的大众,80%的精英认可,中国的政策就可能会调整,因为民意是基础,而且生育问题上既得利益的人相对较少,比较容易推动。
    
    梁建章与李建新合着的《中国人太多了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确实是一本好书,该书摆脱了国内绝大多数人口学家鼓吹的「二胎论」和大多数「公知」鼓吹的奖励少生但不惩罚多生的「自愿计划生育论」影响,在「年龄与创业的关系」(P27-32)等若干具体问题上有学术上的突破,而且行文简明适合非专业读者阅读。但是该书的绝大部分内容,我读起来并没有新鲜感,总觉得以前在梁中堂、李建新、易富贤或何亚福等人的文章里见过,只是前三者的论述不如梁建章的简明,而何亚福的随笔杂谈又不系统。
    
    《中国人太多了吗? 》面向未来论述而回避否定计划生育的过去,更不可能直面计划生育中的现实人权问题。要说叩门「人口禁区」,《中国人太多了吗? 》还比不上2009年出版的《蛙》(莫言着,上海文艺出版社2009),尽管《蛙》有严重的局限──明显持「二胎论」,而且误导人们认为血淋淋的计生人权问题是一个历史问题而非现实问题。 《蛙》揭露计生暴行的力度虽然不及马建的《阴之道》,但影响则要大得多。 《中国人太多了吗? 》卖了多少本,《蛙》卖了多少本?何况《蛙》还有那么多种外文译本!若论影响力,《蛙》对计划生育的冲击不止《中国人太多了吗? 》的数十倍!
    
    其实莫言的《蛙》也未正面叩门「人口禁区」,而只是沿着无数无名小卒踏出的荆棘小路带着照相机大摇大摆地走到了禁区的大门口,凭借自己高超的摄影艺术拍了几十张照片而已。正因为没进禁区而只是在外面拍照,《蛙》远不足以反映人口或计划生育领域禁区的全貌。
    
    何谓禁区?能大摇大摆到达的地方是禁区吗?真正触及禁区的书在中国大陆是出版不了的,真正触及禁区的文章在国内公开报刊上是发表不了的。所以叩门禁区的文字恰恰是被出版社或报刊拒绝或删除的文字,而非公开发表的文字。触及禁区而没有被删除的漏网文字,互联网上显然要比公开出版的书和报刊上多得多;因为可以自行发布,而网管无法做到完全删除和及时删除,甚至删除了还会留下「网页快照」并被网友重新发现、转贴。
    
    触及禁区的方式还有很多,像陈光诚揭露计生暴行的言论、邓吉元的抗争行为,显然触及了禁区。近几年我大量接受国内外记者采访、「卖身交罚款」、起诉计生委、网上「要饭」等持续的抗争,也比莫言的《蛙》更多地触及禁区。触犯禁区的后果是什么?判刑、劳教、拘留、截访、警察上门讯问、被开除或下岗、上黑名单、被门户网站销号。从这个角度看,莫言也罢,梁建章也罢,几乎没有触及禁区。倒是易富贤的《大国空巢》曾经被官府认定为触犯禁区,因此只能在香港出版。梁中堂先生的许多文章也因为无法公开发表并且在网络上被删,只好收进自印本;我自己也是。
    
    梁建章认为3年前支持计划生育的人高达99%,我们那么多人奋斗那么多年只唤醒了不到1%的人?总有一些人是30年前就彻底反对计划生育的,譬如虔诚的伊斯兰信徒、基督信徒和传统儒家的信徒,这些人加起来就至少超过总人口的10%!如果加上嫌中国人多、主张奖励少生但反对政府强行控制生育的,我认为反对强制计划生育的人从来都至少超过50%!世界上比中国大陆人口密度高的国家比比皆是,光G8中就有日、德、英、意4个,为什么只有中国独此一家搞强制计划生育?经过梁中堂、易富贤、何亚福、叶廷芳、杨支柱、莫言、马建、李建新、穆光宗、黄细花、王名、王鑫海、杨子实、庞皎明、丁东、陈光诚等无数人多年的奋斗或牺牲,反倒只有1%的人认为计划生育是错的了?这不是说我们都是废除计划生育的「负能量」吗?自吹自擂可以理解,这样颠倒黑白地贬损他人就太过分了。
    
    就拿《大国空巢》来说,在观念上比《中国人太多了吗? 》更彻底,学术上具有更大的原创性,也更厚重,从2007年的香港版到2013年的大陆版卖了多少册?影响了多少人?易富贤迄今靠募捐和亲友赞助送出去的《大国空巢》和政策建议报告,估计都可以装满一辆卡车了!
    
    何亚福批判计划生育的短文写了数百篇,2013年出版的《人口危局》不过其中很少一部分而已。他的多个博客的总访问量超过千万人次,几大门户网站那些没超过千万人次的博客几乎都是被关闭后重新申请的。网上论坛转载何亚福的文章也非常多,微博何亚福也坚持写了好几年。
    
    我本人所写的批判计划生育的文章也不少于200篇60万字,其中接近一半在国内公开报刊上发表过,未在国内报刊上公开发表的文章也有访问量上百万的,还有大约30万字的原创微博。我的第二个女儿出生后接受国内外媒体的采访估计不下100次。尽管跟易富贤、何亚福相比我在生活地点、专业、媒体人脉甚至口头表达能力方面都占有明显优势,而且都是以废除计划生育为自己毕生使命的,但是由于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投入这个领域比他们晚了3年,我2007年把主要精力投入到这个领域时他们各自周围已经凝聚了一支不小的网上「战斗队」,这使得我在这个领域使劲浑身解数奋斗了7年多也还是追不上他们的影响力。何以梁建章的3年就那么牛逼?
    
    梁中堂先生毕生的奋斗影响了一批人口学家观念的转变,叶廷芳提案引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全国人大建议、全国政协提案,陈光诚和邓吉元妻子的遭遇曾引起国内外舆论的爆炸性关注,李建新、穆光宗、陈友华写了那么多文章、带了那么多学生,所有这些难道都比不上梁建章的大半本书?不,做这种比较还是自作多情,因为梁建章似乎不认为我们这些人跟他是同道,更可能认为我们都是他的敌人,否则梁建章何以认定3年前他在计划生育领域横空出世以前只有1%的人认为计划生育是错误的?
    
    梁建章认为现在总人口的20%左右、精英阶层的大约60%-70%认为计划生育是错的,却没有告诉我们他这个数据是怎么得来的。易富贤、何亚福和我通过各自多年的论战和其他活动都深切地感到,在计划生育问题上精英们脑袋糨糊的比例远高于普通网民,而网民脑袋糨糊的比例又远高于那些从来不上网的农民。道理也很简单,除了低学历者通常有较强的生育意愿外,还因为越是社会底层,其财富跟劳动的联系越密切,越没有机会参与分赃,而分赃必然导致分的人多则每个参与分赃的人所得就少的结果,这还没考虑分赃集团的人为了维持自己在既得利益集团的地位而自欺欺人或故意说谎。计划生育意识形态本身是舶来的马克思主义和马尔萨斯主义杂交的产物,是先征服知识精英和党国领袖后征服民众的,这使得民众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更深一些。底层民众直接面临更残酷的计生暴政迫害,他们对财富与人口关系缺乏分赃体验,他们也没有自欺欺人维护既得利益的动力,这一切使得底层民众更难被计划生育意识形态征服。梁建章通过捏造数据,不但颠倒计划生育问题上民众和精英的态度,而且将精英阶层中的觉悟者夸大为民众的数倍,真是深得「中国的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神髓。
    
    梁建章通过颠倒黑白不但拍了精英阶层的马屁,而且拍了政府和制度的马屁。如果连强制计划生育这种牺牲人命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至少曾经在长达10年的时间内遭到约半数国民非暴力不合作(1980-1989年出生的孩子大约有一半是「超生」的)的政策都可以说成是符合民意的,甚至得到80%-99%的民众支持的,在梁建章看来中国还有什么不是民主的?美国政府的几乎任何一项政策都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民众支持率。 「中国的民主比美国好五倍」已经呼之欲出了。原来狼吃羊是因为羊群同意被吃,人为了猪快点长肉而阉割猪是由于绝大部分猪赞同被阉割!认为计划生育是错误的人如果真的只占中国人口的20%左右,那么现在废除计划生育岂非不得民心?拍马屁拍到这个程度,以批判计划生育的头号功臣自居的梁建章,已经彻底走向了自我否定。
    
    梁建章还认为「生育问题上既得利益的人相对较少,比较容易推动」,看来他的牛皮吹得连他自己都相信了。计划生育意识形态在中国大规模传播已经五十多年,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全面实施已经四十多年。计划生育的影响已经渗透进了大量其他部门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在计生行政系统以外存在着比该系统规模大五倍以上的计划生育触须分布在乡镇计生执法队、居委会、村委会、其他机关、部队和国有企事业单位,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下每个从基层升官的顶子上都沾满了妇女、胎儿的鲜血。计划生育不但是官员贪腐和党国无能的遮羞布(中国搞不好是因为人太多),而且是土地垄断和大城市户口控制的挡箭牌(中国人太多了,土地供应和大城市户口必须严控),天文数字的计生受害者还是党国领袖决定是否停止计生政策的一块心病(怕上访,想等这些人死掉再改变政策)。只有梁建章这样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业余玩上3年就可以把计生支持者从99%降低到80%的人,才会认为「生育问题上既得利益的人相对较少,比较容易推动」。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607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计划生育把国家变成了老鸨/杨支柱
·杨支柱:究竟谁是「婊子养的」? (图)
·杨支柱:武侠小说主角的独生子女化 (图)
·杨支柱:我还是低估了「二丑艺术」的发展 (图)
·杨支柱:「二丑艺术」的升级版 (图)
·杨支柱: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杨支柱
·杨支柱:深化户籍制度改革须破除人口均衡分布论
·杨支柱:纪委系统正通过妥协扩权
·中纪委应当怎样定义通奸?/杨支柱
·杨支柱:纪委捉“通奸”,一捉一个准
·以“约翰•布朗路” 反制美国/杨支柱
·杨支柱:推动中国社会进步靠精神病人?
·“灌输”与“渗透”/杨支柱
·“防老”与“养老”/杨支柱
·白岩松与田雪原/杨支柱
·“失独补偿”到底是什么货色?/杨支柱
·杨支柱:补助“失独”是奖励不育的一种特殊情况
·家里死了人让你笑,家里生了孩子让你哭/杨支柱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律师在法庭外只准谈风月吗?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