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1日 转载)
    
    
     我曾有过一个希望,或说也是一个企盼,我们这个国家能不能讲一天真话,哪怕只一天!从媒体到政府,从村长乡长到国家主席,大家讲一天真话。这在那些民主国家可能是笑话,在中国却是奢侈,而且还是谁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享受到的奢侈。

    
    一
    
    有人说中国社会现在总算没有(政治)运动了。没有过去那类运动了不假,可又改成了忽悠,一轮接一轮的忽悠。还有人说,过去抓阶级斗争,现在不再说抓阶级斗争,改成警惕“敌对势力”。总之,只要有宣传部门存在,只要强调意识形态,那些人就一定会给自己找点事做,也总想弄个“对立面”出来。中国纳税人也不知前世辈子都造了什么孽,要养各种大小贪官不说,还要养这种明显不干正事只会瞎折腾的人。
    
    现在的中国,大家都在忽悠,从下到上,从上到下。就连最高层讲话,其中有多少能当得了真?可最高层讲话都当不了真,还怎么要求下面官员在他们召开的大会上讲真话?还怎么要求他们做个好官?没听说过一个连真话都不讲的人也能做个好官做个好领导人。
    
    在纪念邓小平110周年诞辰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邓小平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怎么证明?有几个人真的相信?邓小平读过几篇马克思著作(邓小平本人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学问)?我们知道,像邓小平这样的人,如果真的熟读马克思的书,他在讲话中一定会引用的,可是你读他的那些“文选”,引用了几条马克思著作中的原文?
    
    不是不能赞美邓小平,可非要说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吗?邓小平如果不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的解放思想,他的改革开放,他的实事求是(虽然是有限度的),就不算数了吗?现在的毛粉毛左们都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说成是“倒退”,认为邓小平走的就是资本主义道路。这种观点如果成立,那么,岂不等于说这个世界上的资本主义国家领导人都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了?
    
    在本人看来,恰恰因为邓小平不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或说在其晚年,根本就不相信马克思主义了,才能解放思想,才能实事求是,才有改革开放,才有市场经济。现在知道,一个人,当真是马克思主义者,又大权在握,伟大不伟大且不说,他就一定会搞阶级斗争,一定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马克思有关社会主义的核心思想)。而邓小平至少在复出后,一没搞阶级斗争,二虽然说“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可事实上并没有当真坚持。他的那几个坚持,说穿了,其实就只是一个坚持,即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别的坚持都是附带,或者说都是假的,不过做做样子。而所谓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其实也就是要坚持他那几个老革命家的领导。你从大陆正在播放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根本看不出除了那几个老革命家特别是邓小平外,还有别的什么人也参与了领导中国改革开放。
    
    真庆幸邓小平不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不然,中国也就不会有后来这番景象,今天的中国社会也还是在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大多数人还生活在饥寒交迫中。当然,如果邓小平真是“马克思主义者”,当年要他复出的呼声也绝不会有那样高,说不定也就真的只能像他在得知“四人帮”被抓起来后所说的那样,不过是可以“安度晚年”了。
    
    那么什么人才是“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者”呢?毛泽东不用说了,当政者至今坚持认为毛泽东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可在本人看来,当年反对邓小平复出,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那些人才是“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者”。可惜,国家高层只承认毛泽东,却不承认那些紧跟者——甚至非但不承认,反而还说那些紧跟者“是假马克思主义者”。也不知有人这里用的是什么逻辑。既然那些反对邓小平复出、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人都是紧跟毛泽东的,而政府又铁定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者,那么,真不知道,有人有什么理由说那些紧跟毛泽东的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当然,容本人斗胆说一句,包括毛泽东在内,除了毛粉毛左们,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几个人承认中国有什么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有的只是专制主义,只是独裁,最多也不过是“马克思加秦始皇”罢了。
    
    至于邓小平,无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现在说邓小平是马克思主义者,且还要加上“伟大的”,都是政治需要,权力需要。中国这个社会一直就是颠倒着来的。把假的说成真的还不算,还要说成“伟大的”,说白了,就是要证明自己“要高举”“要坚持”不是什么心血来潮,而是在继承小平遗志。
    
    二
    
    人民当然是愿意说真话的,可不允许说,于是人民也就只好不说。又由于长期不允许说而不说,人民也就沦落到慢慢不会说真话了。这就像一些原本只是“失聪”者,一开始还是会说话的,可由于长期听不见人们说话的声音,后来也就从失聪变成了“聋哑人”,“十聋九哑”往往就是这个缘故造成。
    
    弄到现在,全体国民都成了骗子,只是花样、程度不同而已。即使到了这个地步,那些不允许者还不觉悟,似乎就是要把这个民族推进万丈深渊,甚至还要它万劫不复。一如文革时,把一个什么人“打倒在地”后,还要“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好在中国人说的往往都是屁话,不算数,不管用,那些当年所谓“永世不得翻身”者大都翻了身,不然,刘少奇也就不会平反,“小平同志”也不会领导这个国家从原本万劫不复中又向上爬了爬。可我总觉得我们这个民族其实一直生活在要么万丈深渊,要么从万丈深渊往上爬的过程中。即使只是从万丈深渊往上爬了爬,有些中国人也能高兴得忘乎所以,不是大叫“中国可以说不”,就是展现“中国不高兴”,而到了现在又出了个周小平,要中国人别“辜负了这个时代”,真仿佛中国明天就可领导这个世界了,也不想想这个民族的整体德行已经糟糕到什么样子,世界会答应中国领导吗!笑话。
    
    人民愿意说真话而不能,而中国官员们却是天生都不喜欢说真话,对此,人民心里是一百个不满意。可在我们这个据说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从古至今,一直是民听官的,从来没听说过有官听民的,因此,喜欢说假话的也总是能做官,甚至越做越大,而喜欢说真话又能做上官的却是少之又少。这也正是中国官员队伍中为什么有这么多大小“老虎”的缘故。一个中国人,依靠不说真话,从百姓进入官场,然后从小官做到大官,做到高官,最后查到了,就是“老虎”或叫“苍蝇”,没查到的,仍然是好官他自为之。可就凭这一点,本人有理由不认为我们是一个什么“文明古国”,或者说人民有谁肯要这样的“文明古国”呢?我们这种“文明古国”都是那些统治者喊出来的,要不,就是大脑叫统治者统治残了的人说的话。你去问问生活在最底层的那些中国人,他们从来不会想到中国是一个什么“文明古国”,也不会想到中国传统文化有多么“光辉灿烂”。兴也百姓苦,亡也百姓苦,这是什么“文明”?所以说,就算文明古国,就算光辉灿烂,与只知道一个“苦”字的百姓何干!最好的政府官员也不过像白居易那样用诗文“反映现实生活”:“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根本解决不了“卖炭翁”们的穷苦。
    
    有人当然会说,你说的是唐朝。是啊。今天变了吗?据悉,中国到今年年底外汇储备将超过四万亿(记着,不是人民币,是四万亿美元!),可是中国无数的穷人该没钱看病还是没钱看病,该没钱上学还是没钱上学。不信,你每年单从央视有几个频道的报道中也可做个统计,看看中国有多少人家因为没钱看不起病,又有多少孩子因为没钱上不起学(这里指的是高中和大学)。有人认为在今天,中国政府是全世界最富有的政府,可这与中国那些穷百姓有什么关系!人家是穷政府富国民,我们是反着来:穷国民富政府。政府大楼往往就是中国各地一景,甚至包括乡镇。
    
    一想到这些,就联想到前几天自己还在键盘上敲评论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否实事求是,现在想想都有点丑。像我们这种国家,哪里就到了这一步,又哪里配讲这些。连句真话尚不肯说,还实事求是呢,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呢,在我这个中国人看来,中国啥都先别想,就想怎么才能让全体国民特别是那些官员学会说真话,让说真话成为全体国民尤其是成为中国官员们的生活习惯,再也不要把那些提倡说真话者诬蔑成“寻衅滋事”,说成什么“扰乱社会秩序”。如果这一条都做不到,还几个代表,还科学发展观,还中国梦,谁信呢。我们总说这是生产力,那是生产力,要我说,对中国人而言,中国人能自由说真话,就是生产力。中国改革开放所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跟毛泽东时代相比,不就是多给了点自由,可以多说几句真话的结果吗?
    
    三
    
    说到这里,又犯起傻来,联想到从三十多年前一路走来:你说多简单的事呀,农民一分田到户一承包,就能吃饱饭,而整个国家也只是给了国民一点自由,出门不用开介绍信了,可以摆地摊了,可以搞贩运可以开工厂了,物资产品立马就丰富起来,人民的生活也跟着相对好起来,甚至据说当年造原子弹的还不如卖茶鸡蛋的(我本人不承认此说。真出现这种现象,还不是政府罪过,怪谁呢)。
    
    可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毛泽东时代就不肯做?是他这个人笨还是他这个人坏!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人民没有饭吃,是什么党什么主义什么领袖什么救星也不行!毛泽东为何不把自己饿三天?毛泽东吃过榆树皮吗?毛泽东吃过观音土吗?毛泽东为什么不让他的家人去逃荒要饭!他有理想不假,可他的那些理想都是建立在不顾中国人民死活的基础之上。对于那些真正的革命先烈们,特别是对于那些饿死无数的中国百姓们,毛泽东的理想与他们何干!说不定,那些人在九泉之下也会诅咒毛泽东及其所谓的“理想”。人都没有了,理想还有什么用!
    
    然而,中国社会一直没有从毛泽东的阴影中走出来,并由此造就了大大小小的毛泽东。现在有无数的中国“脑残”们之所以还在怀念他,一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或者邓小平时代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没有做,那就是像苏联当年公布斯大林的罪恶一样公布毛泽东的罪恶。如果当年实事求是这样做了,而不是投鼠忌器,即使出了一点骚乱,又能怎么着,绝不会一直祸害到今天,让成千上万始终不能觉悟的国民居然还在匍匐着,还在跪着,难以脱离奴隶状态;二是由于没有真正走上民主之路,且养出一群贪得无厌的官僚,养出无数只大小“老虎”,让那些“匍匐者”们感到极大不公。
    
    其实,对于一个改革开放的政府而言,“敌对势力”不是西方,也不是美国,更不是那些批评政府的中国网民,而正是一些跪拜毛泽东的不觉悟者。他们盼望毛泽东思想归来,无异于就是要扼杀中国的改革开放,让中国退回到毛泽东时代。奇怪的是,国家高层却认不清形势,把以实际行动推动中国改革的人称作“敌对势力”,把真正的敌对势力看作是“民心”,并且一再要高举毛的旗帜,坚持马的主义,还封邓小平“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你说这不是好坏不分吗?好在时代不同了,更多的中国人已经觉悟了。
    
    关键是这样做,等于仍在误导整个民族。多年前就传出民谣: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说明我们这样一个国家,从下到上都在骗。可现在的问题是,国务院作为受骗的顶端,骗不骗全国人民?2014年全国两会后李克强答中外记者会上事先安排好中外记者提问题,难道不算骗?刚坐上总理位置,一天活还没干,就从说谎欺骗开始。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至少不能说开了一个好头。如果说连国务院连一国之总理都不怕人家说他们在搞欺骗,整个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官员还有什么诚信可言!
    
    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反过来也一样,国务院发文件也是一级一级往下骗。总之,1949年后中国从来就没有说过真话,一天也没有过,更别提什么“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了。所以说,中华民族真正好起来的那一天,必定是大家都可以自由说真话的一天。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6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闵良臣:人类文明不是萝卜青菜
·闵良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闵良臣:一个人的自由也是自由
·闵良臣:坚持自由表达——从张维迎提议反对政府思想垄断说起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共产主义可以轻松实现?/闵良臣
· 在找死与等死中寻找出路?/闵良臣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陈泱潮11.3.如今的中共國正扮演敵基督角色,瘋狂打壓宗教信仰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 张杰博闻薄熙来并非败于王立军谁的结局比他更惨?
  • 谢选骏国家主权的逻辑
  • 曾节明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穿越精神的戈壁张弟兄/王姐妹:广传福音到永远
  • 谢选骏少数民族是块宝
  • 陈泱潮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 李芳敏144000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