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臻入化境才能战胜中共独裁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0日 来稿)
    
    
     如今的中国共产党,在党内激烈的斗争中,江家帮的人马逐一被捉、完全处于“坏心”惶惶的境地,因为江泽民的政治影响逐渐地衰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尽管中共内部由于江家帮还在做垂死的挣扎、其争斗十分地激烈,江家帮最终败北已经没有多少悬疑,却依然还有些疑虑让国人为之担忧,担忧的不外就是害怕江家人马作困兽犹斗,最后把习家帮打败,并能继续以往的流氓统治。然达从中共把周永康被抓捕的消息公开以后,我们看到的应该是江家帮的佞臣一个个地入瓮、到了秦城监狱爆满、不得不从新选择羁押的程度,也就注定了江家帮死亡解体的宿命。

    不过,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我们尚为自己的民族究竟能做些什么呢?也可以说,依靠习家帮实现中国全面民主、取缔独裁机制已经不可能了。他们的打虎拍苍蝇虽然做了不少,但大多除了排除异类就是作秀,不会、也不可能干净彻底地清理腐败分子,因为中共所有的官吏不是腐败分子的才是凤毛麟角,他们的那种反腐仅是为维护自己的独裁政权,并不真是为中华民族的前途考虑。因而,推动实现全面民主的重任还遗落在我们民间,或落在追求全面民主事业的广大壮士的身上。为此,我们就应该静下心来思考我们应该思考的现实问题。
    可以说,中共的骗局大家都很清楚,他们的独裁统治不会被自己推翻,至于如何彰显其目的依然就是继续独裁下去。而作为众多独裁统治的受害者,所要面对的就是如何打破这个贻害国人的流氓独裁统治制度。所以我们的战略思考早就定格,只是无所进展,或只能是任凭共产党人为所欲为,虽然有所进化,却远远没有达到我们的最基本要求。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一向推崇强大我们自己的势力,但是中共当局不会放任我们坐大,甚至三人成团都不行。也就堵住了我们坐大的基本道路。不过,我们都知道,遍地狼烟的中国境内,许多突发事件已经使中共当局焦头烂额,而且是越演越烈。所以他们的注意力就是对付任何形式的反抗,特别是对暴力反抗的镇压,他们更凶残、更恐怖。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继续让被剥削者、被压迫者俯首帖耳,自己又放不下掠夺、蹂躏人民的手段。也就只好一路砍杀下去。
    有位朋友参加了中共民政部的培训班后,乐观地告诉我培训内容其中就有如何组建社团?并高声地对我说我们可以组建民间社团来争取我们的基本权利。是的,中共宪法早就已经具备了“自由结社”的相关条文,国人组团原本就不违宪。可是,我们许多同仁就是太相信中共的宪法忘记了中共一贯挂羊头卖狗肉,因组建社团而被抓进监狱的志士仁人不少了的教训。
    眼下,八个花瓶党外,中国还有什么党可以自然地存在呢?就连香港、台湾他们都想囊括在自己的势力之中,清理掉其它的党派,使其成为独裁统治的受害群体,大陆上的人们还有什么权力去建自己的团队呢?
    所以,我不提倡在国内组团建党,并不是不想组建,而是因为在中国,我们没有权力这样做。一旦这样强做,就会受到抓捕和判刑的打压,而且也不可能让独裁者放开他们的流氓法、归还给我们最基本的公民权力。
    说起来,偌大的民族,没有异议的党团,真的不可能搞好党团与人民的正常关系;不可能使中国人的智慧用得更加完美至极。特别是,独裁之下的势力人掌握了国家的一切权力以后,他们由于是为自己的私欲贪婪工作,也就不可能把时代进化当作重要的事情。
    而且,任何时候,真正能进入化境的人毕竟不在贪婪无度的群体里,想想看,还有什么希望能够使贪财斗狠的角色带领国人走得更好、更有时代意义呢?不过,我们不能组建团队,作为普通的百姓,虽然有正确的政治思想或主张,却无法影响执政党更积极地执掌国家权力。是的,习王也多次承诺实际给与人民权力,但他们的反动本质告诉我们,这不过是作秀,欺骗,并不会真正地给与人民同等的利益和基本人权。
    于是,我在这里一边提倡遵守国内的游戏规则,还要实现我们的基本理想——全面民主!是因为我们饱受失败的事实。那么如何能实现这一理想呢?在陆续发表的文论里,鄙人屡次提倡把我们的视觉转移到缅北来(其它可行的地域都可以考虑,只要能建立起来我们强大的群体社会,都可行)。因为这里虽然已是缅北的土地,却多数是我们中国人,而且这些中国人并不完全接受缅甸军政府的统治。所以,这里也是我们能发展壮大起来的最好地域。
    当然,我们只要想发展壮大,在这里扎根,就得遵守缅北的游戏规则,甚至还有缅甸军政府的游戏规则,同时还要不影响中国的任何统治者的利益。能做到这一点,首先要弄清楚这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与军事状况,甚至要清楚这里的人民并不反对成为中国人,而且他们需要的依然是更好地生活环境。
    现在的缅甸军政府,面对几十个民族地方武装,光来硬的,真的不能统一国家,我们在这里,首先也不是为了分裂缅甸国土,同时还要做到符合缅北的实际利益,并能够不影响中共的独裁统治秩序——进入化境的一个方式。
    现在,国内海外,声讨共产党的浪潮足以震撼整个人类社会,鄙人在这里谈到了不与共产党为敌仿佛是对共产党的纵容。其实不然。首先各路好汉依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的想法绝不影响群体的自由抉择,同时,为了实现强大民间团队的远大目标,我们可以与任何敌人握手言好,并能借用任何地域建立起来我们的根据地。再说了,共产党的敌人那么多,也不差我们也做他们的敌人。
    是的,共产党并没有把我们当成他们的人,相反,他们依然视我们为敌,这方面,我们即使愿意与共产党做朋友,或做同志,共产党的统治者也不会与我们为伍。也是说,这不是我们想与其为伍他们就欢迎,事实上,他们很不屑与我们为伍。这一点,我们都心里明镜。
    说起来,他们之所以不屑与我们为伍那是因为我们实在弱小,实在无所作为,他们根本就藐视我们,认为我们不会成气候。而且,20多年来,我们所追求的民主事业,到现在也没有踪影,相反,我们看到的杀戮者继续大开杀戒,没有谁能够阻止得住。这是为什么?还不是我们太无能、太弱小的缘故?
    如果我们强大了,他们敢为所欲为吗?他们敢践踏国法吗?就是因为我们不能做实际的工作,只能是发表一些言论,仅能骂他们狗血喷头外、实际上我们一点也奈何不了他们。所以,我们思考先强大自己,形成一些规模再说。而能强大的唯一出路若在缅北地域就是要得到四方的默许——中共政府、缅甸军政府、缅北地方政府,以及其它外在政府。
    能够达到这个先决条件,就需要一些必要的妥协,必要的筹划,必要的利益输出,否则,就不可能形成我们的强大势力。
    目前缅北地方政府对于缅甸国家而言,势力相当弱小,他们需要强大自己,首先要有先进的军事技术,先进的武器,以及有文化知识的人员进入,以及大量的资金投入;缅甸军政府需要的是军政统一;中共政府需要的是安于现状;其它国家希望在缅北得到一些实际利益。
    而作为我们,没有经济实力,没有先进的军事技术以及先进的武器,可我们有不少的民主信仰者,民主斗士,和更多的人民,同时我们都需要聚集起来,大家能够有力有处使,有才有处用。也就急需一个生存的平台早日建立起来。
    然那些所谓的民运大佬,应该思考的不是个人的问题,应是整个民族发展的问题。特别是我们在不缺少人力资源的今天,如何运用上群体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战略目标。何况,最终能战胜独裁者的唯一办法就是需用实际的群众力量。
    但能进入化境才能把自己放下,把一切放下,然后俯视一切,从中才能筛选出来具体可行的路数,还能进行必要的自然演化。特别是知道了顺其自然,不再人为地强拉硬扯,方能对世事能够驾轻就熟。而能顺其自然地推进,掌握住了演变规律,就能无不胜出。过去我们仅仅的知道独裁者是邪恶的,并且极力地加以我们的影响,甚至是有彻底淘汰的欲望,甚至总是以我们的意志而转移其存在。已经是不成功的阻碍。能够畅通无阻的方略就是要把我们所有能利用的人力资源组合起来。况且,地球这么大,不会没有我们生存与壮大的空间。
    
    2014年9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723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巴克:上面的事和下面的事
·巴克:改变中国制度才能真正排除后患
·巴克:江泽民最最怕的是英子们承认与其通奸 (图)
·巴克:张小玉正当防卫也会被秘密处死
·巴克:习家军内斗中获胜不容我们乐观
·巴克:希望高智晟能摆脱控制 为刘晓波祈祷
·枪毙周永康对中国民主进化起不到作用/巴克
·巴克:周永康被捉与新疆莎车县恐怖
·巴克:民主大业如何避免失败的命运?
·巴克:两个光棍打伞抗拒国际社会
·巴克:也探中国大陆普选
·暗杀大王王亚樵无限的势力是他做不了人民领袖的根本原因/巴克
·巴克:王亚樵所具有的有限势力是他做不了人民领袖的根本原因
·巴克:中国进入民主社会最迟需要15年
·巴克:骗子是利益集团的帮凶
·巴克:谴责官僚腐败不如谴责独裁制度
·巴克:习老虎最怕的已经存在
·巴克:为何徐才厚似的腐败分子总是接连不断?
·巴克:陈光标就是一个没有政治智慧的蠢蛋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