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佛陀出家的“托尔斯泰路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佛陀释迦牟尼不仅是佛教的创始人,而且作为多本佛经的主角,其口才也是一流,可以称得上大文豪。但由于年代久远,人们对他的了解始终有所隔膜。
    

    现在,我们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可以通过另一个具有宗教情怀的大文豪,来体察释迦牟尼的生命转折是怎样发生的,而且这个大文豪还与释迦牟尼一样,也有出家的经历,和广泛的宗教影响。
    
    这个具有宗教情怀的大文豪,就是列夫·托尔斯泰。
    
    托尔斯泰在世界观激变后,于1882年和1884年曾一再想离家出走。这种意图在他80至90年代的创作中颇多反映。在他生前的最后几年,他意识到农民的觉醒,因自己同他们的思想情绪有距离而不免悲观失望;对自己的地主庄园生活方式不符合信念又很感不安。他的信徒托尔斯泰主义者和他的夫人之间的纠纷更使他深以为苦。最后,他于1910年11月10日从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秘密出走。在途中患肺炎,20日在阿斯塔波沃车站逝世。遵照他的遗言,遗体安葬在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的森林中。坟上没有树立墓碑和十字架。因为他企图在他的灵床上另创一个宗教。
    
    (一)
    
    列夫·托尔斯泰(俄语:Лев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英语:Leo Tolstoy ,1828年9月9日——1910年11月20日),俄国大文豪。
    
    他和释迦牟尼一样,出生于贵族家庭,青年时企图改善农民生活,因“得不到农民信任”而中止,晚年离家出走患肺炎而病逝。
    
    托尔斯泰思想中充满着矛盾,托尔斯泰一岁半丧母,9岁丧父。1841年他的监护人姑母阿·伊·奥斯坚—萨肯去世后,改由住在喀山的姑母彼·伊·尤什科娃监护。于是他全家迁到喀山。托尔斯泰自幼接受典型的贵族家庭教育。1844年考入喀山大学东方系,准备当外交官。期终考试不及格,次年转到法律系。
    
    1849年4月曾到彼得堡应法学士考试,只考了两门课就逃跑回家。是年秋天为农民子弟兴办学校。11月起名义上在图拉省行政管理局任职,次年12月被提升为十四品文官,实际上却周旋于亲友和莫斯科上流社会之间。但他渐渐对这种生活和环境感到厌倦,1851年4月底随同服军役的长兄尼古拉赴高加索,以志愿兵身份参加袭击山民的战役,后作为“四等炮兵下士”在高加索部队中服役两年半。虽然表现优异,但也有赖亲戚的提携才晋升为准尉。1854年3月,他加入多瑙河部队。克里木战争开始后,自愿调赴塞瓦斯托波尔,曾在最危险的第四号棱堡任炮兵连长,并参加这个城市的最后防御战。在各次战役中,看到平民出身的军官和士兵的英勇精神和优秀品质,加强了他对普通人民的同情和对农奴制的批判态度。
    
    1860——1861年,为考察欧洲教育,托尔斯泰再度出国,结识赫尔岑,听狄更斯演讲,会见普鲁东。他认为俄国应在小农经济基础上建立自己的理想社会;农民是最高道德理想的化身,贵族应走向“平民化”。这些思想鲜明地体现在其中篇小说《哥萨克》(1852——1862)之中。
    
    1863——1869年托尔斯泰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战争与和平》,这是其创作历程中的第一个里程碑。小说以四大家族相互关系为情节线索,展现了当时俄国从城市到乡村的广阔社会生活画面,气势磅礴地反映了1805——1820年之间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1812年库图佐夫领导的反对拿破仑的卫国战争,歌颂了俄国人民的爱国热忱和英勇斗争精神,主要探讨俄国前途和命运,特别是贵族的地位和出路问题。小说结构宏大,人物众多,典型形象鲜活饱满,是一部具有史诗和编年史特色的鸿篇巨制。
    
    1870年代未,托尔斯泰的世界观发生巨变,写成《忏悔录》(1879——1882)。“托尔斯泰晚年力求过简朴的平民生活”,1910年10月从家中出走,11月7日病逝于一个小站,享年82岁。
    
    列夫·托尔斯泰1856年夏至1857年冬,托尔斯泰曾一度倾心于邻近的瓦·弗·阿尔谢尼耶娃,此后又为婚事作了多次努力,但都没有成功。1862年9月,他同御医、八品文官安·叶·别尔斯的女儿索菲亚·安德列耶夫娜结婚。在他一生中,他的夫人不仅为他操持家务,治理产业,而且为他誊写手稿,例如《战争与和平》就抄过多次。但她未能摆脱世俗偏见,过多为家庭和子女利益着想,不能理解世界观激变后托尔斯泰的思想。夫妻的不和造成家庭悲剧。
    
    新婚之后,革命形势逐渐转入低潮,他也逐渐克服了思想上的危机。他脱离社交,安居庄园,购置产业,过着俭朴、宁静、和睦而幸福的生活。从1863年起他以6年时间写成巨著《战争与和平》。这段时间的较重要的事件是1866年他出席军事法庭为士兵希布宁辩护。希布宁因不堪军官的虐待打了军官的耳光,虽经托尔斯泰为之奔走,终被枪决。这一事件使他开始形成反对法庭和死刑的看法。
    
    托尔斯泰的心灵的宁静与和谐没有保持多久。1869年9月因事途经阿尔扎马斯,深夜在旅馆中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忧愁和恐怖。这就是所谓“阿尔扎马斯的恐怖”。在这前后,他在致友人书信里谈到自己近来等待死亡的阴郁心情。
    
    托尔斯泰在世界观激变后,于1882年和1884年曾一再想离家出走。这种意图在他80至90年代的创作中颇多反映。在他生前的最后几年,他意识到农民的觉醒,因自己同他们的思想情绪有距离而不免悲观失望;对自己的地主庄园生活方式不符合信念又很感不安。他的信徒托尔斯泰主义者和他的夫人之间的纠纷更使他深以为苦。最后,他于1910年11月10日从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秘密出走。在途中患肺炎,20日在阿斯塔波沃车站逝世。遵照他的遗言,遗体安葬在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的森林中。坟上没有树立墓碑和十字架。
    
    (二)
    
    据佛经记载,释迦牟尼为太子时,曾有过三位夫人,育有三子;后来,三个儿子均随之出家修道,罗睺罗、优婆摩那成为大阿罗汉,而善星开始时很精进,后因自恃出身释迦族,放任自己,亲近外道恶友,以致沦为恶人,甚至对佛恶心相向,最终堕入地狱受苦,且无法救拔、、、、、、对于善星的自甘堕落,佛陀最为痛心,尽管他早已预知善星必定将断善根,但佛还是苦口婆心加以劝诫,不放过任何机会,做到仁至义尽;然而善星始终固执己见,拒绝佛陀的教诲,不思悔改,终于自食其果。
    
    佛陀(Buddha,意思是“觉悟者”)的顿悟是在离家出走之后六年才达到的,换言之,悉达多·乔达摩并不是因为“觉悟”才脱离家庭生活的;那么究竟是什么让悉达多·乔达摩离家出走成为释迦牟尼的呢?传统的说法,是他在外出巡游时,恰遇老人、病人、死者和修行者,深感人间生老病死的苦恼人称四门之游,经常在阎浮树下沉思,但是不得离苦之道,于是在二十九岁出家修道——事情果真如此吗?据我理解,其实不然;佛陀出家,走的“托尔斯泰路线”:那就是荒淫——悔恨——家庭冲突——离家出走,其主轴是“离家出走”,而不是“清静出家”;除非我们把“清静出家”理解为“家庭冲突——清理门户——离家出走”、、、、、、我的理由简述如下:据《佛本行集经》等记载,佛陀原有三位夫人,第一夫人是释种女耶输陀罗或瞿夷,并与她生有一子罗睺罗。在差不多十三年的“幸福婚姻”期间,佛陀过着舒适豪华的荒淫生活;但随时间过去,真相逐渐显露、、、、、、二十九岁那年是他一生的转折点,他的儿子罗睺罗在那年出生。其他佛典也提到释迦有两三个妻子,除了耶输陀罗,还有劬毘耶(乔比迦、瞿夷)。三个则是外加鹿王(鹿野)。《大智度论》卷十七,说到了两个:“释迦文菩萨有二夫人,一名劬毘耶,二名耶输陀罗。”《佛祖纲目》卷二(地字号),则说释迦有三个妻子:“佛年十七,王娶婆罗门女耶输陀罗,为太子妃。复增二妃,一名瞿夷,二名鹿野。”而《释迦如来应化录》,也说到释迦有三个妻子:“又复更增二妃,一名瞿夷,二名鹿野。、、、、、、以有三妃造三时殿。”
    
    传统的说法,三个妻子当中,耶输陀罗是正室,也是负面描述最多的一位。这些负面的描述当中,除了释迦因为夜见耶输陀罗的丑陋睡姿,因而离家修道之外,最有名的莫过于六年怀胎的丑闻。《大智度论》卷十七,曾有这样的记载:
    
    “耶输陀罗以菩萨出家夜,自觉妊身。菩萨出家六年苦行,耶输陀罗亦六年怀妊不产。诸释诘之:‘菩萨出家,何由有此?’耶输陀罗言:‘我无他罪。我所怀子,实是太子体胤。’诸释言:‘何以久而不产?’答言:‘非我所知。’诸释集议,闻王欲如法治罪。劬毘耶白王:‘愿宽恕之。我常与耶输陀罗共住,我为其证,知其无罪。待其子生,知似父,不治之,无晚。’王即宽置。佛六年苦行既满,初成佛时,其夜生罗睺罗。王见其似父,爱乐忘忧。语群臣言:‘我儿虽去,今得其子,与儿在无异。’耶输陀罗虽免罪黜,恶声满国。耶输陀罗欲除恶名,佛成道已,还迦毘罗婆,度诸释子。”
    
    鹿王(鹿野)的相关事迹,佛典记载不多。《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三,曾有这样的记载:
    
    “尔时菩萨既至城内,有一释迦种,名不过时。有其一女,名曰鹿王,于楼窗中,遥见菩萨,赞叹颂曰:‘安乐乳母生,安乐父能养。彼女极安乐,当与汝为妻。’菩萨闻此,其心寂入涅槃声义,唯闻言曰:‘汝最胜人,当思惟寂静涅槃。’菩萨闻此涅槃声,爱念欢喜。闻妙声故,即脱颈上珠璎,掷于空中。以威力故,遂落鹿王女颈上。诸人见此,皆大欢喜。白净饭王,具陈上事。王闻此语,即令二万婇女迎鹿王女,将入太子宫内。彼时菩萨有三夫人,一名鹿王,二名乔比迦,三名耶输陀罗。其耶输陀罗最为上首。其三夫人,各有二万婇女,前后围绕,在于宫内。”
    
    劬毘耶(乔比迦、瞿夷)是释迦的另一个妻子,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发生在劬毘耶身上的故事,最有名的是五茎莲华或七茎莲华的荒淫故事;《太子瑞应本起经》有这样的描述:
    
    “至于昔者,定光佛兴世,有圣王名曰制胜治,在钵摩大国。民多寿乐,天下太平。时我(释迦)为菩萨,名曰儒童,幼怀聪叡,志大包弘,隐居山泽,守玄行禅。闻世有佛,心独喜欢。披鹿皮衣,行欲入国。道经丘聚,聚中道士,有五百人。菩萨过之,终日竟夜,论道说义,师徒皆悦。临当别时,五百人各送银钱一枚,菩萨受之。入城见民,欣然匆匆。平治道路,洒扫烧香。即问行者:‘用何等故?’行人答曰:‘今日佛当来入城。’菩萨大喜,自念甚快,今得见佛,当求我愿。语顷,王家女过,厥名瞿夷。挟水瓶,持七枚青莲华。菩萨追而呼曰:‘大姊!且止。请以百银钱,雇手中华。’女曰:‘佛将入城,王斋戒沐浴,华欲上之,不可得也。’又请曰:‘姊!可更取求。’雇二百、三百,不肯。即探囊中五百银钱,尽用与之。瞿夷念华,极直数钱,乃雇五百,贪其银宝,与五茎华,自留二枚。回别意疑:‘此何道士,披鹿皮衣,裁蔽形体,不惜银钱宝,得五茎华?’喜怡非恒,追呼男子:‘以诚告我,此华可得,不者夺卿。’菩萨顾曰:‘买华从百钱至五百,以自交决,何宜相夺?’女曰:‘我王家人,力能夺卿。’菩萨慝然曰:‘欲以上佛,求所愿耳。’瞿夷曰:‘善!愿我后生,常为君妻,好丑不相离。必置心中,令佛知之。今我女弱,不能得前,请寄二华,以献于佛。’菩萨许焉,须臾佛到。国王臣民,皆迎拜谒。各散名华,华悉堕地。菩萨得见佛,散五茎华,皆止空中,当佛上如根生,无堕地者。后散二华,又挟住佛两肩上。佛知至意,赞菩萨言:‘汝无数劫,所学清净,降心弃命,舍欲守空,不起不灭,无猗之慈,积德行愿,今得之矣!’因记之曰:‘汝自是后,九十一劫,劫号为贤,汝当作佛,名释迦文。’”
    
    这则冗长但却感人的“爱情故事”,说到了三件重要的事情:(1)释迦本生──儒童菩萨,用所有赚来的钱,买下瞿夷手上的五茎莲华,目的是要供养定光佛(又译锭光佛、燃灯佛、然灯佛);(2)儒童菩萨帮助瞿夷,献上另外两茎莲华,给定光佛,并且许下‘好丑不相离’,生生世世做为儒童妻子的心愿;(3)定光佛为儒童菩萨授记:九十一劫之后,必定成佛,名释迦文。
    
    对于这则释迦受记成佛的故事,《修行本起经》卷上没有说到女主角的名字──瞿夷,却多加了“布发敷泥”以及释迦娶裘夷(即瞿夷)为妻的故事:
    
    “实时佛到、、、、、、(儒童)菩萨欲前散花,不能得前。佛知至意,化地作泥。人众两披,尔乃得前。便散五华,皆止空中,变成花盖。、、、、、、二花住佛两肩上,如根生。菩萨欢喜,布发着地,愿尊蹈之。佛言:‘岂可蹈乎!’菩萨对曰:‘唯佛能蹈。’佛乃蹈之,即住而笑,口中五色光出,离口七尺。分为两分,一光绕佛三匝,光照三千大千剎土,莫不得所,还从顶入。一光下入十八地狱,苦痛一时得安。诸弟子白佛言:‘佛不妄笑,愿说其意。’佛言:‘汝等见此童子不?’(诸弟子白佛言:)‘唯然,已见。’世尊言:‘此童子于无数劫,所学清净。降心弃命,舍欲守空,不起不灭,无倚之慈,积德行愿,今得之矣!’佛告童子:‘汝却后百劫,当得作佛,名释迦文(原注:汉言能仁)如来无所著至真等正觉,劫名波陀(原注:汉言为贤),世界名沙桴(原注:汉言恐畏国土),父名白净,母名摩耶,妻名裘夷,子名罗云,侍者名阿难。右面弟子名舍利弗,左面弟子名摩诃目揵连。教化五浊世人,度脱十方,当如我也。’”
    
    在这三则有关释迦妻子的故事当中,最违背佛教教义的当然是劬毘耶(瞿夷)七茎莲华的故事;由于这则故事,和释迦受定光佛记成佛的有名传说相连结,因此在世俗也流传最广。
    
    而上述种种的后宫故事,不可避免带来倾轧和阴谋,而一切都由于释迦牟尼的儿子的诞生而激化了。
    
    这不是揣测。
    
    释迦牟尼的儿子罗睺罗,他的这个名字是梵文,翻成中国意思叫“覆障”。这名字并不好听,他有障碍,他曾经遭难,他遭的什么难?他母亲耶输陀罗怀孕六年才生他。所以,释迦牟尼后来警告诸比丘,要他们宁可抱住一株正在燃烧着的树木,但切勿拥抱年轻美貌的女子!(见中阿含经第一木积喻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503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专制(组织)者的工作秘籍
·谢选骏: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历史?
·谢选骏读史笔记:埃托利亚人的政治胸襟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谢选骏:穆罕默德与《撒旦诗篇》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日本姓名来自中国禅师
·谢选骏:哈里发国与全球文明的发展方向
·谢选骏:“伊斯兰国”(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谢选骏:“唐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回响
·谢选骏: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谢选骏:北京是异族建立的奴隶巢穴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